当前位置:主页 > 英文网名 >

掀起裙子从后面挺进她身体 他有这样进入你吗

 小白穿着蓝色的大中华运动服,一蹦一蹦下楼梯,声响把楼道的灯光唤醒了。

    到了转角处,她抬头看来,朝张叹笑了笑,接连蹦跶两下,消失在视线里。

    今天第一次见她笑。

    张叹等了片刻,确定小白不会回来,关上门,坐在书桌前,捏出一根薯条,还热乎着,味道真不错。

    张叹没心情做视频了,手里的这一小包薯条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和心情。

    身前就是窗户,窗外传来人声,张叹看到一个圆乎乎的男人牵着一个小女孩离开,那男人回头挥手道:“拜拜小白,明天见,我先带程程回家,你也早点回家。”

    是孟程程和她爸爸。

    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小白刚才是这么说的,程程的爸爸送来了薯条和鸡翅,把程程接走了,然后她送来了薯条。

    但是,现在看来,孟程程和她爸爸现在才走,刚才一直在楼下。

    孟程程今天穿了一件白色公主裙,像个小公主似的,笑靥如花,紧紧地挨在爸爸身边,呆呆的小香瓜这晚开花了。

    张叹目送孟程程和她爸爸消失在小红马学园门口的路灯下,把没吃完的薯条包起来,留着,从冰箱里拿出一个西瓜和一个哈密瓜,到厨房切成小块,用一次性保鲜盒装好,再备了三把水果叉,出门。

    一楼灯火通明,但是很安静,小朋友们已经上楼睡觉了。

    但是张叹知道,还有个小朋友在这里。

    他在阅读区的角落里,找到正埋头看绘本的小白。

    听到脚步声,小白抬起头,见到是张叹,惊讶地说:“大叔你爪子还不睡告告?”

    张叹到她身边坐下,都是小凳子小椅子,干脆席地而坐,把水果盒打开。

    “吃点西瓜,还有哈密瓜。”

    又说:“不准说没钱,我请你吃的,你的薯条我吃完了,特别好吃。”

    小白盯着他,眼睛大而纯净。

    张叹也盯着她,有那么三四秒钟,两人都没说话。

    “小孩子不要想那么多,难道你吃了薯条不渴吗?反正我是很渴。”

    张叹拿出一把水果叉,插了一块西瓜,递给小白。

    “给,拿着。”

    小白把绘本放在膝盖上,右手抓着水果叉,左手拖在水果下方,防止滴水在地上。

    张叹笑道:“瓜娃子吃西瓜。”

    小白眉毛一抖:“爪子?你说爪子?!”

    “没没没,没说什么,我说我们都爱吃西瓜。”

    “……哼!……大叔,讲风车车阿佛噻。”

    张叹看到她膝盖上放的,正是《田鼠阿佛》。

    又是这本绘本。

    “你很喜欢这本绘本吗?”

    好多次见小白在看这本《田鼠阿佛》。

    小白点头,说很喜欢。

    张叹把绘本从她膝盖上拿走,翻开她正在看的那一页,讲述道:

    “有一天,田鼠们又看见阿佛呆呆的坐在那儿,凝视着大草原,他们问他,阿佛,你怎么又不工作,你在干嘛呢?阿佛说,我在收集颜色啊。其他田鼠问,你收集什么颜色?”

    小白小老鼠似的啃吃西瓜,插话道:“是大草原的绿色。”

    张叹夸奖她:“小白你真聪明,没错,阿佛就是在收集大草原的绿色,其他田鼠又问,你为什么要收集绿色,绿色不就在眼前吗?不需要你收集啊。”

    小白又插话道:“因为冬天灰灰的。”

    为什么要收集大草原的绿色?因为冬天灰灰的。

    “咦?你看过这一集吗?”

    “是我猜的啦。”小白笑嘻嘻的,小脚晃了两下,显然很开心得意,旋即又怀疑是不是大叔逗她玩的,伸出小脑袋,凑到绘本上看:“书里是咋子说的?”

    张叹指给她看:“这几个字,冬天灰灰的,是不是和你说的一样?”

    小白端详良久,认真地点点头:“要得,巴适,这是我的强项噻。”

    张叹见她装模作样,想笑又不能笑,忍着,低头看向绘本,绘本上写的是:阿佛说,因为冬天没有吃的。

    小白你不是不识字吗?怎么现在又成你的强项了?做宝宝要谦虚的。

    他很早就知道了,小白看绘本一般就是连蒙带猜,看图说话,或者让其他小朋友给她讲。

    “你笑啥子?”小白板着小脸蛋盯着他,似乎发现了张叹在笑。

    张叹连忙严肃起来,极力否认:“没有,绝对没有,我没有笑。”

    “真的莫有笑?”

    “真的没有笑,我笑什么呢?”

    “我咋子晓得你笑啥子咧,你莫不是笑我不识字叭?”

    张叹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我怎么会笑这个呢,你还是小朋友,才4岁,不识字很正常啊,很多小朋友都不识字,慢慢等你长大了,你就会识字了。”

    “真的吗?”

    “真的啊。”

    “你莫不是逗小白哈哈吧?”

    我逗你哈哈?你差点逗我哈哈了。

    “我真不是逗你哈哈,这样,我可以教你识字。”

    “为啥子?”

    “什么为啥子?”

    “为啥子教我识字,你又不是我的好朋友。”

    o(╥﹏╥)o,原来我们这样了还不是好朋友啊,想哭。

    兴许是见到张叹表情一下子垮了,小白补充道:“你太大啦,我的好朋友都是瓜娃子,你是啥子嘛。”

    难道你的好朋友只能特小只的那种吗?我这么大就不行?

    还我是啥子,我是人!这么大个人都看不出来吗?

    我们还是继续读绘本吧。

    两人一边吃西瓜,一边听绘本里的故事,期间小柳老师来了,见张叹和小白在聊天,便又回去了。

    “啊呜”

    深夜12点,小白打了一个哈欠。

    张叹放下绘本说:“困了吧,去寝室睡一会儿吧。”

    小白摇头,看向门外,她舅妈要来了。

    果然,没几分钟,小白的舅妈从夜色里出现,又消失在夜色里,走的时候比来的时候多了一个小朋友。

    走在旷寂的小巷子里,昏黄的路灯幽幽地照着石子路面,小白飞快地哗啦小短腿,时不时要小跑两步,跟上舅妈的步伐。

    “舅妈,今天累不累噻?”

    马兰花牵着她的小手,看也不看她,只想早点回家。

    “爪子?你问这个做啥子?”

    “关心下你嘛,你爪子还不高兴咧?”

    “你个瓜娃子我还不晓得,又想住啥子嘛,起幺蛾子吧?”

    “……”

    “爪子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吧,你个瓜娃子。”

    “我气的冒鬼火喽,唆铲铲!”

    “锤子!你再说一遍。”

    “唐僧骑马咚那个咚,后面跟着个孙悟空~”

    “……你爪子还唱起来了?”

    “舅妈~今天程程穿了公主裙咧,好乖噢”

    “莫说这些没用的,早点回家睡告。”

    ……

    小白没说话了,耳边只有脚步声。

    过了会儿……

    “舅妈你今天累不累噻?”

    “住啥子!有事说事。”

    “罗子康说我的衣服是春天穿的,现在都是夏天了,我说咋子好热噢,我以前和程程一样香香的,出了汗就变成臭臭的了。”

    “……哦,是喔,你还穿着长袖噻,回家给你找找夏天穿的衣服。”

    “哈,有公主裙噶。”

    “有锤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