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生网名 >

《深不可测》双a肉车 双夫1v2

 此时,车站外,一辆黑色劳斯莱斯车内,墨景修正面容冷峻地端坐在后座上。
 
  他脸部线条刚毅俊美,五官精致得宛如谪仙下凡,上身穿着微皱的黑色衬衫,薄薄的布料,将他完美的身材线条勾勒而出,结实且性感。
 
  下身笔直的西裤,衬得一双大长腿,越发修长禁欲。
 
  助理顾言从车外进来,面色恭谨地汇报,”爷,没找到您说的那个人!“
 
  ”怎么可能找不到?你认真找过了?“
 
  墨景修浓眉微蹙,声线冷沉,带着不怒而威的气势!
 
  顾言身躯颤了颤,心叹,他家爷,不愧是让国外无数雇佣军闻风丧胆的牛逼人物!
 
  墨氏集团总裁这头衔,完全弱爆了!
 
  只有‘血影墨七爷’这名头,才配他的威势!
 
  顾言面上,越发的恭敬,”是的,我还专门找了乘务员调查那个卧铺的乘客资料,对方说,那女孩儿是半路补票,才去到那间卧铺,具体姓名并不知道。“
 
  墨景修神色略有些不悦,”继续找!那女人身上,还带着我的外套,必须找到她!“
 
  他可是说好会负责,不能失信于人!
 
  顾言颔首,”是,我会好好调查清楚的……“
 
  说完,他顿了一顿,小心翼翼道:”爷,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先走?两小时后,您得和您的未婚妻见个面。“
 
  ……
 
  酒店内。
 
  秦暮晚登记完入住后,第一时间就去浴室泡了个澡。
 
  长途奔波,再加上一夜未睡,实在累得慌。
 
  她洗完澡后,只想躺在床上,狠狠睡上一觉。
 
  可惜天不遂人愿。
 
  她父亲秦雄来了!
 
  三年未见,秦雄倒是越发容光焕发。
 
  只是秦暮晚对这父亲的感情,早在母亲去世,他无情将自己送到乡下,就彻底变淡了。
 
  ”你来做什么?“
 
  秦暮晚语气凉凉的,没太多的情绪。
 
  秦雄打量着眼前的女儿,没有重逢的喜悦,有的只是复杂。
 
  他淡淡开口,”和墨家的人约了见面,特地来接你。“
 
  秦暮晚内心有点讥讽。
 
  她都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就这么迫不及待?
 
  秦暮晚问,”约了几点?“
 
  ”一个半小时后!在这之前,得先去做个造型,你先去换个衣服,随我出门。“
 
  秦雄在沙发上坐下,语气有点命令式的。
 
  秦暮晚有些厌恶,没动,只是后背直挺挺地立在那,看着自己父亲,道:”我这次回来,除了应下这桩婚约外,还要做一件事,那就是调查我妈当年的死因!“
 
  ”当年我在外地上大学,我妈给我打过电话,她告诉我,她只是旧病复发,好好调养,绝对不会有事。结果就一晚上的时间,她情况就恶化,甚至撒手人寰,这件事……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够了!!!“
 
  秦雄突然勃然大怒,猛地打断秦暮晚,厉声呵斥,”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母亲就是情况恶化才走的?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你还揪着不放,没完没了的是吧?“
 
  秦暮晚眯着眼睛,打量着她父亲这反常的反应。
 
  她目光如刀,仿佛要将他看穿。
 
  秦雄被看得不自在,怒道:”还愣着干什么?换衣服去!“
 
  秦暮晚眸光沉沉地看了他一眼,才转身进了浴室。
 
  她知道,这件事肯定有什么内幕。
 
  不急,来日方长,她有的是时间调查清楚!
 
  ……
 
  一个半小时后,云城市中心一家装修典雅的咖啡厅内。
 
  秦暮晚如约见到那位传说中的未婚夫——墨景修!
 
  男人一身贵气,身上穿着纯黑色手工定制西装,扣子扣到领口第一颗,看起来格外严谨,一丝不苟。
 
  他跨步而来,腰杆挺直,浑身散发着久居上位者的凌厉气息!
 
  秦雄率先起身打招呼,态度特别殷勤,“墨总,您来了?快请坐!”
 
