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生网名 >

在教室里做校园h文 在教室吃奶头h

“你给我滚!”

  “好。”

  韩星把酒杯往玻璃桌上一放,“我就是如此听话,让我滚我就滚。”

  “诶,别别别!”

  接着,陈语言又把她拉回来,两个人谁也不说心头所想,就那么一杯接一杯的喝。

  ☆

  翌日。

  韩星从柔软的大床里醒来时,脑袋里都是灌了铅的沉重。

  此时,一阵响铃回荡在房间里。

  她胡乱的去摸手机,摸了好半天,才在地毯的边缘抓住了那部催命的稻草。

  是陈语言打来的电话,让她赶紧到排练的地方。

  还说已经给她派了一辆车停在楼底下了,钥匙在泊车员手里。

  韩星累啊,喝酒喝的口干舌燥。

  从起床到出门,她花了半个多小时,哪怕她在床上躺着的时候只觉得仅剩一口气,可当走出房间时,仍旧美的让人感到窒息。

  一件湛蓝色的紧身旗袍,满绣的图案,略高的开衩的缝隙露出她美丽诱人的双腿,高跟鞋更衬的她典雅风情。

  问泊车小哥要来了那辆金色慕尚的车钥匙,她连试都没试,熟练的将车发动开走了。

  车是陈语言这个隐形女富婆的。

  按照导航指引的路线行走,可没走出二百米路就堵住了。

  陈语言跟催命似的给她打电话,韩星慢吞吞的接听,手搭在方向盘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

  “堵车了,等等吧。”

  “等你过来点评呢!”陈语言气的不轻。

  韩星在一点点的向前挪动,“那给我一双翅膀吧,我踩着他们的脑壳飞过去。”

  “滚蛋!”

  挂了电话,韩星戴着墨镜单手操控车子龟速前行。

  前面就是医院的停车场出口,一辆辆的车往外挤,像是羊粪蛋似的,一粒粒的。

  “哎,今儿怎么车这么多啊。”

  停车场门口那里,一辆黑色路虎也在中间停着。

  翟清文坐在副驾驶,后面还有两个女人,长得白白净净的,不是医生就是护士。

  而驾车的是陆听闻,他左手倚着玻璃窗的边缘,右手操控方向盘,眉目间毫无情绪,也不急。

  “能不能让他们给咱们加个塞啊。”翟清文等的都有点着急。

  停车场外就是街道,一辆车挨着前行,都不愿意给停车场出来的车加塞,要知道加一辆就可能塞进去不知道多少辆。

  路虎按了下车喇叭,那辆奔驰犹豫了下,但还是没给让路。

  “怎么都这么无情呀!”

  后面的一个女人趴着陆听闻身后的座椅,一副鄙视的目光。

  陆听闻也没在意,慢慢等着。

  奔驰后面的商务车也没给加塞,当场把他挡住了。

  等商务车一脚油门挤过去后,陆听闻以为那辆极其耀眼的慕尚更不会让加塞,结果那辆慕尚居然没动。

  金色慕尚里的韩星,正笑眯眯的盯着路虎的驾驶座方向。

  她好像挥了挥手,示意让他进。

  陆听闻本来没注意到她,但在她没往前开的时候才看了眼。

  四目相对,他就认出她来了。

  陆听闻没犹豫,直接给油转动方向盘进了主路里,顺便还按了声喇叭算是感谢。

  韩星开着车窗,外面不是很热,用不着开空调。

  可她后面的那辆吉普车似乎很不开心她给人加塞的举动,竟强硬的挤过来直接摇下了车窗。

  韩星挪下副驾驶的车窗,左手拄着侧脸,透过墨镜静看着那人。

  “你有病吧,这么堵还给别人加塞!傻逼!”

  男人破口大骂,非常之难听。

  这条路只能容纳四趟车,最右侧是根实线,是非机动车道。

  韩星一个字都没回,在吉普车想要挤到前面的时候,她猛的向右一打方向盘,吓得吉普车下意识往右开了下,当场钻进了非机动车道。

  而韩星没踩刹车,奔着正前方去。

  吉普车许是没想到她没停下,惯性调整方向往前一挪动时,只能咔嚓一声。

  刮到了什么东西。

  完了。

  陆听闻他们根本没有挪动多远,后视镜那里映着触碰到一起的两辆车。

  韩星连车都没下,只是给陈语言打了个电话:“我跑过去,等我半个小时。”

  堵成这样,只能不要车了。

  恰好有个替罪羊。
 打完电话,她打开安全带下了车,迎着那个黑脸的吉普车司机道:“大哥,这儿就麻烦你了啊,一会会有人来告诉你怎么赔偿的,先走一步。”

  他抢站非机动车道压实线肇事,全责。

  韩星懒得听那男人的怒骂,从慕尚的车里拿出一双舞蹈鞋当场换了上。

  后面堵车的司机,看着女人那傲人的身材,纷纷看直了眼睛,肌肤又白又嫩,鹅蛋脸仅仅露出半张却仍旧迷人万千。

  换好了鞋,她拎着高跟鞋和手机,一路顺着非机动车道开始跑。

  跑到前面那辆路虎车旁边时,韩星像是一只耀眼的蝴蝶一样,隔着翟清文跟开车的男人笑着挥挥手。

  “帅哥,慢慢堵着吧。”

  说完,她蹦蹦跶跶的往前跑,在这条堵的烦躁的路上,形成了最美的一道风景线。

  “你们认识啊?”翟清文啧啧两声。

  他还以为他们是酒吧见了一面而已呢。

  ☆

  排练场地。

  韩星跑过来的时候,额头上都是虚汗。

  看见陈语言时,她摘下墨镜道:“你得给我加钱,我可是跑过来的。”

  “就你的腿儿矜贵!”陈语言等她等的猴急。

  韩星边说边往里面走,“那是,不多要,跑道费十万就行。”

  “你有没有良心!”

