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揉捏胸前浑圆啃咬蓓蕾* 奶头被吃大np

安倍晴明所召唤而出的巨大门扉,并不是没有来历的,而是传说中的罗生门。

罗生门,又名“罗城门”,本为京都平安京中央通往南北的朱雀大道上南端的一个城门。

但是之后因为各种传说,“罗生门”又被称为“地狱之界门”。

虽然不知道安倍晴明跟地狱存在什么样的联系,但是其似乎确实有打开地狱通道的力量。

在原本的“千年魔京”剧情中,安倍晴明也是想将羽衣狐再次封印到了地狱中,之后自己似乎也同样回到了地狱休养生息。

面对蓄势而来的其疾如风—破军,安倍晴明刚刚也没有太好的防御手段,不是说他的实力仅限于此,而是仓促之下他很难防御下幽斗这样的攻击而不受伤。

所以在千钧一发之际,安倍晴明能够想象到的,就是召唤出“罗生门”进行抵挡了。

传说中的地狱之界门,不仅逼格满满,防御力显然也是杠杠的。

经过刀灵

解放的增幅,再加上幽斗现在SS-级别的妖力,他的这一道的其疾如风,毫不夸张的说,在型月世界甚至都能够比拟最顶级的对军宝具了。

然而在劈向这道巨大的门扉时,青色的巨大斩击,却仅仅在鬼面门扉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犹如在恶鬼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疤而已。

巨大的青色斩击因此溃散,但是却爆发出了二段攻击,小上一号的风刃继续肆虐,在鬼面门扉上留下更多细细的刀痕。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然而连第一道最强攻击的破军都无法突破的门扉,之后的攻击自然也无法撼动这道巨大的门扉。

青色的巨型斩击,虽最终无法成功突破罗生门的防御,但是却在门扉之上留下了一道足足三寸之深的沟壑。

而就在幽斗感慨,所谓的“罗生门”居然这么坚硬,即便是以他现在的实力,这扇门扉还能屹然不动的防御下来时,殊不知门扉之后的安倍晴明,此时表情也是一脸的惊讶。

然而他惊讶的地方,不是跟幽斗一样,吃惊于罗生门的防御力之强,而是震惊于幽斗刚刚的斩击,居然能够在罗生门之上,砍出这样离谱的痕迹来!

要知道这可是连通地狱通道的罗生门啊,安倍晴明甚至不敢想象,如果刚刚不是情急之下召唤出罗生门防御,而是自己的身体承受了那道斩击,到底会发生些什么。

虽然只是短短的交手,然而通过刚刚短暂的交手,现在的安倍晴明却已经开始正式起幽斗了,并且将其当成了同一个级别的存在。

“这就是所谓的『罗生门』吗?不过虽然成功抵挡了我的破军,但是其本身也收到了损伤。

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说,所谓的『罗生门』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可摧毁的东西,而只是因为我的攻击强度还不够?”

听到幽斗冷不丁的冒出这样的一句话,安倍晴明本来还有些疑惑,然而当他想清楚幽斗话中所说的意思时,又连忙试图想让『罗生门』回去。

然而可惜的是,还没等他有所操作之时,就突然看到面前的幽斗,突然拿出一个足有一人之高的巨大葫芦,并且一脸怪笑的举起酒葫芦,就打算砸向面前的罗生门。

按道理说,连之前威力那么强大的斩击都无法击破的“罗生门”,现在用一个酒葫芦来砸门,应该跟搞笑差不多。

可是安倍晴明却不知道为什么,在看的幽斗手中的那个酒葫芦时,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安,所以连忙打算让“罗生门”回到地狱中去。

作为连通地狱的通道的门扉,这也是安倍晴明能够自由进出地狱的渠道,如果连“罗生门”都被毁了的话,那即便是他安倍晴明,也无法进入地狱之中了。

但是可惜的是,安倍晴明虽然已经及时的做出了反应,但是幽斗的速度却比他更快,就当“罗生门”即将再次隐入空间之时,幽斗的身影却已经来到了罗生门前。

而且安倍晴明此刻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幽斗手中的那个葫芦,会让他感觉到相当的不安。

只见本来只有一人之高的“无尽酒芦”,此时因为幽斗的妖力灌注之下,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膨胀,很快本来一人之高的大小,就在短时间内极具膨胀成百米大小。

而此时的幽斗双手托举着怎么巨大的葫芦,却犹如举重若轻的举起一座小型山岳一般,着实令人感受到震撼。

而且膨胀的“无尽酒芦”,此时也犹如一台巨大的攻城锥一般,之前的破军之师无法破城,那现在的攻城锥呢?

“轰——————!”

