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生网名 >

真童子结婚必死无疑

“船翻啦!船翻啦!那艘大船翻了,哎呀!”

方敖端个望远跺着脚喊,他不敢往下跳。

他自己在长江的水中能坚持到救援就不错了,叫他救人,他会拖累救援。

‘嗡~嗖嗖嗖……’又一批无人机飞出去,下面挂有水镜,飞到李易和羽林飞骑的头上降低高度。

李易伸手摘一个套脑袋上,上半身突然蹿出水面到腰部,利用这个时间看一眼情况再落下去。

他脑袋一沉,大腿带动小腿快速打水,双臂交替前伸划水,腿部大水的和手臂划水的频率比明显高于正常状态下的频率。

划一下手,腿打二点四次,这个是正常,现在李易的频率比达到二点八,手臂划水频率没变。

游泳运动员最后冲刺时候用的手段,特别累。

四十个羽林飞骑的动作与李易相同,几十米的距离能抢出来零点零几秒。

“救人的看天上飞行器的位置,下面有人,救人的看天上……”

无人机在上空喊话,一架架无人机专门寻找落水后在水面之下的人。

它们看不清晰,但游艇上有声纳雷达,直接定位。

在水面上还能扑腾两下的人得到了空中运输支援,无人机挂着救生圈飞到旁边,突然下降挪位置,挣脱挂钩。

救生圈落到人伸手能够到的地方,抓住后人知道怎么做,抱呗!

李易捞到一个人,身体灵活地在水中一转一绕,来到对方身后,双手从此人腋窝往上托。

被托的人还想回身抓点什么东西,直到脑袋露出水面,开始咳嗽,用手使劲打自己的喉咙位置。

他明显能出气不能进气,憋得难受,一脸焦急的神色。

李易手向前伸,双手合拢,下移到此人的乳下一寸位置的肚子,往回一勒。

‘咳咳咳,嘶~~嘶~~咳咳咳!啊!啊!呼哧呼哧。’

一个救生艇被两架无人机拖过来,李易喊:“抓住。”

喊完他松手,手搭到冲锋舟边缘,脚下使劲踩水,身体翻进去,再回身拽落水的人。

对方刚上来,李易蹿到后面,打开油门,一拽,发动机启动,调整油门,冲锋舟蹿出去。

‘哇啦哇啦!’对方向李易说。

李易:“哇啦哇啦哇啦!”

对方点头,又咳嗽两下,准备帮忙捞人。

一艘艘冲锋舟被送到羽林飞骑的身边,一个个落水的人给捞起来。

数不清的无人机飞来飞去,参与救人的渔民和摆渡人按照定位,不放跑一个。

抓到救生圈陪同落水的人一起漂,等船来。

还有的人在殴打落水的人,落水的人抱住一个渔民不松手,另一个上前动手,打迷糊了再救。

当游艇扫描确认无未救之人后,无人机带上很多大裤头给李易他们送去,包括渔民、摆渡人。

大家全光身子,一个为了水下灵活,另一个被抓住好挣脱。

冲锋舟和船带着人往岸边来,排队上游艇,小丫头和师弟帮忙检查身体。

有人溺水,看着就上来没问题,还能走,但依旧处在溺水状态。

这样的人找出来单独救,不然过一段时间倒下,检查的话发现死于溺水。

一大群人,男女老少皆有,他们哇啦哇啦和羽林飞骑、李易说话。

渔民们听不懂,只管救人,感谢什么的用不着。

他们衣服掉的也被套上大裤头,女的原

来就有不穿上衣的,现在也不穿。

小女孩儿倒是没问题,成年的不雅观。

永穆公主和小兰从游艇中找出布,给女子缠,遮挡一下。

她俩哇啦哇啦跟对方说话,能听懂,西南蛮。

李家庄子有很多,西南蛮不同地方的方言她俩都能说。

“明显超载,那船像能装七百人的样子?二百人勉强。”

李易找一身羽林飞骑的衣服穿上,他的衣服正在被捞着。

无人机在下游飞舞,看到衣服偶尔翻滚上来就挂住,衣服不可能一直在水底下。

下面的渔民也在捞,下挂网,衣服值钱。

“东主,帮忙的渔民们要走,郑营长在拦着。”一个庄户跑过来。

“走?我没允许离开,谁敢走?”李易出声。

“知道了!”庄户又跑掉,去威胁参与救援的渔民、摆渡人。

“我家东主说了,谁敢动,腿打折。”庄户与众人说。

“腿折很疼的。”万昭远在旁证明。

渔民和摆渡人笑嘻嘻地留下,他们之前不好意思留下,知道之后有好事儿。

既然李东主开口留人,就呆着吧!想是晚上一起吃饭,吃好的。

“师父,这三个人肺部有积液,要不要胸腔穿刺?”

