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微信网名 >

林奇透视医圣最新章节 三级小说

所以,顾潇知道,现在的情形下,只有一个人能帮她。
 
顾潇瑟缩着往后退了一下,然后想也不想便一脚揣在李束的裤裆上,趁着慌乱的时候从缝隙里挤了出来。
 
“傅少!”
 
顾潇拼了命的往前跑,追上了走廊尽头的那群人,在一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她低唤一声,往前一扑跳到了傅御城的身上。
 
当着众人的面,她一双脚盘在了他的腰间。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太过匪夷所思,所以连当事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傅少,您用过的东西再让别人来用,您不觉得恶心吗?”
 
顾潇趴在他耳边小声的说。
 
傅御城瞳孔一阵紧缩,女孩儿的发丝荡漾着拂过他的鼻尖,一种若有若无的香气,清晰的提醒着他,那晚在酒店里,就是眼前这个女孩儿,曾经在他身下低喘承欢。
 
只有他知道,这女孩儿,该死的,身体柔软得不像话!
 
只是这么一想,他的身体不自觉的竟然起了微妙的反应。
 
难不成真的像龚俊宁说的,他是憋得太久了?
 
“傅少……”
 
周金见女孩儿八爪鱼似的趴在傅御城的身上,惊出一身冷汗。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请到了帝都傅家的第一继承人,就指望着能和傅家搭上关系,然后让生意更进一层楼,要是今天因为招呼不周得罪了财神爷,那他真是得不偿失了。
 
经他一唤,傅御城回神,收敛了思绪,伸手将身上的女孩儿从身上扯了下来。
 
“傅少……”顾潇不死心的又低唤了一声。
 
傅御城却看也不再看她一眼,倒是对身后的周金吩咐道:“让人清理一下,送去铭城酒店。”
 
“……”周金起初还没听明白,两秒之后,立刻乐呵呵的应下了。
 
铭城酒店不就是傅少下榻的酒店吗?
 
“好,好,我这就着人去办!”
 
传闻里,傅家大少从来不近女色,再好看的女人送过去都会惹他不快,原来,是喜欢这种口味的?要是早知道傅家大少爷也不能免俗,那他不得把这湘城翻遍了找几个美若天仙的来?
 
在生意场上,送礼和接受礼物都是有讲究的,越是这些上不得台面的礼物,越是能拉近彼此的关系,如果对方收了这种礼物,很多不好说的事情也就好说了。
 
所以当傅御城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周金紧张了一晚上的心情就放松了下来。
 
因为有了傅御城的吩咐,追过来的几个男孩儿再不甘心也不敢有任何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周金的秘书带走了顾潇。
 
*
 
铭城酒店,是傅氏集团旗下的五星级酒店。
 
上一次,顾潇就是在这里出卖了自己,没想到事隔一个多月,往事重演,她竟然又即将在这里和那个男人扯上关系。
 
同一个套房里,所有的物品都被一成不变的放在原本的位置,那些已经被她拼命忘记的画面,又清晰的在脑海浮现,尤其是那种让人脸红心跳的动作,还都是她主动的。
 
有些口干舌燥,顾潇替自己倒了一杯水,灌了一杯水之后身体的异样才退去了一些。
 
顾潇简单的洗了个澡,再用房间里常备的医药箱清理了伤口之后,就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
 
这才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回来了?
 
看见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傅御城,顾潇掩饰不住的惊讶。
 
关上房门,整个房间就被酒气充满,他脚步虚浮,几步来到床边,一手扯开了被子将顾潇压在身下。
 
只听他低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说得对,我用过了的东西,别人用了会觉得恶心!”
 
他喘息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手顺着她的裤腰伸了下去。
 
男人的霸道和粗狂,让顾潇来不及思考,她只感觉男人的手像是着了火,每到一处,就烧得她皮肤毫毛竖起、阵阵颤栗。
 
“傅、傅少……”她咬着牙,呼吸有些乱,可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打断。
 
“别说话!”
 
