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生网名 >

电动木棒动得好快 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哦哦,好,你放心吧,一切有我。”

苏扬拍着胸脯保证道。

“窝囊废!”

低骂一声,砰的一下,叶慧云又把门关了。

桌子旁,小丫头苏语曦认真的看着苏扬。

“爸爸,你别听妈妈的,你不是窝囊废!”

看着她听话懂事的模样,苏扬心都软化了。

也只有这个小丫头,现在是他唯一的心灵慰藉。

为了她,自己也应该振作,不能像之前那样,傻乎乎的寻死,那太不值得,也太不负责任了。

“曦曦乖,快吃饭,呆会儿爸爸给你讲童话故事。”

“嗯嗯!”

吃完饭,苏扬洗碗,小曦曦主动帮忙,这更让他心中感动。

心中那无尽的阴暗,终究是多了几缕光明。

就在这是,苏扬手机响了起来,是小黑打来的电话。

得知微型监听器到了,他兴奋起来,立即下楼将监听器拿了回来。

回到楼上,先带着小丫头讲了会儿童话故事,让她安然入眠后,苏扬才推开了卧室的门。

看了一眼在床上玩手机的叶慧云。

苏扬明显察觉到,自己一进来,这女人立即将手机翻了下来,并没好气的扭过了头。

心中冷笑,他反而大大咧咧的去洗了个澡。

对于叶慧云出轨,虽然确实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但基本可以断定实锤了。

先不说这个女人最近的异常表现,单从那野男人竟然还派人暗中跟踪自己,还双方配合演这么一出修马桶的戏给自己看,就足以说明一切。

一个出轨的女人,让苏扬很受伤,很屈辱,更是被她丢尽了男人的尊严。

但他有个非常大的优点和优势。

做为曾经的富二代,玩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对于女人,他可以很在乎,也可以毫不在意。

像叶慧云这种女人,既然不在乎了,那她就是个外人。

对于一个外人,怎么玩不行?

今天,就先收点儿利息回来再说。

所以,洗完澡,苏扬擦干了身子,光着屁股就钻进了被窝。

“老婆,好久没亲热了,亲热亲热呗!”

苏扬嬉皮笑脸的说道。

尽管他这一刻心中很恶心,不想碰这个女人。

但他知道,叶慧云一定很不耐烦,不可能会同意自己的同房要求,这大半年来,她连手都不让自己碰一下。

“亲什么亲?没心情,滚远点儿!”

啪!

苏扬一巴掌直接抽了上去,戏精上身,直接发飙了。

“老子每天在外面累死累活赚钱养家,你天天特么就在家带带孩子,饭菜都是我烧的,衣服也是老子洗的,你还没心情了?”

“你说,老子我多久没碰过你了。”

“这么不愿意让我碰,你该不是外面有男人了吧?”

听到这话,叶慧云脸色一变,她瞳孔猛的缩了一下,立即翻脸。

“苏扬你敢打我?”

“你个窝囊废,竟然敢打我,你还敢怀疑我!”

她开始撒泼了,拼命的跟苏扬闹伸出手拼命的抓挠。

啪啪!

反手两巴掌再次狠狠抽下去,瞬间把叶慧云抽懵了。

“他妈的,别给脸不要脸,老子忍你很久了!你再给老子反抗一个试试,信不信我弄死你!”

苏扬装出很凶悍的表情。

这是他三年来,头一次这么发飙。

这里面有一大半是演戏,也有一小半是真的怒火爆发。

但是几巴掌抽下去的感觉,真他妈爽。

顿时,叶慧云不敢怒了,有些惊恐的看着苏扬那凶戾的目光。

她见过以前苏扬还是富二代时发飙时的语态,与现在一模一样。

她终究还是有些害怕发飙的苏扬,只能默默闭上了眼。

“操,很好的心情,全让你整没了。”

苏扬一翻身,装着很生气的样子直接睡觉,心中只觉一阵过瘾。

见他这样,叶慧云心中却隐隐生出一丝愧疚。

苏扬再怎么样,这些年对她高低不错,想着,她主上去来抱住苏扬。

“老公,要不……”

这一下苏扬真是没想到,吓得他一身鸡皮疙瘩。

心中暗叹,果然女人都是贱货,对她好她不珍惜,给她两巴掌,反而贴上来了。

再想到这女人早被别人玩剩下了,苏扬一阵恶心。

反正自己只是想找借口打她几巴掌过过瘾,已经过完瘾了,这种烂女人他是不想碰的。

自己再落魄,曾经也特么是个富二代。

别人玩剩下的还能要?
“行了,睡觉!”

苏扬一把将叶慧云推了开去。

见状,叶慧云怒火中烧,冷哼一声低骂一句给脸不要脸,转身睡去。

半夜,直到叶慧云睡着之后,苏扬才将窃听器偷偷塞入她包里。

第二天,两人各自起床,谁也不搭理谁。

叶慧云直接摔门而去,苏扬则送了女儿去上学,然后去工地请了一天假。

要想翻身,靠工地打工是肯定不行的,那里锻炼锻炼人还行。

真正要赚钱,还得靠自己熟悉的金融。

当年,苏家发家靠的就是金融,哪怕自己只是跟死去的老爹学了个半桶水,赚点几百小千万的家底还是不成问题的。

所以,等此间事了,苏扬打算辞工去搞金融。

不过,今天他啥也不打算干,就好好的呆在家里监听叶慧云。

一天都无事,都是上班时的一些杂音。

但当到了晚上七点的时候,苏扬突然听到一道关门和锁门的声音。

“死鬼,你可算来了,人家等你都等得心焦了!”

