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交换温柔

李姨的话让林晚愣了好一会。
 
“陆子池...早上在家?”
 
“是啊!太太你不知道吗?”
 
林晚摇头。
 
李姨圆圆的眼珠转了转,一反平日里的少言寡语,噼里啪啦说起来。
 
“早上我刚看到陆总的时候也吓了一跳...都好几天都没见他了!他说要喝绿豆粥,我想着你也爱喝就煮了一锅,结果他就喝了那么一点...对了太太,你要不要喝点再出门?”
 
李姨突然停下来问她。
 
林晚摇摇头,“不了,留着我晚上喝吧。”
 
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回荡着刚刚李姨的话。
 
“好的。”
 
李姨没纠结这个问题,接着刚刚的话题说道,“陆总一碗粥喝了好久,碗见底了还坐了好一会才起身。吩咐我不用叫醒你,等你醒了再准备点午饭....哦,对!走之前跟我说,以后不要再提前走,一定要等你回家,确定你吃过晚饭再走。”
 
林晚怔怔地看着李姨,似乎根本没察觉到李姨的话都说完了。
 
李姨只好自己总结道,“陆总看起来冷冷冰冰的,其实还是很关心你呢!”
 
这回林晚终于回神了,苦笑了一下,不知道如何接这句话。
 
昨晚的梦境又浮现在脑海里,林晚有些焦躁的想,陆子池如此反常的反应,该不会...昨晚那根本不是梦吧?
 
......
 
林家这一两年赚了钱才搬到现在住的小区,搬来之后林晚没来过几次,绕了两圈才找到楼。
 
敲了好一会的门,林蕊才来给她开的门,脚上拖着双人字拖,照旧没什么好脸色。
 
还好林晚从小看到大,也没什么感觉了。
 
把手里的礼物递给她,说了句生日快乐,好脾气地问,“今天不上课?”
 
林蕊不耐烦地“嗯”了一声,飞快接过礼物袋。
 
和林晚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比起来,她对礼物的兴趣还更浓一点。
 
不过很快,她翻了个白眼,把拆了一半的礼物连盒带东西一起扔到了沙发角落。
 
因为看到了盒子上的商标。
 
只是一条不算特别贵的连衣裙,连奢侈品的门都够不上。
 
林晚见她并不高兴,把后面那句“要不要试试看”吞了回去。
 
林母一直在厨房忙碌,好像都没注意到她的到来。
 
林晚放下包进去看了一眼,做的的确很丰盛。
 
大部分都是林蕊和林松爱吃的东西。
 
“小晚你来了!快快快,来帮忙端一下这个!”
 
林母见到林晚的第一句话,就是让她把做的差不多的菜都摆上桌。
 
她端着菜出来,看到林蕊正老神在在地靠着沙发背玩手机。
 
她忍了一下,告诉自己就一顿饭的功夫,也不要再去计较这么多。
 
怕林母照例又要问她为什么不叫陆子池一起来,她抢在林母开口闲聊之前先问了几句。
 
“林松人呢,不回来吃饭吗?”
 
“去公司去了,你弟现在每天忙的晕头转向的,公司的事情太多了!”
 
林母一边把最后的汤摆在桌上,一边和她叹气。
 
“你都不知道,现在生意有多难做!人一听我们家名字是个小公司就不敢合作了,哎,现在做生意还是需要些靠山撑腰才行啊!”
 
林母话里有话,林晚没有接,只是沉默地摆弄着桌上的盘子。
林晚的沉默让林母有些不爽,但想到自己儿子,她还是忍下了脾气。
 
叹了口气,继续诉苦道。
 
“小晚,你看你嫁进陆家做媳妇也已经一年多了,我们也没有求过什么。但好歹这也是你的娘家,做生意哪有不多照顾点自己亲戚的是不是?”
 
林晚过了一会才道,“陆家的生意我什么都不知道,也轮不到我管。”
 
她开了口,林母就笑起来,“不用你管,不用你管!你只要和子池稍微提一下,新规划的那片城区,让我们家林松也参与进去就行了!他还年轻,可以跟着他姐夫多学学!”
 
林母说得轻描淡写,但林晚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陆子池之前提过,“她弟弟一直想做的那个项目”......
 
“林松是不是去找过陆子池,说过这个事?”林晚皱着眉问道。
 
“啊?也不算正式提吧,前几天他说去看看你们,就稍微聊到了一点......这不是,子池说还得看你这边的意见嘛。”
 
陆子池会这么说,当然是把皮球丢回给她自己的意思。
 
他知道林晚应该不会去找他要什么项目做。
可林母和林松呢?
 
从她踏进家门到现在,连水都没喝上一口,就迫不及待想要她答应帮忙去陆子池那里要好处。
 
她总算知道为什么林松没有在家了。
 
因为陆子池一句话,他们想要她帮忙办事,但他又拉不下脸来求她,只好拜托给林母,自己跑到外面去等消息。
 
林晚看着满桌子的菜,心里有些发凉。
 
“我以前就说过,我在陆家面前说不上什么话。”
 
林母顿时有些不高兴,“你是他的妻子,怎么会说不上话?何况要听你意见这句话还是他亲口所说。小晚,你不会这么忘恩负义,自己飞黄腾达了就不管我们母子的死活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林母越说越难听,林晚咬了一下嘴唇,决定干干脆脆断掉林母他们攀上陆家的念想。
 
“我说的话他不会听,以前不会听,现在我们都准备要离婚了,他更不会听。”
 
“你说什么?离婚?!”
 
