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微信网名 >

他的小青梅po pgone太大了兽王

“陆景行,你放过我好不好?”
 
大晚上的,他如果不痛快,就自己找痛快去,凭什么要扰她清梦?
 
黑暗中,陆景行的语气带了点咬牙切齿,
 
“容七叶,你非要我踹开这扇门是不是?”
 
七叶怕了他。
 
起床开灯,把门拉开一条缝,
 
“有什么事你快点说”
 
她这点力气,很容易就被陆景行推开,他走进来,把门关上。
 
七叶不知道他是何意,又重复一遍,
 
“到底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这个时间跟我谈?”
 
她睡眠不好,点了熏香,冰淇淋的味道,甜的有些发腻,陆景行皱了皱眉,
 
“又睡不着?”
 
她快到生理期,心情烦躁,
 
“你的关心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
 
陆景行听出她语气里的讽刺,
 
“一定要这么跟我说话?”
 
他注意到七叶赤着脚,虽然初秋不至于冷,可她光脚踩在地板上,还是有点太不照顾自己。
 
走过去,伸手想要将她抱起来,
 
“要记得穿鞋”
 
在他的手触上七叶腰的那一刻,七叶躲了。
 
她自己走回床上,
 
“我不需要你”
 
陆景行本来就压着火气,又听她这么说——
 
我不需要你。
 
五个字,就给他判了死刑。
 
“那你需要谁?”
 
他英俊的眉宇间夹杂着恼意,
 
“容七叶,来,我们今晚就说个清楚,两年了,你他妈到底闹够了没有?”
 
这两年来,他所承受的痛苦未尝会比七叶少。
 
有无数次他都在幻想,如果,那个无缘得见的孩子生下来,他跟七叶未必是像现在这样,表面风平浪静,内里早就腐烂变质。
 
七叶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三刻,她很累,她不想跟陆景行吵架,可心里有口气憋着,不吐不快,
 
“陆景行,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出轨的是你,带着情妇出现在我面前的也是你,现在呢,你问我闹够了没有?我闹什么啦?我配合你在爸妈面前秀恩爱,我装傻当作不知道你外面那些小三小四甚至小五小六,我做的还不够吗?”
 
“没有人逼着你这么做!”
 
陆景行脸色也不好看,他冷笑,
 
“我说过,我们可以从头开始——而你呢?你想过跟我重新开始吗?”
 
“我为什么要跟一个违背了婚姻契约的人重新开始?”
 
他简直是强盗逻辑,男人玩够了选择回归家庭,女人就一定要感恩戴德?不管他做了多过分的事情,一句浪子回头,就能弥补所有吗?
 
陆景行气极反笑,他一把抓住七叶的小腿,将她从床头拖到自己面前,七叶原本是蜷缩的姿势,现在整个人被他压着,他漆黑的眼神里全是锋芒,唇角冷漠的勾起,
 
“容七叶,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嫁给我……”
 
七叶心头一跳,但很快就迫使自己平静下来,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他妈装了三年的傻子”
 
陆景行禁锢着她,一点一点挤压出她胸腔里面的空气,手指甲尖残忍的滑过她细嫩的肌肤,所到之处,皆引起七叶的一阵颤悚。
 
他似乎很满意七叶惧怕的反应,眼神中的嘲弄越发明显,
 
“要不是嫁给了我,你那个野种弟弟……现在怕是早就登堂入室了吧?”
 
“说真的”
 
陆景行用两指扼住她的下颌,渐渐用力,
 
容七叶,你怎么那么蠢啊?就为了不让你爸认那个野种,所以把自己赔给我……”
 
“你滚!”
 
七叶激烈的挣扎,伴随着胸腔大幅度的起伏,他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
 
那是埋在自己心里的秘密,连母亲也不清楚,她的母亲……半辈子都在信仰着她和父亲的爱情,她怎么能容忍,另一个女人带着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出现在他们家里?
 
“怎么,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
 
陆景行抱着七叶坐起来,将她置于自己的腿上,贴上她的额头,如此亲密的姿态,可他的眼中全是恶意和讥讽,
 
“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那个野种弟弟,要不是因为他,我怎么可能睡的到容家不可一世的小公主……”
 
他的话,就像是利刃一般剖开七叶的五脏六腑,鲜血淋漓。
 
是,陆景行说的没错。
她有私心,若是能仰仗着陆家,父亲也会多加忌惮。
 
她自小就是父亲手里的掌上明珠,无忧无虑的长大,心思单纯,可直到她答应嫁给陆景行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这么有心机……
 
“别再说了……”
 
七叶痛苦的摇头,
 
“别再说了好不好……”
 
陆景行并没有因为她的求饶而有分毫的心软,他强迫她抬起头,跟自己对视,
 
“你早就不想跟我在一起了对不对?也是……一个浪荡子,整日从一个女人床上,辗转到另一个女人床上……冰清玉洁的小公主,怎么能忍受这一切呢?”
 
