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怎么试探她喜不喜欢你,看镜子我是怎么上你的总裁

林星宇连连点头,“开车,去蓝天幼儿园,我要去接女儿!”

疆晟一听,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一脚踩下油门,不消片刻功夫,便到了门口。

此时想必晚会已经结束,学生们一个个正在陆续离校。

林灵正站在门口,东张西望,一脸上满是期待之以,每次见到其他小朋友很快被父母接走,她都是满心羡慕。

看着女儿孤独的身影,林星宇心里揪得直痛。

快速打开车门,林星宇三步并两步刚想上前,却见三名穿着黑衣彪形大汉,朝着林灵直冲过去。

这些人根本会说英语,看见目标人物就欲抱起就走。

林灵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傻了,很快哭喊起来,“妈妈,爸爸救命!你们是谁?快放开我”

刚抱起玲玲的壮汉,随手就是一记耳光,直打的萌宝脸上红肿一片,“妈的,你快给我闭嘴!”

幼儿园的门卫一个个呆若木鸡,龟缩在保安室里,连动也不敢动。

让他们去震慑一下闹事的学生绰绰有余,但真要面对练家子的流氓,他们还真没那个胆量,上前阻止。

但众目睽睽,总有正义之士,几位家长实在看不过去,上前怒斥。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快把孩子放下!”

“对,你们这是明抢,光天化日之下启容这般放肆,我已经录像了,再不放人就等着坐牢吧!”

为首的黑衣人看着逐渐向他们靠拢的家长,眉头紧蹙,显然非常不悦。

他冷冷一哼,“老子可是柳家的人,你们这些人叽歪什么,还不快点给我滚开。”

正在这时,男子眼前一道黑影闪过,怀中的林灵便消失不见。

疑惑望去,只见林星宇已经把女儿紧紧抱在怀里,周着撒发着生人勿进的凛然之息。

“呜呜,爸爸,你怎么才来啊”

林灵小嘴撅起,哭得满腹委屈,偎依在熟悉的怀抱,林灵挤压的恐惧一下子全然爆发,很快变得哽咽难耐。

林星宇心疼得擦拭着女儿眼角泪水,随即轻抚着红肿的娇嫩脸庞,看向黑衣人的眼神愈发冰冷。

犹如死神凝视,直让人不寒而栗。

“你就是和我们小姐私订终身的那个窝囊废吧!”

黑衣人看着林星宇,脸上没有一丝畏惧之色,反而流露出迷之笑容,“哎呀,这下发财了,老太太可是发话了,如果抓到你,可比那个小孽种值钱多了。”

“而且,嘿嘿,家主还发话了,只要把你带回去,就能和柳清涵春风一度,啧啧,江宁第一美人的滋味,想想就觉得爽。”

黑衣人看着林星宇,满脸猥琐,身后的几名手下皆是笑得张狂,一个个上前把他围在了中意。

仿佛,林星宇就是只蝼蚁,可以任他们拿捏。

在柳家服务多年,他们还从来没有这样的待遇,这次不管是金钱,还是美人,都能够雨露均沾,一想到这些,一众人更加急不可耐了。

“伤了我女儿,已是死罪难逃,如今还羞辱我妻,我这就送你们下地狱,不可活。”

“哎哟,小子还挺狂啊,都给我上,打断手脚,抬着回去,只留一口气就行。”为首的黑衣人大手一扬,冲着小弟命令道。

早已激情四扬的一众手下,此刻如同老虎见了肉,急轰轰朝着林星宇冲了过去。

但林星宇,纹丝不动,如同老僧入定,连眼神都未瞄上一眼。

“不过是个只会逃跑的废物,我看你能装逼到什么时候?”

就在这些打手刚要接近林星宇的瞬间,一道伟岸的身影带着一阵罡风,瞬息而至。

来人自然是江城,只见冲进人群,脚踢四方,前后不超两秒,刚才还威风凛凛的打手,此刻全数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啊,我的腿”

“疼死我了,谁来帮帮我,快叫救护车,再晚就废了!”

