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英文网名 >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好滑好紧)最新全文章节阅读

  宋文朝和“新娘”一起离开大厅后,便再也没有回来了。

  宾客们一边吃着席,一边议论着今天的奇葩婚礼。虽然有了拜堂前沐青婈那一翻话,但还是嘲讽的多。

  宾客散尽后,天也黑了下来。

  宋文朝住的院子名叫九方轩,离九方轩不远,有个小巧的墨云居。

  宋家以前鼎盛,所以宅院极大。现在败落了,人口少,西边这一大片只住着宋文朝与他的小厮东阳和南风。

  宋文朝一身喜袍早就脱了,正拿着抹布在打扫。

  “呸!”东阳咳了一声,喷出一口灰尘来:“好好的婚礼,结果弄成这样。外面的人不知如何笑话咱家三爷了。”

  “笑话便也罢了,那沐二小姐刚刚拜堂前说得多好听呀!说什么她选三爷!我们还真以为她这么好呢,结果回到新房就翻脸不认人,直接把三爷赶出门了!”

  东阳说着,悄悄看了宋文朝一眼。

  宋文朝冷俊的脸毫无表情,清卓的容颜冷若清辉,一声不吭地将抹布丢在桌上。

  南风神情讪讪的:“三爷请到外面休息,我和东阳打扫就好。”

  宋文朝淡声道:“不用继续了,就这样吧,她不会在这里呆很久,明天就会走。我们在这里将就一晚就好。”

  “这……”东阳和南风面面相觑,“走?不是拜堂了么?”

  “呵。”宋文朝自嘲地一笑,“想走的话,有一千种方法,而且母亲他们一定也很乐意。”

  东阳和南风脸色难看,南风轻叹:“这也是。以前就一个沐珍儿,太太就看不过眼。总想着怎么破坏这婚事。现在这个沐二小姐身份可比沐珍儿还要高些,自然更想撵人了。”

  “那沐二小姐也太欺人太甚了!面上说一套,背后一套!比沐珍儿还厉害!明天,咱们三爷不知会被如何笑话呢!”

  宋文朝说:“在家里的被笑话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习惯就好。至于外面,天塌下来还有荣国侯府和沐家顶着,谁有空笑话我们。”

  东阳和南风怔了怔,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

  沐家本来就是破落户,就像一个烂乞丐忽然换了一身破衣服一样,谁理会,要嘲笑自然嘲笑突然穿了烂衣烂裤的大人物们。

  ……

  沐青婈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唔……”太阳透过窗纸,照射进来,沐青婈被阳光刺得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怎么天亮了!”

  沐青婈猛地翻身而起。

  “小姐你昨天一沾床就睡了过去。”如水走了过来。

  “糟了,唉!”沐青婈拍了拍小脸,狠狠地一叹。

  昨天宋三爷被冬儿瞪走了之后,她就想着那个时间,他出去了,一定是去前面招呼客人,吃饭喝酒。

  等晚些,就让如水去找找他,叫他回来,好生跟他道歉。

  哪想,自己一睡,就睡到现在。

  “昨晚,宋三爷可有回来过?”沐青婈道。

  “没有。”如水摇了摇头。

  沐青婈秀眉轻轻揪了起来。

  “小姐!”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只见冬儿一脸激动地跑过来:“小姐,高嬷嬷来了!接我们回家了!”

  “什么?”沐青婈连忙爬起来:“回家?”
  金玉院——

  宋夫人尹氏,宋老爷正坐在主位之上。

  “见过宋夫人,宋老爷。”一名五十余岁的灰衣妇人屈膝行礼,此人正是沐青婈母亲身边的心腹高嬷嬷。

  “高嬷嬷不必多礼。”尹氏笑道:“请起吧。”

  “昨天的婚事……闹出那样的笑话,真是对不起了。”高嬷嬷微微一叹,“家里正乱糟糟的,我家小姐竟然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过了门。当时我家太太和老爷都不在家,才发生这种事,现在……”

  “嬷嬷不必多说。”尹氏很是大度,“我也有女儿,若是我女儿这般出嫁,我心里也难受。嬷嬷尽管把人接回去,等你们回到沐家,商量好了,再给我回个话即可。”

  “谢夫人。”高嬷嬷说完,连忙转身出去。

  “你,你怎么就让她接三郎媳妇回家了?”宋老爷瞪大了双眼,“就算真让新媳妇回去处理家事,也得让新媳妇和三郎一起过来,先给我们敬茶再去呀!”

  “还敬什么茶?”尹氏嘲笑,“老爷怎么还看不明白。人家沐家这是真把女儿接回家。”

  “什么意思?”宋老爷懵了。

  “还能是什么意思!”尹氏呵呵了,“就是婚礼作废的意思!”

  “这算什么!”宋老爷气得噌地一声跳了起来,“岂有此理,还把不把我们宋家放眼内了?我们宋家虽然不及当年了,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哦?”尹氏柳眉高高挑起,“那老爷快去追呀!找人去拦着那个嬷嬷,不准她把沐二小姐接走。”

  “这……”宋老爷噎了一下,“她一个妇人,我不好去跟她理论。”

  “那老爷就带几个家丁,跑到他们沐家去闹。”

  “……”宋老爷脸部肌肉抖了抖,怂了,“沐家……那沐守城怎么说也是个从三品的御史中丞,有权有势的。我们宋家,连个出仕的人都没有,怎么跟他们斗。就怕……”

  “老爷不去不就得了。”尹氏道,“我们是破落户,而人家是沐家是名门望族,现在他们非要带人走,我们能怎么办?”

  “唉……”宋老爷狠狠一叹,一屁股坐回椅子上,“那三郎……怎么办?”

  “去,把三郎叫过来。”尹氏戴着白玉镯子的手放在炕桌上。

  一边的丫鬟连忙转身出去,不一会儿,宋文朝就来了。

  他一身浅青直裰已洗得发白,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风华。

  尹氏看着一身清华的宋文朝,心里便一阵膈应得慌。不过是个低贱的庶子而已,这气度居然比她的儿子还要好!

  可一想到接下来的事情,尹氏便讥讽地勾起了唇。

  “父亲,母亲。”宋文朝垂首见礼。

  “来了。”尹氏冷笑一声,“本来呢,现在该是你跟你媳妇敬茶的时间,但沐家那边突然觉得你配不起沐二小姐,所以这婚事就不作数了。”

  尹氏一张嘴,就把话说得十分直白难听。

  “你……咋这样说话的!”宋老爷扫了她一眼,他觉得觉得宋文朝太委屈了,轻皱着眉头,“三郎放心,回头,我们会再给你寻一门好亲事的。”

  对于宋老爷的安慰,宋文朝神色冷淡:“父亲,没事我先退下了。”

  尹氏看着他的背影:“一点教养都没有。”

  “好了。”宋老爷皱着眉,“谁遇到这种事心情能好的。”

  尹氏不再作声,因为她心情正好着呢!

  心里正盘算着别的,这沐家想把女儿要回去,一定会赔偿一大笔银子!

  想想,尹氏都开心。

  这一场婚事,果然没白忙活!

  不但让宋文朝这贱种丢尽脸面,而且还能收一大笔钱!真是喜从天降,一石二鸟!

  宋文朝出了金玉院,他的小厮南风和东阳连忙追上来。

  “三爷猜得不错,她果然跑了!”东阳道。

  “而且太太还落井下石,助着她跑!让三爷成为笑柄。”南风满脸气愤。

  “正合我意。”宋文朝轻哼一声,打了个哈欠,“累,回去补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