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唯美网名 >

白丝班长深夜被啪到娇喘不停 小东西还是第一次

韩星:“……”

  变相的拒绝?

  就这么被拒绝了?

  可那一刻,韩星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一种名叫‘好战分子’的细胞,在缓慢的沸腾起来。

  越挫越勇。

  然而一分钟后,她知道陆听闻没有说谎。

  因为有没有说谎,看一个人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他的那双眼睛就像是死海一样平静,风浪不起,所以,他是真的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不过不要紧。

  没有情绪,那她就让它有情绪。

  “你刚刚叫我什么?”

  陆听闻眯眼,“我大你几岁,你应该知道。”

  6岁。

  韩星抖了抖羽绒服,“我幸亏是知道你多大,不然看你这副表情,我还以为你大我六十岁呢。”

  她挺了挺胸口,“说真的,你给看看,我胸口真的疼。”

  陆听闻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弯下腰去触碰,“拍个片子吧,这会儿人少,片子出的快。”

  她想了想,“也行。”

  随手把羽绒服扔在床上,她就那么去拍片子了。

  “你不拿我给的单子,谁给你拍?”

  韩星的步伐顿住。

  她忘了。

  从前都是方诺帮她走动这些事,她也不知道。

  拿好她给的单子,她溜溜达达的就去拍片了。

  她走以后,陆听闻便听隔壁办公室的医生过来讲述患者的事,他靠着座椅背,微微歪着头,神态略有懒散。

  大概半小时以后,韩星捏着一张片子,像只小燕子似的回来了。

  见她如清风一样进来,办公室里的两个医生都愣了下。

  陆听闻坐直身子,对她伸出手。

  女人把片子递过去,弯下腰,毫不避讳的轻声说:“你认真点看呀。”

  附近的两个医生也起了身,笑眯眯的瞥了眼陆听闻,然后结伴离去。

  这就是陆教授的女朋友?

  可真是漂亮啊。

  传言果然不虚!

  陆听闻在那盯着看,韩星也在旁边弯着腰,背着小手盯着X光片看。

  他侧了下头,“你看半天,看懂什么了?”

  “我没看懂什么,我只是在找我的胸。”

  陆听闻:“……”

  罢了,他开始写字,“你有胸膜炎。”

  “这么严重?”

  陆听闻:“……”

  “严重么?”

  “都发展成炎了,还不严重?”韩星非常惜命,三个月一次的体检雷打不动。

  “吃点药就好了。”

  韩星一副凝重的表情,好半天她才问:“你……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胸在哪里?”

  陆听闻的眼底似乎多了一点笑意,声音情不自禁的温和了些,“这里没有你的胸。”

  许是察觉到他笑了,韩星也跟着笑了。

  她拿起那张写着药名的单子,弯下腰轻声道:“能看见你笑了,也不枉我大晚上的跑过来一趟。”

  说完,女人轻飘飘的走了,走到门口停下回头,挥了挥手,声音很小很小:“再见,爸爸~~”

  陆听闻在女人的身影消失的那一刻,忽而轻笑出来。

  刚准备进来的小护士看见这一幕,又偷偷的后退一步,满脸的惊悚。

  陆教授怎么……自顾自的就笑了?

  难不成是值班值的累傻了?

  ☆

  “大晚上的,你跑去哪了,饭菜都凉了。”

  方诺终于等到她回来了。

  韩星捏着那张处方单子,欣赏着上面的字,“瞧,这字漂亮吧?供起来。”

  方诺:“……”

  客厅里今天就供起来了一双女士拖鞋。

  看来老板精神错乱的症状又严重了。

  方诺有时候就会住在这里,比如过节的时候。

  今天是小年,北方人都比较重视小年这个节日。

  吃过晚饭,韩星坐在沙发里美滋滋的看着晚会,欣赏着上面的舞蹈节目。

  她身旁的方诺在聚精会神,面无表情的打着某5V5的游戏。

  一个多小时以后,方诺气的脸好像更僵硬了。

  看这表情,又是连败哦。

  韩星啃着苹果,不由得嗤笑:“有人背风点烟,有人夜里看海,有人Timi连败还不知悔改。”

  方诺:“……你去看看你的驴,不要管我。”

  女人欠揍的笑了笑,“那不行,你是我的经纪人,你要是气死了我怎么办,我得守在这等着给你打急救电话呢。”

  说着,韩星摸起手机翻开通讯录,复制了陆听闻的号码,又转换到微信界面搜索好友。

  还真有!