本来就乱,坐一团的大门口,此时更像是炼狱一般,惨叫声四起,直看的人群眼皮狂跳,心惊不已。

刚才还目中无人,不可一世的黑衣人,此时一脸绝望,面如死灰。

他这些手下可都是练家子,要论实力,他自诩,在整个江宁能排前三。

这看着宛如泰山的男子,究竟是什么来历,身手竟然如此彪悍。

这林星宇真的就像柳家人说的那样是废物吗?不中用的人,为何会有这样的手下,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大跌眼镜。

一个又一个问题呼之欲出,直让他冷汗连连,脊背发寒。

林星宇唇角冷笑,看着眼前踌躇不前的黑衣人,神情愈发的晦涩难辨。

片刻之后,黑衣人似乎下定了决心,他沉声说道:“你不就是仗着有高手在侧吗?有种的就别让他冲上前,我和你一对一单挑。”

一听这话,疆晟突然笑了,上下打量着黑衣人,暗自佩服他的眼盲心戳。
神武殿主,威震八方,曾以一己之力大战五十多名顶级高手。

最终结局,那些所谓的人中龙凤,个个踏入黄泉,就连下令的坐镇族长,也成为主子的针下亡魂。

是的,林星宇,修得的医武双绝,别人拿抢,而他用针。

如今的境界,飞针杀人,如探囊取木,修为深不可测,岂是这些虾兵蟹将可以与之比拟的。

这简直是对殿主的侮辱。

多少年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想要以武力与林星宇单挑。

就在这不入流的小小江宁,一个区区三流世家,居然出了这样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还真是让他差点惊掉了下巴。

越想越觉得好笑。

林星宇看着挑衅的黑衣人,忽而笑得春风灿烂,一看那笑容,疆晟立刻收敛看戏情绪,打了个激灵退居一边。

毕竟,那句老话他可是牢牢记住,主上一笑,伏尸遍野。

林星宇将女儿单手抱好,眉头未皱一下,冷声说道:“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能接我一拳,还能喘气,我便放你一马。”

“哼,不过是个躲于人后的小白脸,还敢吹牛,也不怕闪了舌头。”

黑衣人冷冷一哼,随即从身后抽出一把锃亮的尖刀,冲着林星宇刺了过去。
七月流火,一个傲然身影立于江宁市街头。

“殿主,您要的资料我查到了……您还有一个女儿……她现在……”

一个身形彪悍,身着军装的男子面露异色,欲言又止。

林星宇收回怅然目光,转过身来,凛冽的眸子闪过一抹冷意。

接过资料,细细查阅。

片刻后,“童养媳”三字,如冰锥般狠狠扎进心里,周身瞬间弥漫着滔天杀意!

南域战王疆晟,恭敬低头,大气不敢喘一下!

自己追随殿主这几年来叱咤疆场,当初创立神武殿是何其艰难,都没见他如此失态过。

但,不论是谁,都无法忍受妻女遭此凌辱!

“清涵,我辜负了你……”

林星宇仰头,两行清泪自粗粝的脸庞滑落。

想当年,家族被人陷害,他孤身一人逃出生天。

幸得一位老人相救,后来还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了自己。

只是,大婚当日突然接到部队命令,只与柳清涵做了一夜夫妻,便匆匆离去。

这,是他一生的痛,更是愧对了妻子。

后而从戎五年,南怔北战,机遇中练就一身逆天医术,终于创立了令得各国政要忌惮和恭敬的“神武殿”!

今天是他回到故地的第一天,他要弥补当年的缺憾……

“查!给我查清楚,我的妻子,我的女儿,她们现在在哪里?”

…………

“快点把这个小孽种给我!”

王春艳死死盯住女儿护在怀中的小姑娘,声色俱厉。

柳清涵满面含泪,护住女儿的手臂早已被自己的母亲抓出了一道道伤痕。

“妈,我求你了,灵儿她有心脏病,要尽快送医院,她也是你的孙女啊!你不能这么狠心!”

听了柳清涵的辩解,王春艳气不打一处来。

五年了,一直守着这赔钱货,单是医药费都不知贴进去了多少?

原本女儿生得花容月貌,能够嫁入豪门,可惜,大三的时候,柳清涵却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强迫了!

甚至还生下了孩子!

