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折腾的她嗓子都哑了 小说全文、哭着求他放过自己

孟氏让吴嬷嬷带着宋宛月去找人。

两人出府后坐上马车去了店铺。

孟氏陪嫁的铺子很多,大都是在京中最繁华的街道上,间隔的都不远,一些自己用,一些租了出去。

他们去的是卖布料的铺子,江南的绸缎和丝锦是最好的,一个月孟阳就会让人运一船过来,因此这边的铺子也很有名,顾客也很多。

刘掌柜是当年跟着孟氏陪嫁过来的掌柜的之一,这些年和金掌柜一起打理所有的铺子,忠心耿耿。

马车行驶在路上,宋宛月掀着窗帘往外看。春日正暖,大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叫卖声,吆喝声不绝于耳。

“当年舅老爷给夫人在这条街买下了十个铺面。”

吴嬷嬷笑着说道,想着当年孟氏出嫁来京城时的轰动,那个时候,许家还没这么有名,但也是书香世家,听闻娶进来一个商家女子,说什么的都有,直到舅老爷一口气砸下几十万两银子,大手笔的在这条街上买了十个铺面,那些人都闭了嘴。

宋宛月想象着那个画面,“外祖母家得多有钱!”

“孟家在江南虽然不是首富,但也是数一数二的人家,又只有舅老爷和夫人兄妹两人,夫人又是远嫁,老夫人怕她受欺负,恨不得把半个家业都给她做陪嫁。”

宋宛月点头,正欲放下帘子,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她眯起了眼睛。

那边,吴盛从一间店铺里出来,差点撞到了黄玉,他急忙道歉,“姑娘,对不住。”

黄玉退后了一步。

“哎,你不是那个……”

吴盛认出了她,见黄玉没想起来,提醒,“就那日在路上,你们的马车坏了,我家的车夫帮你们修好的。”

黄玉想起来了,福了福身,“那日多谢公子了。”

“举手之劳的事,你这是……”

话还没说完,一道声音从一辆马车里传出来,“黄玉姑娘。”

吴盛循着声音看过去,见到是宋宛月,面不改色的收回视线。

“宋姑娘。”

黄玉很是惊喜。

她今日是出来买东西的,宋宛月让她跟着去江南,她很是感激,就想过来买一些布料,路上给宋宛月做几身衣服当做谢意。

宋宛月看着她,笑问,“你这是……”

黄玉自然不能说自己是来布料给她做衣服的,回道,“我来买一些路上要用的东西。”

“那他是……”

宋宛月看向吴盛。

“我们在来京城的路上马车坏了,是这位公子让他的随从给修的。”

黄玉怕宋宛月误会,急忙解释。

宋宛月点头,光明正大的打量吴盛。

吴盛怕她看出端倪,微微朝她点了点头,转头带着随从离去,走出很远,感受不到宋宛月的目光,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回了京城以后,他一直在想法设法的找机会接近黄玉,一直到今日才找到,本来想借着这次机会让黄玉对他留下印象,没想到却被宋宛月破坏了。

看着人不见了,宋宛月才收回目光,正欲说话,感觉到吴嬷嬷悄悄扯她衣袖,看过去。

吴嬷嬷张着嘴,无声的说,“金皓。”

宋宛月明了了,金皓应该在这家铺子里,笑着邀请黄玉,“这边人多,你上马车吧,等一会儿我找个人陪你逛。”

黄玉还以为她是让吴嬷嬷陪着自己,想着也好,她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别惹了麻烦,便上了马车。

绸缎铺距离卖胭脂水粉和祛疤膏的那间铺子不远,当时开业的时候宋宛月从这家店铺门前经过,还赞叹这家铺子的生意好,没想到竟然是外祖母的。

马车在店铺门口停下,宋宛月刚下来,金皓惊喜的声音响起,“宋姑娘,您怎么来了?”

他是这家店里的伙计,今日负责在门口招呼客人。

听到他的声音,正欲下马车的黄玉脸腾的红了。

宋宛月看在眼里,又看着满面春风,从里到外透着精神的金皓,笑道,“我们来找刘掌柜的,他在吗?”

