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微信网名 >

女员工的滋味 宝宝坐下来自己慢慢摇视频

  顾言基本确认,之前和自家爷纠缠不清的,就是秦暮晚。
 
  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追问了一句,“秦小姐,这件外套,您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是在哪里?”
 
  秦暮晚想到那夜火车上发生的事情,脸颊一红,“是在火车上,那个人给我留的。”
 
  顾言由衷松了口气。
 
  总算把所有的证据都落实了,这下就不用担心爷不相信了。
 
  秦若仪也没有狡辩的机会!
 
  想到七爷现在估计已经和秦若仪开始吃饭,他不由开口,“秦小姐,这件外套确实是我们家七爷的。至于为何会落在秦若仪手上,想必也是个误会!那天晚上秦若仪到你的房间,看到这件衣服,应该是认出了衣服的出处,所以顺手牵羊就带走了!以至于我们家七爷,把秦若仪错当成了你,所以他才会和你解除婚约,转而去和秦若仪订婚。”
 
  秦暮晚睁大眼睛,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她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更没想到,墨景修就是那个和自己牵扯不清的男人!
 
  顾言看到她的表情,又解释道:“秦小姐,那个……这事儿其实不怪我们家爷,他也是受了秦若仪的蒙骗!所以,希望您别生他的气……”
 
  秦暮晚回过神,没说话,但心里却涌起一股愤怒。
 
  这个秦若仪,还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竟然想顶替她,嫁给墨景修!
 
  难怪那男人会突然想要毁婚,又对秦若仪那么温柔。
 
  原来只是因为他将秦若仪错认成自己!
 
  搞清楚后,秦暮晚的心情又有些复杂。
 
  在这之前,她根本没有想过,墨景修会是那天在火车上,说要对她负责的男人!
 
  这阴差阳错的,也太戏弄人了!
 
  顾言见秦暮晚脸色阴晴不定,只好继续为自己家说好话,“秦小姐不必担心,我会把真相如实告诉我们家爷的,他最恨别人欺骗,若是知道真相,绝对不会和秦若仪有任何瓜葛的!”
 
  秦暮晚心烦意乱地点点头,什么都没再说。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米其林餐厅内,墨景修坐姿优雅地端坐在沙发上,轻轻晃着手中红酒杯。
 
  鲜红的液体,衬得他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妖孽!
 
  这个男人,当真是得天独厚的完美!
 
  秦若仪看了心动不已,连带眉眼都含着羞。
 
  墨景修看了她一眼,正好瞧见她这一面。
 
  他不由得回味起前两次品尝她的味道。
 
  食髓知味,他心头竟产生几分悸动,眸色也不由深了几分。
 
  有些晦暗不明!
 
  秦若仪低头喝着酒,神情有些迷醉。
 
  她素来酒量很好,但现在却故意表现出不胜酒力的样子。
 
  “七爷,我……不能再喝了,我酒量很小,再喝就回不去了……”
 
  秦若仪垂着眸,敛住眼底的算计,娇声说道。
 
  墨景修冷静回应,嗓音带着独有的磁性,“没关系,我会送你回去。”
 
  秦若仪当然不愿,她扬起酡红的脸蛋,醉眼迷蒙的看着墨景修,娇滴滴的说着,“可是……我不想回去,我想多陪陪你……可以吗?”
 
  墨景修闻声,不由喝了口红酒,道:“可以。”
 
  正合他意!
 
  秦若仪内心狂喜,面上却镇定自若,缓缓站起,“那……我们走吧。”
 
  然而,话音刚落,她似不胜酒力,又跌了回去。
 
  “没事吧?”
 
  墨景修连忙站起身,扶住她,温声询问。
 
  “我……没事。”
 
  秦若仪摇摇头,可身子却软绵绵倒进他怀中。
 
  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让她有些沉醉。
 
  这可是墨景修,是墨家的天之骄子,更是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
 
  如今她竟有幸,靠在他怀中!
 
  秦若仪心里得意的很,眼睛眯成一条缝隙,偷偷打量着墨景修俊美的侧脸。
 
  男人尊贵得不可一世,浑身的气场,宛如王者。
 
  这是她秦若仪的未婚夫……
 
  只要今晚能和墨景修顺利度过一夜,一切都可以掩盖过去。
 
  届时,七爷就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秦暮晚啊秦暮晚,你怎么都不会想到,本该是你的男人,现在成了我的了!”
 