王春艳看着自己的美梦被人撕毁,养着满身是病的拖油瓶,心里别提多苦了。

但,她不甘心,五年来,王春艳如疯子一般的寻找买家。

终于,锦州来的投资商张建业看上了林灵,说愿意出两百万收养。

圈子里都知道,张建业的独子是个脑瘫,现年十岁,连自己多少根指头都数不过来,他正想着给自己的傻儿子找门儿亲。

“收养?姓张的哪是要收养?他是要拉我的林灵去给他那个傻儿子当童养媳啊!”

柳清涵几欲崩溃,泪水顺着白皙的脸颊缓缓落下。

王春艳冷哼,“那又如何?张总可是要出两百万买这个孽种,这种好事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柳清涵跪在了地上哀求:“妈,我求您了,不要带走灵儿,她,还生着病啊,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

“她反正命不长了,还不如趁现在还能卖个好价钱,还有,你等了那混蛋五年,他都不知死在那个桥洞,尸体怕是都烂的看不出人形,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要我说,就该把怀里的那个小孽种溺死,你再若无其事的找个豪门嫁了!你倒好,非要等着他,与多少豪门失之交臂!”

柳清涵将女儿护在身下,一脸坚毅:“星宇绝对没有死,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你要想带走我们的孩子,就踏过我的尸体!”

看着自己的女儿,王春艳面色发青,因为气愤,让她说话的声音都走音了。

“好,好得很,既然你不识时务,那就别怪我了。”

说着,她顺手便举起了一旁的实木椅子,对着柳清涵纤细的后背便猛然砸去。

嘭!

一声闷响,柳清涵被狠狠的砸倒在地,殷红的鲜血喷在了林灵穿着的碎花裙上。

小丫头顿时哭出声来。

王春艳面容扭曲,再次将椅子举起,“最后一次机会,放不放手?”

“我不!”

就在王春艳再次准备挥下椅子时,躲在怀中的小女孩却推开了柳清涵的手臂,上去抱住了王春艳。

“不要,外婆,求求你别打妈妈了,我都听你的,求你了,别打妈妈....”

王春艳蹙眉,冷哼一声,抱着林灵转身离去。

并且将房门锁死了!

就在王春艳抱着林灵坐车往酒店赶的时候,在安市的高速出口,一行整齐的奔驰子弹头整齐停靠。

林星宇缓步从车上走下,一个头发稀疏的男子被两个人壮汉按在了他的面前。

“殿主,查清了!这个叫老谷的,是建筑商张建业的得力手下,就是他出的馊主意,您的小女儿现在不知道被他们藏在了何处!”

林星宇眸底阴狠光芒一闪。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诛九族!”

冰冷话语,如同刀刃一般刮在老谷的耳膜。

“滴答滴答……”

他……居然失禁了!

“我,我……我……都是张家让我这么做的....他要找童养媳……您的女儿现在应该是在凯旋酒店……”

城北,凯旋酒店。

看着抱着林灵的王春艳,张建业不悦道:

“怎么这么慢?”

“哎呀,还不是我那个闺女,舍不得自己的姑娘......”

王春艳将林灵放在地上,谄媚不已。

张建业眼睛一眯,嘴角勾起一抹阴恻恻的笑意。

“妈妈……我要找妈妈,奶奶,我要找妈妈……”

与母亲的分别,再加上张建龙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林灵被吓得小声抽泣了起来。

啪!

张建业甩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

瞬间,小林灵便被打倒在地,哇哇大哭!

“他妈的,大喜的日子你哭丧呢?再哭老子就找人做了你妈,让你个小贱种哭个够!”

林灵闻言,一张小脸瞬间变得惨白。

心脏猛然一抽,她跪坐在地上快速的擦去了眼泪:“林灵不哭了,林灵很听话,你不要伤害我妈妈!”

林灵可怜兮兮的样子,彻底激起了张建业的龌龊心思。

他狂笑着,将一张银行卡丢给了王春艳。

随即狠狠的捏着林灵的脸颊吼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给我记住。”

“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奴隶,我的话就是圣旨,等你长大了不仅要伺候我儿子,还有伺候老子!哈哈……”

看着眼前的林灵,他目露淫光。

此女,日后必定是个大美人儿!

“等你这小美人胚子长熟的时候,老子一定要好好尝,现在老子先去找你的妈妈......嘿嘿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