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在野外自w和陌生人做了(人妻小树林野战)

炎紫薇接过了储物戒指,然后有些恍惚,因为她没想到夜宣肯拿出资源帮助炎氏族人。

“还有一点,你们炎氏族人如果在妖族那边不好混,可以撤出来,前往我麾下的世界发展,那边也是大世界,环境也很不错。”看着有些失神的炎紫薇,夜宣开口提醒了一句。

听了夜宣的话,炎紫薇双膝跪地,表示感谢。

一般的属下效忠之礼都是单膝,双膝就十分的卑微了,是失去尊严、是没有人格的顺从,现在炎紫薇愿意做这种失去尊严的顺从,是一种态度,绝对忠诚的态度。

伸手抓住了炎紫薇的胳膊,夜宣将炎紫薇拉了起来,“不要想太多,也不要有压力,我们把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炎紫薇站起来,再次对着夜宣躬躬身,然后离开了水月岛,炎紫阳还在水月湖外围,她要过去沟通一下。

水月岛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上来的,目前可以随意上来外人,也就是飞星天帝和白琳。炎紫阳每次送消息,都是到水月湖外围,然后捏碎炎紫薇的灵魂水晶通知,在外围见面,毕竟炎紫阳目前是在妖族生存,是在兽天帝麾下做事,出于避嫌的角度考虑,他也不能登水月岛。

炎紫薇离开后,夜宣摇了摇头,看到炎氏一族的不容易,他就能想到夜氏一族的当年的惨烈,不过相比之下,夜天鸾要烈性很多,不过也是处境不同,炎紫薇是夜宣从逍遥古帝的洞天世界内救出来的,本身就欠着夜宣的大人情。

安静的过了几天,大禹皇朝的禹天帝来到水月岛拜访,得到云玲的通报,与夜宣聊天的白琳脸色变了变。

“这家伙怎么来了?宣弟,你收我到洞天世界内,不要让他知道我在这里。”听了云玲的汇报后,白琳脸色变了变,“姐姐不见他?”夜宣愣住了。

“不见他,不要让他知道我们的关系,比较麻烦。”白琳的眼内出现了一些厌

恶。

尊重白琳的决定,夜宣将她收到了真龙界内,然后和云玲到了飞星天帝居住的贵宾楼,说了禹天帝求见的事情。

“那就见见,不管他是什么目的,哪怕是虚与委蛇,我们也没必要撕破脸面。”飞星天帝点头了。

“我的义姐白琳,是大禹皇朝的皇后,但她不希望禹天帝知道她在这里的事情,我把她藏了起来。”夜宣提起了白琳的事情,飞星天帝不知情,他需要提醒一下。

听了夜宣的这个话,飞星天帝愣了一下,“你不说,我都不知道她的来历,还有这层关系呢!”

“我义姐好像对大禹皇朝的归属感很差,我也没过问这些事,她不提,我也不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夜宣开口说道。

“对,每个人都自己的隐私,我知道了,不会说漏嘴的。”飞星天帝知道夜宣的意思。

随后夜宣将禹天帝请到了水月岛,请到了水月洞天大堂,飞星天帝也已经过来了。

禹天帝的姿态比较低,因为论资排辈和实力,他和飞星天帝都有差距。

坐下喝茶后,禹天帝没说什么有营养的话,他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拜访一下飞星天帝,然后认识一下水月岛宣帝,也对夜宣入驻水月岛表示欢迎,他的说法是,这个区域高手多了,也相对的也就稳定了。