  秦若仪心里满是畅快地道。
 
  ……
 
  与此同时,顾言正开车,带着秦暮晚前往餐厅。
 
  秦暮晚有些紧张和纠结。
 
  她看着顾言,犹豫道:“秦助理,这样过去真的好吗?你去把这件事说开,应该就可以了吧?何必还要我跑一趟?”
 
  顾言面色严肃,“秦小姐,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当面承认这种事,确实有些为难你,但我们得阻止错误!我们家爷想负责的人是您,不是秦若仪,若是再拖延的话,就彻底来不及了!现在秦若仪已经和少爷吃饭了。”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我很清楚秦若仪的计谋。她是想趁着今晚与少爷生米煮成熟饭,以假乱真,彻底将你取而代之的!所以……要是不过去阻止,这事儿,可就没挽回余地了!”
 
  秦暮晚面色微变,内心也有点惊骇!
 
  秦若仪,心机居然如此之深!
 
  为了达到目的,这么无耻的事情也做得出来!
 
  于是,她没再阻止。
 
  顾言见她终于被自己说服了,精神也是一振,接着加快油门,疯狂朝餐厅赶去。
 
  他必须在错误酿成之前赶到,阻止一切!
 
  十几分钟后,车子即将抵达,然而就在这时,一通电话打进了顾言的手机里面。
 
  顾言接听起来,“什么事?”
 
  对话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就见他面色微变。
 
  他挂断电话,对秦暮晚道:“糟糕,少爷和秦若仪已经吃完晚餐,在去酒店的路上了,我们必须快一点!秦小姐,您坐稳了,我要继续加速了!”
 
  说完,他油门再度踩下去,车子不断提速。
 
  顾言难得焦灼。
 
  他家爷是个特别负责任的人,要真碰了秦若仪,这桩婚事,恐怕就很难扯清了。
 
  毕竟碰了人家两姐妹……
 
  若是这事儿传出去,他家爷的一世英名,可就全毁了!
 
  他绝对不能让他酿成错误!
 
  秦暮晚坐在副驾驶,整个人都吓坏了,紧紧拽着安全带,以及头顶的安全把手……
帝庭酒店,总统套间。
 
  墨景修扶着秦若仪进房间后,就将她放到床上。
 
  秦若仪似乎醉得不轻,他本意是让她休息,谁知,在他起身的一瞬间,后者突然睁开眼睛拉住他的领带,喃喃道:“别……别走……”
 
  墨景修顿住身子,低声道:“你醉了!”
 
  “我没醉……你说过,会对我负责的,对吗?”
 
  秦若仪目光迷离地道,红晕的脸上媚态尽显。
 
  她说话时,双唇微张,吐出热气,正好拂在墨景修的耳边。
  她双手也没闲着,一只去扯他墨景修的领带,另一只则顺着他紧实的线条肌理,轻轻往下滑。
 
  这样的主动,倒是和那晚,有点相似!
 
  墨景修本就把她错认为那晚的女人,这会儿又受到连翻挑逗,眸色沉的想要将人给吸进去一般。
 
  秦若仪简直心神荡漾,恨不得把眼前男人给剥光。
 
  但墨景修却慢条斯理地阻止了她的手……
 
  他起身,缓慢拉下领带,打算自己动手。同时,脑中浮现前两次的热烈。
 
  霎时,他浑身仿佛被火焰点燃了般,血液都轻微沸腾起来!
 
  也是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剧烈响起,打破了原本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暧昧气氛。
 
  墨景修眉宇微皱,没去理会,缓缓将领带丢在地上,接着去解扣子。
 
  秦若仪心里一紧,生怕被人破坏了好事。
 
  于是,她越发不遗余力地贴近墨景修,娇滴滴道:“今晚……我会好好陪七爷的!”
 
  墨景修薄唇微勾,“嗯”了一声。
 
  虽说他和秦暮晚已经解除婚约,但爷爷那关,终究没那么好过,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秦若仪把关系彻底坐实。
 
  若是能够怀孕,那就更好不过。
 
  到时,就算是爷爷,也没办法!
 
  想到这,他扣子已经解到第二颗。
 
  与此同时,酒店一楼。
 
  顾言带着秦暮晚也终于赶到。
 
  他正连续不断地给墨景修打电话,可后者却一个都没接!
 
  他脚步不由加快,生怕两人已经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真是失策了!”
 