傅御城的声音越发低哑,像一头隐忍的野兽,即便他已经在尽力压抑自己的兽性,可还是在碰触到女孩儿柔软身体的瞬间,彻底失控。
 
满室的春意,在不知不觉间悄然升起,走到极致,又怦然绽放,最终化成空气中点点迷情的味道。
 
纵情过后的傅御城,压在女孩儿的身上,似乎忘记了起身,他的头枕在女孩儿的脖颈之间,低低的问:“就这么急着爬上我的床?”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顾潇却听明白了。
 
她明知道来酒店会发生什么,可她却没有反抗,还跟着周金的人来这里等他,在他看来,她的不拒绝,不反抗,是因为想要爬上他的床。
 
“怎么不回答?”傅御城皱眉,语气略有不悦。
 
湘城就这么大,惹了那几个二世祖,她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一个人倒无所谓,可还有爷爷呢,总不能让一把年纪的他跟着她一起逃吧?
 
所以,生性冷淡的她知道,只要过了今晚,那几个二世祖估计傅御城,就不会再来招惹她。
 
“傅少都说我着急上你的床了,又何必来问我?”顾潇不答反问。
 
冷哼一声,傅御城挑眉一笑,“你倒是聪明。”
 
“嗯,我高中三年,每一次考试都是年纪第一,所以应该不算笨。”
 
顾潇面无表情的说了这么一句,倒是让傅御城一愣,随即就轻笑了起来。
 
“看不出来,你冷笑话讲得还不错。”
 
说着,傅御城从她身上起来,身无寸缕的他,当着顾潇的面走进了浴室,一会儿,浴室里水流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顾潇揉了揉眼睛,明明浴室门已经关上,可偏偏脑海里都是刚才那白花花的一幕,能看的,不能看的,似乎都看到了。
 
后知后觉的顾潇,瞬间脸红了。
 
没等几分钟,傅御城就洗完出来了,腰间随意的裹了一张浴巾,他来到床边坐下,柔软的大床都因为他的重量而摇晃了一下。
 
他点了一支烟,吸了两口,吐出一阵妖娆的白雾,缓缓说道:“你的确和其他的同龄女孩儿不一样。”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也不相信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儿竟然表现得如此冷静,甚至可以说是……心机深沉。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而已,傅少没穷过,肯定体会不了。”
很多年前,母亲消失、父亲跑路,她年纪都还太小,没有什么感觉,而当她真正意识到,没有父母的孩子和有父母的孩子是不一样的,也已经到了懂事的年纪。
房间里,陷入短暂的沉默。
 
直到傅御城吸完烟将烟头摁在了烟灰缸里,才转头对她说:“以后我需要用你的时候,你随传随到,价钱你随便开。”
 
需要用她?
 
还真当她是泄欲的工具了?
 
顾潇心中冷笑,脸上却不敢表现出丝毫情绪来引起他的不快,只试探着问:“如果……我不愿意呢?”
 
傅御城皱了皱眉,看她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冽,嘴角一抹淡淡的嘲讽,“你可以试试。但是,你连那几个湘城二世祖都惹不起,你觉得,我……还不如那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
 
这就是所谓的与虎谋皮?
 
顾潇突然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想愤怒,却连愤怒的资本都没有。
 
不过,想要一个人爱上自己很难,想要一个人厌恶自己,却是件很简单的事,所以,等他厌倦了,她的生活是不是就可以回到正轨了?
 
她会念完大学,她会找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也许,将来还会嫁给一个平庸但是顾家的男人,然后生两个宝宝,让宝宝从小体会到爱……
 
她从来,要求的就不多,不过是生活没给过她机会而已。
 
“我可以答应,不过,我有条件。”
 
“说说看。”
 
傅御城诧异的抬眸看她,能当面和他提条件的人不多,女人,更是少见。
 
“第一,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的关系,第二,彼此不干扰对方的生活。”
 
顾潇提出了两个条件,傅御城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轻道:“可以。每个月我再给你十万。”
 
顾潇眼神闪了闪,拿了钱,他和她就只是契约关系了,于他这种有钱人来说,给了钱他才更放心,冷静的思考之后,她便将想拒绝的话咽了下去。
 
“好。”
 
没有挣扎,没有反抗,没有拒绝,也没有讨价还价。
 
傅御城满意的点了点头,捏着她下巴的手略微用力,倾身向前,一口就咬了下去,低喃着说:“你很聪明。”
 
这是今晚他第二次夸她了。
 
不等顾潇反应,男人一把将她从被子里扯出,又摁在了自己怀里,他高挺的鼻尖在她脖颈之间盘旋,沙哑的命令道:“取悦我,你来!”
 
