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微信网名 >

pgone太大了兽王 他似火

“君上,您真的不打算留下来了吗?”
 
“我乏了,今后【龙殿】就由你代管吧。放出消息,即日起龙殿彻底开始保持中立,不干涉任何国家内政。”
 
“君上!失去了龙殿对这些国家的掣肘制衡,怕是又要天下大乱呐!”
 
“放心吧,震慑犹在,他们不敢!”
 
......
 
翌日,各国高层震动,原因无他。
 
龙殿首领周渊解甲归田,龙殿裁军百万,开始保持中立!
 
那日,西北大漠之上,“恭送君上”的呐喊震天彻底,无数装甲部队用热切的目光看着周渊离去。
 
看着面前这些铁血的将领,即便是周渊,都有些不舍。
 
但他还是离开了——为了一份承诺。
 
八年前,华国禹市,他酒后失德,同一个女人发生关系,女子羞愤欲死。
 
彼时周渊悔切莫及,于是留言八年之后待他功成名就,回来迎娶她。
 
时光荏苒,如今八年之约已至。
 
龙殿威名,震古烁今!
 
这便是周渊八年的战果!
 
“君上,龙殿是您一手建立的,我永远都是你的兵!”
 
离开前,副军总统领晏河给周渊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禹市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君上只管放心。”
 
“我是回去寻亲,你别让人搞那么多排场,你知道我不喜铺张高调。”周渊皱着眉头上了车,身后人噤若寒蝉。
 
等到周渊离开后不久,晏河赶紧掏出手机,给大洋彼岸的禹市打去电话,吩咐道紧急取消一切接机活动。
 
安排完这一切,晏河这擦了擦冷汗,心有余悸。
 
这么多年了,自己差点忘了君上的性格,犯了大忌。
 
华国禹市白家
 
此时,白家家主白康接了一通电话后一脸的烦躁。
 
“啊?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旁边四十多岁的妇人问道,这人是白康的老婆,也是白家之母。
 
白康也是一脸急躁,一边匆匆披上外套,一边说道:“别提了,王总刚才打电话给我,说是领导吩咐取消之前准备的活动,而且要马上撤干净,不能留下一丝痕迹。”
 
“不是说什么大人物要来吗,之前的活动不就是领导让安排的吗?”
 
“谁知道呢,可能不来了吧,那种大人物的心思哪是我们这种小家族的人能揣测的。”
 
就在白康急匆匆的收拾东西的时候,一个穿着华贵的小男孩走了上来。
 
“外公,陪我玩嘛。”
 
看着面前的小男孩,白康脸上立马挤满了笑容,但他此时哪有时间,于是笑道:“宝贝外孙乖哈,让她陪你玩好不好?”
 
白康指着桌子边的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女孩说道。
 
明明是一桌丰盛的饭菜,但是小女孩此刻却只能狼吞虎咽他们剩下的残羹,此时听到周康的话,赶紧咽下一口饭说道:“可是外公,我吃完了还要洗碗呢,三姨说让我等会把马桶刷了。”
 
听到这小女孩说话,周康夫妇都是露出了嫌恶的神色。
 
“谁是你外公,说了多少次不许你叫我外公,谁知道你是哪个的野种?”
 
“让你过来陪弟弟玩,你还敢找借口,少吃一顿饿的死你吗?跟你那个没用的妈一样,都是一个废物。”
 
小女孩听到骂自己的母亲,本想张口争辩,但是余光看见了自己手臂上的於痕,顿时有些畏怯的闭上了嘴巴,默默地点了点头。
 
“赔钱货,除了吃白食什么都不会!等我们回来要是看见活没有干完,小心打断你的手。”夫妇二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而小女孩不敢耽搁,赶紧领着小男孩来到门外的庭院内玩耍起来,本以为趁此机会小女孩总算可以偷懒休息片刻。
 
但不料小男孩不知怎的摔了个跟头,大声嚎哭了起来。
 
“怎么啦,宝贝!”一个年轻少妇一般的女子冲了出来,赶紧抱起小男孩,随即怒视小女孩,“是不是你推的?”
 
小女孩吓得手足无措,拼命摇头道:“不是我,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摔倒了。”
 
但是少妇哪里会听,将这一切都怪罪到小女孩头上,骂道:“小贱种,我让你去把马桶刷了,你却跑到这里偷懒,现在还推我儿子,信不信我打死你。”
 
“不是的三姨,我没有偷懒。”小女孩一听到挨打,吓得脸都白了,赶紧准备解释。
 
啪!
 
这个时候,一个巴掌却狠狠地打了上来,在小女孩的脸上烙下了清晰的五根手指印。
 
“你还敢顶嘴?”少妇尖声怒道,“你长本事了啊?是不是上次打得不够?”
 
