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被老师吸了一夜的奶头 下面饿了想吃大香肠

  这栋别墅就两层,算一个地下室。

  但装潢风格很雅致冷淡,如同他的人一样。

  工作的房间里摆着许多人体骨骼,尤其是胸骨肋骨,一排排的摆了一桌。

  他弄了会儿工作,然后准备去睡觉,睡前还在院子里遛了遛狗。

  躺下前,手机好像震动了下。

  点开微信,是慕勋发来的关于病人的消息,返回时,发现有人加他。

  那人备注着——星星老师。

  星星?

  陆听闻没注意太多,也没管,关掉手机睡觉了。

  ☆

  晚上,大概九点半以后。

  天都黑透了,附近还伴随着呼啸的风雪。

  刚出院的阿薇被方诺拉了过来,还有韩星,三个人一起去墓地扫墓。

  阿薇抖着牙齿,骂道:“你扫墓就不能白天?大晚上的过来扫墓,你有病吧?”

  方诺做不出任何表情,“我妈不喜欢人多。”

  后面,阿薇紧贴着一脸镇定的韩星,“老板,如果这时候你遇到了鬼,你会怎么办?”

  韩星正在仰头看星星,这会儿看向阿薇,语重心长道:“我会花上两个小时跟它讲明白,其实它并不存在。”

  阿薇无语凝噎。

  就知道不能跟韩星认真的讨论问题!

  阿薇:“……听说你有情敌了?战况如何?”

  女人叹气,白雾从她嘴里飘出来,“首战……还算告捷吧。”

  “那你再接再厉。”阿薇鼓励她。

  那边的方诺在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跟她妈哭泣,诉说这一年的辛酸泪。

  韩星突然开口:“阿姨,我没亏待她,别听她满嘴胡邹,今年的年终奖我给她翻了一倍呢。”

  方诺:“……”

  糊弄鬼呢?

  阿薇眨眨眼,“你为什么没给我翻一倍?”

  女人用眼角斜视她,“我给你的还少了?一个月你上二十天班,我都给你照常发工资,你还说给我编舞,舞呢?这都半年了,你也没编出来,民族舞的及格率你至今也没达标,我没扣你工资都不错了。”

  阿薇跺脚,“诶,你这老板怎么这么爱翻旧账?”

  “知道人为什么爱翻旧账么?”

  阿薇撇撇嘴,“因为你小肚鸡肠。”

  “因为我在意的事,并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

  韩星转身往墓地外面走。

  好像走在大街上似的,在如此阴森的地方,她居然一点都不怕。
“等等我啊,你都不怕的么?”阿薇胆子小,小跑着跟上。

  “他们要是真能化成鬼魂跑出来,我还要谢天谢地呢。”女人低着头,目不斜视的顶着寒风离开。

  钻进车里后,韩星摸出手机,蹭了蹭屏幕上的雾气。

  陆听闻居然没有通过她的好友申请?

  方诺给她的资料里,清晰的标注了陆听闻的值班日,她知道陆听闻值班后会休息一天,所以也没去医院找她。

  再有半个多月就过年了。

  阿薇准备回老家,方诺在这里陪她。

  一如过去的七年一样,一成不变。

  她望着窗外倒退的景色,眼底留不下任何痕迹。

  ☆

  隔天,韩星在公司里忙了一阵子,一直坐在后面的房间看学院里的舞蹈老师们给学员们考级。

  累了一整天,临近离开前,有个体态优美,气质无比高雅的女人走了过来。

  “韩总。”女人的笑也是沁人心脾的清爽。

  韩星驻足,与之对视,“宓老师。”

  宓琳耸了耸她的直角肩,“每次看见你,我都觉得我这个礼仪老师是个摆设啊。”

  论气质,宓琳见过无数的女人,都没有哪一个能跟她眼前的这个女人相比。

  不单单是从外貌,亦或是气质与体态上来比,韩星都是无可挑剔的那一种。

  韩星净身高足有一米七二,该凸的凸该翘的翘,风姿绰约,天鹅颈衬的她高贵无边,仿佛她是所有女人都该羡慕的对象,更别提那副堪比明星的颜值了。

  时而妩媚风骚,时而也能静如处子,而且智商该相当之高。

  可她总是平易近人,把自己放的特别低,以至于人缘素来的好。

  宓琳出身于大家族,家中那些所谓的名媛阔太在韩星面前,都能被甩出十万八千里。

  韩星冲她抛了个媚眼,“不,你不是摆设,你是我们学院的门面。”

  擦肩而过时,女人打了个哈欠,“怎么觉得你的胸变小了呢?又瘦了吧?”