李易溜达到‘医院’,李归藏指着坐在那里的三个人说话。

“多少积液就穿刺?你是想给人动手术吧?”

李易边说边看电脑上给的数据,又看三个表现很正常的人,至少看着正常。

“给你机会,注射利尿剂,积液量不大,能排出去。”

李易放下心,他不想给别人作胸腔穿刺,他着急回家,作了穿刺还得多照顾人。

李归藏高兴起来,准备给别人扎针,哪怕三个人表示自己没有事情。

陆续的又有几个人被李归藏给扎了针,落水后被救,一些人其实已经失去意识了。

肚子里灌水不怕,肺子进水没有完全弄出来,就会留下积液,积液多了要命。

除了需要扎针的,还有得吃药的,吸进去的水不干净的、本身就有疾病的。

检查的时候看到别人有其他的病,总不能当作不知道。

永穆公主和小兰同样在忙碌,在电脑上设计图纸,要打印出来。

“这个花好看不?”永穆公主问小兰。

“好看是好看,秋菊不适合当购物券吧?”小兰说话得从侧面否决。

“菊花不好,对,换成玫瑰呢?”永穆公主把图片的背景弄成玫瑰花的花海。

“也行……吧!”小兰再次否决。

“莲花,莲花好不好?金桨木兰船,戏采江南莲。莲香隔浦渡,荷叶满江鲜……刘孝威的诗。”永穆公主操作鼠标换。

“莲花的话……呃……”

“不问你了,一会儿问李郎。”永穆公主觉得不可以继续叫小兰当参谋。

喜欢带着系统来大唐请大家收藏:

和赵辰禄的通话结束,洛阳李家庄子里的毕构脸上多的笑意。

“当地好几个州,随着并州的露天煤矿开采,俱能得到发展。不仅渝州一地,旁边的州府当要派人盯住。“

毕构望向远方,天空似乎闪烁着金子的光芒。

他知道那一片地方的山多,山多矿就多。

冶炼各种矿,需要煤炭。

以前在更下游的铁矿区和煤矿区往别处运,渝州用大量木头冶炼铁器的成本高过他们购买和州铁器的价格。

和州的官员之前被收拾一大批,基本上算连锅端了。

当地的百姓当初居然没有享受到多少矿产福利,官员太过贪婪。

加上当地的势力,朝廷赚了不少钱,抄家抄的。

现在那里百姓富裕起来,不管干什么活儿的收入都至少提高好几倍,哪怕推车、挑担子卖馄饨的。

朝廷从中获利颇丰,眼下又出来一片地方,毕构认为明年钱更多。

“应叫李易多往外跑跑,到各个州府看看。“

宋璟发现‘商机’,李易到任何一处地方,保证帮当地想办法发展。

若有可能的话,当派李易换着州府当刺史,一个州府当两三个月的刺史即可。

苏颋附和:“如李大夫去北面都护府、都督府、节度使,想来会使更多外族加入大唐。“

“诸卿之能比之朕的易弟只强不弱,到地方定可抚民、教民为盛。“

李隆基看宋璟和苏颋,你俩去不?一个重新当刺史,一个当节度使?

“朝堂更缺不得李大夫。“苏颋赶紧往回圆。

他一直没离开过权力中枢,说句不好听的,他没有地方任职经验。

宋璟当过县令、州长史、州刺史、广州都督。

毕构当过县令、主簿、长史、刺史、按察使、广州都督、河南尹。

张九龄当过岭南使、市舶使、广州都督。

苏颋就怕,怕被弄到外面去,他不会干活。

当然,他可以跟李易比,资历比李易丰富。

李易就是个庄子的东主,后来像佞臣一般拿到文散官和武散官。

出海找种子的时候有个实权的官职,管海外,其实还是虚职。

回来后偶尔当一天所谓的实职官员,凑热闹用的。

还有啥?没了!