他的语气里尽是奚落和挖苦,
 
“被我上,很难受是不是?嫌我太脏,可是你不还是一样,被我弄脏了,嗯?你委屈什么呢……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你闭嘴!”
 
“啪”的一声,七叶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掌打在了陆景行脸上。
 
红痕浮现的很快,热辣辣的,他不在乎的舔下了唇角,勾出一抹弧度,
 
“你我心知肚明,我只是说出来了而已”
 
七叶手掌微微发着烫,心里更是如同有虫蚁在啃食着自己,她抑制不住地颤抖,他怎么可以这么说,怎么可以……
 
“我让你闭嘴啊”
 
她声嘶力竭的喊出来,将最后一点力气耗尽。
 
眼泪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刚流出来,她用手去擦,可不争气的,眼泪越来越多,就连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
 
陆景行用手指轻轻地帮她擦拭眼泪,动作温柔地摩挲着她的脸颊,可说出的话却并不留情面,
 
“这招你用过了,换点新鲜的招式,兴许还能引起我的同情”
 
上一次,在酒店,她哭了出来,他才停手。
 
在他心里,自己真实的情绪反应,也是作秀吗?
 
将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用疼痛逼退掉眼泪,她发誓,绝对不会再在他面前如此软弱,
 
“说完了吗,说完就请你滚出去”
 
七叶指一指门口,
 
“陆景行,从今以后,你我互不相干”
 
“好一个互不相干”
 
陆景行笑容狞妄,脖子上的青筋凸起,
 
“我们之间,怎么可能会互不相干呢?你容七叶,是我陆景行合理合法的妻子,将来,你还要为我生儿育女,你说,我们怎么样,才能互不相干呢?”
 
“你做梦!”
 
“生儿育女”这四个字成功刺激到了七叶,她想到了自己那个还没成形就失去的孩子,医生说,孩子已经有两个多月,这个时候,差不多长出了四肢和大致的轮廓……她可真糊涂啊,连自己怀孕都不知道,她有什么资格做一个母亲呢?还有陆景行,他作出那么恶心的事,他又有什么资格做一个父亲呢?
 
“我可不做梦”
 
陆景行不屑地看着她,
 
“从这个月开始,我们就努力备孕,怀不上,人工也行”
 
他说这话的时候轻描淡写,仿佛怀孕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情,
 
“至于你的个人意见,我还没那么多心思可以顾及到”
 
七叶惊恐地看着他,她的选择已经是一种错误,她不会再让她的孩子,出生在一个没有爱的家庭里面,
 
“你不配成为我孩子的父亲”
 
“我不配?”
 
陆景行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
 
“容七叶,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高贵货色,我这两年不过是心情好捧着你罢了,我若是不护着你,你以为你的日子还会过的如此舒坦?不信……咱们就试试看”
 
他走到门口,又转回身,
 
“对了,也别再玩冷战这一套,我没有耐心,再同你进行这种弱智游戏”
 
“我们分开吧”
 
七叶心底里最后的那点火苗也熄灭掉了,他这样不留情面,看来是打算彻底的撕破脸了,这三年的时间,她全当青春喂了狗,
 
“明天我就回容家,过几天,我找律师起草离婚协议”
 
陆景行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在了门把上,他没再回头,
 
“随便你……只要你觉得能离的掉的话”
 
等陆景行走掉,七叶整个人都像是被抽去了力气一般,瘫倒在床上。
 
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她在心里唾骂自己,容七叶,你可真是没出息。
 
几乎一夜未眠。
 
早上,陆景行过来找他的领带,两个人互相对视,静默无言。
 
他眼睑下面有一大片的乌青,下巴上也有一些浅浅的青茬,七叶想,他这么一个注重仪表的男人,怎么也会让自己变得如此颓废呢?
 
陆景行走了之后她才起床,镜子里,映着一张神色憔悴,双眼红肿的面容。
 
用力的搓搓脸,终于揉出了一点血色,她给容家的司机打电话,
 
“茂叔,你来接我吧”
 
她的车都是陆景行买的,既然要彻底跟他撇开关系,车自然是不会再开了。
 
至于其他的东西,慢慢算,该还给他的,她绝对不会差分毫。
 
收拾好东西从楼上下来,王姨不舍地叮嘱她,
 
“记得早点回来,小七,你也不小了,不能总是跟三少置气……”
 
七叶不知道该怎么说,心里像堵着什么东西,反手抱了抱王姨,
 
“我知道了”
 
她想起也是这么一天,她从容家搬过来,陆景行开心地抱着她转圈,
 
“老婆,以后我们就正式的在一起了,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她跟陆景行,到底为什么,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