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侣网名 >

学长上课揉我的奶很舒服 父母儿女一家狂言情

“……契约确立,客人您的所求,我们将会在今后完成,保证完成。而最后的交易金,将会在您生命结束的时候收取。这样,可以了吗?”

    “已经……已经足够了,我可以做到的……我可以补偿的……”

    ……

    ……

    经过消防员的抢救之后,宴会厅的大火终将扑灭。

    “先生!你不能够进去!”

    火灾场外,一名男子正受到了消防员的拦截。然而男子却态度强硬地把人推开:“我妹妹就在里面,你们……走开!”

    他用力地推开了人,然后急速地冲入了现场之中。

    这里充斥着一股塑料焚烧过后的刺鼻味道,四周是混合着灰烬和水迹的物质。男人没有理会这些,按照记忆之中的位置跑去。

    刚刚扑灭了火势而进来的消防员此时来不及阻止。只是没多久,却见这冲撞进来的男子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看到了郭育硕,也看到了自己的妹妹。

    他看着他抱着自己的妹妹,安静地坐在了地上,低着头,似乎是在凝望一般。他们的四周,干净……也安静。

    曾经的大火仿佛没有忍心蔓延而来,留给了二人这样相拥的空间。男子一怔,下意识地往前走得更近一些。

    一步接着一步,终于来到了这二人的面前。他低着头,看着被抱着在郭育硕怀中的妹妹。

    不可思议的是,不久之前所看到的还是一具……就算是作为亲人看见了,也感觉到惊悚害怕的,腐败的尸体。可此时,她却如此的美丽。

    宛如生前,犹如酣睡。

    她的双手贴合着放在自己的胸膛之上,尽然是闭着眼睛,却俨然有了一道的微笑。

    “你……”男人喉咙艰难地叫了一句。

    郭育硕肩头忽然微动了一下,缓缓地抬起了头来,“可以再等一下吗?我知道警察就在外边……等会,我会自首。但是,可以再等一下吗?我只想,再看一看她。”

    “你……你的眼睛。”男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空洞的,漆黑的……仿佛像是生来就不存在一般,此刻他眼前的郭育硕,没有了双眼。

    “我能看见的,一直能够看见……”郭育硕笑了笑,轻声道:“我怕我会忘掉,所以将它变成最后能够看见的,永久地印在我脑海之中的东西。”

    男人……雯雯的哥哥看着露出了安详微笑的妹妹。他不知道这道微笑背后的意义是什么。

    但如果是因为,最后还是躺在了郭育硕的怀中,最后还是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惭愧和内疚而释然的话……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这个做哥哥的,更愿意这样去想。

    雯雯的哥哥重重地做了一下深呼吸,闭上了眼睛,默默地看着。

    不久之后,警察进来了,郭育硕没有任何的反抗,直言不讳自己因为逃避现实和承受不了挫折压力的原因,亲手杀害了自己女友的事实。

    然而对于尸体为何至今还能顾保存得这样好,判断死亡时间等等问题之上,这位自首的犯人却只字不提。

    ……

    好好地忙活了两天的时间,接下来还要从警察局把死者的尸体领走,雯雯的哥哥疲累了好些时间,却是收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请问,是汪国亮先生吗?”

    “我是……你是谁?”

    “啊,汪先生你好。这边还想要确认一下,请问您是汪静雯小姐的兄长,直系亲属,对吗?”

    “你是什么人?”

    “是这样的,我们是安心保险公司的,汪静雯小姐在生前曾经给您还有她的父亲,母亲都各自投保了意外险……因为金额比较大的原因,所以我们需要请您,还有您的父母携带身份证明等文件……”

    汪国亮不可思议地听着这个打来的电话,甚至更加不可思议地听着那个所谓的保险金的金额。

    那恐怕是他这辈子……下辈子都没有办法能够赚取的财富。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却接二连三地发生着。

    “喂,国亮啊,我跟你说,今天早上却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你爸爸的糖尿病好了!这两天不知道做什么,我感觉整个人也是精神了许多,看东西也清晰,老花眼居然没有了!”

    甚至,刚刚出生就怀有了小儿哮喘病的孩子,一下子也脱离了这个病魔的折磨,妻子也喜极而泣地连忙打电话报喜。

    汪国亮怔怔地坐在了这里,还在等待着领取死者尸体的文件签署,却是大脑一片的空白。

    就算他的妹妹有那种购买保险的意识……可是那种庞大保金的险种本身也需要大量的资金才对,他可不认为他妹妹拥有这样的购买能力。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汪国亮发呆似地看着墙壁上的挂钟,又悲又喜,难道这是死去的妹妹在九泉之下,保佑着自己的家人吗?

    他似乎,下意识地只能够这样想着。

    ……

    ……

    C大调弦乐小夜曲。

    乱糟糟的公寓里头,一直循环着这一支舞曲。唱机恐怕已经REPLAY了好一段的时间,几天?

    或许更长。

    它依然还没有烧毁,可想而知质量是真心的不错吧?

    想着不久之前,自己拿着萨克斯风吹奏的那一首曲子,简直打不过人家老柴的《C大调弦乐小夜曲》嘛……洛老板略微自嘲了一下。

    不过也已经好久没有摸过萨克斯风了,居然还能够勉强地吹完,也算是勉勉强强吧?

    那会儿只是随心所动,这会儿想着多少也感觉有些羞耻,还好也不是在人前表现便是。

    洛邱目光落在了这公寓的四周。

    不管是墙壁上,还是地板上,或者是沙发上,都乱糟糟地涂染上了颜料的色彩……厨房却传来了阵阵的恶臭味。

    几份……或者是十几份早就变质了的红烧茄子发霉后所形成的味道,实在是让人难以靠近。

    洛老板决定还是不进去了。

    洛邱从落地的玻璃窗处,眺望着这个城市。

    他知道郭育硕也曾经在这里眺望过,或许他的女友生前也有在这里陪着他一起眺望过。

    那时候的他和她或许还年轻,眼中看见的应该还是彼此,也有着在这个大城市打拼的梦想,他应该还会说在这里打拼出来一个家,她应该会带着向往地期待着。

    那时候他和她看见的,可能已经是一生最美好的事情。

    而如今,她已经看不见,而他也永永远远地看不见……他还能够看见的,也只是记忆之中,那最后一支舞中的女友的笑颜。

    洛邱手上拿着了一个小瓶子,里面所装着的赫然是一双眼球这就是最后一支舞的代价了。

    默默地让这双眼睛看着窗外城市的一切,洛邱最后缓缓地在小瓶子之上盖上了一块黑色的纱布。

    他把那台唱机关掉,这里一下子就显得寂寥。

    可窗外还是璀璨的万家灯火。

    这个城市,依然繁华。

    ¥¥¥¥¥¥¥¥¥¥¥¥¥¥¥¥

    PS1:如果觉得大城市难以生存的话……就回去那个自己熟悉的城市吧,那里有家,并没有什么不好。

    PS2:厚着脸皮求票和打赏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