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英文网名 >

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做到哭)最新全文章节目录

  “这……”余氏听得女儿可以跳出宋家这火坑,激动得热泪盈眶,“何夫人,你说的都是真话?而且,你们不嫌弃婈儿入过宋家的门?”

  “当然!”何夫人笑道,“唉,此事说来子惟也有过错,但我们拧得清。”

  余氏只觉得何夫人心明大义,顿了顿,又皱起了眉:“那沐珍儿呢!”

  何夫人无奈地一叹:“怎么说也有了肌肤之亲,只能一并娶了。否则还能怎么办?”

  “谁大谁小?”余氏恨恨地咬着牙。

  “这个嘛……”何夫人一脸为难和无奈,“就算婈儿是清白之身,可到底算是二嫁,咱们荣国侯府,没有二嫁女为嫡妇的!不是我们不想,而是族中人不愿意!只能当平妻了。”

  “平妻……”余氏满是不愿。但与宋家庶子一对比,还不如给何子维当平妻。而且,毕竟真的算二嫁。

  可一想到要被沐珍儿压一头,余氏又替女儿不甘心。

  “老大家的,你就消停点吧!”沐守城阴着老脸,“昨天沐青婈这小孽障不分清红皂白,就污蔑珍儿怀孕,让咱们沐家名声扫地!而且她一个二嫁的,当个平妻怎么了?”

  昨晚他们已经再请大夫来验过了,沐珍儿是真的怀上了!但这事不能认!否则他们沐家和荣国侯府的脸面往哪搁?

  “呜呜,我没有怀孕!二妹妹,你为什么要这样冤枉我!”沐珍儿也适时地叫起来,哭得肝肠寸断的样子,“我不活了!不活了!”

  “你这不活了,从昨天叫到现在,怎么还活蹦乱跳的?”沐青婈冷笑一声,“真不想活,就找个没人的地方,也一根白绫的事儿!用得着从昨天嚎到现在?”

  此言一出,沐珍儿噎住了,满是泪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

  “沐青婈,你竟然咒自己的堂姐死!”朱氏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接着便抹着泪,“咱们都不跟你计较了,你竟然还满口恶毒!”

  “哎哎,沐二夫人!大家都冷静点。”何夫人连忙上前拉她,“都是一家人,何必要吵吵闹闹的。既然说好了,那就这样定了吧!”

  “好!看在何夫人的面子上,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朱氏一脸委屈地盯着余氏说:“大嫂,虽然婈儿毁了珍儿的名节。但我们都是念亲情的人,便不计较了!便让婈儿当平妻!”

  沐珍儿满是不甘心地扫了沐青婈一眼。

  明明都被挤出去了,偏还要回来分一杯羹!她虽然很不愿,但眼下这情况,只能这样了。

  “亲家母,事情就这样定了吧!我们也不怪婈儿,”何夫人转身拉着余氏,“咱们得快些行动,把婈儿从宋家捞出来。到时她们姐妹一起嫁进来,也好互相帮衬。”

  “呵呵呵,何夫人真是好计策。”不想,沐青婈却冷笑出声来,“明明是沐珍儿与何子惟通奸在先,再算计逼害我。结果,那话在你们的嘴里一转,便成了你们是清白的,是我胡闹?”
  “现在还一副施舍的姿态,原谅我?不认较?让我当平妻?”沐青婈说着,都快气笑了,鼓起掌来:

  “真厉害!到时我若真的嫁了,你们只要在外粉饰一句,就彻底坐实了他们是清白的,都是我无理处闹!他们的污名洗得干干净净的!而我沐青婈不但背上所有骂名,还得委身于何子惟,被沐珍儿骑到头上,一辈子都被关在荣国侯府,想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此言一出,何夫人和沐珍儿等人脸色一变。

  昨天沐青婈嫁了之后。沐珍儿与何子惟通奸之事闹得满城风雨。

  何夫人和何侯爷连忙到沐家商量解决办法。

  方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也不能承认通奸之事,否则两家面子里子全都丢尽了,被戳脊梁骨骂事小,就怕被弹劾!

  但沐青婈吃了这么个大闷亏,一定不会放过二人,所以,便想出了把沐青婈捞出来,哄她几句,再嫁给何子惟当平妻这方法。

  外面的人一见沐青婈又嫁何家了,他们再粉饰几句,便会觉得是沐青婈在争风吃醋,这才诬陷二人。

  哪想,眼瞧着最难应付的余氏都被他们哄得妥妥贴贴了,现在该无比焦虑、只想着怎么跳出宋家这个破落户的沐青婈竟然这么精,一语道破天机!

  余氏听着这话,呆了一下,接着一双眼瞪得大大的。

  这里面,竟然还藏着这么多算计。

  “你、你诬陷!”沐珍儿一听,惊得小脸铁青一片。

  “沐青婈,你有完没完!”何子惟都快失去耐心了。他们已经愿意哄她了,让她去当平妻了,她竟然还闹!

  “婈儿,你怎这样说话呢!”何夫人急道,“我们说的都是真的。”

  “呵呵,真还是假,不是仅凭你们一张嘴!”沐青婈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接着便倒出一颗小药丸,“这是活血化淤丹,有通经脉化淤血的功效,对女子身体益处可多了,你若敢把这颗药吃下去,我就信了。”

  说着,那颗药丸递到沐珍儿面前,沐珍儿脸色一变。

  活血化淤丹对普通女子来说当然是好的,但如果孕妇吃了,很可能会造成小产!

  “你个恶毒的东西,你竟敢——”朱氏脸色铁青,恨不得上前活撕了沐青婈。

  “敢问二婶,我哪里恶毒了?”沐青婈呵呵,“这可是好东西啊!除非她怀孕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