坐了一阵子,邀请了飞星天帝和夜宣有时间去大禹皇朝做客,禹天帝就走了。

禹天帝走了,飞星天帝摇了摇头。

“前辈怎么摇头了?”夜宣有些纳闷。

“这个禹天帝身上阴气太重了,很不对劲。”飞星天帝嘀咕了一句。

没有再说什么,飞星天帝就离开了水月洞天的大堂。

回想了一下,夜宣也觉得禹天帝确实不够阳刚,感觉怪怪的。

确定禹天帝走远了,夜宣将白琳从洞天世界内转出。

“姐,他走了,他来没什么正事,就是给飞星前辈面子,前来拜访一下。”夜宣开口说道。

“媚高踩低,一些修炼者的通病,不用理会他,也不用给他面子。”白琳开口说道。

“嗯,我知道的,也就是面子不难看罢了!”夜宣点了点头,他能确定白琳内心里对禹天帝是很抵触的。

“不说他的事情,今天约好了带着清君和清心去钓鱼的。”白琳转身就离开。

“姐,钓鱼的时候,带着两个小家伙静坐一阵子再上鱼,我之前利用钓鱼培养他们定力来着,半个时辰前先别上鱼。”看着离开的白琳,夜宣提醒了一句。

“那么小的孩子,让人家静坐半个时辰……真有你的。”鄙夷的看了夜宣一眼,白琳走了。

夜宣有点纳闷自己这义姐和禹天帝的关系,他也知道不能冒然开口询问,可是身为发了誓言、歃血为盟的义姐,他觉得该关心一下,义姐只是形式吗?他不这么认为,就凭着白琳对夜清君和夜清心的关心,他就应该多关心一下。

想了一下后,夜宣到了飞星天帝居住的贵宾楼。

“刚分开你就过来了,是有什么事情?”看到夜宣到来,飞星天帝有点诧异。

“本不该论他人是非,可是白琳是我义姐,我发现她和禹天帝关系很不睦,刚才您说那禹天帝不太对劲是怎么回事,我想了解一下。”夜宣说了来意。

“你既然询问,那就跟你说说。你可能没注意,那禹天帝身躯内阴柔能量极重,这是不应该的,阴阳不协调,可以说他不男人,另外你再回想一下他的面相,面白无须,另外喉结都没有,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先天问题,先天上性别不明,不够男人;另外就是后天练了男人不该练的功法,总之他不该娶妻,这么说你能懂么?”飞星天帝将话语说的有些直白了。

听了飞星天帝的话,夜宣呼出了一口气,怪不得白琳不提子嗣的问题,又特别喜欢夜清君和夜清心,感情是禹天帝不行!这一切都说得通了,这样的夫妻,感情很好么?肯定好不了!

喜欢一世龙皇请大家收藏:

水月岛是夜宣和家人在天界的落脚点,有着一定的归属感,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情况,夜宣是不想放弃的,当然了如果守不住,为了家人的安全,他也会撤退,这就是一个取舍的问题。

聊了一阵子后,夜宣就送飞星天帝去贵宾楼休息了。

送飞星天帝去休息后,夜宣在水月洞上散步,也思考着问题,天青圣人是被很多人讨厌,但因为人家强,牵扯到大局面,就算是讨厌也是没办法,就好比苍蓝圣人,愿意收留他、愿意收留夜氏一族,但是跟天青圣人对上,是有顾虑的。

转了一圈后,夜宣到了白琳的住处,跟白琳又聊了一会。

“宣弟,你也别有太大压力,不行走撤走遁世,谁想追着咬你,也要找到你才行,不过你要告诉我地址,我要随时可以看到清君和清心。”看着夜宣,白琳开口说道,她自然看出来了,夜宣内心压着事。

“嗯,我知道的,目前没有撤走的想法。”夜宣开口子说道,飞星天帝帮他扛下了舆论带来的危机,而且飞星天帝扛下这件事的可信度很高,是合情合理的,因为水月岛宣帝和玲珑城有交情,另外她也与兽天帝交恶。

最主要的一点是,水月岛宣帝得罪了兽天帝,那也是在玲珑城的阵营之战中得罪的,飞星天帝有站出来的理由。

消息传开,禹天帝放心了,云顶天帝也踏实了,他们能接受飞星天帝强势,但是不愿意看到夜宣崛起。

另外禹天帝和云顶天帝猜测,水月湖内的毁灭原石,也是落在了飞星天帝之手,所以这个事也不用查了,只能是不了了之。

妖族疆域,兽王山,兽王大殿内,兽天帝收到了炎紫阳的汇报。

“飞星天帝……飞星天帝这个贱货,竟然跑到了水月岛那边?”听了汇报后,兽天帝愤怒的骂了一句,他太生气了,之前想要争取玲珑圣地出世的机缘,被飞星天帝阻拦,使得他失去了入圣的机会,现在麾下的天帝境竟然被飞星天帝杀死,特如何不愤怒?

