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微信网名 >

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 傻子有个大东西第一集

  收工回去的时候,成叔果然找荆小强问那个空姐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轻描淡写的凡尔赛:“我也没办法,歌舞表演的吸引力太强了,所以我决定以后不去歌舞厅上班,这些女人烦死了。”

    成叔的每根鼻毛都带着酸楚,痛心疾首:“你!你简直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呀!”

    荆小强摇头:“我可一个都没吃,健身餐才是最重要的,这个时候任何蛋白流失都是不科学的。”

    成叔戴着帝陀表的拳头都气抖紧了。

    可这样的女婿还不好吗,他又释怀的手指敲敲中控台:“这个磁带里的罗伯特就是你呀?”

    他再没有音乐细胞,这两天听荆小强在歌舞厅唱过港台歌曲,还有那标志性的沙哑嗓音,都能重叠起来。

    荆小强点点头:“赚钱买房嘛,不过这个涉及版权,以后我不允许他们提我的名字跟照片,怎么样,大户人家没做过这种偷偷摸摸翻唱别人歌曲的丢人事情吧。”

    成叔还是那个理论:“你是女婿,干什么破事儿都能推脱,今天看见囡囡怎么样?”

    花了一晚,回家才想起来问,就像开学前赶作业的娃。

    荆小强哈哈笑:“非常好,非常好,您就别痴心妄想了,我高攀不起,也不喜欢受约束,您客气点,把车费接了,就算十块钱一趟吧,晚上不算。”

    成叔居然说回去找他妈给,十足的躲账鬼。

    然后老太太也不是省油的灯:“不能不能是司机,是很好的小朋友,秀兰把那个花旗电话盒子拿来给小强,就放在车上,也方便以后联络呀,听说很方便的。”

    荆小强都要哭了,这大哥大入网费都得三千!

    特么抵车费得抵到何年何月去!

    拿着这摩托罗拉大砖头,荆小强欲哭无泪,你们不能这么坑个小司机呀。

    可成叔已经快活的把电话塞他车上,又搂着低声:“下次去歌舞厅好约你!”

    反正他怎么都不吃亏。

    两万多的东西放哪都不合适,最后只能丢在副驾手套箱里。

    连到大酒店车库都要摆在光亮点的地方,别被人偷了。

    说到底还是没自己的房子,没自己家。

    可能在纽约租了几十年房的荆小强,特别在意这件事儿。

    第二天一早,依旧在健身房忙完,跟老克勒们吃过早餐,蹬着自行车回二十弄那个出租房,照例把自己今天的健身餐给做出来,水煮、隔水蒸,加点橄榄油和别的调料,简单快捷。

    这里对他来说也就是个厨房,哪怕有钥匙也从来不进那房间。

    这俩月住完以后还要不要续,且看学校那边的情况吧。

    主要寝室和酒店都不许煮东西。

    最后背着那个陆曦买的牛仔包,骑行窜进一片喧哗火热的戏剧学院。

    只是他这种近乎于两手空空的新生,和那些大包小包还有家长陪伴的同学反差有点大。

    以至于90级舞美系的六十来号学生,第一反应都是这男生本地人吧?

    沪海戏剧学院的本地学生的确不少,看外表穿着都能感觉到。

    很明显,艺术院校从颜值比例上来说肯定要高于普通大学。

    连荆小强报考的舞美系都呈现出跟社会上不太一样的艺术气息,甚至比他上一世到平京戏剧学院舞美系,看到同学的时候要时髦不少。

    而且和平京戏剧学院不太一样。

    当年考进去,就基本是舞台美术专业,其他分类大多都是面试招平京本地人了。

    这里却是要先六十来人一起学习一段时间,然后才按照特点跟成绩分出来舞台设计、舞台绘景、舞台灯光、舞台化妆、舞台服装、舞台技术这几个极为专业的方向。

    荆小强窃以为这种安排更合理一些,也给了全国各地其他孩子更多机会。

    因为舞台灯光说到底就是个懂艺术范儿的电工,物理必须要好,动手能力必须强,这在艺考里面考不到的,非得跟段时间才行。

    化妆专业必须看手,粗枝大叶笨手笨脚的,哪能在脸上干精细活儿?

