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 pgone太大了兽王

段大老爷和段夫人起了个大早,坐在大厅伸长脖子等待新人来奉茶。
 
  可等了半天,蚊子影子都没见着一只。
 
  “不是说今儿一早就回来。”段大夫人问自家老公,“怎么到现在都没见到人?”
 
  段大老爷刚喝了一杯茶,“急什么,止容说今天会回来就会回来。”
 
  “我就说结这个婚有什么好,才刚结婚第二天呢,你瞧人都给拐跑了……”段大夫人心疼三儿子,“那个顾惜也真是的,嫁给止容就是段家的媳妇,就该守段家的规矩,怎么可以不到回门日就回顾家,不行,等他们来了,我要好好说说她。”
 
  段止恒打着哈欠进了大厅,“妈,一大早的你这是要说道谁啊?”
 
  段止风跟着迈了进来。
 
  瞧见两个儿子,段大夫人就气不打一处来,“止容还没回来,你们两个还有心思睡觉。”
 
  “三哥昨晚和嫂子一起去了傅家没回来?”段止恒眨了眨眼问,“是不是傅家出了什么问题?”
 
  段大夫人有些不太愿意说,“那倒不是……”总不能说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吧。
 
  段止风在一旁坐下,语气酸酸,“你们操心什么,昨晚三弟肯定是春风得意了。”
 
  他的话音才落,那边管家进来说,“老爷,夫人,三少爷和三少夫人回来了。”
 
  段止容与顾惜一并走了进来。
 
  晨光从外照进来,照射在两人身上,好似一对璧人。
 
  看得段止风一阵恍惚,目光落在了一身粉色套裙的顾惜身上就再也移不开了。
 
  眼前娇美的人儿本该是自己的妻子,却硬生生被老三抢走了,一想到这里,他就悔恨不已。
 
  后悔自己不该那么轻率拒绝,更恨段止容抢了原本该属于自己的人。
 
  越想越郁闷,最后段止风索性撇过头,不去看。
 
  段止容拉着顾惜的手往前走到了二老跟前。
 
  “爸,妈。”
 
  段止容笑着说,“我和顾惜回来了。”
 
  “舍得回来了?”段大夫人一脸不高兴,“这才新婚就不在家里住,多不吉利。”
 
  段大老爷出来打圆场,“哎呀,过去就过去了,孩子们这不是回来了,以后在家住就好了不是。”
 
  段止容摇头,“以后我都不住在家里。”
 
  “什么,你不住家里,住哪里?”段大夫人对他的健康最为关心,“你这身子骨,怎么能去外面住啊。”
 
  “妈,有顾惜在,您还怕什么。”段止容抬起两人紧握着的手,笑着说,“傅大老爷的病也都是顾惜治好的,我这点伤风咳嗽,难不倒她。”
 
  随后,他看向顾惜,笑得和蔼,“对吧惜儿。”
 
  惜儿?!
 
  这人在人前还真能秀恩爱。
 
  顾惜配合着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是,我会好好照顾他。”
 
  “你瞧,两人多合得来,你就放心吧,老太爷的命也都是顾惜救的呢,给止容调养身子绝对没有问题。”段大老爷生怕妻子生气又惹家庭矛盾,忙说,“你啊,就别操心了。”
 
  段大夫人瞪了他一眼,“就你会做好人。”
 
  段大老爷呵呵笑着,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那我和惜儿就去收拾一下。”段止容交代完正要走。
 
  段止恒笑呵呵地上前,“三哥,你要搬出去住啊?”
 
  段止容点头。
 
  “给个新家地址吧。”
 
  段止容看着他。
 
  段止恒笑呵呵地说,“有空我可以过去串门。”
 
  段止容想也不想就回答,“我们没空。”说完,他拉着顾惜就往外走。
 
  段止恒:……三哥这是典型的有了媳妇忘了兄弟。
 
  
 段止容收拾好行李,交代林戴玉,“一会儿你去买羊奶和羊肉片。”
 
  林戴玉微愣了下,“给夫人买的?”夫人好这口?
 
  段止容一脸神秘,摇头:“不,喂猫。”
 
  “喂猫?哪来的猫?”
 
  林戴玉一头雾水,直到三少瞪了他一眼,才回过神来:“哦,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买!”
 
  ……
 
  段止容与顾惜回到了凌珞阁,天辰迎了出来。
 
  他上前一步,“小姐,入学手续都办妥了,另外捐款也都到位。”
 
  顾惜微微晗首。
 
  这时,喵咪热情地奔到了顾惜的跟前,扬起头蹭她柔软的掌心。
 
  顾惜的嘴角微抿,脸上是少见的温柔神色。
 
  段止容看得呆了一呆,接着,他忽然咳嗽了好几下,眼眶微红,“咳咳咳……”
 
  美人抱病,我见犹怜。
 
  果然,顾惜立刻收回了手,转头问,“怎么,还有不舒服?”
 
  “咳咳咳……”段止容心满意足,却又接着咳嗽了几声,“嗯,有点。”
 
  由于咳嗽,他呼吸微微急促,两颊泛起胭红,眼角水光潋滟。
 
  顾惜看得眉头微皱,心头却是一软。
 
  段止容见状,心头更甜了,温柔笑道,“没事的,喝了你熬的药膳,我已经好多了。”
 
  顾惜点头,“那晚上的时候,我让天音再给你熬一碗。”
 
  段止容眉眼弯弯,趁机上前一步,不动声色隔开了喵咪,“好。”
 
  他与顾惜并肩去了餐厅,喵咪孤单地跟在后面。
 
  林戴玉:……
  明明来之前三爷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咳嗽了?
 
