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侣网名 >

宝宝坐下来自己慢慢摇视频 《深不可测》双a肉车

楚莹是一个颇有心计的人。
 
陆景行那边不好下手,于是便装作人畜无害的模样,主动找机会亲近七叶。
 
她们两人年龄相仿,本来就有许多共同的话题,再加上楚莹在言语间又投其所好,很快就和七叶建立了亲密的关系。
 
这几天,她在谈话间总表露出欲言又止的意思。
 
七叶是个直性子,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啊?”
 
她的话正中楚莹下怀,马上开始哭诉,
 
“七叶,三少是不是讨厌我啊,什么事情都不让我做……我很需要这份工作的,妈妈身体不好,我想多赚点钱照顾她,能给她好一点的生活”
 
七叶一向心软,觉得楚莹一个小姑娘出来打拼不容易。
 
她刚毕业那会儿也曾雄心壮志,想在职场上闯出一片天地,陆景行的公司她不想去,入职了一家外贸公司,做翻译。
 
每天朝九晚五,陪着老总见客户,高跟鞋把脚后跟都磨出泡,简直有苦不能言;女同事见她穿纪梵希的套裙,出入又有豪车接送,以为她被包养,明里暗里讽刺,气得她跟那些人大吵一架。
 
当下也就断了做职场女强人的心。
 
她当然知道,一个初出茅庐的女孩子,要做一份工作,是多么的艰难。
 
转头跟陆景行商量,
 
“你对楚莹态度好点行不行,都要被你吓哭了”
 
陆景行哭笑不得,却又没办法跟她解释,
 
“我有分寸”
 
七叶撇撇嘴,
 
“你别为难人家啊”
 
既然七叶都这么说,陆景行对楚莹的反感便不能表现的那么明显。
 
偏巧楚莹是顺杆往上爬的人,陆景行态度肯松懈一点,她就能抓住机会表现一番。
 
晚上七叶约了陈漫吃饭,她没跟陆景行打招呼,等陆景行忙完从书房里出来,才知道自己的小妻子抛弃了自己。
 
楚莹一双剪水双眸充满渴求的望着他,
 
“七叶说,让我晚上照顾好你”
 
陆景行冷冷的看着她,
 
“在我面前,别装了”
 
楚莹听到他这么说,笑容有点僵,
 
“三少怕是对我有些误会,我只想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加州大学的高材生,委曲求全来给我做护工,楚莹,到底是你傻,还是我傻?”
 
他眼神仿佛带着刺,被他这样审视着,楚莹终归是有些没底,
 
“是太太请我来的”
 
“怎么,你以为把太太搬出来,我就能对你客气一点?”
 
陆景行一副看蠢货的样子,
 
“你配吗?”
 
这是楚莹第一次见到陆景行不留情面的样子。
 
他在七叶面前向来是一副温和面孔,却原来,只是对她特殊而已。
 
这样一个桀骜不驯的男人。
 
楚莹心里突然有了想要征服他的欲望。
 
“三少”
 
她走近,把手覆盖在他的胸膛上,
 
“既然你把话挑明,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究竟为什么在这里,怕是你比我更清楚”
 
楚莹本来是有些惧怕的,但是她随即就想到了,陆景行挑这样一个七叶不在的时机向她摊牌,分明是因为——他顾虑七叶的感受。
 
想起陆太太说,“我的儿子,绝对不能深陷于儿女情长”。
 
一刹那之间,楚莹便想明白了。
 
陆景行,或许是爱着容七叶的。
 
因为爱着她,所以才会纵容她。
 
因为纵容她,所以才会让陆太太看不顺眼。
 
思及此,楚莹又开口,
 
“只守着一个容七叶,不觉得无聊吗?”
 
她伸出舌头在陆景行耳后舔了一下,媚意横生,
 
“三少如果有需要,我随时奉陪”
 
七叶深夜才回来。
 
陆景行似乎心情不好,一个人坐在床上看iPad。
 
七叶以为是自己偷跑的事情让他不开心,摸摸鼻子,主动上前,
 
“三哥,我错了”
 
陆景行跟楚莹谈完之后,心里的确是窝着火,却也不好发作,这会儿七叶软软的来上这么一句,火气消了不少,但依然绷着一张脸,
 
“错哪了?”
 
陆景行吃软不吃硬,七叶比谁都清楚这点,圈着他的脖子撒娇,
 
“错在不该让你独自一个人在家”
 
她嘟着小嘴装可爱,
 
“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
 
“错了怎么办呢?”
 
陆景行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意,还没等七叶反应过来,他就一个翻身,将七叶压住。
 
“是不是要来点惩罚措施?”
 
“呀——你”
 
虽然也不是第一次历经这种“突然袭击”,但每一次,七叶还是会感觉到害羞。
 
“还没关门呢”
 
陆景行吻上她的唇,辗转吮吸,
 
“等不及了”
 
——
 
半遮半掩的房门,楚莹站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她攥紧了拳头,总有一天,她要让这个男人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不管用什么办法。
 
——
 
七叶早上起床,觉得腰都要断了。
 
她才二十四岁,照陆景行这种不知节制的需求,说不定哪天,真的会累死。
 
越想越恼,看着身边男人还睡得像猪一样,不由得拿起枕头,按在了他脸上。
 
她还没用力按下去,就被男人扣住了腰,一手拨掉枕头,两个人侧躺着四目相对,
“怎么,想谋杀亲夫啊”
 
“对啊”
 
