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唯美网名 >

小喜,把腿张开 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两世奇人

 看,这个儿子也好不到哪儿去,还是抓起来好好调查一番的好,我说的对吗?”

“林,星,宇!”

这时,林永丰的二儿子林云朗似笑非笑,缓步走入了会场。

行至林星宇面前,眼神中满是不屑,“谁不知道你老子罪恶滔天,我本以为你苟活于世,能够洗心革面踏实做人,找个地方隐姓埋名自生自灭不好吗?”

“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原本他与父亲林永丰一起正与吴枫父子商谈两家合作相关事宜,可正是关键时候,被打得面目全非的吴俊鑫,以及被保安抬着门外昏死过去的林云天,一起到贵宾室。

仔细询问才得知原来是一位无名青年,没有请柬不请自来,还将两家的后人打成重伤。

“原本我想看看究竟是谁有如此大的狗胆敢冒犯我吴林两家,不想原来是这个杂种!”

林云朗冷若寒霜,咬牙说道:“小子,我正想找你,没想到你却不知死活地送上门来。”

一听这话,疆晟眼神如冰,双手握得噼啪直响,就想上前狠狠教训林云朗。

但还未抬一步,便被林星宇挥手兰西瓦,有些人和事,他需要亲自料理。

淡然上前,林星宇眸光陡然变得刀割一般,他盯着林云朗,难得一脸肃穆道:“电话中,要把我父母刨坟掘地的人,是你?”

一语落下,林云朗笑得满面春风。

“哈哈,就是我,真是失策,居然派了两个不中用的废物办理,否则,说不定你与父母就能见面了,这可是我送给你最好的见面礼了。”

“不用感谢我了,好大哥!”

可是,他话单刚落,还未等放肆狂笑,便被林星宇二指一点,接着他周身一木,瘫倒在地。

还未解气,随即上前,用那坚硬不平的靴底,直接冲着一脸蒙圈的林云朗,狠狠一踢。

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头脆裂声,在寂静的大厅,异常刺耳。

接下来,林云朗叫得鬼哭狼嚎,只可惜,他身不能动,只得痛苦得嘶吼。

惨叫声,让满堂宾客一片哗然。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林星宇说动手就动手,连个草稿也没打。

而且下手狠戾,直接将林云朗踹成了重残。

“妈的,你对我做了什么,保安呢,快他妈的给我弄死他!”真是可怜只能眼珠动,口能言的林云朗只能憋得满脸通红,大声嘶吼。

这时,身后保镖如梦初醒,手里挥舞着棍棒,目露凶光,朝林星宇冲了过去。

可下一秒,只见林星宇单手一挥,银针落雨,带着滔天杀意,将整个大厅笼罩于内。

保镖们腿脚变软,根本未能近身,便一个个跪在地上。

清一色,额头渗着滋滋冷汗,饶是刀口舔血,此时心照不宣,都甘愿跪地,否则他们毫不怀疑,下场唯有一死。

这个男人,实在恐怖,居然能银针刺穴,还打什么,tmd就是找死!

“这些怂货,快给我站起来,杀了他,否则老子把你们剁了喂狗!”

看着依旧叫嚣不停地林云朗,林星宇收起银针,微笑上前,又是一脚落下,他的另一条腿也光荣废掉。

“啊你这个该死的瘪三,你不是还有个孽种吗?老子一定把她抓来狠狠地蹂躏她,当着你的面,定让你痛不欲生!”

“亲爱的好弟弟!你的嘴还是一如既往的臭气熏天!”林星宇嫌弃蹙眉,乱吠的狗他见得多了,恰好他此时有的是时间,好好进行调教。

随即,抬脚又把林云朗的肩膀踩个稀碎。

“尽情地骂个痛快,你骂一句,我就踩你一下,人体呢一共有二百一十六骨,不急,我们可以慢慢来。”

“你你这个魔鬼,林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你下地狱”

此刻的林云朗状若癫狂,周深被林星宇,点穴定身,根本动无可动,如同待宰的羔羊,只能听之任之。

他真的怕了,心中的惧意逐渐盖过了丧失理智的怒火。

浑身上下只剩一条胳膊完好无损,他真害怕林星宇万一心血来潮,真的让他变成货真价实的木乃伊。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疾步声,身着洁白婚纱的林云曼,与自己的新婚老公吴俊鑫,带着一群五大三粗的保镖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身后还跟着,面色阴沉的吴枫与现任林家家主林永丰。

林云朗面容因剧痛而扭曲的狰狞起来,看着乌泱泱的一大队人马,心中窃喜不已。

林星宇在劫难逃。

“妈的,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孽种,居然敢伤我儿子,简直与你那恶贯满盈的老爹如出一辙。”
林星宇平铺直叙,负手而立,但言语中滔天的洪荒气势狠狠击打在众人心头,黑色衣摆无风自动,会场中猎猎作响,更让人心惊胆战。

“林吴两家三日之后,在我父亲坟前磕头认错,将你们犯下的所有罪孽公布于众,当以民众审判之。”

“否则,我便效仿秦族法律,株连九族,将你们两大家族彻底连根拔起。”

林永丰先是一愣,随即放肆地狂笑起来,看着林星宇,就仿佛在看着白痴。

“小子,你莫不是来搞笑的,哈哈”

立于一旁的吴枫,也是满脸讥诮,“小小贱民,居然敢口出狂言,让我们去给一个罪人跪地认错,还要民众审判,你真当自己是天神下凡不成?”