膨胀的“无尽酒芦”跟罗生门最终还是碰撞到了一起,一声巨大的震荡之声,回荡在了整个京都的上空。

两者所碰撞产生的风暴,直接席卷了整个二条城,大量的碎片也是从空中不断的掉落。

如今的二条城已经早已不见之前观光胜地的风景了,而是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废墟,入眼所及的都是各种建筑的狼藉,残存的建筑屈指可数,大部分区域早在冲击中被夷为平地。

而不管是在场的所有妖怪还是花开院家的人,也早就在幽斗跟安倍晴明战斗一开始的时候,就一直不断的将阵线向外撤离。

因为单单从两人第一次碰撞的姿态来看,众人就相当的明白,这种等级的战斗,其他人已经完全干涉不了。

甚至人数再多,在这样宛若天灾的力量面前,也变得毫无意义,不管是战斗双方中的那一边,随意的一道攻击都能轻易的将他们团灭。

也是因为他们的阵线早就往后撤离,所以这一次无尽酒芦跟罗生门的碰撞,他们才没被卷入战斗余波之中。

这一次碰撞所产生的战斗余波,也远超之前的任何一次,明明碰撞的中心位置是处于半空之中,但是因为恐怖的能量炸裂,地面却犹如受到挤压一般,足足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半径约有百米的巨型陨石坑。

巨大的陨石坑深不见底,即便是整个二条城的所在区域,此时地面也是布满了大量的蛛网裂缝,犹如刚刚经历过一场天灾一般。

看着面前犹如末日一般的景象,观战的所有妖怪跟花开院家的人也全都傻眼了,因为他们实在无法想象到,到底是什么样的战斗,才能在一瞬间将整个城市破坏成这样。

要知道二条城作为封印羽衣狐的地方之一,同时也是京都的灵脉地点之一,四百年来花开院家可是没少加固地基的。

然而绕是如此,现在整个二条城还是被搞成这样,战斗双方的两人实力有多强,结果可想而知。

他们甚至都不敢想,如果刚刚众人没有撤离二条城所在的范围,现在还在二条城中心区域的话,现在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结局。

“看来之前我们还是将事情想得太过乐观了,复活的安倍晴明,实力明显不是四百年前的羽衣狐能够相提并论的。

虽然现在的柚罗学会了『破军』,奴良组现在的少主似乎也学会了『业』,然而面对这样的安倍晴明,即便是四百年前的我跟奴良滑瓢,依旧是力有不逮,就更何况现在的柚罗跟奴良组的三代目了。”

看着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二条城,柚罗身后的花开院秀元此时也是满脸的愁容。

因为即便是一直以来被称为花开院天才的他,面对这样的安倍晴明,也实在没有太好的办法。

对方展现出来的实力,别说柚罗跟奴良陆生了,即便是四百年前的他加上奴良滑瓢再加上羽衣狐,他们三巨头一起上,估计也是输多赢少。

现在幽斗面前的安倍晴明,也确实要比原剧情中强出太多了,因为原剧情中的安倍晴明可没有玩吸收其他妖怪跟羽衣狐妖力这一套。

而且因为被种种干扰,原剧情的安倍晴明是在受到一定创伤以后复苏的,跟现在的状态完全不能比。

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幽斗对于安倍晴明的实力预估,仅仅只有S+级别的评价了。

不是因为他低估了安倍晴明的实力,而是现在的安倍晴明,远比原剧情强出太多太多了。

原剧情中,虚弱的安倍晴明也是在这样的状态下,硬接了奴良陆生背负了如今『奴良组』所有干部业障的一刀,最后才跑回地狱养伤。

但是幽斗敢肯定,以现在这个状态的安倍晴明,奴良陆生即便是主角光环爆种,再次使用“鬼缠”,同时缠绕冰丽、黑田坊、猩影等多人的『畏』,依旧无法让安倍晴明动摇。

何况陆生掌握鬼缠的时间根本不久,缠绕一个妖怪的『畏』,身体多少还能承受一会,但若是同时缠绕多人的畏,以现在陆生的水平,也仅仅只有挥出一刀的力量。

这一刀挥出以后,要是没能将对方干掉,那么凉的肯定就是他自己了。

“鬼缠”的能力跟效果虽然强,但是想要背负『百鬼之御业』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至少只是拥有相应的觉悟是不行的,还要有能够承担这一切的实力。

喜欢从成为妖怪之主开始请大家收藏:

“轰——————!”