七叶愤愤不平,
 
“你去死才好”
 
她说完这句话,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上一次,她说这样的话的时候,还是三年前。
 
但那一次,并不是开玩笑。
 
那天他们大吵了一架,七叶哭到上气不接下气,她从前看电视里演的那些结完婚之后歇斯底里的女人,想着绝不能变成那个样子,可等事情落在自己身上,依然还是成了那种不顾颜面只会吼叫的人,形象全无,披散着头发,像个疯子一样。
 
她收拾好东西要回容家,陆景行拦着不让,她顺手就拿起手边的水果刀向他戳去,
 
“陆景行,你去死才好”
 
陆景行没防备,用手去挡,水果刀就直挺挺的插入他的掌心。
 
鲜红的血液触动了七叶濒临崩溃的神经,她一步一步往后退,摇着头问他,
 
“为什么……”
 
退到楼梯的边缘,一下子踩空,从二楼的旋转楼梯滚了下去。
 
身体里有股温热的液体流出,她仰躺在血泊中,那是属于她和陆景行的,第一个孩子。
 
往事不可追,不管是七叶还是陆景行,都很清楚这一点。
 
他们很少有默契的时候,但在这件事情上,难得的一致缄默,绝口不提。
 
陆景行今天要参加公司的重要会议,他从抽屉里选出一条领带,递给七叶,
 
“帮我打领带”
 
七叶本来要拒绝,但又想到他残障人士的身份,算了,全当自己送温暖。
 
接过领带,陆景行已经坐下来,他低了低头,七叶顺势就将领带绕上了衣领。
 
有点生疏,但还好没全然忘记,系好了结,七叶又用手抚一抚,让它更平整。
 
“好了”
 
陆景行出乎意料的揽住了她的腰肢,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凑上去,蜻蜓点水一般吻住她的唇瓣,
 
“谢谢你,老婆”
 
直到陆景行离开,七叶都还有些回不过神。
 
那种熟悉亲昵又恍如隔世的感受,让她莫名的厌烦。
 
她近来事情不多,Lucas那边的三张设计稿,用了一周的时间全部搞定。
 
拿到了结算款项,也算是自己劳动所得,她请陈漫去西山居吃饭。
 
陈漫全挑了贵的点,结果算下来,她那点结算款根本不够,
 
“陈小曼,你真是我暴富路上的绊脚石,吃完这顿饭,咱俩绝交得了”
 
“瞧你那点出息吧”
 
陈漫嫌弃她,
 
“你老公那么有钱,怕什么呀”
 
她戳一块牛排放嘴里,余光不经意扫到另一桌上,
 
“哎?七叶,那是你老公吧……”
 
顺着陈漫指的方向看过去,能看见陆景行西装革履的背影,在他对面,坐着春风满面的蓝洁洁。
 
伤都没好就急着出来寻花问柳,七叶撇撇嘴,
 
“除了那个王八蛋还能有谁?”
 
“那你还在这坐着?”
 
陈漫怂恿她,
 
“赶紧捉奸去啊”
 
“我不去”
 
七叶十分好笑,
 
“我才不想扮演可怜兮兮被抛弃的原配”
 
“不去也得去”
 
陈漫一向看不惯陆景行沾花惹草,这次逮到机会,想要帮七叶教训教训他,强拖着七叶走过去,
 
“陆景行,来吃饭呢?”
 
她打招呼,把七叶推到前面,
 
“巧得很,我跟你老婆正好也在这”
 
这种场景,多多少少有点诡异。
 
七叶硬着头皮打招呼,
 
“三哥,呵呵,蓝小姐也在呢,真是缘分”
 
陆景行倒是颇为淡定,他没解释,只拍了拍七叶的手,
 
“你乖一点”
 
打发小孩子的语气。
 
七叶本来没打算怎么样。
 
但陆景行这副态度,全然不把她放在眼里,连蓝洁洁,都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她。
 
又当着陈漫的面,自尊心总是有点受伤,心里那点愤怒的小火苗迅速蹿升。
 
眼睛眯了眯,便计上心头。
 
她在陆景行身边坐下来,托腮看着对面的蓝洁洁,
 
“蓝小姐,我看你对三哥用情至深,实在是不忍心,有件事啊,我必须得告诉你……”
 
她眼底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陆景行还没想明白,就听见她说,
 
“三哥他啊,阳wei……你可先提前想好啊”
 
她其实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进行到了哪一步,但是看到蓝洁洁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她就知道,自己的恶作剧成功了。
 
得意洋洋的站起来,
 
“你们聊吧,我们先走了”
 
她拉着陈漫走的飞快,两个人走到门口,才敢放肆地大笑起来。
 
“七叶,全西港,你绝对是第一个,敢造谣陆家三少爷阳wei的人”
 
“怕什么呀,回头让陆三少爷当众证明一下就好了”
 
“重口味啊你”
 
陈漫有时候觉得七叶就像个怪胎,平常人,怕是谁都无法忍受老公肆无忌惮的出轨,更别说,她还能如此泰然处之。
 
七叶自黑,
 
“跟陆景行在一起这么久,总要耳濡目染嘛”
 
她晚上跟陈漫玩到很晚才回去。
 
陆景行倚着门框,
 
“还记得回来呢?”
 
七叶心虚,怕被他打击报复,主动扮乖巧,
 
“人家想晚上回来陪你嘛”
 
“虚情假意”
 
陆景行用长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带着她走进房间,顺手反锁了房门,
 
“今天都去哪了?”
 
“还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