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微信网名 >

跨坐在他的腿上摇动h 最新章节,撞击 当众 h

这一夜,鬼子六的叛军气势如虹,京师大火点燃了他们的士气,奕䜣一生所积攒的力量如同狂暴的海啸一样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城内乱不算完,城外也彻底乱了,拐子马首领耗儿带着上千的骑兵从永定河防线快速向京师挺近,越靠近京师也就越感到事态的严重。

四九城的天都亮了,火光照耀数里地,半空中都有飞灰如蝴蝶一样的飘荡!

耗儿的骑兵刚跑到一半,已经可以隐隐看见京师的城墙轮廓了,可是却发现西北方向传来阵阵的喊杀声!

“是西山那边……好像是西苑……坏了……大人啊,好像是西苑飞艇大营那边!”

哎呦!耗儿一拍大腿“快……紧急救援西苑……”

京师两大飞艇营地,一个西苑飞艇大营一个是南苑飞艇大营,此刻同样遭到了暴徒的袭击!

四九城内有鬼子六的细作,城外一样也有,数千的暴徒向西苑和南苑大营发起了进攻,驻守大营的守军顿时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开火……开火……南面有敌人……”

“飞艇紧急升空……升空……运送弹药……运送弹药啊……”

这段时间朝廷的飞艇几乎是满负荷运作,只要天气允许都会上天去对叛军进行侦查,有条件了还狙击一下扔一些炸弹什么的。

可是这年月机械精密度远不如21世纪,每次出任务之后都要进行保养,有些蒸汽机也需要大修。

再加上今夜多云,天气状况不好,所以飞艇并没有升空参加战斗!

这下可就成了叛军的活靶子了,四面八方杀上来的暴徒很快就把防线给撕开了一个口子,越来越多的叛军杀入营地。

“抓活的……这些操纵飞艇的都是技术兵……圣上有命,抓活的啊……”

“那边有飞艇要起飞了……扑过去俘虏……”

后世影视大片儿也拍不出如此精彩的画面,一架飞艇晃晃荡荡的正在缓慢的升空,吊舱上的人员正着急的往下丢沙袋,割绳索呢!

而暴徒四面八方围了上去,抓住绳索就开始往上爬,飞艇才生起三米高,居然活生生让这些暴徒拔河一样给固定住了。

啪啪啪……子弹打了上去,逼着那些飞艇上的人不敢割断绳索,下面上百人拉着十多条绳索拼命的和气囊的浮力做对抗。

更多的暴徒嘴里叼着匕首,腰里别着手枪,顺着绳索就往上爬,一串一串的就跟猴子一样。

鬼子六知道飞艇的厉害,他是下了铁心要俘虏几台,所以派来的细作很多都是武林高手,身法非常敏捷。

只见打头的几个在地面上火力的压制下很快就冲到了吊舱边缘,刚一探头就遇到了里面一排子弹的射击。

啪啪啪……一发子弹擦着他的秃脑门飞了过去,擦出一条血槽,但是这悍匪居然不顾疼痛,抬手拔出腰间的转轮手枪也不瞄准,手腕翻上去就乱开枪。

短暂的火力压制吸引了吊舱上的士兵注意力,这时候对面可找到机会了两名悍匪翻过去,拔出腰刀近距离就开始砍杀。

吊舱狭窄的区间很快就杀成一团,一会死个暴徒摔下去,一会丢个士兵砸在地上,可是终归是暴徒越来越多,很快吊舱上杀的就剩下那些穿着蓝色油污工作服的工人了。

“妈的,听我的命令……从今天开始,这艘飞艇就是新君的了!你们老老实实的听话开飞艇,保证你们有功无罪!”

没有士兵的保护,这些操作工也不会拿自己的命去给同治帝尽忠,给谁干不是干啊,这艘飞艇很快就落到了叛军的手中。

这下可不得了了,叛军第一次拥有了空中打击力量,他们从吊舱内取出步枪子弹开始向地面上的守军开火。

当耗儿指挥的骑兵赶到之后,飞艇的重机枪已经安装好了弹药,没有半分犹豫冲着拐子马就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

“过瘾啊……过瘾……哈哈哈……一直都是这群孙子在天上压着咱们打,今天咱们也能压着打他们了……”

“华族搞出的这种玩意还真的有意思啊……真有意思……”

轰……轰轰……

不是所有人都是软骨头的,正在车间内抵抗的御林新军一看抵挡不住了,他们点燃了车间内的弹药,剩下正在维修保养的飞艇被炸成了一地零件。

冲进去的暴徒叛军也死伤惨重!