脚下一声巨大的坍塌声响起,本来就被压制的幽斗,脚下的屋顶事先坚持不住了,而因为失去受力点的原因,幽斗整个人也被安倍晴明给直接劈飞。

下落的幽斗甚至无法止住自己的身形,在砸穿了屋顶以后,直接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陨石坑。

短短的交手下,如今『奴良组』跟『鬼斗院』的两个当家的,就

已经一前一后的被安倍晴明所压制。

这也让在场的大部分妖怪能够更加直观的体验到,面前的安倍晴明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要知道不管是奴良陆生还是幽斗,之前可是都分别力战羽衣狐跟奴良滑瓢而不败的存在啊。

而羽衣狐跟奴良滑瓢是谁?他们两个可都是四百年前,实力最强的妖怪啊。

奴良陆生跟幽斗能够跟这样的两个存在战斗而落败,本身就代表着自身的实力已经不弱于他们。

尤其是幽斗,之前展现出来的实力,在场的所有人可是有目共睹的,先是以一己之力拦下了奴良组包括奴良滑瓢在内的三大强者。

之后又是让全盛状态下的奴良滑瓢甘拜下风,之后一手地图炮似的阴阳术,更是连连挫败安倍晴明的发育计划,导致现在安倍晴明的大部分仇恨值还集中在幽斗的身上。

然而明明是这么强大存在,但是在安倍晴明面前,却连正面接下一刀都做不到。

之前实力如此强大的幽斗尚且如此,那么他们其他人上去,岂不是完全就是炮灰一般的存在。

“你的实力确实不错,即便是在我所处的时代之中,能够达到你这种层次的妖怪也不多了。

然而还是差得太远了,不管你还是那边的滑头鬼都是如此。”

安倍晴明此时落于最高的建筑屋顶之上,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幽斗砸落所造成的大洞,表情依旧是那样的古井无波。

似乎即便是幽斗刚刚勉强挡住了他的一刀,依旧丝毫无法引起他的注意一般。

至于另一边,之前被幽斗一脚踢飞的奴良陆生,此时终于也缓了过来,才明白刚刚幽斗那一脚是为了救下自己。

可是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那个混蛋每次救他的方式,都是往自己的脸上招呼。

当然了,现在的他也没时间再去纠结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通过刚刚短暂的接触,奴良陆生已经清晰的感应,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

这样的差距,甚至不是他刚到京都时跟土蜘蛛的差距能比的,如果单靠自己的实力,想要获胜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即便是使用“鬼缠”的话,缠绕一个妖怪的“业”也是远远不足,他需要承当更多的“业”,叠加更多的畏才能有获胜的希望。

然而就在奴良陆生打算寻求身后百鬼的协助,并且背负更多的『业』,缠绕更多的『畏』之时,一股强大的令人窒息的妖气,瞬间弥漫向了整个京都。

而这股强大到令人窒息的妖气的源头,就是来源自中间的那个圆形凹坑,至于圆形凹坑中的存在,此时也是缓缓的迈着脚步,从深坑中走了出来。

而浓稠到几乎实质的妖气,也在这一刻犹如凝聚成了一个三头六臂的修罗鬼神,以睥睨的目光环视着四周。

“不要忘了,我可是半妖,而身为半妖,自然是拥有妖怪形态的。

老实说,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能够让我底牌尽出的家伙,所以我现在的状态,其实我也是第一次使用。”

沙尘中的幽斗,伴随着清晰的脚步声,其身影姿态,也慢慢的在众人面前逐渐清晰起来。

长及臀部的赤发,犹如凝聚了大部分妖力,变得晶莹剔透的双角,俊逸不凡的脸上,此时也出现了极为妖异的妖纹。

身上一席威风凛凛的鬼面战甲,手中的日轮刀—神佑此时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紫色刀身上的银色妖纹变得更加的熠熠生辉。

原来刀柄所在的位置,此时仿佛也跟幽斗的手臂化为一体的模样,紧密的契合在了一起。

刀灵解放跟『百鬼化』一起使用,幽斗确实是第一次使用,不管是在之前的型月世界还是之后主世界的东京区大战,幽斗都是单一的使用其中一种力量。

抵挡『此世之恶』的时候,幽斗仅仅使用『半鬼化』的力量,刀灵只是出声唤醒了他。

而在东京区大战的时候,神佑又一直在天上院幽斗的马甲手里,压根就没有使用刀灵解放的机会。

所以刀灵解放跟半鬼化一起使用,这样的状态,幽斗确实是第一次使用。

之前幽斗『半鬼化』身后妖力所化的鬼神虚影,仅仅是一个青面獠牙的鬼神而已,但是现在在刀灵解放的状态下,居然变成了一个三首六臂的修罗,不得不说单论逼格的话,真的要甩原来不知道几条街。

而且因为“再生”能力的关系,幽斗在主世界受到草薙剑的伤害,现在已经得以痊愈,所以现在他的状态也是重回巅峰。

如今的幽斗在『百鬼化』跟刀灵解放的双重状态下,妖力同样达到了前所未有的SS-级别。

从S-级别的妖力,在短短时间内达到了SS-级别,这样的提升幅度,无疑是离谱的。

即便是之前一直不拿正眼看人的安倍晴明,在看到现在的幽斗以后,脸上也是首次出现了其他的表情。

因为即便是安倍晴明也没有想到,如今的时代中,居然还能够诞生这种级别的妖怪。

“轰——————!”