十分的愤怒,可兽天帝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水月岛在人族疆域内部,别说是全面攻打,就算是动静搞大了都不行,容易遭受到人族修炼的攻击,那结果也不是他能承受的,可吃了亏就这么认下,他也是不愿意。

“飞星、水月岛宣帝,他们都得死。”兽天帝的眼内满是杀意。

白玉虎王、嗜血狂狼,都没有说话,因为想杀飞星天帝、想杀水月岛宣帝都很难,双方不在一片疆域内,不好出手,动作大了就牵扯到了阵营纷争,牵扯到阵营纷争,那么波及就广了。

“继续查,查水月岛和茶玲珑城,注意查飞星和水月岛那个狗屁宣帝的下落,我们探子都派出去。”兽天帝还想找机会。

炎紫阳和另外两位密探首脑下去了。

回到了族人部落,炎紫阳跟麾下的族人做了一些交代,然后就出行了,一些事情他需要给炎紫薇。

水月岛上,飞星天帝没有离开的打算,她是担心兽天帝还有后续动作,玲珑城那边有飞云天帝和青叶天帝镇守也是安全的,夜宣这边她要重点关注。怎么说呢,夜宣惹上兽天帝,是因为玲珑城的阵营之战,她身为玲珑城的城主不能漠视,另外从私人角度来说,她是夜氏一族长辈的未婚妻,夜氏一族有事情,她也需要站出来。

飞星天帝有理由留下,白琳则是不愿意回大禹皇朝,她喜欢在水月岛呆着,喜欢陪着夜清君和夜清心,两个小家伙也是比较喜欢她这个姑姑。

因为飞星天帝和白琳都不算是外人,不需要太客套,夜宣是该修炼修炼,修炼之余,陪着飞星天帝和白琳说说话,陪着孩子,他是等修炼机缘出世。

这天云顶天帝出现了,是拜访飞星天帝和水月岛宣帝。

不只是拜访自己,这种事夜宣就不好回绝,接待了一下后,夜宣就撤退了,他和云顶天帝不熟悉,没什么可谈的,至于飞星天帝什么态度,那是飞星天帝的事情,他不过问。

云顶天帝走后,飞星天帝到了夜宣的阁楼。

“那家伙过来,就是表明一个友好的态度,也说了欢迎你在这个区域立足。”飞星天帝开口说道。

“他这是卖前辈的面子,不过这个人情不用领,如果能打,他早就打了。”夜宣开口说道。

“嗯,人情什么我们自然不认,毕竟我这没来之前,他没进攻水月岛不是么?他如果有能力,之前就该攻打了。”飞星天帝点了点头,她是老江湖,一些事情是有分析的。

喝了一壶茶,又聊了一阵子后,飞星天帝又回贵宾楼修炼了,玲珑圣地出世,给了她一些机缘,比如说空间属性原石,她现在的实力也是可提升阶段。

送走了飞星天帝到贵宾楼后,夜宣散步的时候,见到了炎紫薇。

“属下刚刚接到传信,去见了一下炎紫阳,兽天帝他们信了金象天帝是被飞星天帝大人所杀,但还不打算罢手,还是要查,要查飞星天帝和大人消息。”炎紫薇跟着

夜宣汇报着。

“他们这是贼心不死,不过也无所谓,他们现在威胁不到我们,大举进攻牵扯到阵营之战,动作小了也威胁不到水月岛。”夜宣点了点头,随后拿出一个储物戒指递给了炎紫薇。

“大人,您这是?”看着夜宣递过来的储物戒指,炎紫薇有点不懂了。

“炎氏族群失去疆域,失去了资源获取途径,这里边是一些资源,你拿去交给族人,让他们能够顺利的休养生息。”夜宣开口说道。

听了夜宣的话,炎紫薇躬了躬身,“属下多谢大人。”

“去吧!提醒你们族人小心一点,兽天帝拿不是善类,不谨慎就容易产生大麻烦。”夜宣提醒了炎紫薇一句,虽然接触的不多,但他知道兽天帝的性格很暴虐,而且不择手段,银狼天帝的陨落就是例子。

喜欢一世龙皇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