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微信网名 >

爱爱小说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难道这就是胎动吗?
 
我屏住呼吸,仔细地感受着这种胎动的感觉。
 
动了。
 
又动了。
 
依旧是像一条小鱼儿游过的感觉,轻轻的,柔柔的。
 
我算了算,今天刚刚是孕期18周。
 
这么早就有胎动了吗?
 
这种感觉好神奇。
 
因为我怀孕这么久以来,除了孕吐和想瞌睡以外,我还没有感觉自己是像个要当妈妈的人。
 
但此时此刻宝宝在我肚子里动着时候,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宝宝的存在。
 
那是血脉相连的感觉。
 
就是这种感觉让我对生活又燃起了希望。
 
有我的宝宝在,就算以后要跟狗男人撕破脸,我也不会再害怕了。
 
“宝宝,如果爸爸不要我们了。我们一样可以过得很好,很好。宝宝,相信妈妈,妈妈会让你幸福的,妈妈爱你哦。”
 
但是以后我若是独自一人带着宝宝,我真的可以让宝宝幸福吗?
 
不,我不能害怕。
 
我可以的,一定可以。
 
乔荞,加油!
 
从农场回去后,陆奕和方小慧的身子虚脱了好几天。
 
方小慧身子恢复回公司上班的时候,我假装关切地说道:
 
“小慧,你真的好了吗?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你再休息几天吧。”
 
“乔总,没事的,我都康复了。脸色不好可能是因为拉了好几天,脱水严重吧,缓几天就好了。”
 
我故意又问,“怎么会拉那么多天?”
 
方小慧笑了笑说,“可能是吃了路边摊不干净的肉串。”
 
我别有深意道,“看来不该吃的东西还是不能吃,不该做的事也千万别做,免得自己受罪,你说是吧?”
 
听到这句话,方小慧有些心虚,脸色也特别的不好,“乔总,那个,我,我先去上班了。”
 
方小慧一坐到位置上,陆奕就发微信对她嘘寒问暖:
 
陆奕:小慧,中午我给你点了营养靓汤,外卖送到了你自己取一下,记得喝。
 
方小慧:谢谢阿奕,你最好了,感动卖萌表情包。
 
我气得想要摔手机。
 
贱男人,背着我对方小慧这么好。
 
看到狗男人这么关心贱人,我的心还是很痛。
 
为什么要痛?
 
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浪费我的感情,让自己伤肝伤肺?
 
大概是因为这个男人是我曾经最信任最深爱的人,又是让我倾注了整整九年感情的人吧。
 
人之用情要是能收放自如,说开始就开始,说散场就散场,说放下就放下,不痛,不恨,不纠缠,不受伤,那该有多好呀。
 
……
 
第二天,我要接待一个很重要的客户。
 
重要到这个客户要是能谈下来,他的一单生意就可以抵我们这七八年来所有的业务总量。
 
这个客户叫任远。
 
任远是谁,那是整个深圳、广东,乃至全国全球都知道的大人物,大企业家,他钱多的堪比银行,整个省有一半的GDP都是他的集团创造的。
 
他可是个名人,三十岁出头就排在了富豪榜上,但网上找不到他的任何一张照片。
 
任远点名要我接待他。
 
开始我还以为是个骗局。
 
毕竟我们公司只是初具规模且小打小闹的普通公司,根本没有资格和对方合作。
 
而且就算是对方真的需要我们的产品,随便派个项目经理来跟我对接,就已经是很抬举我了。
 
但是任大企业家说,他要亲自见我,亲自,而且还只见我一人。
 
我感到匪夷所思。
 
好在一来二去,我确定了对方的身份确实不假。
 
陆奕开车送我去见这个任大企业家时,方小慧要去办事的银行也顺路,也就跟我们一起上了车。
 
中途到了银行,方小慧就先下车了。
 
任大企业家把我约在一个很隐蔽的高档私人会所。
 
听说这个私人会所只有贵宾才能进来,所谓的贵宾都是身家千亿起步的。
 
因为任大企业家只见我一人,所以陆奕被挡在了外面。
 
我进去的时候,陆奕说,“老婆,我在外面等你,你结束了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再把车开到门口来接你。”
 
我说好。
 
然后我被服务生领进去了。
 
因为会所隐蔽,几乎看不到什么人,但里面真的是豪华高档。
 
进包厢见到对方的时候,我有些意外。
 
我以为像任远这么年轻就这么有钱有名的大企业家,肯定早就因为劳累过度而秃了头,或者是过于出老相。
 
但没有,丝毫没有。
 
他很年轻,而且很有气质。
 
陆奕已经是个大帅哥了,但陆奕在任大企业家的面前却显得逊色多了。
 
我一向对长得帅的男人不太感冒,可看着这个任大企业家,我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花痴的眼神。
 
这,这,这,这是要帅出宇宙的节奏吗?
 
任大企业家看着我,眼里没有笑意,但很绅士,“乔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什么叫我们又见面了?
 
我们见过吗?
我努力地回想着我所见过的人。
 
根本没有任大企业家这号人物呀。
而且我虽然经营着一家公司,年收入有一两千万,但我这号人物在任大企业家的面前根本就微不足道。
 
与任大企业家见面的机会,可能相当于一个普通人能中彩票的概率吧?
 
他怎么会说我们又见面了?
 