  顾言有些懊恼地道,心里还有点自责。
 
  都怪他做事习惯谨慎,才会误了正事。
 
  要是他家爷真和秦若仪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恐怕会直接扒了他的皮……
 
  顾言心里犯怵,冲进电梯,对秦暮晚道:“秦小姐,快进来,七爷的房间号是808。”
 
  秦暮晚乘着电梯,心情复杂。
 
  墨景修把秦若仪当成了自己,而且吃了饭,就迫不及待的带着秦若仪来酒店开房,她心里也不知道是喜还是怒。
 
  不过,她坚决不会允许秦若仪的诡计,就这样得手!
 
  那个男人……怎么也轮不到她来染指!!!
 
  电梯很快抵达他们要去的楼层。
 
  一打开门,秦暮晚就小跑了出去。
 
  须臾,她来到808号房外面。
 
  顾言在身后道:“秦小姐,敲门!大声地敲!越使劲儿越好!”
 
  说话的同时,还在不断给墨景修打电话!
 
  他急得都出汗了,内心不断祈祷:爷,您可要悠着点啊……
 
  秦暮晚听到他的话,也没迟疑,抬手不管不顾,就是一顿猛敲。
 
  “砰砰砰——”
 
  剧烈地声响,像是要把门给拆了!
 
  房内。
 
  墨景修听到突然响起的敲门声,眉宇一蹙,俊美的脸上有一丝愠怒。
 
  这里可是五星级酒店,怎么会出现惊扰客人的事情?
 
  他倏然停下所有动作,原本的兴致也被破坏殆尽!
 
  秦若仪不由急了。
 
  好不容易才要进入正题,到底是谁,这么没眼力见,跑来破坏!
 
  简直该死!
 
  她怒极了,却不敢表现出来,继续娇声诱惑,“七爷,咱们别理会了,继续我们的正事吧……应该是谁走错房间了!”
 
  说着,她伸出双手,试图去搂住墨景修的脖子,眼底写满了渴望。
 
  不过,心里却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然而,墨景修却推开她的手,拿出手机。
 
  十几通未接来电,全是顾言的杰作。
 
  即便是现在,都还在打……
 
  墨景修拧起好看的眉头,接起电话,冷冰冰道:“你最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我汇报,不然,我便罚你到非洲,半年内你都别想回来。”
 
  说话时,他还往门外走。
 
  因为敲门声依旧没断,甚至越来越大声!
 
  顾言都快哭了,语气急冲冲道:“我的爷,您总算是接电话了!我有大事,有天大的事情要跟您汇报啊,您快来开门!!!”
 
  墨景修听到这语气,眉头半挑。
 
  看来,还真是有什么急事!
 
  能让素来冷静稳重的顾言,这样着急。
 
  只是……会是什么事?
 
  他疑惑地将门拉开……
 
  门外,秦暮晚没做好准备,也没来得及防备,整个人顺着惯性,往前蹿去,然后……就跌进了墨景修的怀中。
 
  男人那紧实的线条肌理,透着薄薄的布料传递而来,像一堵墙,夹杂着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秦暮晚抬头,正好看到男人那低垂的眸子。
 
  他眉宇微蹙,眸底极度不悦,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好看。
 
  秦暮晚愣了一下,赶忙从墨景修的怀里退出。
 
  她有些慌乱,重新站好,问候道:“墨少……”
 
  墨景修眼神凉凉看着她,道:“秦小姐,你怎么来了?”
 
  秦暮晚还没来得及回答,顾言也出现了。
 
  他看见七爷穿的周正,脸色顿时一喜。
 
  这情况,似乎什么都还没发生?
 
  还好还好,赶上了!
 
  “爷……”
 
  顾言急忙要做解释,不过话还没开始说,就见秦若仪面色绯红的从墨景修的身后走出。
 
  她衣衫不整,头发也很凌乱,眉目夹杂醉意,双颊绯红,看起来甚是羞怯的模样。
 
  顾言喉咙一下哽住,小心翼翼看了眼秦暮晚。
 
  秦暮晚见状,胸腔陡然升起一股无名火气,并且势如破竹的燃烧上来,一下就将她的胸腔撑暴。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竟觉得无比愤怒。
 
  她冷沉着脸,靠过来,走近秦若仪。
 
  秦若仪神情有点僵住,似乎被秦暮晚的气势给吓住了。
 
  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道:“姐姐,你怎么……”
 
  话未说完,就见秦暮晚忽地抬手,直接煽了过来。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房内炸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