    所以在经济不发达的时代,这些专业基本上都给本地孩子面试机会了,但艺术,又是个很强调天赋的行当。

    只在一个地方选材,选择面儿就窄了很多,也不太公平,同时也限制了这些专业的艺术发展前景。

    同理可见皇宫修补专业的人才凋零,尽是内部职工子女相互安排进来学个手艺,导致匠人精神越来越够,艺术高度却越来越低。

    差不多到新世纪十来年以后,才会逐渐改变这种局面。

    但这一切,对荆小强都不是事儿,当年……哦,是上一世的这几年,他就以优异的舞台绘景成绩毕业,更别提现在的化妆技巧能力了。

    要不是其他几个专业太熟练,他不介意学门冷僻点的手艺来打发时间。

    就是玩儿。

    所以先找到寝室放下包,跟刚刚认识的几个男生一起去交学费,就呆在财务室的柜台边不走了。

    男生总在这个时候,会不约而同的迅速狼狈为奸。

    荆小强太熟练的占领了财务室门口的黄金位置,因为这里墙上有几幅缴费须知之类的张贴文件,他假装仰头观看。

    就逃过了财务室大妈的驱赶:“干嘛呀,干嘛呀,才进学校就眼珠子贼兮兮的看什么呀!”

    那几个薄脸皮的沪海大男生只好红着脸退出去,也就有个豫南的厚着脸皮蹭边上,还有个鲁东的更是理直气壮的装没听见。

    结果都被彪悍的大妈撵出去:“看着就贼眉鼠眼的!”

    唯独把人高马大站在门边的荆小强背影忽略掉。

    可能那穿着格子衬衫白T恤的背阔肌太宽厚了吧。

    仅此一役,舞美专业的男生们对荆小强就充满了敬仰。

    因为女生可能要磨蹭点,差不多到十点过才陆续过来交学费。

    其中不少还是父母陪着一起来的。

    漂亮女儿,总舍不得被白菜拱了,能多防范一秒是一秒。

    有多漂亮呢,戏剧学院表演专业的女生,基本上是千分之几的入学率。

    而且是一千个自认为漂亮,足够有上电影电视水平的女生来报考,最终能录取的也就几个人!

    这些来报考的姑娘都是各大高中的校花班花起步吧。

    五十个,每一届表演系两个专业的新生只有五十个,半数是女生,偶尔女生会多点。

    然后其他编剧文学啥的专业有几十个人,播音专业有二十个,导演专业有十来个,广播电视专业有几十个,一共两百多人里面,舞美是当之无愧的大系。

    荆小强真的没想到,只是个下意识的行为,他在舞美系就出名了。

    本来只是开玩笑的想看看美女,主要也怪他技能太熟练,眼角瞄着进来一拨又一拨的漂亮新生。

    内心一直在评估打分,要什么样的妆容才能更上一层楼。

    让外面敬佩不已的男生们激动又鄙视。

    你都敢留在里面了,还不敢转身?

    老子又不是导师,转什么身,只是好奇看看热闹,的确也有看见张依稀熟悉,未来会大红大紫的脸蛋。

    重生到戏剧行业还真是个有趣的事情,能看见未来明星起步的模样。

    可人家火不火都跟荆小强无关,他也无意去攀附别人的命运。

    因为他明白这个行当是怎么回事儿。

    能成名的都不是善茬儿。

    可这种淡薄的心态,却在一眼看到了罗莉的时候,马上转身迎上。

    非常熟络的就过去张罗引导:“新生吧,今天都是新生报到和缴学费,先到这边来填表……”

    一本正经的娴熟,以至于柜台里的财务大妈们听了都频频点头,用本地话交流:“学生会终于有明白事情的了,每个学生来都要解释,口水都说干了。”

    是啊,几十上百个啥都要问的兴奋新生,还有几十上百个啥都不知道又啥都想铺排好的家长。

    那场面乱得跟菜市场也差不多。

    家长们看着这个高大宽厚的男生,都想把宝贝女儿托付给他了!

    剧院副总经理,最擅长的就是把看似混乱的局面梳理得井井有条。

    荆小强不着痕迹的在面对很多人交流中,一步步引导罗莉把手续办好。

    也是从她填写的表格上,知道了这个名字。

    戏剧文学系,也就是编剧专业。

    在现场这么多表演专业的美女中间,长相真的很不起眼。

    荆小强却觉得这是块璞玉。

    下意识的就觉得要帮着这孩子打开局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