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生网名 >

闺蜜的舌头伸进我的里面 领导糟蹋女学生好紧好爽

难道,里边那女人肚子里……有了?

不可能啊,就算主子再彪悍,可刚动了盛锦姝,不可能这么快就……

“再瞎捉摸,本王将你的脑子拧下来!”阎北铮沉声说:“还不去!”

夜冥是跟着他从无数的战役中滚爬出来的,他知道这种捉摸是为了他好,可他依然不喜。

“是,主子,夜冥马上进宫。”夜冥忙转身去了。

盛锦姝躲了一会儿,磨蹭好久才从屏风后出来。

她想通了,即便是声名狼藉也不要紧,只要能护得她在意的人安稳快活,这一世她下地狱都不要紧!

她坚定了自己的眼神,朝着已经穿戴整齐,正坐在桌边喝茶的阎北铮走过去。

阎北铮给她准备的这一套衣裳是蓝色的,比天空还干净的蓝色,柔软飘逸,保暖性却极好,即便她见多识广,也不知做这衣裳的布料叫什么。

见她过来,他伸手给她倒了一杯茶。

瞧见她的发还湿着,他又起身饶到她的身后,竟是用自己的内力生生的将头发上的水逼干了。

她有些惶恐的将嘴里的茶水喝下去。

君山云尖,清香淡雅,也是千斤一两的好茶。

“润了喉,便跟我去书房一趟。”盛锦姝喝完了茶,阎北铮就自然而然的牵起她的手,将她带到了书房。

进门,就是一股子书香墨气,旁人说阎北铮是个杀人魔王,偏他不上战场的时候喜欢看书,一身的高贵儒雅。

他的书房很大,除了一张宽大的桌子放在中央的位置,就是又高又宽的靠墙书柜,上面放满了书。

前世,为了帮阎子烨找到他的弱点和把柄,她翻遍了这些书,震惊的发现每一本书上都有阎北铮的标注!

——上万本书,涉及军事,政治,地理,医药,占卜,星图,风土人情,杂记,农事等方方面面,还有大量的朝臣家中私事和敌国皇族秘辛!!

甚至包括盛家的第一笔钱是怎么赚回来的,还有她自小到大的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事情。

而关于她的那本书,与他最喜欢的兵书一样旧,显然是被他时时翻阅的。

那本书,就放在他书桌的后方,他随手就可以拿到的地方……

想到这里,盛锦姝有些心虚的扫了一眼那本书所在的位置,垂下眼皮,乖巧的跟着阎北铮到了书桌旁。

他刚坐下,就将她一把搂在了怀里:“磨墨,本王等会儿要用。”

盛锦姝以为他是要处置公务,忙认真的磨起墨来。

夜冥敲门进来,瞧见这一幕,脚下的步子顿了一下,才低着头上前,将手里带锁的玉盒呈到了阎北铮的案上。

阎北铮打开了盒子上的机关锁,拿出一本册子,盛锦姝没见过那书册,不知道是做什么的,阎北铮已经将之翻开了,他翻书的速度很快,然后停在了某一页,就提笔沾墨,在那书册上书写起来。

盛锦姝悄悄看了他一眼,见他的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像是在做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

她微微有些愣神,他这般模样,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蛊惑力,惑人,心动……

“手拿过来。”放下笔,阎北铮开口。

盛锦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看这修罗王看呆了,忙垂下了眼皮,将手递过去。

却,蓦地一疼。

“嗯~”她本能的想要缩回手,却被他捏的紧紧的挣脱不得,就转过头朝他看过去。

发现他竟然在她的指腹上划了一刀,还捏着她的手指,将鲜红的血逼出来,在他方才写字的地方摁了个印子。

那书册分两页,左边,是他的名字,独独占了满页,右边,却分出了很多大小不一的小格子。

但他并没有将她的名字写在其中的一个小格子上,而是与他的一样,占满了右页。

这时候,她才注意到这书册上还有别的字——他的名字前,端端正正的写着——阎修尧第十九子。
——阎修尧是先帝的名字,所以,这东西是——皇家族谱!

“你……唔~”

她想问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却忽然含住了她还在流血的手指,还将她手上的那点残血吞了。

她顿时觉得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痒意从她的指尖传遍全身。

而夜冥则是震惊到嘴巴都张开了,半天没合拢。

主子这……这是认真的吗?他虽然人称煞血阎罗,可他们这些跟随他多年的兄弟却知道,他最是厌恶血腥味儿。

先帝十九子,他是最小的皇子,当年四国战乱,先帝御驾亲征在战场被暗害,连遗诏都没留下就去了。

而后皇子之间互相倾轧,内斗三年……最后竟是年纪最小的阎北铮踩着累累尸骨占了那至尊之位。

却转身就送给了四皇子,自己重回战场,为先帝复仇!

——这么多年,若不是靠着铁血手段,若是心存半分退让,阎北铮早就连骨头渣渣都不剩下了。

血与死,让阎北铮威压朝堂,名震四国!

但他却近似偏执的爱干净,只要沾到半点血污,就要沐浴净身,府中看到一滴血渍,也会恼怒烦躁。

没想到,竟还有他主动去帮别人处理血污的一天?

难道是因为这女人是他将要纳回府的侧妃?

——是的,皇家玉碟上的位置有限,能写上的,唯有正妻平妻与侧室。

夜冥以为,阎北铮给盛锦姝的身份是王府侧妃。

毕竟,以盛锦姝的身份,这已经很抬举她了,就算是一国公主想要给阎北铮做侧妃,也得看阎北铮愿不愿意……

但很快,夜冥就再次遭受“重击”!

“夜冥,通知府中暗卫,自今日开始,盛氏锦姝便是府中的女主人!”

“也将是我阎北铮此生,唯一的妻!”

“从今日起,夜字队一小队负责保护王妃,若王妃有半点损伤,提头来见!”

阎北铮将盛锦姝指腹的血吮去后,就抓着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玉碟之事,暂且秘而不宣,待本王与王妃大婚后,再行昭告天下!”

“王……王妃?”夜冥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阎北铮一记冰冷的眼刀子过去:“你有意见?”

“不!属下不敢!”夜冥忙跪了下去:“属下夜冥,见过王妃!”

盛锦姝觉得自己的几世的脑子都不够用了——阎北铮不是不肯给她侍妾的位置,而是要给她王妃的位置?

还直接强势的把皇家族谱拿过来,用她的名字站了他身边所有女人的位置?

此生唯一的妻!这一句怎么会这么——惹人心动?!

盛锦姝还处在震惊之中,阎北铮已经让夜冥下去,喊了他身边的另一个心腹夜月进来。

“阎子烨那边有什么动静?”

“二皇子回府后,召了太医进府治手,随后与自己的幕僚和娘家舅舅密谈,意图找出主子的弱点和把柄。”

“同时,派人送信给盛家盛蝶衣,让盛蝶衣抓紧时间传播盛家大小姐不洁的谣言,信中内容如下……”

盛锦姝捏紧了拳头。

盛蝶衣果然在毁她的名声!

阎北铮的冷哼了一声,身上腾起凛冽的杀意:“知道怎么做吗?”

“属下已经派人将散布谣言的人全都抓了起来,盛大小姐的清誉没有任何人能损毁。”

“是王妃!”阎北铮冷冷的提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