西苑和南苑两个飞艇基地

,在凌晨三点被攻陷,叛军只俘虏了一艘飞艇,剩下载淳花费重金购买的飞艇全部被炸毁!

大清国短命的空军部队,就在这一夜彻底夭折了!

耗儿一看继续打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天上的重机枪打击下,自己的兄弟死伤惨重他骂了一句“妈了个巴子……散开……趁夜色返回京师……狗日的这仗怎么打成这个德行了?”

孤零零的飞艇缓慢提升高度向永定河方向飞去,这黑夜中也不指望这飞艇能杀伤多少朝廷大军,其实只要飞艇能出现在永定河上空,朝廷大军的士气也就彻底崩盘了。

西苑基地飞到永定河没有多远,四五公里的距离一会就到,这时候永定河一线已经杀红了眼,鬼子六最后一波渡河攻势压上了所有的预备役。

河面上到处都是船只和浮尸,人们几乎是在尸体堆里推着船只向前,卢沟桥上尸积如山,喊话的叛军声音甚至都压过了枪声。

“降低高度……向昏君的大军开枪啊……”

哒哒哒……哒哒哒……

突然从天空中倾泻的弹雨扫在伤兵营、预备役、民夫营中,恐慌一下子爆发了起来。

“怎么回事?朝廷的飞艇怎么打自己人……”

“下面的听好了……京师已经被攻破了……飞艇被我们俘获……投降吧……同治帝已经死了……死了!”

到这,战争也就算是彻底崩盘了!

飞艇是同治帝手里的杀手锏,也是非常提振士气的利器,这宝贝都被叛军缴获了,京师能好的了吗?

再也没有什么忠诚了,也没有什么军法秩序了,民夫营第一个落荒而逃,一个个恨不得爹妈多给生两三条腿。

随后预备役和伤兵营也崩溃了,他们漫无目的的向北方逃去!

正在工事里开火的机枪手突然发现身边没有弹药了“弹药呢……怎么还不送弹药来……”

扭头一看,大后方已经是一片溃兵,再也没人给他们送弹药了!

喜欢大清隐龙请大家收藏:

乱了,军心一下子就乱了起来,镇守在永定河北岸的这些西山营和御林新军士兵们,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天津丢了?天津那么大一个城就丢了?”

“珲春将军的援军全军覆没?珲春都死了?”

“京师大乱……哎呦,我的老娘和妹子还在城里呢!”

打仗就怕三心二意,鬼子六的攻心战术此刻派上了用场,朝廷大军的士气如同雪崩一样的塌陷了下去。

无论自己这一边的军官怎么喊话不让士兵听信谣言,可是拐子马的突然向北调动证明了一切。

拐子马是堵防线缺口的最后机动力量,别说防线万无一失,一旦有突破口了还就得这些骑兵上。

可是为什么突然调动往北?这只能说明京师已经出问题了。

卢沟桥在京师的西南方向,距离最近的城门并不是永定门而是西面的广安门!

卢沟桥距离广安门直线距离也就十公里多一点,在古代又没有什么高楼大厦的,到处都是一马平川,中间都没有障碍物阻拦。

没有电灯的时代,黑夜笼罩中哪怕一丁点光亮都能够影响人的视野,人类可以看见几十亿光年传来的星光,难道还看不到东北十公里外京师的火光吗?

战壕和工事里的士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后方伤兵营和预备役包括民夫营的百姓,此刻都已经惊恐的发现了,东北方向广安门那边天居然隐隐的亮了起来。

“京师……京师怎么了?怎么突然亮起来了……”

谁都在问这个问题,可是谁都不敢回答,因为答案已经在所有人心中浮现出来,京师肯定是起火了。

而且肯定是燃烧了好多条胡同,大规模的火场才能把夜空给照亮了,能让城外的百姓看见这一抹亮光。

“不要抵抗了……投降不杀啊……京师已经陷落了,光绪大帝赢了,昏君下台了……”

此刻京城真的是地狱一样,从北城到南城,几乎东南西北所有方向都乱成了一团,这些暴徒宁可焚毁整个京师也要扩大混乱,从城墙上往下看,棋盘一样的街区被火光照的通明。

有心杀贼啊!可是富庆下达的是死命令,城防守军任何人都不可以出战,天亮之前就得死守城防。

“该死的!混蛋……”看着城下暴徒烧杀掳掠,城门上的守军气的用拳头猛砸城砖,鲜血滴滴答答的往下流。

“预备队都干什么呢?打啊!都他娘的打啊!”

