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微信网名 >

我的支教生涯全文阅读 《深不可测》双a肉车

还是白董事长沉的住气,希望您等会儿还依然能保持这种镇定,”秦欢说着,视线首先落到白茜茜的身上。
 
  白茜茜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公主裙,打扮的精致乖巧,看上去,真像个美好的女孩呢,可就是因为这个看似柔弱可怜的女孩,她在白家生生受了四年的折磨,她的孩子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变成了一滩腐臭的血水!
 
  “白茜茜,那就从你开始吧?”秦欢无视白茜茜那如此阴冷的眼刀子,她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角落里的电脑旁,拿出一个U盘,插了上去,打开里面的内容,又将话筒调整好,坐在那里,开始说话:“白茜茜,我之前说的话还记得吧?关于严泽的,呵~你那么喜欢他,大概并不知道,他其实不叫严泽。
 
  他叫严亦泽,也不是什么C市严家的继承人,只是一个身体残缺、无药可救的“直男癌”,还是个有老婆的!
 
  因为他的母亲一直想要一个儿子,媳妇不能生,他就不停的在外面找情人,我想他大概是不知道你是白家的千金小姐,否则,也不至于将你和他的其他情人一样对待。
 
  当你因为早产被送上我的手术台,他要求保小,我知道孩子生下来会是个畸形儿,并且,等到剖开肚子,早就窒息而亡了,所以我坚持保大,白茜茜,请你记住了,这是我第一次,救了你的命!”
 
  秦欢说着,移动鼠标,将U盘里标注为“白茜茜”的文件夹打开,里面的东西显示在大屏幕上,所有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同时,她细细的做出解释:“这上面,是我给白茜茜做手术的记录,严亦泽要保孩子的声明书,这上面还有严亦泽的亲笔签名,以及,严亦泽带来的所有情人生孩子的记录,看清楚了,他的那些情人生的每一个孩子都是畸形儿,都被他们残忍的抛弃了!
 
  还有剩下这些资料和照片,是我想要洗清自己的冤屈,刻意去调查过的真相!”
 
  说到这里,秦欢平静的语气开始有些激动:“以前,我没有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不过是不想让白茜茜再受到什么伤害,她已经失去了孩子,如果再知道自己爱上的男人,不过是一个渣的不能再渣的有妇之夫,还是个无耻至极的情感骗子!她该多伤心啊!
 
  可是我不忍伤她,她是怎么对我的?她根本就没有抑郁症,也没有不孕不育,最多有臆想症,臆想是因为自己不孕不育才导致被严亦泽抛弃的!
 
  她为什么要这么想呢?因为她不敢去深思那个人的行为,想多了,连她自己都不会相信那份爱情呢!
 
  连她自己都不能相信的爱情,却碾碎了我所有的希望!到底是她爱的太疯狂,还是我爱的太愚蠢?”
 
  “这是假的,这全都是假的!”白茜茜看着大屏幕,那些记录,那些照片,那些颠覆她所有的认知的真相,她根本就接受不了。
 
  “看吧!我之前就是怕她这样,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太低了,可是当她叫喊着杀死我的孩子后,她还有什么资格继续无忧无虑的活着?”
陆景行出车祸送进医院的时候,七叶正跟闺蜜陈漫在城中新开的顶级夜店“醉生梦死”看半裸的美男跳舞。
 
堂哥的电话打过来,
 
“你还有心情在外面玩,景行出车祸了!”
 
七叶喝了半杯威士忌,酒劲上头,
 
“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那姓陆的,他玩他的,我玩我的”
 
“简直糊涂!”
 
容西江训斥妹妹,
 
“陆家的长辈都已经到了医院,你还不快点去!”
 
七叶这才知道麻烦,提着包就要走,陈漫叫她,“后面还有更劲爆点呢,你不看了”
 
“不看不看”
 
七叶挥挥手,“再看我这婚姻就完蛋了”
 
她走的快,陈漫看着她的背影,后半句没说出来,
 
“你现在的婚姻跟完蛋了也没差别”
 
————
 
到了医院,陆家父母都在,七叶恭恭敬敬的叫了声,“爸、妈”
 
陆父陆母当她是来的太急面色潮红,也没多想,点了点头。
 
多少是有点不满意她晚到,陆母许岚开口,
 
“七叶,晚上事情很多?”
 
许岚跟一般的阔太太不一样,她在陆家的企业任职,颇有几分“女强人”的性情,面对这个婆婆,七叶总是会有些局促,
 
“我……”
 
“好了妈”
 
病床上的陆景行开口,替七叶解围,
 
“我跟小七的事,您甭跟着操心”
 
他右手臂打着石膏,护工正在帮他清理脸上的血污。
 
看样子,应该是开车出的事故。
 
七叶心虚,走上前,接过护工手里的毛巾,
 
“我来吧”
 
陆景行斜过来看她一眼,嬉皮笑脸,
 
“哎你行不行啊,别再把我脸弄毁容了”
 
“……”
 
碍于长辈在场,七叶只敢用眼神瞪他,却是下了狠手,用指甲暗戳戳的掐在陆景行手臂内侧,脸上仍然是笑意,
 
“三哥,你嫌弃我是不是?”
 
