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侣网名 >

大炕上的暴伦500篇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许臻这些年来倒也不是一直光头。

    准确点说,他的发型是在光头和寸头之间来回徘徊。

    至于原因么……

    很简单。

    去理发馆还得花钱,而自家师父不会剃头,只会剃度。

    于是许臻只好隔三差五被“剃个度”。

    脑袋从小光溜溜了这么多年,他倒也乐得自在。

    “光头当然没什么奇怪的,”乔枫努力斟酌着用词,道,“很多男演员演清装剧的时候都会剃光头。”

    “但是,发型对人的形象真的影响很大。”

    “你以光头的形象去见人,总归还是有点吃亏。”

    他耐心解释道:“毕竟,这个角色是玉郎江枫。江枫什么都可以没有,惟独不能没有颜值。”

    许臻不是个固执的人。

    他听乔枫这么说,觉得也有些道理,于是勉强同意了戴假发。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既然答应了人家去试戏,就不能故意把事情往黄了搅和。

    那不符合自己做人做事的原则。

    很快,助理周晓曼搬出了自己的化妆箱,手脚麻利地开始给许臻上妆。

    一开始花底妆、眼妆时,许臻还很配合;

    但在看到周晓曼掏出一支口红时,他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忍不住道:“这个就不用涂了吧?”

    大男人涂什么口红!

    虽说他在演雪竹的时候也化了妆,但,那毕竟是在片场里,跟登台唱戏类似,而今天可是日常啊!

    周晓曼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道:“不行不行,这个一定要涂。”

    “你相信我,这个颜色很自然,就稍微补点气色,不会很夸张的。”

    “哎呀,眼妆都画了,唇妆不画很奇怪的!”

    “……”

    许臻听她跟自己磨叽了半天,实在拗不过,只好勉强答应。

    算了,我现在不是许臻,而是“许真”,丢也不是丢自己的脸。

    嗯,是许真涂口红了,关我什么事。

    许臻自欺欺人地想着。

    周晓曼见他同意,嘿嘿一笑,立马刷刷刷掏出了三个不同色号的口红、六把不同型号的唇刷,两瓶遮瑕,一支唇线笔,整齐地摆成一列,小心翼翼地画起了唇妆。

    事实上,周晓曼刚才没好意思说:其实许臻的唇形不太好。

    他最大的优势是骨相,脸型和眉眼极其优秀,但嘴唇却稍微有点厚,跟整体不是很协调。

    不过么,这不是什么大事。

    美人在骨不在皮。

    化妆的意义就在于扬长避短、修正瑕疵,所有皮相上的问题都可以通过恰当的彩妆来解决。

    如果解决不了,那就是化妆人的手艺不行。

    耗时十多分钟,周晓曼终于将唇妆画完,大致一看,对自己的手艺颇为满意。

    而后,她拿出假发,帮许臻带好,接着又用吹风机简单给他做了个造型。

    整套妆容画好后,周晓曼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退后两步,打算欣赏一下自己的作品。

    然而。

    下一秒。

    她蓦然张大了嘴巴。

    周晓曼呆呆地望着眼前的年轻人,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许臻不是许致远。

    虽然两人是双胞胎,相似度高达95%以上,但,依旧不是同一个人。

    他们的区别可能很细微,比方说许致远的眉头一直是皱着的,眼神很疲惫、很烦躁,像是全世界都对不起他;

    比方说,许致远由于从小混在各种烂剧组里,用了太多的廉价化妆品,导致年纪轻轻就出现了严重的皮肤问题……

    但,这一切的一切,都由于一件事而被周晓曼忽略了:

    许致远作为艺人,是常年带妆的。

    而许臻不仅不化妆,甚至连头发都没有。

    这一刻,当许臻终于戴好假发、并认认真真地画了全套的妆容后,周晓曼后知后觉地发现:许臻的颜值比他的孪生兄弟要高得多。

    单论气质,几乎是云泥之别。

    上过妆的许臻,像是修正了许致远的一切缺陷,变成了她心目中无限美化后的模样。

    周晓曼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少年,根本挪不开眼。

    好在,许臻只当周晓曼是在查验“物品”,并不太介意被她近距离盯视。

    毕竟,自己这张脸不是脸,只是一幅莫得感情的涂鸦。

    一旁的乔枫见她这边完事了,站起身来,拎起方才挑好的一件白色毛衣开衫、一条黑色休闲裤和一双板鞋,对许臻道:“来,把这身衣服换上。”