  “嗯。”
 
  墨景修淡淡点头,在秦暮晚对面坐下。
 
  他淡淡打量着秦暮晚。
 
  两相对视时,秦暮晚心中感叹着,这男人的出色程度。
 
  还真和传说中的一模一样,完美得近乎无可挑剔!
 
  “暮晚,还愣着做什么?和墨总打声招呼啊?”
 
  秦雄见自家女儿在那傻坐着,忍不住出声催促。
 
  秦暮晚落落大方,开口道:“你好,我是秦暮晚!”
 
  “墨景修!”
 
  男人眉头微挑,说了三个字。
 
  他嗓音格外低沉好听,宛如大提琴音调,异常迷人。
 
  秦暮晚觉得耳朵有些酥,不过表面却没任何异样。
 
  墨景修有点诧异她的反应。
 
  这些年,不少女人看到他后,眼睛几乎要黏在她身上。
 
  唯独眼前这女人,反应非常平淡。
 
  墨景修觉得,心里没那么讨厌,而且,这女人长得也不差,勉强能应付婚约。
 
  于是,他开门见山,“秦先生,我觉的这桩婚约有点太急了,所以想要先以未婚夫妻的名义处着。婚礼的事,回头再议,毕竟结婚是大事,你觉得呢?”
 
  秦雄闻言,不由一愣。
 
  他自然是不愿意,希望能越快结婚越好。
 
  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语气,透着一股子不容置喙。
 
  他饶是有意见,也只能开口,“这……自然没问题,您决定就好。”
 
  秦暮晚在旁边蹙了蹙眉。
 
  她能清晰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对她并没任何兴趣。
 
  他孤高冷傲,压根就瞧不上自己!
 
  之所以会来这里见她,恐怕只是为了完成任务。
 
  这种有点被漠视的感觉,让秦暮晚心里有点不舒服!
 初次见面,很短暂就结束了!
  秦暮晚直接回了酒店,墨景修则回了公司。
 
  晚上将近十点左右,墨景修刚回到御景园别墅,顾言就来了,步履匆匆,汇报道:“爷,您找我找到那位小姐,有下落了,她住在俪宫国际酒店。”
 
  “查到具体身份吗?”
 
  墨景修刚要脱去外套的手指,倏然顿住,淡淡问道。
 
  顾言摇头,“没有。根据火车记录,在云城下车的卧铺乘客有二三十个,我一一查过后,大部分情况都不符合,唯有这位,应该就是您说的那位女子。”
 
  “备车,我现在就去找她!”
 
  墨景修下令道,重新扣上衣服扣子。
 
  “是。”
 
  顾言领命,迅速转身而去。
 
  五分钟后,黑色劳斯莱斯快速驶离御锦园。
 
  墨景修的内心,是有些迫切的。
 
  今日与秦家女儿的见面,让他内心颇感烦躁。
 
  他有点不明白,老爷子为何要强行安排这桩婚约!
 
  据说,这婚约是和苏暮晚的母亲订下的。
 
  那女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竟值得爷爷那般重视,即便人过世了,都还信守承诺?
 
  但他本身排斥这桩婚约,所以今天见面时,才会推迟婚事。
 
  他心里急切地想快点见到火车上遇见的那个女人。
 
  他可是说过,要对她负责的!
 
  若是能找到她,那和秦暮晚的婚事,也就不必继续了!
 
  ……
 
  酒店内,秦暮晚刚洗过澡,正在收拾行李。
 
  白天的时候,因为太累,没来得及整理,这会儿有空,把衣服都拿出来挂好。
 
  也因为这样,她看到了那件黑色外套。
 
  那外套,面料质感极好,剪裁工艺更是精细,似乎是高级定制款,一看就价值不菲……
 
  是那个男人留下来的!
 
  没想到,今早下火车太匆忙,竟把这衣服也给塞进来!
 
  她伸手,略显复杂地拎起,脑海中回想昨夜男人的话语。
 
  他说,他会来找她。
 
  但……秦暮晚并不太相信。
 
  毕竟,两人连面都没见过!
 
  她随意将外套扔到沙发上,没太当回事。
 
  只是她没注意到,那衣服的内衬上,绣了个隐晦的’墨‘字!
 