  说完,她拎着车钥匙,便离开了。

  徒留宓琳站在原地低头俯视自己的双峰。

  小了吗?

  那可不行!

  ……

  韩星早早地回家睡了个觉,第二天一大早,打扮的美美的,就出了门。

今天他应该不轮休啊。

  她左等右等,还是不见人。

  若要是被方诺知道了,可能会让她那张面瘫脸诧异到有了表情。

  韩星可是从来不等别人的。

  大概过了一小时,他还是没出现。

  韩星转身准备离开,却在路过护士站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那两位小护士在对着平板电脑里的男人想入非非呢。

  “他好帅啊!比那些奶油小生强多了。”

  “是啊,新晋影帝呢,哎,这颜值也不知道以后要便宜了哪个女人。”

  “喜欢谈丞啊?”

  被突然问话,两个小护士下意识的将平板扣在了桌面上。

  一抬头,发现不是护士长,这才松了口气。

  “你好,请问需要帮助吗?”

  韩星歪了歪头,露出来的桃花眼里荡漾着友善的笑意,“没什么,我就是来笑陆教授的,但他好像不在,刚看见你们在看谈丞,我也喜欢他,演技超棒。”

  “是的呀!《旗袍令》里,他演的太棒了!”遇到了知己,小护士非常激动。

  韩星弯了下眉眼,“我认识他,需要给你要个签名么?”

  小护士惊讶的不得了,“您认识谈丞?!”

  女人随手拉了下口罩,“你说我认不认识?”

  “顾……顾顾顾……”

  “嘘!”

  韩星做了个嘘的手势,那样的风情万种,她戴上口罩,“回头我给你们要几张他没公布过的照片来,留个微信?”

  “可以可以可以!”

  小护士激动的扫完韩星的微信,已经惊喜的快要哭了。

  居然是大明星啊!!

  《旗袍令》就是她演的那部剧的中文名,谈丞是男主角,那部剧里她叫顾岚。

  “您刚刚说要找陆医生是么?”小护士眼冒金星的问。

  韩星点点头,收起手机,“是的啊。”

  “陆医生这几天都不在医院,他去三亚做手术去了,可能要下星期才回呢。”

  韩星歪了下头,“做手术?给别的病人做手术?”

  “嗯嗯!”

  “哪个医院?”

  小护士想了想,“好像是三亚的第一骨伤科医院。”

  罢了,女人莞尔一笑,“好吧,那我下星期再来。”

  小护士激动的握着手机,“再见顾小姐!”

  她友好的跟她们挥了挥手,“会再见的。”

  女人走后,小护士激动的直跺脚,“哇!她人好好啊,本人一点也不可怕!”

  韩星走出医院,拍了拍自己得侧脸,“这张脸,还是有点作用的哈。”

  “嗡嗡嗡——”

  她的手机基本都是震动模式。

  滑动接听方诺打来的电话,“喂?”

  方诺言简意赅道:“舞协举办了一场晚会,有个舞蹈要彩排,邀请你过去指点一下,你怎么看?”

  “不去。”

  方诺就知道她会拒绝!

  “你是想混吃等死么?不跳舞,也不做别的,让你进军娱乐圈你也不去,让你给减肥药代言你也不去,你想干嘛?想住院么?”

  韩星笑眯眯的钻进了车子里,打开免提,然后发动了车子,“还是你了解我,奖励你一百块。”

  “住院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要是想讹保险公司大可不必,我在你腿上划一刀就可以了。”方诺的语气很重。

  女人转动方向盘,“方小诺,你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男人可不喜欢你这么严肃的女人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