一直当着背景板的周元勋,实在忍不住了,他起身一言难尽道:“夏国之魂,一怒能毁天灭地,你们两家,怕是保不住了。”

闻听此言,吴枫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周老,你该不是血压太高,得了疯病吧,我虽然与夏国少将并不相识,可你别忘了,我的结义兄弟,那可是尊上门前的红人,位列十二战将之一。”

“而且,据说尊上已进花甲之年,而林星宇最多不过二十五六,你说他能是夏国之魂?你是觉得我们太蠢了吗?”

看着吴枫那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清奇自信,周元勋惋惜的连连摇头,“无知之辈,死到临头,还在沾沾自喜”

“看在周家底蕴的份上,我曾称你一份无脑,但别给脸不要脸,今天是我灵武两家联姻,你不想方讨好也就罢了,还在这里大放厥词?”

“真当自己树大根深,我们就真招惹不起了,别忘了我们还年轻,而你已经半坯黄土了,拿什么来斗,你还有时间吗?”

一看到父亲被周元勋冷嘲热讽,吴俊烨不屑寒声道。

“吴家主,林家主,我建议你们还是验证一下账户,或许更妥当些。”

这时,银行行长再次说道。

“我刚刚接到总行通知,你们两家的账户问题涉联颇广,现在要全面冻结,以待核查。”

“你说什么?”刚才还颐指气使的吴林两家,瞬间惊呆了。

下一秒,纷纷拿出手机开始各种验证,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三分钟过后,两家家主皆是面如死灰。

他们现在所有的流动资金全部冻结,也就是说除了一些不动产和身上可用的现金之外,已经变得一无所有。

这时他们突然想起一人,不约而同地看向林星宇,刚才的嚣张跋扈仿佛一场笑话,此时一股蔓延的惧意萦绕心头。”

“诸位,这位年轻人身份必是不凡,哪怕不是尊上,也必与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奉劝各位好自为之。”

能够成为江宁银行的掌舵人,岂是等闲之辈,眼力非常人所能及,他一看苗头不对,好心提醒几句,便匆忙离开。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是非之地,远离为妙。

在场的一众宾客一下子恍然大悟,依葫芦画瓢满口祝福之语,随后放下礼物借口离去。

原本还热闹喧嚣的酒店大堂,短短不过三分钟,便走的一干二净,吴林两家彻底沦为了笑话,深切体会了一把,什么叫人走茶凉。

“别忘了,你们只有三天的时间,好好想想五年中你们做了多少恶事,一旦让我查出有所遗漏,后果可是纵然集你们两大家族之势,也是承担不起。”

林星宇落下一句,转身离去。

喜庆的婚礼,此时人去楼空,只剩下吴林两家,面面相觑,内心被恐惧一点点吞噬,仿佛只能静待着死神降临。

等林星宇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世界之中,他们才从恐惧中恢复过来。

吴枫阴沉着脸,死死地盯着林永丰,咬牙说道:“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已把屁股擦干净了,那我问你这个孽种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今天你必须给我个说清楚,否则这事儿没完!”

“你要我交代什么?我还想问你呢来林星宇只是回江宁寻找妻女,可你那所谓的爪牙居然买了人家女儿去当童养媳。”

“如果不是你得罪了这个煞神,我们又岂会落到如今的境地?”

林永丰不甘示弱,梗着脖子开始怒吼。

眼见两家剑拔弩张,吴俊烨慌忙上前将两人拉住。

“现在不是我们起内讧的时候,最重要是齐心协力,联手对外,不然可真要林星宇看笑话了!”

愤怒的直跳想跳脚,此时听到吴俊烨的话,吴枫也渐渐冷静下来,“那你说,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

“父亲,那十二战将不是与我们吴家交好吗?他们绝对清楚林星宇是什么身份,再说银行行长似乎也了解一些内幕,不如我们先查清楚再作定论。”

这时,吴家长子吴俊康开始出谋划策。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们可以兵分两路,我去郑行长谈谈口风,而父亲您去联系战将大人,只要查出林星宇究竟是什么身份,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得多。”

吴枫赞同得连连点头,事到危机之处,还是自己的大儿子头脑冷静,“俊康说是不错,我现在立刻着人安排,还有,听说郑行长喜欢古玩,你挑一些能上台面的字画送过去,查实对方的背景只是一方面,还有一定要他放松口风,解封我们的账户才行。”

说完,吴枫阴恻恻环视着林家众人,这些个酒囊饭袋,他真是越来越后悔与他们结盟,傲娇的冷冷转身,飘下一语,“你们林家,好自为之吧!

“主子,现在小小姐快到放学时间了,要不要”

当着司机的疆晟为了能让林星宇开心一些,可谓是操碎了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