  女人头也不回,“谈钱的时候没有良心。”

  她一到场,那些舞者情不自禁的紧张了起来。

  大师啊!

  看了她们跳了一遍,还不等跳完,韩星直接停掉了音乐,拿起话筒对众人道——

  “古典舞不是一定要柔美,而是在风情万种中也能感觉出一种属于女人的力量感,我觉得你们现在就像是没充满气的气球,古典舞的精髓一丁点都没跳出来。”

  说完,她把话筒放下,对陈语言非常严肃的说:“先不说走位,就说这段舞蹈,在我眼里她们连初审都过不了。”

  “凑合一下吧,再排练的话时间来不及。”陈语言有些为难道。

  跟韩星这位大师比,她们跳的肯定没法比。

  韩星的手撑着一个椅子背,她歪头:“那你干嘛请我来?”

  “陈副主席,从我这里的成型的舞,就没有将就一说,要么你别找我,我不参与,要么直接放弃。”

  陈语言摊手,“那还能不参演了?”

  “不参演又如何?”韩星的眼底有几分凉意,“这么烂,上去了又能怎么样?”

  被她这么一顿贬低,陈语言的脸上都有点挂不住。
连续两天,韩星一步没离开过这个舞蹈厅。

  两天零一夜的时间,她都在调整这些舞蹈演员的动作。

  当第二次再去彩排时,陈语言不得不再感叹一下韩星的专业能力。

  可韩星还是摇了摇头。

  “不是,大姐,这已经很可以了吧!”陈语言不理解她怎么还摇头。

  韩星暂停音乐,“所有人回舞蹈室,继续练。”

  “还有四天,够了。”她对陈语言保证。

  看着她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陈语言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她也是为了自己的舞蹈团队。

  她就只能把一切都交给韩星。

  ☆

  三天后,舞蹈成型的前一天。

  陈语言忙完了别的事过来看彩排。

  韩星仍旧穿着舞蹈服,在舞台的最前面底下的位置领舞。

  在音乐响起的那一刻,舞美灯光全部落下。

  所有人都在盯着韩星的动作,跟着她一起舞动身躯。

  陈语言看着几乎挑不出任何瑕疵的这段舞蹈,心里散发出浓浓的敬佩之意。

  仅仅四天,她居然可以仅凭一人之力,将这个舞蹈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

  彩排结束,音乐结束。

  陈语言带头鼓掌,整个大厅里的人都在鼓掌。

  韩星回了下头,啧了下:“一般吧。”

  她的要求的确高,即便如今所有人都称赞的舞蹈节目,在她眼里,也不过一般般,只是好歹能入得了眼而已。

  “在舞台上,你们要时刻记得,自己才是最美的那个,不需要顾及任何,配合队友展现你们自己足够。”

  所有舞者异口同声:“记住了韩老师!”

  韩星实在太累了,扭头就走。

  陈语言跟过去,不等开口,就听女人道:“再给我加二十万。”

  “你……”

  好吧。

  给就给。

  韩星没换衣服,浑身都是汗,会脏了她的旗袍。

  临走前,韩星没看她,而是盯着外面暗淡下来的天色,“语言,我热爱这份职业,我不求别人同样热爱,但我不能接受别人在我眼皮底子下对它进行玷污。”

  “我没玷污啊。”陈语言委屈解释。

  “你的粗心与放任,跟玷污没什么本质区别。”

  陈语言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

  韩星拿着自己的旗袍和高跟鞋走了,打车走的。

  “嗡嗡嗡——”

  抽空接听电话,韩星累的手都有点抬不起来了。

  “喂。”

  方诺在电话里道:“世界小姐大赛中国区邀请你去参加选美,你去吗?”

  “我的美,需要别人来评价么?”她已经累到说话都没什么语调了。

  韩星抬头,望着天边那颗不算非常亮的星星。

  “我知道不用……”方诺噎了下。

  “不去。”

  韩星揉了揉脖子,“我累了,今天别给我打电话,通知下学院里的老师,年底舞蹈审核我要亲自考,还有不到半个月,让她们自己看着办。”

  方诺问道:“你忙完了还不回来?”

  “再看吧。”韩星挂了电话。

  也不知道那个男人走没走呢,她翻开通讯录拨打给那个男人的手机……

  电话那头,嘟嘟嘟的一直在响。

  好在韩星在耐心这方面还算有一丢丢的天赋,不然早就挂断了。

  然而老天爷似乎并没在意她这点可怜的耐心,人家的电话压根没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