  三爷可真行,竟然跟一头豹子争宠!
 
  ……
 
  用过餐,顾惜刚踏上楼梯,喵咪就紧跟其后。
 
  段止容喊住她,“要进国大的预科班,就要参加入学考试,你都准备好了吗。”
 
  顾惜想也不想就回答,“我早就准备好了。”
 
  “这样啊……”
 
  三少本来想借着给顾惜讲题的机会,拉近一下两人的关系,没想到人家不需要。
 
  他想了想,从善如流:“可是预科班的入学考试,我还有些地方不太懂,想……请教你。”
 
  顾惜点头,“行吧,那我们去书房谈。”
 
  段止容欢喜不已,刚要上前与她并肩而行,冷不丁又有一道黑影闪身穿入两人之间。
 
  就见喵咪终于找着了机会,昂首挺胸,迈着优雅的步伐,将两人隔开。
 
  好拽的豹子!
 
  真没眼力见!
 
  段止容恨得牙痒痒,朝林戴玉强招了招手,“过来。”
 
  林戴玉颠颠儿到了他跟前,“三爷,有何吩咐?”
 
  “将肉干放在碟子里,再倒上羊奶,端到书房来。”段止容说完,转身跟上顾惜。
 
  林戴玉立刻照做,端着碟子到了书房。
 
  到了书房门口,又瞧见三爷与夫人并排坐着,喵咪就横在两人的中间,妥妥的大型灯泡一枚。
 
  他挑了下眉,这头豹子该不会通人性吧,怎么也跟三爷一样喜欢争宠。
 
  喵咪被那香味吸引,它起身,转过身来径直朝林戴玉奔了过去。
 
  林戴玉拿着碟子就往后退。
 
  退到了一处房间门口,他将碟子放在房间里,待喵咪走了进去后,他连忙关上了门。
 
  段止容满意地点点头:屋子里终于清静了!
 
  
 两人一道温习了入学考试的科目。
 
  “这道题是这样做……”顾惜将心得一一详细地告诉了他,“现在明白了吧?”
 
  她的侧脸更加的完美,白瓷一般的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闪动着莹莹光泽,还有那忽上忽下的睫毛,好似一双蝴蝶的翅膀在扇动。
 
  那一下,一下,轻盈又可爱。
 
  段止容单手托着下巴,笑着点头,“嗯,明白多了,惜儿你真棒。”
 
  这个称呼太亲昵,顾惜一时间没能适应,她说,“你的接受能力也很好。”
 
  段止容的嘴角微微上翘,双目闪着光,“那也是惜儿你教的好。”
 
  顾惜挑了下眉尾,“你可以叫我顾惜,惜儿这个称呼……我还是有点不适应。”
 
  “可是,我们既然是夫妻,总不能像陌生人一样叫你顾惜吧。”段止容露出为难的表情,“再说了,你不是说要在人前装恩爱,要是平时不这么经常叫,我怕关键时刻会露馅。”
 
  顾惜:……他说的好有道理,她竟然没法反驳。
 
  “你也要试着叫我止容。”段止容改用单手撑着侧脸,温柔地看着她。
 
  顾惜说,“止容……”
 
  “嗯……”段止容笑弯了眉眼。
 
  林戴玉原本站在门口,伸手摸了摸胳膊,只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三爷这副十分讨好的样子,着实让他吃惊不小。
 
  他眼里的三爷,平时对人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表情。
 
  何时有这样亲切温柔到近乎讨好的神色。
 
  果然,色令智昏。
 
  “奇怪,喵咪呢?”顾惜这才发现,原本蹲在一旁的喵咪不见了踪影。
 
  段止容面不改色,心不跳,“我瞧着刚才似乎追着戴玉出门去了。”
 
  林戴玉:……三爷甩锅的功夫一流。
 
  ……
 
  段止风正坐在帝都的包厢里,一脸的阴沉。
 
  身边的狐朋与狗友们朝彼此使了个眼色。
 
  丁奇上前,“止风,你今晚怎么了?”
 
  宋峰笑着拿起酒杯,晃动了几下,“阿奇你刚回来还不晓得,止风的老婆被人抢了。”
 
  “什么!”丁奇一拍大腿,骂道,“哪个王八羔子敢抢段老大的老婆?”
 
  段止风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宋峰一脸为难地说,“段三少……”
 
  丁奇愣了下,“谁。”
 
  “段三少,段止容。”宋峰又强调了一句。
 
  丁奇眨了眨眼,“段家的那位病秧子?他凭啥抢止风的老婆,再说就他那副病恹恹的模样,他能洞房吗?”
 
  不提这茬还好,提了段止风的脸色彻底黑成了锅底,他拿起桌上的酒杯,一口饮下。
 
  宋峰伸手捅了捅丁奇,悄声说,“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丁奇连忙说,“止风啊,我口无遮拦你别见怪,你也别郁闷了,这天底下的好女人多了去了,哥儿今儿就给你介绍几个不错的,保证把那个什么顾惜比下去。”
 
  之前,他也听闻过段止风好像与一个叫顾惜的人有婚约,想来是那个被抢走的新娘了。
 
  “比她还好的?”段止风挑眉看向丁奇。
 
  丁奇点头,“是啊,包在哥们儿身上保证给你找个天底下最好的女人。”
 
  段止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丁奇觉得有些纳闷,“止风,你怎么这么瞧着我?”难道他说错话了?
 
  宋峰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等你见到顾惜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