叶慧云那娇眉骚柔的声音传出。

“小宝贝儿,你就这么着急啊?想我了没?”

“哎呀,讨厌,老公,人家都已经……”

两人聊着,一场激战便开始了。

阵阵的污言秽语传来,苏扬瞬间感觉气血攻心,头顶一片绿光涌现。

他死死的捏紧了拳,眼中杀机森然。

证据,终于彻底实锤了!

“贱人,当初在我面前的那股子骚劲,现在全使到野男人身上了么,连老公都叫上了!”

尽管心中对叶慧云这种女人已经不在乎,但她的身份终究是自己老婆,她跟别的男人苟合一次,
没错,听了一会儿,那个男人的声音真的很熟悉。

突然,苏扬瞪大了眼睛,他蹬蹬蹬倒退几步,差点儿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尹俊文!我操!”

他终于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

当年那个跟自己人生四大铁凑齐了三大铁的好兄弟尹俊文,那个鼎龙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跟自己号称香谭九少之一的尹俊文!

“尹俊文,我操你佬佬!”

苏扬怒火冲天,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一切都对上了,那种牌子的香烟,确实是尹俊文最喜欢抽的那种。

他万万没想到,偷自己老婆的人的竟然是这个跟自己穿开裆裤长大,铁得不能再铁的好兄弟。

想当年,两人身为纨绔大少,除了玩车炫富,为了寻求刺激,偷鸡摸狗、调戏小姑娘的事没少干。

但两人都非常讲义气,挨打一起,撒泼一起,跑路也一起,从来没有丢弃过彼此。

甚至,三年前自己落魄了,尹俊文依然愿意不断出资资助自己。

那些钱,苏扬没要。

他认为,荒唐了这么多年,做为靠山的父亲没了,自己得撑起这个家。

所以进工地三年,好好磨练自己,以后靠自己打出像父亲那样的一片江山。

三年来,当初那些狐朋狗友离自己远远的,只有尹俊文还拿自己当兄弟。

时不时请自己吃顿饭,从来没嫌弃自己现在落魄大少的身份。

甚至,好几次,自己遇到其他几个大少被嘲讽时,是尹俊文站出身来为自己撑腰。

可现在……

这个自己打从心底认为的最好最好的兄弟,最不可能背叛自己的兄弟……

此时此刻,却在另一端,跟自己的老婆行那苟合之事,而且声音粗鄙污秽,叶慧云甚至还不断的辱骂着自己是个绿龟男。

苏扬的拳头死死的捏住,指甲深深的嵌入血肉之中。

这个世上,任何一个男人绿了自己,苏扬都能接受,唯独尹俊文不行。

从小穿开裆裤一起长大,二十多年的交情啊!

但却是这个王八蛋在背后把自己耍得团团转!

鲜血,从苏扬的指缝中滴落。

他的目光注意到了衣柜里,那把依然被报纸封藏好的西瓜刀。

一股强烈的杀意与冲动侵袭了他的脑海,那种刻骨铭心的背叛,让他恨欲狂,彻底失去了理智。

关掉监听,苏扬闭上了眼,卧室内,只剩下他粗沉的呼吸声。

晚上“加班”回来,叶慧云神色如常,甚至美艳无双的脸蛋上有着一抹被男人滋润过的红润。

苏扬看了她一眼,差点儿忍不住拿刀将这个婊子砍死。

一想起她在尹俊文面前的那种骚样,苏扬就感觉阵阵屈辱。

但女儿曦曦还在身边,自己不能这么做。

而且,既然要杀,就一口气,将两个狗男女一齐杀了才有个交代。

他……又想杀人了!

即使这很对不起女儿,但被这辈子最好的兄弟背叛,还被他在背后如此辱骂嘲笑,苏扬咽不下这口气。

他感觉,自己在尹俊文面前,就如同一个小丑一般可笑。

从始至终,自己只是在被尹俊文玩弄,之前对自己的一切示好,都是装的。

偏偏自己竟然还对他感恩戴德,简直悲哀。

“杀!我一定要杀了你们!”

苏扬心中下定了决心,脸上则装作神色如常。

“老婆,加班累不累啊,最近你身体不太好……”

“滚!”

叶慧云冷漠的目光扫过来。

“现在知道关心我了?昨天打我的时候不是很过瘾吗?”

“窝囊废就是窝囊废,我还以为你多少还能有点儿血性,想不到现在也只是一只废物舔狗!”

舔狗两个字,如刀一般,实实在在扎在了苏扬胸口。

曾经,这两个字是他经常讥讽别人的话,现在却落在了自己头上。

“呵呵,明天,我就会让你们知道我到底有没有血性了!”

这一晚,苏扬直接睡在了外面的沙发上。

第二天,送了曦曦去读书,叶慧云一早没有任何好脸色的便走了。

苏扬知道暗中有人跟踪自己,所以,他直接去了工地。

好在工地只有一个出入口,那跟踪的每天也只是守在工地口,没进去盯着,否则早就露馅了。

查明这一点,苏扬进入工地干活,但实际上,他暗中已经将监听器打开,时刻注意着这对狗男女的动向。

一天,两天……

第三天!

终于,苏扬听到了想要的信息。

“亲爱的,今天就去我家吧,人家又想你了!”

叶慧云娇柔的说道。

“哈哈,好啊,反正姓苏那傻逼有人盯着,他一回来,咱有足够的时间布置。”

“这王八蛋,上次敢打我,活该他戴绿帽子!”叶慧云讥讽道。

“哈哈,好,那就让他戴一辈子绿帽,玩得他团团转。到现在,我估计这二货还以为我是这世上对他最好的好兄弟呢!”

“他却不知道,每天下班,他老婆都在卖力的伺候我,哈哈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