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微信网名 >

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七篇 公么看我喂奶下面好硬好大

苏扬的内心充满了屈辱与背叛。

回想起这么多年的好兄弟,回想自己为之拼尽一切的妻子。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他几乎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想回过身去杀人。

可是,一想到给自己打电话的母亲,苏扬的拳头死死捏住。

他放弃了杀心。

如果自己死了,尹家绝对不会放过母亲,她一把年纪现在还租住在破小区里,苏扬不想她晚年还受尽屈辱。

而且尹俊文被杀,尹家一样不会放过自己的女儿。

深吸口气,苏扬走了出去,路过垃圾桶时,随手将刀扔了进去。

“与其憋屈的死,我不如好好活着!”

“我还年轻,我有头脑,有本事,有知识更有一定的人脉。”

“这一切,都将是我翻身的资本!”

“我要强大到,让你们整个尹家都只能匍匐在我面前,让你们这对背叛我的奸夫淫妇,付出血的代价!”

报复计划,再一次在苏扬心中展开,而这一次,他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

与此同时,在楼上的房间内。

房间里苟合的尹俊文和叶慧云两人吓得直哆嗦,脸都白了。

对于苏扬的铃声,他们再熟悉不过了。

甚至尹俊文当场都差点儿萎了,曾经与苏扬一起当纨绔的时候,几乎都是苏扬带着他在混。

出谋划策,诡计多端,阴险毒辣都是苏扬曾经给他的印象。

正因如此,苏扬三年前的落魄,让他现在能将苏扬和苏扬的老婆玩弄于鼓掌之间后,有一种迷一般的成就感与爽感。

三年来,苏扬低调下来,甚至宁可去当一个农民工。

以至于让尹俊文差点儿忘了,当初这个手段奇多的兄弟发飙时那冷酷的模样。

越想越后怕。

他想到,现在苏扬如果正在门外,手里提着一把刀,正阴森森的盯着卧室门。

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不单是他 ,叶慧云也脸色苍白了,全身直哆嗦。

这三年来的肆无忌惮,让她差点忘了曾经的苏扬是怎样一个纨绔大少,她很难想象苏扬此时在门外的后果。

他俩谁也不敢动,僵在那里等了半天,也没动静。

“怎么回事?难道……苏扬……不在?”尹俊文紧张道。

叶慧云心都快跳出来了,她想了一下,惊喜道:“有可能!他忘手机在家里不是一次两次了!”

顿时,尹俊文心中松了一半的气。

他一把将叶慧云推上前:“你去开门。”

他还是怕苏扬还在门外,他自己则连忙穿衣,准备有个万一就翻窗逃命。

门拉开,门外空无一人。

只有苏扬的手机,放在墙柜上还在响着铃声。

“是他忘了拿手机!”

叶慧云吓得几乎软倒在地,心中巨石彻底放下。

尹俊文也差点儿感觉到虚脱。

他连忙打电话给小马。

“小马,姓苏的什么情况,他有没有动静?”

“老板,您就放心吧,这小子,我盯得紧紧的!他就在工地,根本就没出来过,老板您放心玩儿!”

得到证实,尹俊文顿时破口大骂。

“靠,这个傻逼,手机都不拿,妈的,吓死我了!”

“我也吓得半死!”叶慧云还是一阵心有余悸。

尹俊文这才兴奋起来:“我都差点儿忘了还有小马盯着,咱怕啥?来来来,续上续上,就在大厅里!”

叶慧云脸上露出一抹红润:“哎呀,讨厌!”

此时此刻,苏扬已经打车回到了工地,同样的办法翻墙进入。

一个基本的报复计划在他心中已经酝酿而成。

“尹俊文啊尹俊文,我苏扬从来不是吃亏的主。”

“三年磨砺,我也隐忍了三年,既然你绿了我,那我一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冷笑中,他大摇大罢的从正门走出工地。

见他出来,小马立即给尹俊文打电话。

激战正酣的狗男女听到电话又吓了一跳,不过在得知苏扬离开工地,在向家赶时,他们顿时又慌了。

两次被中途斩断,尹俊文和叶慧云都郁闷的不轻,忍不住又是一阵破口大骂。

当苏扬回到家时,一切早已回归如常,只是叶慧云没有一个好脸色。

看到他回来,张口就骂:“你个窝囊废,不好好在工地上班,回来干嘛?”

“手机忘拿了。”

看着她气冲冲的模样,苏扬眼中浮现一抹讥讽。

游戏才刚刚开始,贱人,后面有的跟你玩呢!

拿过手机,苏扬并没有回去上班。

叶慧云皱眉:“你怎么不去上班?”
辞职了!”

叶慧云大惊:“什么?辞职?你辞职了我们母女俩吃什么,房租谁来交?”

“我有说辞职了就不上班了吗?”

苏扬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下午快放学的时候,苏扬去接女儿放学,饭菜也早已经准备好。

一家三口围坐在一起吃饭。

苏扬笑着给女儿夹菜,直接将叶慧云忽。

叶慧云想起昨天苏扬还给她夹菜,她自己却不耐烦的把菜划走。

再看到今天被直接忽略,她心中突然有一种落差感。

“你去哪儿上班?”