  她试着点击添加,并附上文字——星星老师。

  等到十一点半的时候,手机响了。

  韩星还以为是微信,结果是堂妹韩彤打来的,拜年电话。

  “堂姐,小年快乐啊!”

  她模仿着方诺的表情,面无表情道:“不快乐,我没钱。”
  韩彤似乎很无语,“我没问你要钱。”

  “你要,我也没有。”

  “你怎么这么扣?”韩彤气愤。

  韩星把苹果核随手往后那么一扔,“要我命可以,要我钱不行。”

  “咚——”

  苹果核准确无误的掉进了那边桌子旁的垃圾桶里。

  韩星得意的冲一旁扬了扬下巴,方诺头也不抬的竖起大拇指,“厉害。”

  “好姐姐,我明天要跟同学出去……”

  话不等说完呢,韩星就已经挂了电话。

  隔绝了任何噪音!

  按理说,在这种节日都应该是亲人朋友欢聚一堂的。

  然而韩星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个人。

  她父母在她九岁的时候就死了,双双遇害,那时候她滞留在国外,没有亲人的签字,她回不来。

  那些亲戚管都没管她,任她自生自灭的样子。

  而韩彤跟她情况差不多,父母五年前遇到空难没了。

  所以至今为止,她也就还跟韩彤有点联系。

  微信上。

  韩星默不作声的转账给韩彤五万块钱,然后将她拉黑。

  那边的韩彤看见转账信息后,连句谢谢都没有。

  不是她不想发,而是这个时候堂姐一定已经把她拉黑了。

  每次一给韩彤转钱,韩星都会拉黑她几天,也不知道是什么习惯。

  韩星拉黑完堂妹后,抽出纸巾擦了擦手,捏着电话上楼了。

  她边走边拨通了一个号码。

  那边接的有点慢,就在韩星以为没人接的时候,她听见了那道清淡中带着温和的声音。

  “又胸口疼?”

  韩星情不自禁的笑了,刚要说话,就听见那边传来一道很温柔很甜美的女声——

  “听闻哥,腊八节快乐啊,我来给你送饺子啦。”

  “抱歉,我这里有点事。”

  韩星先挂了电话,她蹭蹭蹭的转身下楼,方诺刚打完游戏,就见她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她正色道:“方诺,我遇见情敌了。”

  “情敌?”

  这个词从老板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新鲜。

  “今天是腊八,有人给陆教授送饺子去了,我那会儿过去居然忘记了这一茬,失策失策!”她站在原地懊悔。

  方诺觉得,老天真的很偏心。

  眼前的女人哪怕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都像是一颗璀璨的星,耀眼迷人,任何事物在她身边都仿佛只是为了陪衬。

  倒是对得起她的名字。

  ……

  十二点整。

  方诺像个机器人一样在帮她擀饺子皮。

  韩星坐在一边,用她上了三千万保险的手包饺子,嘴里还嘟囔:“我也不知道人家送的什么馅儿,送的虽然晚了,但数量上怎么也得比她多。”

  方诺:“……”

  您的食材,您说了算。

  十二点四十。

  方诺看着她拎着两个保温桶在玄关换鞋子,“老板,我觉得你可以分给小驴一桶,您男神应该吃不下那么多。”

  “不行,它只能吃陆教授吃剩的。”

  “砰——”门被她快速的关了上。

  方诺紧跟着打开门,大喊叮嘱:“慢点跑,你的腿可是上了八千万的保险啊!”

  女人开着她的座驾一路驰骋在大街上。

  冰天雪地,地面还很滑,她都不敢开的太快。

  ☆

  一点整。

  胸外科。

  当韩星拎着一桶饺子过来时,她一歪头就看见办公室里的两个人。

  一男一女,面对面坐着,在说什么,两个人脸上都有笑。

  中间还摆着保温桶,很明显,保温桶里的食物都吃完了。

  他吃饱了?

  陆听闻余光一瞥,就看见那个像是贼一样的女人。

  她戴着一顶黄色的帽子,很潮,很漂亮,主要是那双像是星星一样的眼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