  秦暮晚起身后,便去关了灯,直接上床睡觉。
 
  这是她保持睡眠的一贯方式!
 
  酒店楼下,墨景修也很快抵达。
 
  顾言在身后汇报了秦暮晚住的房间号,“那位小姐住在三楼的306号房。”
 
  墨景修颔首,“你在这等着,顺便去查一下她登记入住的名字。”
 
  顾言颔首,顿住脚步,不再往前。
 
  墨景修搭乘电梯,很快上了三楼。
 
  他来到306号房前,缓缓抬手敲门,脑海想着,那女孩儿会是什么长相,见到他又该是什么反应。
 
  结果没料到,手刚触到门板,门就开了!
 
  竟是没关!
 
  墨景修怔愣了一瞬,微微蹙眉,心说:还真是粗心,门都不知道关好!
 
  他推门而入,屋内,漆黑一片,只有微弱的光线,从窗外照射进来。
 
  墨景修走进时,倒是看到放在沙发上黑色外套。
 
  “果然是她……”
 
  男人轻轻摩挲了下外套,之后转身,朝大床的方向走去。
 
  秦暮晚已经快入睡了。
 
  迷迷糊糊间,隐约看到眼前出现一道黑影。
 
  她起初没反应过来,片刻后猛地一机灵,吓得睁开眼睛,整个人几乎从床上弹起,“什么人?你……你怎么进来的?”
 
  她语气听起来,似乎有点惶恐。
 
  显然,昨夜的阴影还在残留在心里,没有散去。
 
  墨景修立在床边,看着床上迅速蜷缩成一团的小东西,微微扬起唇角,用低醇的嗓音,说道:“别慌,是我,我说过回来找你的,这么快就忘了?”
 
  秦暮晚一愣,这声音,略有些熟悉。
 
  低低沉沉,带着微微的磁性和沙哑!
 
  “是你!!!”
 
  她一下认出来,这是昨夜那个混蛋。
 
  他居然真的找来了!
 
  “你又来干什么?”
 
  她身子又往后退了退,语气有点愤怒。
 
  不料,男人突然倾身下来,逼近她,嗓音带着说不上来的性感,在她耳畔道:“你说呢?你可是我的女人!”
 
  秦暮晚被他的气息一下震慑住,等到反应过来,唇已经被男人吻住。
 
  他动作没有了昨晚的急促,但是,索取间,却带着不可抗拒的霸道。
 
  他一手扣住她的腰肢,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越发深入这个吻。
 
  秦暮晚整个人都懵逼了!
 
  她慌乱地挣扎着,“你……放开我,唔……”
 
  “不放!”
 
  男人在她耳边低语,气息火热,“对你,我克制不住!也忘不掉。”
 
  这世上,她是唯一让他有碰的欲望。
 
  一靠近,就像受到了牵引,素来傲人的自制力,全部自动崩盘!
 
  秦暮晚有些惶恐,害怕昨夜的事情再来一次。
 
  可男人再度吻了上来。
 
  他的唇舌,仿佛有种魔力,能勾动人心,让人理智崩溃,脑袋一片空白。
 
  她所有的抗拒,变成了欲拒还迎的推搡,越发点燃了墨景修体内的火焰。
 
  秦暮晚仅存的一点意识,告诉自己应该推开他。然而,脑海中却蹦出白天相亲的画面。
 
  那个墨景修,对自己丝毫没兴趣,若是嫁过去,想来也不会多幸福。
 
  豪门深似海,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若是她父亲知道她已经不是完璧,这桩婚约,是否能因为这样而不复存在?
 
  想到这,秦暮晚突然有点心动。
 
  既然这样,那就把这个男人留住,等明天醒来,带着他去和父亲摊牌……
 
  于是,她突然主动勾住男人的脖子,迎上了他的亲吻。
 
  墨景修有些诧异。
 
  这小女人,明明前一刻还满是抗拒,怎么下一秒,突然就热情起来了?
 
  他有些想不通,但是却不抗拒这种意外之喜。
 
  相反,他还挺喜欢她主动的。
 
  很快,两人开启了一场鏖战,缠绵不止。
 
  比昨夜更猛烈,也更醉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