然!就这么一个资历的人,可做所有的事情,懂地方、知朝堂、明耕种、晓工匠、会经济、通军方、悉医药、精国纲……

把他安排哪个位置都不存在问题,保证给你干好了。

故此哪个位置都不能让他去,他只适合呆在‘家’里,大家共同的家。

“来电话啦!陛下,来电话啦!“小机器人突然出生,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谁来的?“李隆基问。

“我家东主啊!“小机器人回答。

“接通吧!“

“好哒!“

“三哥,我想起件事情,长江鱼多,渔民的网不够好。

明年棉花让西北地方多种,然后用棉线泡猪血,再蒸,不怕水。

一年泡一到两次猪血即可,凭借现在的船,长江的鱼捕不完,主要少了工业污染。

蜀地盐多,供江边渔民腌制鱼干,或手工业方式制作鱼肉松。“

李易的声音通过小机器人传出来,开口即民生。

西北地区,即他那时新疆的一部分区域,今年提供了不少棉花。

制作成军大衣、医用棉、棉布又给送回去很多。

数量不够,今年当地试着种,总担心苏禄再来打。

同时又害怕后突厥横向转移,当地百姓采点棉花不容易。

明年不是了,苏禄的突骑施被压制住,后突厥跑到小海。

等把蒸汽机送到西北,耕作方面使用给当地人看看,明年更多的蒸汽机就被那里的百姓接受了。

社会的发展一步步推进,由点带面。

“易弟辛苦了。“李隆基感慨道。

人飞过去为了帮百姓接个骨头,结果却不停地想办法帮百姓。

“十月初十能回到洛阳,我让报纸帮忙宣传下讲法论道的事情,问一问有商人要打广告的没?

这个朝廷不收税,赚的钱归在报纸的各地印刷坊和情报部门。

驿站再好好建建,不要等往后各地流动人口增加,再临时扩建驿站。“

李易说下回去的日期,这个可不是君问归期未有期,大不了他飞回来。

“甚好!为兄命人去做。“李隆基答应。

他猛然反应过来,根本僧人和道士们表演,还能赚广告费呢。

如此盛况,广告费不能便宜了。

“三哥我回程的时

候抽半天时间出趟海,捞带鱼,还有狗爪螺。

船上有四十个羽林飞骑,加上我,戴上潜水设备和水下破拆设备。

到洛阳还是新鲜的,咱们喝酒,不给别人吃。“

李易又提其回家的时候带礼物,不能管百姓要,自己捞。

走运河,先跑出去,舟山群岛的海产资源丰富。

“好好好!注意安全!“李隆基高兴,狗爪螺他一共就吃到四次。

海鲜有时间限制,除非吃干的,泡发出来。

“小易,海带和紫菜多带回来些,当地有渔民,雇佣他们。“

毕构谗了,直接插话。

通讯断掉,李易没说带不带。

“小易不如当初了。“毕构遗憾地摇摇头。

“刚柔会带回来的,海带中的鹅掌菜最好吃,昆布!“

张九龄吧嗒两下嘴儿,昆布属于药,他相信李易出海一次不可能把药材放过去。

另一边,李易下水了,跟着羽林飞骑一起下去,还有救生圈。

李易在打电话的时候,上游有船出事了。

明明正常的江面,突然出现漩涡,两艘可以正常交错而过的船被漩涡带着撞到一起。

船上的人落水,下游的其他船只上的好手往下跳,准备救人。

更有小船开始配合这拉出来搜救线,于下游位置定舟,船只逆流,保持位置不变。

李易他们眼看这两船相撞,不可能百姓在动,他们瞅着。

他们跳下去,小机器人们推着充气的冲锋舟到船尾放舟的斜坡往下推。

跳下去的李易和羽林飞骑在水里动一动就把衣服全脱掉,光身子游,不在乎别人看到。

谁敢在这种情况下说闲话,李易能把对方绑上石头沉江里喂鱼。

‘嗡~~嗖嗖嗖叟……’无人机的机群瞬间升空。

它们被控制着追冲锋舟、救生圈。

下面的小挂钩去勾冲锋舟和救生圈上的拴绳子和手抓固定的圈扣。

喜欢带着系统来大唐请大家收藏:

上一篇:湖北荆州渔夫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