林母吓了一跳,连一直窝在沙发上的林蕊都放下手机,抬头诧异地看着她。
 
开了头之后,她反倒说得轻松顺畅多了。
 
对林母点点头,道,“是。现在还在商量,但签字离婚是早晚的事。所以,妈,你还是让林松好好做自己能做的生意,不要太好高骛远,这世上没有什么靠山。”
 
林母怔怔地看着她,过了好一会才像是理解了她话中的意思。
 
极力保持笑容的脸,看上去有些扭曲。
 
“他想和你离婚?”
 
“嗯,我也好好考虑过。”
 
“你就准备轻易就同意离婚?”
 
轻易?也不算吧。
 
“只要他同意我的条件。”林晚回道。
 
林母听到这句话,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飞快地问道,“什么条件?他答应了吗?”
 
林晚摇摇头,不愿意再继续说下去。
 
因为这段插曲,一顿饭吃得十分压抑。
 
林母一直在唉声叹气,好像林晚离婚她比林晚还要情绪低落。
 
林蕊没说几句话,只是眼睛里的幸灾乐祸掩都掩饰不住。
 
吃完饭林母早就没心情给她们切蛋糕了,林晚内心清楚这些都只是叫她回来的借口而已,也不甚在意。
 
只是临走之前,林母突然拉住她问道。
 
“小晚啊,你那个离婚条件,能不能把你弟弟这个项目加进去试试?”
“他们那种有钱有势的家庭,不会在意多这么个小小的条件的!你就当是帮帮你弟弟,能做上这个项目的话,他的公司就真的步入正轨了!”
 
林母一脸恳切,看上去就和世界上所有为自己孩子考虑的慈母没什么区别。
 
林晚听着她的话却像是在大冬天吃了一碗冰,冻得胸口生疼。
 
虽然是继母,也一起生活了十多年,她马上要离婚,林母却只关注怎样才能最后一次捞到她想要的东西。
 
“妈......”她长长地喊了一声,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才好。
 
而林母还在一脸期盼地看着她,等着她答应。
 
她坚定地摇摇头。
 
“我不会跟陆子池提这种要求,你让林松也不要背着我再去陆氏集团。”
 
“为什么不可以?你看别的有钱人离婚,谁不是狮子大开口要把好处捞到最大!我们已经算是很合情合理了,只是让他帮个小忙而已!”
 
林母还在试图说服她,“你弟弟赚了钱不也有你的好处吗?你跟陆家要多少的离婚费也有花光的一天,只要把你弟弟的生意做起来,以后他照顾你不是更稳妥吗?”
 
林晚还是重复那句回答。
 
“我不会和陆子池提这种要求的。”
 
林母脸上的温婉慈爱有一瞬间的皲裂,露出只在她面前会偶尔露出的狰狞。
 
“林晚,你怎么这么自私?你爹两手一撒,把你这拖油瓶扔个我,要不是我心善养着你,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流浪,又怎么可能这么好命嫁进陆家?!你倒好,从出嫁到离婚,一分好处都不愿意给娘家人争,我劳心劳力这么多年究竟为了什么,当时还不如直接找人把你抱走!”
 
她以前见过林母的暴怒,也恐惧过,但好在现在的已经长大了。
 
她没有和她一样歇斯底里,更没有试图反驳她的话。
 
只是用力扯回一直被捏着的手,平静地道别。
 
“我先走了。”
 
趁着林母还没有下一步的反应,快步离开了林家。
 
虽然每一次来看林母,都像是在重温未成年时候的她那些不怎么美好的记忆,但今天尤其让人失望。
 
林晚真真切切感觉到,和陆子池离婚再搬出那栋别墅之后,她就将是一个没有家和家人的人。
 
......
 
从林家出来不到一个小时,林晚的电话就被林松打爆了。
 
她看到屏幕上亮起熟悉的名字,光凭想象都能猜到他会说些什么,所以她没有接。
 
反而绕了大半个城市,来到一个低矮破旧的小区前。
 
这里的建筑和小道她都很熟悉,曾经她走过无数回的地方。
 
因为即将拆迁,大部分居民都已经搬走,比如林家。
 
没有了人气之后,这些老旧的建筑显得更加萧条破败,简直让林晚有些认不出来。
 
从考上大学搬出去之后,她其实也不怎么回来。
 
刚刚在林家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早已经过世多年的父亲。
 
而自己和父亲唯一还有的联系,就是这间他走之前非要挂在她名下的房子了。
 
虽然她直到今天,这里马上就要被夷为平地了,也没有真正拥有过它。
 
林晚在那栋熟悉小楼前面站了好一会,最终还是没有上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