“在,在,您里面请,我去请掌柜的过来。”

“不急,马车上还有人。”

金皓看过去,见黄玉正从马车上下来,下意识的伸出手想去搀扶。手都伸出来了,想起宋宛月还在旁边,急忙收了回去,红着脸结结巴巴的喊,“黄、黄姑娘。”

黄玉红着脸小声嗯了一声。

“您几位快里面请,我去喊掌柜的。”

说完,跑去后院,不过一会儿,一名和吴嬷嬷岁数差不多的男子提着衣摆从后面匆匆过来,目光忍不住落在宋宛月身上。

这些时日,他听说了太多关于宋宛月的传闻,十分好奇宋宛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能在京中引起一次又一次的轰动,现在一见,果然如自己想象的一般,粉雕玉琢,玲珑剔透,沉静大方。

行礼,声音略显激动,“小的见过孙小姐。”

宋宛月虚扶了他一把,“刘掌柜客气了,我今日来是有事找你。”

“孙小姐请说。”

“我想租用一条大船,外祖母说你对码头比较熟悉。”

“是,小的和码头上的人打交道几十年了。”

“那麻烦刘掌柜的了。”

刘掌柜连连摆手,吩咐伙计去备马车。

宋宛月趁机帮金皓请了半天假,让他陪着黄玉去买东西,然后把人送回南城。

刘掌柜刚才以为黄玉是宋宛月的丫鬟,听到她吩咐金皓才有些明白过来,当即准了假。

马车驶过来,刘掌柜上去,在前面带路,来到城外的码头。

码头很大,客船和商船停靠在不同的位置,刘掌柜跟这里的人很熟了,直接去找了管事的。听他们要租用一条大船,管事将他们带过去,指着停靠在中间的一条大船,“这条是这里最大的,能容纳百十号人。”

“我可以上去看看吗?”

管事的朝船上喊,“王五,有客人要租船。”

伴随着应声,一个粗壮的汉子从船上下来,他是这条船的船主,看到几人,还以为是刘掌柜的要租船,问,“客官租船想去哪儿?”

“去江南。”

“江南?”

王五大喜,去江南少说也得二十多天,他好久没接过这么大的买卖了,当即笑着

请几人上船。

远处,吴盛看着这一切,对着随从耳语了几句。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这道声音很是突兀,所有的人都看过去。

皇上穿的是寻常的衣裳,夫子和学子们都没有见过他,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宋宛月愣了愣。

一脸矜持笑意坐在一边的老先生也看到了,瞬间就要起身,皇上一个眼神看过去,老先生改为微微欠了欠身。

皇上看向宋宛月,“这位姑娘,如何?”

“好啊。”

宋宛月也回过神来,爽快的应下。

祭酒连忙走到一张桌子前,把上面的黑白棋子各自收回棋盒中。

见祭酒亲自动手,一应夫子和学子们便知道此人身份不简单,均是后退了一些,让开地方,收了声音。

皇上走过去坐下,宋宛月也抬脚往桌边走,目光看向老先生,见他不着痕迹的点头,心里有了数。她在桌边坐下,做了请的手势。

皇上也没客气,拿起一颗黑子放在棋盘中间。

黄公公候在他身侧,祭酒站在他另一边,两人目光灼灼的盯着棋盘。

皇上不慌不忙,宋宛月是信手拈来。半个时辰过去,两人都还游刃有余,一众围观夫子和学子们不自禁的往前了一些。

皇上虽不像老先生那样浸淫棋道几十年,却也一直爱好下棋,常常和一众大臣下几局,鲜遇对手。原本他没把宋宛月放在眼里,一个小丫头而已,能有多大的能耐,能以一对十,不过是祭酒的套路。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宋宛月刚才也不是侥幸,她棋艺确实很好。

如此想着,他蓦然改变了棋路,接连设了几个陷阱,只要宋宛月踏进一个,就会全盘皆输。

祭酒看的心提起来,他看得出来,皇上是势在必赢,想要给宋宛月一个眼色,让她不着痕迹的让一些,宋宛月却只低着头看棋盘,自己完全没法提示她。

宋宛月依旧不慌不忙落子,每一子都落在陷阱的周围,好似下一步就能进入陷阱,最终却都一一绕开,然后形成合围,将对方的后路全部堵死,动弹不得。

祭酒没忍住叫了一声好,“好!”

