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比起顾兰心装的不会水,她是真的不会水啊!
 
  小时候她被顾兰心按到浴缸里过,自那以后她就有阴影了。
 
  很快,水面只剩下一圈圈荡漾,顾小陌彻底没入了水底。
 
  顾兰心黑心的想着,要是能这样淹死顾小陌该多好!
 
  可惜,易佰出声了,“慕总,她好像真不会水,会出人命的,要不要我去?”
 
  “不用!”急忙阻拦的却是顾兰心,察觉到所有人都看向她,她赶紧掩饰道,“不用的,我妹其实会水,她就是爱玩闹,想跟我们开玩笑……”
 
  “慕总……”易佰皱眉看着慕北屹。
 
  “捞上来,”这样一顿教训也算够了,慕北屹松了口。
 
  易佰连忙跳到水池里,很快,沉了底的顾小陌被拖到水池边,易佰在她背后拍了好几下,她吐出一大口水,慢慢睁开眼睛。
 
  妆花了,脸脏了,衣衫不整,顾小陌的模样极其落魄不堪。
 
  尤其她醒了之后扒着水池边,狠狠瞪着慕迟屹几人,“我不上去,我要告你们谋杀!”
 
  ……
 
  “我告诉你们,你们一个都跑不了,我要是死在水底……”
 
  “那就别上来了,”慕北屹收回冷漠的眼神。
 
  你是魔鬼吗?顾小陌瞪着那个臭男人。
 
  随即慕北屹让人把躺椅搬了过来,顺便接过佣人手里的浴巾给浑身湿淋淋的顾兰心披上。
 
  顾兰心垂眸朝他温婉一笑,小鸟依人般的靠着他坐在了躺椅上。
 
  一群人,好整以暇的看着水池边的落汤鸡顾小陌。
 
  尤其顾兰心眼底的得意都快掩饰不住了,慕北屹对顾小陌越无情冷漠,她就越安心!
 
  即使已经初春,池子里的水仍是冷的,顾小陌猛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慕北屹低睨着这个胡搅蛮缠还恶毒的推顾兰心下水的女人,淡声道,“道歉吗?”
 
  “我不!”她咬着牙哆哆嗦嗦,却死也不想给顾红娟道歉!
 
  “呵,”慕北屹轻笑一声,眼底带着冷冽,“拿冰过来。”
 
  啊?易佰一愣,朝顾小陌投去一抹同情的眼神,吩咐人去地窖取冰了。
 
  一盆盆冒着寒气的冰块很快被端了过来,顾小陌不敢置信的看着慕北屹,在他一挥手下,一盆冰块尽数被倒入了水中。
 
  寒意瞬间侵袭她全身,顾小陌脸色渐渐苍白起来。
 
  顾兰心还假模假样的道,“妹妹,你就道个歉吧……”
 
  她死也不给她道歉!顾小陌双唇紧咬着,抓着水池边忍耐着。
 
  慕北屹最不怕跟人耗着了,见她那倔强模样,莫名起了劲,想看她低头认输的样子,便启唇道,“继续倒。”
 
  一盆又一盆的冰块下水,趴在池边的顾小陌很快就被冻僵了,小脸已经开始发紫,可她还是紧紧抿着唇,红着眼瞪着慕北屹。
 
  “慕总,她好像快不行了,”易佰好心的提醒。
 
  果然,下一秒,顾小陌两眼一翻,晕了过去,身子朝水底沉去。
 
  慕北屹刹那间眉头紧皱,不由自主的一把推开身边的顾兰心,大步走了过去,竟不顾其他亲自下水把人捞了上来。
 
  顾兰心脸色狰狞的看着这一幕,不敢相信慕北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他竟然会去救顾小陌……
 
  
 怀中女孩小脸估计也就他巴掌大点,此刻冻的青青紫紫的,样子实在是说不上好看,但是当她灵动的眼睛闭上时,他的心脏瞬间就收紧了。
 
  她浑身湿淋淋透着寒气,他也不在意,把她从水中抱了出来,易佰要上前接手,慕迟屹却一反常态的避开了,径直抱着顾小陌往室内走。
 
  被遗忘的顾兰心攥紧双手,隐忍着满心的妒忌和愤恨。
 
  慕北屹只是想教训教训这个乖戾的女人,谁知她这么倔强,被冻昏过去了也不说一句道歉。
 
  他坐在床边,望着那个女人,家庭医生给顾小陌打上了点滴,道,“不发烧就没事。”
 
  顾兰心走进来,面目平静的温柔道,“北屹,我守着妹妹吧,等她醒来我好好跟她解释解释,她一定不会生你这个姐夫的气的。”
 
  姐夫……
 
  是了,这女人如何不管他的事,唯一有的一丁点关系,那也就是她是顾兰心的妹妹,是他以后的小姨子。
 
  慕北屹自制力强,收回了所有不该有的思绪,对顾兰心点了下头,走了出去。
 
  室内无人,顾兰心再也不必遮掩,环抱着胸冷笑一声走了过去,“顾小陌,你既然敢回来,就别怪我心狠了!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挡着我的路的。”
 
  床上的顾小陌一无所觉,只是冷的有些颤栗,顾兰心看不惯她这模样,也欺负顾小陌惯了,当即就掀开了顾小陌身上的被子,还走到窗边打开了窗。
  起风了。
 
  风顺着窗子吹进来,顾小陌越发冷,身子无意识的蜷缩起来,手上的针头被她乱动弄掉了。
 
  顾兰心走过来,‘好心’的想帮她把针头扎回去,却每每找不准血管,那双小手很快肿了起来。
 
  她满意的笑着,唇边落下温柔到诡异的声音,“顾小陌,真希望你就这么睡过去,永远都不要醒!”
 