......
 
而这个时候,白家的庭院外面,周渊总算是按照地址找到了这里。
 
此时,周渊看着面前这栋建筑,心中五味杂陈。
 
白沐沐,那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女人。
 
八年了,也不知道现在的她到底过得如何。
 
一时间,周渊竟有些踟蹰起来,哪里还有往日里杀伐果断的样子。
 
即便是周渊,此时百炼钢也成了绕指柔。
 
要是被他的那些下属看见周渊此时的神情,定会被直接惊飞了魂魄。
 
就在他准备找人询问的时候,目光却忽然被庭院里的争吵所吸引,看了一会之后,周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若是熟悉他的人便知道,这就是周渊生气的标志。
 
“够了吧,她不过是一个孩。”尤其是见到小女孩竟然挨了一巴掌之后,周渊总算是看不下去了,径直走到了庭院里面。
 
那听到周渊的话后,那少妇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随后撇嘴道:“哪里来的乡下小子,我教训这小杂种关你什么事?”
 
一口一个小杂种。
 
周渊听的眉头一紧,冷声道:“你不觉得当着孩子的面这样说太过分了吗?”
 
“轮得到你管吗?”少妇掐着腰嗤笑,“本来就是个野种,不知道白沐沐那个贱女人跟哪个野男人生的,我说错了吗?”
 
白沐沐!
 
周渊脑子轰的一声炸开,瞬间空白一片。
 
他有些机械般地转过了头,看着面前瘦小可怜的小女孩,喃喃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有些怯生生的回答道:“叔叔,我叫白糖糖。”
 
白糖糖。
 
我的女儿!
 
周渊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我问你话你不说话,别人问你你倒是答得快,果然跟你母亲一样都是贱骨头!”那少妇怒气冲冲地扬手一巴掌又要打过去。
 
忽然!
 
少妇的手停在了半空之中,竟然被周渊一把抓住,动弹不得。
 
“你再敢动她一下试试?”周渊此时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宛若一个地狱里走出来的厉鬼一般。
 
这是常年厮杀之人所带有的杀气,那少妇不过一个普通人,哪里见过这个,顿时被吓了一跳。
 
“放开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少妇又惊又怒,“我是白家三小姐白风铃,你敢管我的闲事。信不信我白家弄死你?”
 
弄死我?
 
周渊舔了舔嘴唇,之前想要弄死他的人,这个时候都已经去阎王那里报到了。
 
随后周渊不由分说,直接一巴掌抽了上去,要不是他稍稍留了力道,白风铃差点没直接昏死过去。
 
饶是如此,白风铃半张脸都肿了起来,口鼻溢血含糊不清的骂道:“你是谁?你竟然敢打我?”
 
“这是替我女儿还你刚才那一下的。”周渊冷声说道。
 
“你女儿?”白风铃反应过来了,怒道:“你是这个小贱种的野爹?好啊,你死定了,给我等......”
 
啪!
 
又是一巴掌,这一下周渊差点没忍住下死手,但好在他最后保留了一丝理智,寒声道:“你再敢这么称呼我女儿,我可不敢保证不会做出什么事请来。”
 
白风铃总算是被震慑住了,但是她怒极反笑,啐了一口血笑道:“你女儿?是谁女儿还说不定呢,白沐沐那个荡妇,说不定有几个野男人呢。”
 
“你说什么!”
 
周渊眼神一变,直接捏住白风铃的脖子,将其提了起来,身上的杀意已经快遏制不住了,要不是旁边还有两个孩子,估计这少妇早就成了一具尸体。
 
“咳咳,我说什么?”白风铃被捏着脖子,有些艰难的说道:“那白沐沐现在就在国色天香的包间陪王少爷,你不信自己去看啊。”
 
国色天香?
 
陪王少?
 
周渊愣住了,手间力道一松,白风铃掉在了地上。
 
随后,周渊眼中闪过滔天怒火,抱起白糖糖,转身便往国色天香赶去。
 
此时国色天香的包间内,灯光摇曳,一群男女此时正尽情地摆弄着肢体,一片纸醉金迷的景象。
 
“那个,王少,我有些不舒服,要不我还是先回去吧?”白沐沐有些窘迫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紧张道。
 
偌大的沙发上,只有一个人坐着的,那个被叫做王少的此时露出了邪恶的笑,对着白沐沐说道:“来都来了,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别站着了,过来坐。”
 
王少拍了拍自己的腿,一脸淫笑地打量着白沐沐,目光中是毫不掩饰的占有之色。
 
不得不说,作为禹市公认的第一美女,白沐沐真的无可挑剔。
 
白家的礼仪公司,据说挂了一张白沐沐的照片,所有礼仪小姐的培训就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笑的要跟照片上差不多。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这说的就是白沐沐。
 
“王少真是艳福不浅啊,竟然连我们禹市第一美女都能玩到。”前面扭动着热舞的一帮人笑道。
 
王少听后只是暗笑,不过玩玩这个女人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行王少,你别这样。”白沐沐俏脸泛白,往后面躲着。
 
众人面前,王少顿时火气上来,骂道:“臭婊子,到这来了还要立牌坊?赶紧给老子过来让老子好好玩玩。”
 
说罢,王少便一把将白沐沐拉了过来,白沐沐一个柔弱女子力气那里有这么大,顿时被拉了过去。
 
“王少!不要这样!”
 