她放下碗筷冷冷的问道。

“天照投资!”

“什么?”

叶慧云直接跳了起来。

天照投资是她上班的地方,如果苏扬去了,那不是很容易发现她跟尹俊文的奸情?

“不行!”

啪!

叶慧云一巴掌拍在桌上,怒目横生。

苏扬看着他又惊又恐的样子,自然知道她在怕什么,心中冷笑。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怎么不行?你别忘了,我爸还在的时候,我就是干这个的。”

“不行就是不行!苏扬,你别给脸不要脸,你是去监视我的吗?”

苏扬头也不抬:“我去上个班怎么就是监视了?难道……你心里有鬼?”

“你……”

叶慧云气得不轻。

但她真怕苏扬去天照上班,这件事她是绝对不允许的。

她只能哀求道:“苏扬,算我求你了,你现在条件又不好,你去了我要被说闲话的。只要你不去天照,去哪儿都行!”

“真的去哪儿都行?”

“嗯!”

“也罢,那我就去方正投资吧,那里也不错。”

一听苏扬改了口,叶慧云长长松了口气,想了想,那里是尹俊文的老婆吴书慧呆的地方。

而且尹俊文的老婆又厉害的很,苏扬去了未必有什么好果子吃。

想到这里,她忙不迭点头答应。

“好,就去那里!”

看着叶慧云一脸松口气的模样,苏扬心中一阵鄙夷。

不过,自己计划的第一步成功了。
一看电话,赫然是岳父叶东明打来的。

苏扬这才想起,今天自己仇意蒙心,母亲打个电话来自己都没打回去。

自从家中落魄,老妈为了不给自己增加负担,独自出去租了房子住,还另找了份简单的工作。

想着呆会再给母亲打电话,苏扬接通了岳父的来电。

“爸,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叶东明傲慢的声音。

“小苏,你大舅子叶浩最近想换套房子,手头不宽裕,你看你是不是支持个小几十万的?”

听到这声音,苏扬一阵厌恶。

三年以前,整个叶家上下,敬自己如敬神。

那幅谄媚的模样,那幅低眉顺眼的模样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自从自己家落魄,叶家对自己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从最初的爱搭不理,到后面渐渐变成了冷嘲热讽。

唯一他们没变的初心,就是跟自己要钱。

三年来,自己工地上赚的血汗钱,都被他们以各种理由,再通过叶慧云的手拿去。

导致现在自己手头连点儿存款都没有,还天天被叶慧云骂窝囊废。

至于叶浩,他是叶慧云的哥哥。

当爹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叶浩又能好到哪里去?

到现在都是无业游民,天天在外面瞎混。

“我没钱。”

苏扬对叶家一家都已经仁至义尽,有钱也不会给,更别说现在确实没钱。

“什么?没钱?你工地干活不是一个月有一万多吗?钱呢?都让你拿去嫖了?”叶东明怒骂。

苏扬冷漠道:“三年来,你们从我手上拿走的起码二十万。再我家里的开支用度,我哪来的……”

他话未说完,那头电话就被另一个人接听了。

正是大舅子叶浩。

“苏扬,你少给老子来这套,麻溜的快点儿,我现在起码差五十万,这钱你要是补不上,别想跟我妹妹过了!”

苏扬心头火起:“是么?那好啊,有本事就来把你妹妹领走!”

叶浩愣了一下,大骂道:

“靠!苏扬你他妈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你还以为你是当初的富二代吗?狗一样的东西,我……”

嘟嘟嘟……

苏扬直接冷着脸挂断了电话。

叶慧云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姓苏的,你怎么跟我哥说话的?”

不过当她看到苏扬目光冷漠的盯着她时,嚣张的气焰瞬间就降了大半,主要是心虚的。

吃过晚饭,苏扬抱着女儿回她房间。

曦曦很懂事,她将什么都看在眼里,却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非常听话。

可越是这样,苏扬就越是心疼。

这么好的丫头,怎么就有这么个妈?

这更让他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给女儿一个好的生活。

当晚,苏扬还是睡在了沙发上,第二天一早,他送女儿去读书之后,便立即赶往方正投资。

方正投资与天照投资都属于是鼎龙集团的下属子公司。

不过,天照归尹俊文主管,他是天照的董事长兼任CEO。

而方正投资是他老婆吴书慧在任CFO,也就是首席财务官,并兼职证券部部长。

鼎龙集团是一个大型集团,股东不止一个,虽然尹家是大股东,但也不可能旗下所有子公司都由尹家掌控。

所以,吴书慧自然当不了方正投资的董事长。

让苏扬意外的是,自己刚来到公司,便遇到了吴书慧。

自己与尹俊文认识几十年,他老婆自然没理由不认识。

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女强人,而且……野心勃勃,城府很深。

不说吊打尹俊文十条街,至少在手段上,绝对压得尹俊文死死的。

不过,吴书慧确实也是个绝世大美女,在颜值上比叶慧云都强一丝,气质高冷。

一米七的身高,高挑而惊艳。

她今天穿了一身简单的蓝线格的职业套装。

三十岁的年龄却让她保养的跟十八岁少女一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