  顾小陌果然发烧了!近四十度,烧的她脸蛋通红,难受的紧皱着小眉头。
 
  医生建议直接送到医院去,顾兰心也温声道,“是啊北屹,把妹妹送到医院去吧。”她不想再让顾小陌留在慕家,她多留一秒,她都害怕当年她冒充顾小陌的事会被发现。
 
  顾小陌咬着唇嘟囔道,“囡囡,我的囡囡……”
 
  “唔,坏蛋,”这句坏蛋不知道是骂谁的,但足可以看见她脸上的怨气。
 
  哪怕是发烧了,这张小脸都看起来生动不已。
 
  慕北屹知道自己应该直接送走她完事,但是却第一次不理智的道,“先给她退烧再说。”
 
  顾兰心手心差点被自己掐出血来。
 
  才见了一次面,慕北屹竟然就对顾小陌上心了,她缠着他几年,都只换来一点点柔情。
 
  不行,她不能再让慕北屹对顾小陌这样相处下去了!
 
  眼底飞快闪过一抹狠色,顾兰心下了一个决定!
 
  当夜,顾小陌迷迷糊糊醒来,全身黏腻的她极其不舒服,佣人端着水走进来,递给她,看着她喝下去时,小露轻扯了下嘴角。
 
  一个蠢货而已,拿什么跟小姐斗?
 
  顾小陌毫无所觉,喝了水后她舒服多了,便想起身看看这是哪里,要赶紧回去,囡囡会担心的!
 
  可她刚走出卧室门,腿便虚软了下,浑身隐有燥热感。
 
  顾小陌微皱眉头,抬手抚了抚脸蛋,好烫啊。
 
  她揉了揉眼睛,让视线看的更清楚一点,然后扶着墙往外走,经过一处门前时,她顿觉一阵天旋地转。
 
  慕北屹刚推开卧室门,就被女孩扑了一怀,怀里的女孩浑身娇软,眼眸瞪大茫然的看着他,因为害怕摔倒,她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裳。
 
  他眼眸一暗,捏紧她的手想要把她拽起来。
 
  顾小陌却死死不松手,他身上冰冰凉凉的,让她好舒服。
 
  而且他看起来好熟悉啊,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想不起来了。
 
  她歪着头,问道,“你是谁啊,我们见过吗?”
 女孩脸上纯真无暇,单纯的问着问题,可身体却因为那杯水的药性,自然而然的往他身上贴去。
 
  慕北屹只一怔,就回了神,随即厌恶的扯唇讥讽一笑,这女人在玩什么花样?
 
  “松开!”
 
  不,“我不松!这样舒服。”
 
  不要脸,慕北屹强硬的想要扯开她的手臂,结果她却更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不放,踮起脚凑到他面前,声音软糯的跟糖粽子一样甜,“我难受,你帮帮我呀,”呀字轻翘,像蝴蝶翅膀一样扇进了他心里。
 
  他顿时浑身起了丝热意,竟被这女人撩了起来。
 
  慕北屹恼怒的皱眉,望着这个放荡的女人,她平时也这样到处勾搭人吗?这种撒娇的语气,他相信哪个男人也抵抗不了。
 
  “给我放手!”他压低声音,危险的凑近她耳边。
 
  顾小陌却不害怕,反而觉得他的呼吸都是凉凉的,就是有点挠人,挠的她心痒痒的,好奇怪啊,她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了?
 
  又热又燥的,好像有成群的蚂蚁在撕咬她一样。
 
  她憋着嘴,委屈道,“我好像要死了,你救救我……”
 
  “帮帮我,我会弥补你。”
 
  不经意的,慕北屹想起了那个夜晚,他也如同这女孩一样寻求着别人的帮助,救他一下。
 
  那个女孩很好心,也很笨笨的,就这么被他给欺负了。
 
  他似乎从这女孩身上看到了那晚女人的影子,但那晚的人,明明是顾兰心。
 
  兰心……
 
  慕北屹猛地一把推开顾小陌,他对顾兰心有责任,怎么可以对别的女人……
 
  刹那间,他眼神冷冽如冰的望向顾小陌。
 
  而顾小陌被他一把推到角落,浑身难受的她已然失去了理智,脸蛋绯红如霞,蜷缩成一团,痛苦的闷声着。
 
  慕北屹又出现了一些不该有的心疼。
 
  该死的!
 
  他强迫自己转身回房,把人关在了外面。
 
  角落没人注意到的小露目睹全程,赶紧回去向小姐报告,“小姐,慕总果然还是最喜欢您的,一把就把那顾小陌给推开了呢!”
 
  闻言,顾兰心放下卸妆水,轻轻扬了扬嘴角,“那当然,我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呢,他怎么可能背叛我。”
 
  “小姐,那现在怎么办?慕总不动心,计划……”
 
  “哼,我当然不能让北屹动心了,北屹怎么能睡那个脏女人,我有北屹卧室钥匙,明早把她丢进去。”
 
  “那药能让她煎熬一晚上,也算是给她个教训!”顾兰心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抿唇笑的得意。
 
  一晚上,顾小陌都饱受折磨,她发高烧本就昏迷不清的,再加上那药效的折腾,生生让她跟脱了水一般苍白无比。
 
  小露一挥手,两个人进来把她粗鲁的抬了起来,轻手轻脚的走进另外一间卧室,把顾小陌放在了床上。
 
  第二日天渐亮,顾小陌是被一阵尖声吓醒的。
 
  她猛地坐起身,被子滑落,露出肩头一片晶莹,她赶紧拉起被子护住自己。
 
  而眼前的顾兰心已满脸崩溃,伤心欲绝的指着她,“你,你,妹妹你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爬上你姐夫的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