嘭!
 
就在此时,房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妈的找死吗?谁他妈不长眼睛?”包间里的人被吓了一跳,顿时有人怒骂道。
 
周渊手上牵着白糖糖出现在了门口。
 
不过当周渊的目光落在了沙发上的男女之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胸口的怒火也开始慢慢聚集。
 
“这他吗哪来的小子?”有人看着周渊骂道。
 
“是你?”白沐沐挣扎着站起了起来,却看到了门口的周渊,顿时一下子愣住了,随即眼睛开始泛红。
 
八年了,这个男人的样貌他绝对不会忘记。
 
“是我。”周渊冷笑着看这白沐沐,“很意外吧,没想到打扰了您的雅兴,真是抱歉。”
 
“你胡说什么?”
 
白沐沐一听,气的嘴唇都在颤抖了,脸色更加白了几分。
 
“我胡说什......”
 
“我不管你是谁,现在立马从这里消失,要不然老子马上找人打断你一条腿再扔出去。”
 
周渊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人给打断了,冲着他叱骂道。
 
顿时,周渊的脸色更加阴沉了,这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打断他说话。
 
而且,还是在他怒火中烧的时候。
 
“狗东西,老子跟你说话你耳朵聋是吗,赶紧给我滚出去。”王少站起来指着周渊怒骂道。
 
周围人也都是一脸的嗤笑。
 
惹怒王少,这不是找死吗?
 
但下一秒,周渊整个人忽然从原地消失,再出现的时候竟然直接到了王少的面前,只听咔嚓一声,王少顿时倒在了地上,开始大声嚎叫起来。
 
王少的腿......被打断了!
 
整个包间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瞪大着眼睛看着这一幕。
 
太快了,快到都没看清楚,周渊到底是怎么出手的。
 
咯噔!
 
这帮人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滚!”周渊冷声道。
 
这帮人哪里还敢多留,背起还在哀嚎的孙少就往外跑。
 
最后,包间里只剩下了周渊三人。
 
“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周渊看着面前的女人,沉声怒道。
 
八年思念,回来所见却是如此不堪的一幕,这让周渊心如刀绞。
 
这极具讽刺的画面,甚至动摇了周渊的心神。
 
自己放下整个龙殿回来寻她,现实就这样狠狠的给了他一下。
 
“你要我解释什么。”白沐沐咬着唇瓣,盯着周渊的目光中隐隐已经开始有泪光闪烁。
 
“糖糖是谁的女儿?”周渊压着怒火,质问道,“你到底......”
 
啪!
 
“你混蛋!”
 
周渊的话第二次被打断。
 
而且还被扇了一巴掌!
堂堂龙殿首领,竟然生生挨了一巴掌。
 
周渊额角的青筋蹦起了老高,但还是忍住怒火道:“你敢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这个负心汉!”白沐沐浑身都在颤抖,似乎在极力克制什么情绪。
 
“我负心?你又好得到哪里去?”周渊冷笑道,“如果不是我亲眼见到,还不知道你居然如此水性杨花。”
 
水性杨花?
 
白沐沐听后差点没气晕过去,好半天才稳住身形,一开口,眼泪却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的女人吗?你现在倒是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这八年是怎么过来的?所有人都知道我被抛弃了,我成了整个禹市的笑料。”
 
“你以为我愿意来这种地方吗?你知不知道糖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我替他寻遍医生,几乎都束手无策!”
 
周渊愣住了,糖糖有心脏病?
 
难道......
 
“没错,王少认识一个神医,他答应我只要我陪他,就能想办法帮我治好糖糖,不然的话,糖糖最多只能再活两年!”白沐沐哽咽道。
 
周渊张着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从未想过自己离开这八年,白沐沐居然过得如此艰难。
 
一时间周渊的心中满是愧疚,而白沐沐则充满怜惜地看着白糖糖,继续哽咽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生的命苦,所以我才给她取名叫做糖糖,就是希望她今后过得甜一点,不要像我一样。”
 
“妈妈,你别哭了。”小女孩看着白沐沐,眼中满是心疼。
 
此时,无数碎片一般的画面在周渊脑中闪过。
 
“你好,我叫白沐沐,你呢?”
 
