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微信网名 >

宝宝我尿在子宫里了不准出来 19岁潮水欧美最强rapper


她说,“还好,你还没死。”

“果然不正常了!”夏染染无语,“我爸说,像我这种祸害是会活千年的。所以一个小小的车祸是弄不死姐妹的!”

曾经的安暖也以为,这么没心没肺活得潇洒自在的夏染染不会轻易就死了,最不会的就是自杀,然而夏柒柒却从28楼跳了下去,惨不忍睹。

那是安暖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和伤痛。

她很庆幸。

她重新回到现在,一切都是,刚刚好。

刚好,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可以报复!

她稳定自己的情绪,话锋一转,“今天的事儿不要对外人说。”

“哪件?”

“和叶景淮的约定。”

夏柒柒翻了翻白眼,“我才不会说,反正明天你就正常了。”

明天,她只会更坚决。

“我走了。”

“小心开车。”夏柒柒不放心的说道。

安暖点头,稳稳的将车子开回了家。

开回了十年前的安家别墅。

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

安暖心里的情绪在不受控制的泛滥。

她走进大厅,看到她父母那一刻,眼眶陡然一红。

上一世要不是她遇人不淑,她父母也不会在车祸下双亡。那场蓄谋的车祸,她被她父母用血肉的身躯紧紧的护在身下,她才侥幸逃过一命。

那些血腥的画面,惨痛的遭遇,她不想去回忆,也绝不会再经历!

“暖暖,不是说去青泞山给言晟祈福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安暖的母亲黎雅菊温和的招呼着她。

安暖压下眼底的雾水,嘴角扬起一道笑容走到他们身边。

从现在开始。

一切都变了。

以后,只有她弄死顾言晟,毁灭顾氏一切的份儿,没有任何人再动得了她安家一根毫毛!

“怎么眼眶红红的?”黎雅菊看安暖走近,担忧的问道。

“眼睛有点干,揉了揉。”

“刚顾家打电话,想和我们一起谈你们婚礼的细节……”黎雅菊说道。

安暖深呼吸了一口气,“妈,我要和顾言晟悔婚。”

“什么?”黎雅菊满脸惊讶。

坐在黎雅菊旁边的安岩垣,安暖的父亲也从报纸上转移了注意力,“和言晟吵架了?”

“顾言晟不是好人,他和我结婚只是为了侵占我们家的家产,并把我们家拿来作为他通往世家的垫脚石。”安暖明显感觉到她父母的不相信,继续说道,“我现在没有证据证明我说的是真的,但给我点时间,我会让你们相信!”

安岩垣和黎雅菊看自己女儿突然这么坚决,都有些沉默。
从小安暖就不是一个会让他们担心的孩子。

小时候她爷爷给安暖定了娃娃亲,安暖不仅没有拒绝,还一直恪守本分,从不和除了顾言晟以外的任何男性朋友交往,一心一意认定顾言晟。

而且两个人的感情从小就好,现在怎么突然说出这种话?!

安暖看出他们的疑惑,“爸,我从来没有做任何让你们为难的事情。我也很清楚,我们两家的联婚可以给我们带来多少好处。可就算如此,我也要坚持我的决定。”

“你是我女儿,我当然信你。”安岩垣听安暖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也只能顺着她,“只是,我们现在悔婚,不说我们两家得到什么好处,反而还会给我们家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以后安氏还怎么在青城立足!”

终究还是,有些情绪。

“不会。”安暖肯定道,“我悔婚,却是顾家来承担所有的后果!”

安岩垣有些震惊。

是被他女儿的气场突然震慑。

总觉得,和平时温温柔柔的女儿有些不同。

“下个月的婚礼,打脸的只会是,顾家!”

安暖,斩钉截铁。
安暖说服了她的父母。

尽管,他们依然持怀疑态度。

但抵不过她的坚定选择了妥协,并无条件支持她去解决,她和顾言晟悔婚的事情。

安暖回到房间,躺在自己久违的大床上。

从来没有这么眷念这张床,从来没想过,换一张床,会给她带来这么大的悲剧。

她眼眸微动,拿出自己手上那张超级黑卡。

叶景淮……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选择和他合作,到底对吗?

上一世,她一直辅助顾言晟挣脱出豪门的束缚走上世家之路,而这条路上唯一的绊脚石,且怎么打压都打压不下去的男人,就是所有人都看不起的叶景淮,出乎意料的顽固。

而在她结婚前夜,突然给她打的那个电话,到底真的只是恶作剧,还是……她现在很难去揣测。

但想要彻底瓦解顾家,她需要一个帮手。

她想了想,拿出手机,给青城最大的奢侈品商场拨打了电话。

“您好,安小姐。”那边恭敬无比。

“可以说卡号,直接刷卡吗?”

“请问安小姐是我们商场的联名消费卡吗?”那边询问。

“我不知道。”

“安小姐可以说一下您的号码,我帮您核对一下。”

安暖照着卡片念了出来。

那边核对之后,似乎更加恭敬了,“安小姐,您这张卡是我们这里的超级VIP贵宾卡,可以在我们商场随便使用且没有任何额度限制。您想要购买任何商品,我们都可以给您提供视频购买,并亲自送到您的府邸。”

安暖看了看自己手上那张卡片,权限有这么大吗?

她其实有听说很多上流公子哥为了显摆自己的财力,会去制作这种看上去很尊贵的超级卡片,但她没听说过,有不限额度的,特别是这种超级奢侈品商场,真的可以消费到倾家破产!

安暖也没多想,她说,“视频购买就不需要了,你按照我的清单,买了之后送到我家来,地址是南岭弯别墅区……”

好久,交代完毕。

安暖挂断电话,睡觉。

她觉得她有必要睡一觉,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

毕竟这么天崩地裂的重生,她也需要时间……来接受。

……

青泞山。

一个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原本是一个佛源圣地。在山的另外一脉,却有一处私人开发的超级会所,里面极尽奢华,会员制的规矩,甚至不是有钱就能够进来的地方。

叶景淮是这里的常客。

他坐在悬崖边上的一间包房,面前是一扇落地窗,视野开阔,青山碧水尽收眼底。

他漫不经心的抽着烟支。

身后有几个朋友在打桌球,一群女人在旁边伺候,参杂着各种……淫秽不堪的画面。

“阿淮,你手机一直在响。”坐在他旁边的男人秦江,提醒。

叶景淮转头看了一眼。

“又打发了哪个女人?”秦江看到一串消费记录。

这次怕是出血出得有点多。

叶景淮拿起手机随意的翻了翻。

消费提醒信息,依旧连绵不断。

“你对女人也太大方了点。”秦江听到信息提示音,他都觉得肉痛,“关键是你碰都没有……”

“对媳妇是要大方点。”叶景淮突然开口。

秦江愣了两秒,“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结婚了。”叶景淮熄灭烟蒂,就是一个随意的动作,加上他邪魅的笑,帅得天崩地裂。

秦江真的是被这货给勾魂了两秒,下一秒反应过来直接炸了,“你TM刚刚说了什么?”

叶景淮拿起脱下的西装外套,“备好份子钱。”

然后,走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