陆景行疼的“嘶”一声,
 
“不敢,不敢……”
 
陆父陆母只当小两口是打情骂俏,
 
“行,既然七叶来了,那我们就走了,景行”
 
陆父陆振远特意叮嘱,
 
“这几天好好养伤,对了七叶,这段时间你也别去上班了,在家陪着景行吧”
 
“嗯,好,放心吧爸”
 
七叶在长辈面前素来乖巧,她笑的温婉,
 
“我会好好照顾三哥”
 
才怪……
送走了陆父陆母,七叶这才舒一口气,整个人都变得懒洋洋,踢掉了高跟鞋,她伸脚去踹男人的小腿,
 
“姓陆的,你怎么搞的啊?”
 
她有大半个月没见到他,上次两个人吵架,她一气之下换了防盗锁,陆景行连家门都进不去,这么一想,还有点小愧疚。
 
“咳咳”
 
陆景行面色上有点不自然,
 
“开车疏忽而已”
 
平常的陆景行脸皮比城墙还厚,这会却扭捏起来了,七叶狐疑的看着他,
 
“你该不会是因为哪个女人吧……”
 
“没有”
 
陆景行不悦,
 
“你就不能想点其他的吗?”
 
“那就是了”
 
七叶一看陆景行这种反应,就猜想八九不离十,肯定是风流债,这下那点小愧疚也散了,
 
“你倒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我招谁惹谁了,听你爸说了吗,我还得陪着你,真是倒血霉了我……”
 
七叶自认跟陆景行没多少夫妻感情,除了刚结婚的那段时间,后来的两人基本上是各过各的。
 
陆景行习惯了花天酒地,七叶越对他放任自流,他就玩的越开。
 
身边的朋友一开始还提醒七叶,你老公又去了哪里哪里,到了后来,他们见七叶毫无反应,于是也都懒得再提。
 
七叶不在乎这些,又或者说,是她早就不对这段婚姻抱有任何希望。
 
细究起来,其实七叶当年跟陆景行在一块,更像是“奉旨成婚”。
 
陆容两家是世交,商业上又彼此有往来,陆家有儿,容家有女,联姻几乎是水到渠成。
 
七叶那会儿才21岁,大学还没读完,就被叫回来结婚,原因是因为陆母给陆景行算了一卦,说他30岁之前人生有一场大灾,破解之法是要在28岁之前成婚,刚好那一年,陆景行27岁。
 
就这么着,27岁的陆景行娶了21岁的容七叶。
 
七叶是独生女,小时候跟着堂哥这群男孩子们一起玩,其中也包括陆景行。
 
陆景行在家排行第三,七叶也叫他三哥,从小玩到大的三哥成了自己丈夫,直到结婚那天七叶都觉得荒唐。
 
结婚荒唐不打紧,新婚之夜更是别提的糟糕。
 
陆景行万花丛中过,那天又多喝了酒,晕晕乎乎的把七叶往床上抱,他以为七叶在美国留学好几年,必然是开放的很,什么都见识过了,也没什么耐心,到最后自己都睡着了,却又被七叶哭醒。
 
她一个人蹲在卫生间里嚎啕大哭,似乎是从来都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全身都痛,哪哪都疼,她都不知道自己嫁了个禽兽。
 
“怎么了,小七……”
 
她哭,陆景行也不知如何是好,想上去抱她,却被七叶一把推开,
 
“王八蛋陆景行,都流血了,你去死吧”
 
她语无伦次,陆景行却是听懂了,脑袋里“轰”的一下,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前面醉的迷迷糊糊,只知道自己舒服,这会了,才想起来心疼七叶,好歹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妹妹,哭成这样,他也不好受,
 
“对不起对不起,小七,我错了,我下次一定温柔好不好”
 
“好你妈个头”
 
七叶脸上犹带泪痕,却恨眼前这个人恨的牙痒痒,
 
“早知道我第一次就该去叫个鸭,你技术差成这样,别想有下次了”
 
“我技术差?”
 
陆景行还没被人这么嘲过,事关男人尊严,
 
“容七叶你去问问你大哥,看看他怎么说”
 
“我大哥还跟你试过呢?”
 
七叶也傻了,脑子根本转不过来,小嘴一瘪,又泫然欲泣,
 
“陆景行你竟然是个gay,你还勾引我大哥……”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陆景行一个脑袋两个大,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跟你大哥,我们……总是一块……”
 
“哇”
 
这下七叶哭的更大声了,
 
“我知道了,你跟我大哥总是一块嫖娼……你好脏……你走开……你会不会有病啊……”
 
就这么闹腾到了大半夜,七叶哭累了,终于躺床上睡着。
 
这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好的回忆,以至于后来两个人,都默契的从来不提结婚纪念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