这一晚,下了大雨。
 
只可惜,隔音效果强悍的落地窗将窗外的声响隔绝了完全,一夜风雨对于室内的两人来说, 竟是没有丝毫存在的痕迹。
 
傅御城一早就离开了湘城,临走的时候要走了顾潇的电话号码和银行卡号,他没有留下他的号码,那意思很明白,只能他有需要了联系她,而她却不允许联系他。
 
顾潇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
 
刚进门,就看见院子的长凳上,陈齐安蹭的站了起来。
 
“你终于回来了。”
 
陈齐安满脸的焦急,脚边还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烟头,不过一晚没见,他的下巴就冒出了厚重的胡茬儿。
 
“等了我一晚上?”
 
“我知道的时候,你已经被周金的人带走了,潇潇……我、我……对不起……”陈齐安有些语无伦次,满脸的内疚和后悔。
 
顾潇摇摇头,转身进一旁的厨房到了一杯开水,塞在他的手中,“我没事,而且这事也不怪你。”
 
“可要不是我带你去会所,这些事都不会发生!”端着水杯的陈齐安跟在顾潇身后进了厨房,见她拿出食材开始做饭,像个没事人似的。
 
顾潇将米洗干净放进电饭锅里,又拿了凳子给他坐,“我熬点儿粥,喝了粥你回家休息吧。”
 
“潇潇……”陈齐安有很多话想问,可又问不出口。
 
将他犹豫的表情看在眼里,顾潇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抬眼认真的对他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可以肯定的回答你,发生了,我现在跟了傅御城,路是我自己选的,跟你没关系,我是成年人,可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人,你也不用觉得内疚,如果真要为我做点儿什么,那就帮我保守秘密就行。”
 
一席话说下来,让陈齐安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他盯着顾潇的脸看,似是想从她脸上看出 点儿什么,可看着看着,他自己却不知不觉的流了泪。
 
他埋下头,声音沙哑,只应了一个字,“嗯。”
 
顾潇看着隐忍的陈齐安,无奈的摇摇头,她当然也是难过的,可,难过和哭泣,对她们这种没背景没依靠的人来说,有用?
 
当天下午,顾潇的银行卡上就有了十万块的到账,她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就删除了短信。
 
不过出乎顾潇的预料,那天之后半个月,她也没有接到过傅御城的电话,让她都禁不住怀疑,是不是傅御城已经忘记了她这个人了,这样想着的时候,她还隐隐的有些激动。
 
看来有钱人对于事物的新鲜度并没有她现象中的那么久,也是,对于傅御城哪种人来说,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自然也不会真的对她这样的女孩儿上心。
 
八月底九月初,眼看还有两天就要开学了。
 
顾爷爷一大早就拉着顾潇去街上采买,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买完东西刚回到巷子口,,就见一辆轿车停下,司机率先下车拉开了后排车门,从车内下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
 
在看清女孩儿的时候,顾潇身体一僵,不自觉的停了脚步。
 
“爷爷,你先回去吧,我碰见个同学,和她说会儿话。”顾潇将手中的纸袋交给了爷爷。
 
“同学啊,”顾爷爷往柳溪雨的方向看过去,见她一身精致的打扮,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好好,那你去找你同学吧,多交些朋友当然是好的。”
 
“嗯。”顾潇送顾爷爷离开后,转身往柳溪雨的方向走了过去。
 
柳溪雨也看见了她,脸上一如既往莲花般的笑,不过笑不达眼底。
 
“谈谈?”柳溪雨淡淡的问。
 
“我不找你,你倒是找上门来了。”顾潇点头,跟着柳溪雨上了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