“你要上战场了?真是厉害啊。”
 
“喝这么多酒?会不会出事啊?喂,你别喝了。”
 
“你......你对我都干了什么!”
 
......
 
曾经白沐沐是多么灵动的姑娘,而这八年的摧残,到底让这对母子经历了什么!
 
周渊紧紧的将母女二人揽在了怀中:“我回来了,以后没有人能再欺负你们了。”
 
而白沐沐八年的委屈似乎总算得到了宣泄的出口,扑在周渊的怀中如同一个小姑娘一般放声哭了起来。
 
良久,白沐沐总算停止了哭泣。
 
“这些年,你受委屈了。”周渊满是疼惜地看着怀中娇弱的女人,心中则是无限的愧疚。
 
白沐沐此时心情平复了几分,有些扭捏地说道:“算你还有点良心,还知道回来。”
 
“放心吧,既然我回来了,那个能治好糖糖病的神医我来联系吧,一定让他把糖糖医治好。”周渊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白沐沐摇了摇头道:“不行的,那个神医轻易不会出手,除非有人引荐,否则连面都见不到。”
 
周渊笑了笑,正想说自己堂堂龙殿首领,还有见不到的人?
 
但话还没出口,顿时意识到,自己这么说的话,白沐沐有可能非但不相信,还以为自己是个喜欢说大话的轻浮之人。
 
“呵呵,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兵,有不少战友都混得不错,我让他们帮忙就是了。”周渊如是说道。
 
这个时候,白糖糖却忽然眨巴着大眼睛,看向了白沐沐:“妈妈,他真的是我爸爸吗?”
 
白沐沐听后神色复杂,但最终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谁料,小姑娘却忽然兴奋地拍手道:“耶!糖糖也有爸爸了,糖糖不是小野种,以后谁再欺负我,我就叫爸爸帮我教训他。”
 
童言无忌,但是女儿的话却让周渊的心如同被针扎了一般的疼。
 
他难以想象,这八年来,自己女儿都经历了些什么。
 
似乎是看到了周渊眼中的愧疚,白沐沐眼神柔和了些,轻声道:“行了,你回来就好,你还没见过我父母呢吧,我带你去见见他们吧。”
 
此时的白沐沐,眼神中总算是有些光彩,那一瞬间的轻笑,几乎让周渊失了神。
 
周渊的到来,明显让这个女人找到了主心骨。
 
随后,周渊便陪着母子二人再次回到了白家。
 
“我父母他们对你可能有些意见,到时候他们说话可能有些难听,你千万别生气哈。”进门前,白沐沐似乎有些担忧的对周渊说道。
 
周渊点了点头,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进门后的情况,比他们想象的更加严重。
 
“死丫头,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一家人正坐在客厅内,一进门白母就对着白沐沐骂道。
 
“还带了个野男人回来,白沐沐,你真打算气死我不成,我们白家的脸面都被你给丢尽了。”白康看见白沐沐身后的周渊,更是气的脸色铁青。
 
“爸妈,周渊不是野男人,他是糖糖的爸爸。”白沐沐生气的说道。
 
这个时候,忽然一个脑袋上缠着纱布的女人忽然尖叫道:“爸妈,就是这个人,就是他之前在庭院里打得我?”
 
周渊听到这话看了过去,因为缠着纱布,所以他半天才认出来,这不就是那个叫白风铃的女人吗?
 
白康一听立马站了起来,随手抄起了一根棍子,就朝周渊打了过来:“你就是那个混蛋,你现在还有脸出现在我们白家,现在还敢打伤我三女儿,看我不打死你。”
 
白沐沐顿时急了,上前挡在周渊的面前:“爸,那是因为之前三妹打糖糖被周渊撞见了,周渊这才忍不住动的手,他都已经跟我说过了,不信你问糖糖。”
 
糖糖明显有些畏惧,但是可能是因为周渊在的原因,她也壮着胆子点了点头。
 
“好啊你个死丫头,被人家占了便宜,人家吃干抹净拍拍屁股走了,现在还帮他说话,真是贱骨头。”白母见状指着白沐沐说骂道,“还有这个小贱种,打她也是活该,你们两个都是赔钱货!”
 
“别跟他们废话,等会我老公就回来了,等他知道这事情,这小子死定了。”白风铃头上裹着纱布冷笑道。
 
一听到白风铃的老公,白沐沐顿时神色变了:“周渊,你还是先离开吧,等会三妹夫回来,就完了。”
 
谁料,此时周渊的脸色却无比阴沉,站在那里根本不为所动。
 
刚才的话他听得一字不落,此时他总算忍不住了,冷声道。
 
“我今天倒要看看,我堂堂龙殿首领在此,谁敢放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