    “我刚才跟他们那边联系过了,约的是影视城那边的一家咖啡馆,咱们早……”

    乔枫话说到一半,忽然住了口。

    他看到许臻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回头望向了自己。

    卧槽……

    乔枫心头一震。

    被近距离的颜值暴击逼得说不出话来。

    许臻看到乔枫这样的反应,有些疑惑。

    怎么回事?

    妆化残了?

    怎么把人吓成这样?

    他连忙快步走向浴室,借着那里的镜子看了看自己。

    然后。

    面对着镜中的倒影,许臻恍惚了一下。

    一个有些诡异的念头忽然从心中冒了出来:

    帅哥你谁??

    ……

    上午9点50分。

    横州影视城东北方向,一辆黑色商务车缓缓驶入了路边的收费停车场。

    待车停稳后,一个三十多岁、带着黑框眼镜的短发女人从后座上下来,手中抱着几分文件,脚步匆匆地朝停车场外走去。

    她脚下的黑色高跟鞋踏在水泥地面上,发出有节奏的“哒哒”声响。

    “林姐,你走慢点……”

    助理将车锁好后,小跑两步追了上来,埋怨道:“昨天刚下过雨,你看着点路上的水!”

    短发女人脚步不停,越走越快,不耐烦地道:“我这日理万机的,慢了怎么能行?”

    “抓紧见他一面赶紧走人,我一会儿还有视镜会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迈开自己的两条大长腿,愈发走得飞快。

    这短发女人名叫林惠美,是东岳影视公司的副总,同时也是《绝代双骄》剧组的制片人。

    她昨天晚上从自家老总那里得到消息,说吴克明给她推荐了一个饰演江枫的人选,让她瞧瞧合不合适。

    林惠美虽是百般的不情愿,但没办法,还是抽空跑了过来。

    助理在她身后一路猛追,气喘吁吁地道:“林姐,还开哪门子视镜会啊,你一会儿要见的这个人不就是演江枫的吗?”

    “这是吴克明导演推荐的人选,难道你还打算不用?”

    一提起这茬,林惠美就像是被点燃的炮仗,突然间就炸了。

    “你还说!”

    “你还跟我提吴克明!”

    她越想越气,忍不住狠狠跺了两下地面,叫道:“就是他给我推荐的那个什么狗屁郭威!”

    “就是他坑的我!”

    林惠美一脸痛恨地道:“临开机还剩一个礼拜,突然跟我说没空,哪有这么办事的?”

    “一边吊着我当备胎,一边四处寻觅别的剧,一点契约精神都没有!”

    “人品败坏,道德沦丧!”

    “不是人!”

    说着,她气势汹汹地指了指脚下的过街天桥,恨恨地道:“我以后要是再跟他有半点儿合作,我就从这儿跳下去,我就是狗!”

    助理看着怒发冲冠的林惠美,无奈地道:“上回贺俊宁放了你鸽子,你也是这么说的。”

    “结果还不是巴巴地请了人家来演花无缺?”

    林惠美:“……”

    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身后的助理,叫道:“就你话多!”

    助理翻了个白眼,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林炮仗被一盆冷水浇灭了气焰,不再噼里啪啦响,只低着头“蹬蹬蹬”往前走,自己跟自己生闷气。

    助理瞧着她可怜兮兮的背影,忍不住开导道:“唉呀,这个圈子就是这样。”

    “你老人家混了这么多年了,这样的事情遇到的还少吗?”

    助理叹了口气,柔声道:“想开点,没必要为这帮人渣置气。”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看,吴导这不又给你推荐新的人选了吗?”

    “强将手下无弱兵,吴导剧组里的人,不会错的。”

    说到这儿,林惠美刚压下去的怒火忍不住又烧了起来。

    “不会错?哪儿不会错?”

    她咬牙切齿地道:“你看看他给我推荐的都什么玩意儿?”