我想我可能是听错了吧。
 
任大企业家上前两步,伸手示意要跟我握手。
 
可能是因为他靠近了,我闻到了他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香水味。
 
这个味道我很熟悉,特别特别的熟悉。
 
它给我很美好的感觉。
 
一闻到这个味道,我就回忆起我的新婚夜。
 
我记得我和陆奕在酒店里的新婚夜,陆奕身上就是这种味道。
 
但我后来问他,他说没有喷香水。
 
而且自那天晚上过后,他身上就再也没有这个味道了。
 
以前陆奕从来不喷香水,我以为那天晚上是我们的美好新婚夜,所以他特意喷了却不好意思告诉我。
 
“乔小姐?”
 
任大企业家好听到能让我耳朵怀孕的声音,把我从神思中拉了回来。
 
我也礼貌地伸出手,这才迟了半拍握住任大企业家的指尖。
 
这种指尖碰指尖,皮肤挨皮肤的灼热感,像是突然给我的身体插上了电,一道电流注入我的身体,一下子通向我的全身乃至每个毛细血管。
 
我傻了似的愣了愣。
 
以前和陆奕恋爱的时候,每次都是陆奕主动牵我,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而且和任大企业家这种指尖碰指尖,皮肤挨皮肤的感觉,竟然似曾相识。
 
这……是错觉吗?
 
可能对方的气场太强大了吧,强大到一向遇事不惊的我都开始慌了神。
 
我忙抽回手。
 
直到坐下来后,我仍旧有些心悸。
 
任大企业家征求了我的意见,给我点了些饮品和甜点。
 
一番交谈下来,他简洁明了的跟我说了合作意向。
 
听起来,他确实是需要我们的产品。
 
我却有些疑惑。
 
媒体都喜欢叫任大企业家为任先生,我也跟着这么叫,“任先生,这个项目对你来说可能是你所有生意当中的凤毛麟角,你随便派个项目经理来跟我对接就好了,为什么你要亲自来?”
 
对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他端起咖啡杯,优雅地抿了一小口,然后看了我一眼。
 
我一分一秒地等着他的答案。
 
放下杯子后,他冷不丁道,“我为什么要回答乔小姐这个问题?”
 
我被噎了一下,竟然接不上话。
 
任远又说,“乔小姐要是想接这单生意,不该问的就别问。”
 
我以为任大企业家是个绅士的人。
 
没想到他这冷不丁的态度,让我对他的印象突然大打折扣。
 
为了拿下这单生意,我没有再多问。
 
而且我也识趣,别人态度这么明显了,我也该闭嘴了。
 
接下来我跟他谈具体的合作方案。
 
方案我早些写好了,只是我发现我带来的资料竟然落在陆奕的车上了。
 
这是怎么了,我一向不会丢三落四的,怎么这么重要的资料还落下了?
 
看来怀孕的人果然是会变笨的。
 
我表示抱歉,然后去停车场拿资料。
 
出了包厢,陆奕打电话来问我谈得怎么样。
 
我说刚开始谈,还没那么快结束。
 
本想让陆奕把资料给我拿进来,但又怕他拿错。
 
为了妥当,我还是亲自跑一趟吧。
 
毕竟这个生意要是接下来了,够我吃一辈子还绰绰有余。
 
这个会所真的是够隐蔽,够幽静的,这一路上我走到停车场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在我走到陆奕的车前几米的时候,我整个人愣住了。
 
陆奕和方小慧两个贱人,竟然在车上抱在了一起。
 
方小慧这个贱人不是去银行办事了吗?
 
怎么又在陆奕的车里?
 
怪不得刚才陆奕打电话问我谈得怎么样,是想探探我的口风,看看有没有机会和贱人约会吧。
 
狗男人,在车子里这么肆无忌惮地亲方小慧,是准备彻底背叛我吗?
 
这时,方小慧欲擒故纵地推开陆奕,“阿奕,我们不能这样。你和乔总都结婚了,我们不能对不起她。”
 
失去理智的陆奕又抱了上去,“小慧,我好喜欢你,别拒绝我。”
 
“阿奕,我也好爱你。要是你没有结婚就好了,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了。阿奕,我真的好爱你,怎么办?”
 
“小慧,我离了婚娶你,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娶你的。”
 
“真的吗,阿奕,你真的愿意为了我离婚吗?”
 
陆奕一边摸着方小慧,一边承诺,“嗯,等我和乔荞离了婚,我就娶你。”
 
我知道陆奕这个狗男人早晚会会背叛我。
 
我也告诫过自己,如果这一天真的到来了,我一定要学会冷静处理。
 
但真正看到这一幕,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太欺负人,太不是东西了。
 
我怀着孕还在见客户谈业务,这个狗男人却在车里做出这种事情。
 
我就这么好欺负?
 
这简就是直接骑到我头上拉屎。
 
我不能再忍,不能,不能,不能。
 
我他妈今天要是不弄死这对贱人,我就不是人。
 
爆脾气一起来,什么计划,什么隐忍,什么冷静,我都不顾了。
 
我非弄死这对贱人不可。
 
我找了一圈,终于在地上找到一块砖头。
 
我忘了自己是个怀孕的人,风风火火气急败坏走到车前,一砖头砸向车窗……
就在一下秒,我就要砸破车窗弄死这两个狗男女的时候,我的手臂突然被人紧紧捏住。
 
原本要砸到车窗上的砖头,被人从我手里拿开。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任远。
 
他怎么跟着我下来了?
 
我疑惑之际,身旁的车子突然动得厉害,一下又一下的,起起伏伏。
 
我又怒又羞愧。
 
要是让任远知道车里不要脸的男人是我老公,他会怎么看?
 
我羞愧地想要离开时,任远拉着我的手把我带走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