狂傲并且带着战意的赤瞳,仅仅是扫视了上方的安倍晴明一眼,下一秒幽斗动了。

仅仅是一个蹬腿的动作,作为幽斗着力点的地面在此刻瞬间塌陷,连带着整栋建筑都因为地势不稳的原因,造成了坍塌。

而伴随着塌陷的地面跟坍塌的宫殿建筑,巨大的反作用也让此时的幽斗犹如突破了音障一般,在刹那间就出现在了安倍晴明面前。

“叮——————!”

两把造型不同,但是等级都相当高的长刀,再一次在空中完成了碰撞。

碰撞的兵器没变,双方的使用者也没发生改变,可是所产生结果却跟一开始截然不同。

之前的幽斗仅仅拥有着S-级别的妖力,跟安倍晴明所拥有的SS-级别,足足低上一个大等级不止,在碰撞中自然不可能获得上风。

然而现在的他,妖力已经攀升到了跟安倍晴明相当的程度,这次自然不可能再像之前一样,被轻松的一刀劈飞。

一红一金两股恐怖的气息,在神佑跟魔王的小锤两把长刀碰撞的瞬间,直接从两人的身上爆发。

金色跟红色的妖力,此时也各自占据了半边天空,犹如泾渭分明的两股势力一般,在空中互相冲击碰撞。

而两人所碰撞的地方,空间也犹如承受不了重压一般,开始出现了蛛网一般的裂缝,妖力互相冲击所产生的余波,也是直接吹飞了周遭的所有建筑!

“之前你不是挺能吹的吗?这就是你的全部力量,那么接下来我可是要发力了。”

幽斗不知道安倍晴明是什么妖怪,但是因为母亲是狐仙的原因,身上的妖怪血液多半也是狐仙的。

然而在妖力相当的情况下,正面碰撞他们鬼族还没有怕过谁。

以SS-级别的妖力来使用鬼族的畏『怪力乱神』,结果自然跟之前也是截然不同。

伴随着幽斗脸露狂傲的表情,安倍晴明手中的魔王小锤也在不断的被下压,很快的刀背也同样慢慢的嵌入了安倍晴明的肩膀之中。

当幽斗手臂浮现出青筋,再次发力一鼓作气的时候,安倍晴明终于也承受不住压力,连人带刀被神佑给磕飞了。

而就在其安倍晴明在正面对撞中落入下风,并且身体因为惯性的原因倒飞出去的时候,几道带着光芒的晶片又突然从空中的几个角度突然爆射而出,并且将安倍晴明的身体给固定在了空中。

“缚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

舍弃咏唱的鬼道,面对妖力跟幽斗相当的安倍晴明自然无法坚持多久,但是强者战斗,仅仅是这一瞬间的机会,也足以成为获胜的契机了。

“耳闻神风之嘶鸣,疾风破军之势,其疾如风·破军!”

六片薄如蝉翼的光片在固定安倍晴明的瞬间,就因为其肆虐而出的恐怖妖力而寸寸碎裂。

而就当安倍晴明彻底挣脱六杖光牢的束缚以后,他却看到一刀几乎横跨百米大小的巨型斩击就朝着他正面袭来。

青色的风刃斩击,在刀灵解放的增幅下,犹如一整排手握重兵的肃杀之军一般,呈破军之势,将所到之处的一切都摧枯拉朽的尽速搅碎!

面对声势如此浩大,并且威力如此之强的斩击,安倍晴明也知道眼下想躲肯定是来不及了,所以只能选择抬手使用阴阳术防御。

安倍晴明面前的空间开始塌陷,一扇带着鬼面的巨大门扉,此时也逐渐在空气中慢慢清晰起来。

青色的风刃斩击犹如所向披靡的破军之师,而突然浮现在安倍晴明的鬼面门扉,此时却犹如一道不可逾越的城墙一般,两者在一瞬间碰撞到了一起。

神风在嘶鸣,犹如士兵的冲杀声一般,鬼面门扉在怒吼,犹如鬼神的咆哮一般。

喜欢从成为妖怪之主开始请大家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