预备队?朝廷此刻哪里还有多少救急的预备队啊,兵源几乎枯竭,富庆把他自己的私军都给带出来了。

而北方就在鼓楼和地安门之间有一个衙门里,还有一个营的御林新军的预备队,就驻扎在原来的九门提督府里。

具体位置就在方砖厂胡同那一片,过去叫做步兵统领衙门,也叫九门提督府,后来载淳改革这里变成了京师警察总局!

那三宝带着一个营就驻守在这里,刚刚收到富庆的命令,那三宝不敢犹豫带着兵就打开了衙门的大门,他们要急行军前往支援地安门。

可是大门刚刚打开,就看对面什刹海方向的胡同里,钻出来呼啦啦一群人,足有四五十号。

“三宝……不能啊!回去……今夜您什么都不能干…

…”

一群老头居然吧那三宝给拦住了,那些士兵下意识就要开枪,可是那三宝惊呼“不许开枪……那是我爹!”

那三宝从战马上跳下来冲到老爹和两位叔叔,还有几位辈分叫爷爷的家族长辈面前“外面这是多危险啊!您们怎么就出来了……我不是给家里留下十多条枪吗?拿起来保护宅子可不能乱跑啊!”

那三宝的父亲眼泪汪汪的看着儿子“三宝啊……听阿玛的话!退回去……今晚不能打了!你不要参战……”

“别给昏君卖命了……咱们家族已经做好决定,跟光绪帝干到底了!”

“啊!”那三宝惊呼一声“阿玛……这是要杀头的,这是大逆不道啊!”

啪!老爹抡圆了巴掌抽在了那三宝的脸上“你才是大逆不道呢!家族生死存亡的事情你是一点都不管不顾了?”

“家为大!孝敬孝敬……你连阿玛和家族长辈的话都不听了?”

那三宝捂着脸摇了摇头“阿玛……忠孝不能两全啊!陛下对我有知遇之恩,我怎么能背叛陛下啊!”

“你放屁……”老爹吼道“他对你有知遇之恩,我对你还有养育之恩呢!生养的恩大还是他的知遇之恩大?”

“你糊涂啊!你糊涂啊……”周围的一群爷爷辈的也围上去劝他“孩子啊……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咱们家族想要活下去,就得两头下注!我们允许你去御林新军,那不过就是看看同治帝这边开胡不开胡!”

“你哥哥那多宝下注到了恭亲王这边,才是我们家族的重要决定呢!”

“现在看来,还是我们下注的对,恭王爷最后还是得赢……那昏君已经不行了!你这边不开胡了!”

“你就退回去不要打了……只要你不参战保持中立,等光绪帝进京了,你哥哥再保举你一下,你非但没有罪过你还会升官呢!”

“傻孩子,听话啊……”

那三宝气的泪流满满“我……我到这时候了,还是家族的弃子?我都如此努力了,在你们眼里还是不如嫡长子?”

“你们是从骨子里都瞧不起我啊!就因为我是小娘养的?就因为我是妾生的?所以我就得死?就得任由你们摆布?”

“你们还讲不讲理啊!”

“混!”一群老头子痛骂道“混啊!你脑子纠缠不清什么呢?这就是你的命啊!谁让你没有投生成嫡长子呢?”

“妾室所生,你能混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家里人其实很看得起你了!但是你再努力也是妾室所生啊!”

“你怎么能想着跟你大哥那多宝比呢?他是老大啊……孩子啊,听话,别钻牛角尖!”

“你知道吗?昏君身上染病根本就不是长寿的面相,跟他混早晚得吃亏!”

那三宝都快疯了“不……这不是我的命……我努力挣扎这么多年,不是为了这个啊!凭什么我就永远是家族的弃子?凭什么啊……”

“三宝……爹求你了……”

噗通一声,那三宝的亲爹还有他的叔叔伯伯,甚至几个爷爷辈的长辈居然齐刷刷的跪倒在地,把那三宝包围在了里面。

那三宝嚎咷痛哭膝盖一软跪下来“你们别逼我了……呜呜呜……别逼我了……呜呜呜……”

喜欢大清隐龙请大家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