话出口,才想起来是皇上输了,赶忙看皇上的脸色,见他没有发怒,心稍安了一下。

“下的确实好。”

皇上弃子认输,“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在棋艺上竟然有如此造诣。”

“承您谬赞,我只是比较有天赋而已。”

皇上大笑,起身离开。祭酒想要去送,被黄公公用眼神制止,皇上不会希望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也不会想今日的事情传出去。

等他们一走,那股无形的压迫消失,围观的夫子和学子们顿时沸腾了。他们不敢围去老先生和宋宛月身边,团团围住祭酒,争先恐后的央求要给宋宛月对弈。

这边的事很快传到了大皇子和二皇子耳中。

年前被皇上斥责了以后,大皇子这些日子并没有什么动作,此刻听到这个消息他有些坐不住了,喊了幕僚来商议。

幕僚献策,“殿下,您可以借着下棋的名头去许府,这样不但能接触到老先生,还能接触到那个宋宛月,如果能把她也拉拢过来,大位定然非您莫属。”

大皇子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但是,他如此迫不及待的去许府,父皇若是知道了,免不了会多想,他不能再让父皇训斥了。

“这个主意不错,只不过不能现在去,等上几天,等这阵风头过了,我再去许府。”

二皇子听到以后,喊了侍卫进来,吩咐了几句,侍卫出了府,去户部门前守着。

散衙时辰一到,户部的官员陆陆续续出来,宋思走到中间,所有人都跟他打招呼,宋思一一应过,走到自己的马车边,正欲上去,侍卫出现在他面前,“宋侍郎,二皇子有请。”

宋思微愣,“殿下找我何事?”

侍卫面无表情,“宋侍郎去了就知道了。”

宋思便没有再多问,上了马车,随着他到了一个茶楼,上了二楼雅间。

二皇子穿着寻常的衣服,坐在主位上,悠闲的喝着茶,看到他进来,眼皮都没抬。

宋思行礼,“见过殿下。”

二皇子直到把茶盏里的茶喝完,才出声,“坐吧。”

“谢殿下。”

宋思坐下,二皇子并没有让人给他上茶。二皇子转动着茶盏,然后松手,茶盏落在地上,啪的一声后摔的粉碎。

“看到没,瓷器再好,如果不被护好,也就是这个下场,宋思,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该怎么选择。”

“殿下说的是。”

二皇子弄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盯着他。

宋思起身,深深弯下腰去,“臣愿意追随殿下,但殿下需得保证护住我的家人。”

二皇子大喜,“好说,只要你为本殿下效力,别说你的家人,就连定国公府本殿下也护得住。”

……

宋宛月再次在京中扬名,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听到有人议论,许家更是门庭若市。

和许家有关系的直接上门,没关系的托了关系上门,想和宋宛月对弈,都被老先生以过几日要去江南,这几日需要做准备为由,打发了。

孟氏院中,吴嬷嬷正喜笑颜开的同孟氏说话,“我刚听管家说,一上午来了不下十拨人,都是来找孙小姐下棋的。”

这几日府里的人也都一直在说宋宛月棋艺的事,孟氏也是掩饰不住的高兴,“你也听婉儿说了,她并没有教月儿棋艺,这孩子完全就是天赋。”

“可不是,孙小姐做什么都有天赋,下棋是,做生意也是。”

“谁说不是呢,连我大哥都说月儿是做生意的奇才,也不知道这孩子随了谁。”

“当然是随了外祖母了。”

伴随着话声,宋宛月掀帘进来。

孟氏听的心花怒放,招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今日怎么这么早过来了?”

“我想问问外祖母手下可有对码头熟悉的人,我想让他带我过去租条大船。”

孟氏看向吴嬷嬷。

吴嬷嬷笑道,“刘掌柜对码头很是熟悉,我这就派人去把他叫过来。”

“不用了,他在哪个店铺里,我过去找他。”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