    “过气老人渣,过气老童星!”

    “合着拿我这儿当‘加气站’了?”

    林惠美几乎把手里的文件捏变了型,道:“咱拍的虽然是小荧幕,但也是好几千万的大制作,瞧不起谁呢?”

    “我管你要人,要的是主演,你给我塞个龙套是什么意思?!”

    林惠美怒道:“凭什么你自己搂着一堆好宝贝不放,一轮到我这儿,随便扔个馊馒头就打发了?”

    “嘘!”一旁的助理听见这话,连忙朝她摆了摆手,急道,“你小声点!”

    “横州就这么大点地方,你说这种话,让人听见多不好?”

    林惠美顿了一下,默默垂下了眼帘。

    她刚才是正在气头上,一时气急才说出这种话来。

    如今冷静了少许,也知道是自己失言了。

    林惠美沉默了片刻,稍微放慢了脚步,不再向刚才那样风风火火。

    助理瞧她这一脸丧气的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林姐,你消消气。”

    “咱一会儿跟人家见面,你别这么气势汹汹的。”

    “能用就用,不能用拉倒,买卖不成仁义在。”

    “不行咱再回去继续试镜就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惠美听她这样说,撇了撇嘴,道:“道理都懂,但我就是气不过。”

    “唉……”

    说着,她叹了口气,道:“我过来一趟只是给吴导个面子,根本没指望这人能行。”

    “不是我说,吴克明的审美真的是太落伍了。”

    说着,林惠美掏出手机来,翻出一张图片,道:“你看,这是他昨天给我发的照片。”

    “今天咱们约的就是这个人。”

    听到这话,助理凑上前去,看向了手机屏幕。

    只见,屏幕上是一张有点糊的照片,照片的右上角有一个穿着灰色僧袍的年轻和尚。

    通过照片,依稀能看出这人身材瘦高,肤色很白,脸部线条流畅柔和,看上去很是舒服。

    “这人看着还行啊,”助理道,“光头还能让人觉得好看,很不错了。”

    “不错什么呀……”

    说话间,两人已步入了约好的咖啡厅。

    林惠美压低了声音,絮絮念道:“土了吧唧的,一点儿贵公子的感觉也没有。”

    她微微扬起了下巴,一脸憧憬地道:“我心目中的‘玉郎江枫’,应该是那种玉树临风、一眼万年的绝世美男。”

    “他的脸只要一出现在屏幕里,就得帅得让人两眼发光,帅得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助理心道:呵呵。

    这样的人别说有没有,先说你请不请得起啊。

    林惠美不晓得助理的吐槽,自顾自继续道:“你看老版的江枫,一袭白衣,潇洒倜傥,那才真叫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书上是怎么说的来着,‘世上绝没有一个少女能抵挡江枫的微微一’……”

    林惠美说着说着,眼角的余光无意中瞥到了店里的一个角落。

    “笑……”

    最后一个字出口时,整句话像是忽然失去了灵魂。

    “你好两位,请问有预定吗?”

    这时,咖啡厅的服务生朝两人走了过来,笑盈盈地询问起了预定信息。

    然而,林惠美却像是完全没有听见他的询问,只怔怔地扭着头,望向方才瞥见的那个角落。

    那里,坐着一个穿白毛衣的年轻人。

    这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前,一手撑着下巴,一手缓缓地翻着桌上的书页。

    他留着蓬松的短发,低垂着眼帘,纤长浓密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睛,只留下挺翘的鼻梁和秀气的唇角。

    上午的阳光透过乳白色的纱帘斜照进窗内,像是给他的面颊镀了一层光晕。

    风吹纱动,光影斑驳,浅木色的桌面上,依稀映照出一个美好的侧脸轮廓。

    林惠美瞬间恍惚了。

    “林姐,咱们是在下面等一会儿还去包厢?”助理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

    林惠美如梦初醒,怔然半晌,才道:“包间?什么包间?”

    她伸手指了指那个角落,道:“我要坐那边。”

    随即,林惠美不等助理回答,就抱着手中的文件,同手同脚地朝那边走了过去。

    助理:“……”

    姐你啥意思?

    能不能跟我说清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