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小雪第一次交换又粗又大老杨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墨景修扶着秦若仪进房间后,就将她放到床上。

  秦若仪似乎醉得不轻,他本意是让她休息,谁知,在他起身的一瞬间,后者突然睁开眼睛拉住他的领带,喃喃道:“别……别走……”

  墨景修顿住身子,低声道:“你醉了!”

  “我没醉……你说过,会对我负责的,对吗?”

  秦若仪目光迷离地道,红晕的脸上媚态尽显。

  她说话时,双唇微张,吐出热气,正好拂在墨景修的耳边。

  她双手也没闲着,一只去扯他墨景修的领带,另一只则顺着他紧实的线条肌理,轻轻往下滑。

  这样的主动,倒是和那晚,有点相似!

  墨景修本就把她错认为那晚的女人,这会儿又受到连翻挑逗,眸色沉的想要将人给吸进去一般。

  秦若仪简直心神荡漾,恨不得把眼前男人给剥光。

  但墨景修却慢条斯理地阻止了她的手……

  他起身,缓慢拉下领带,打算自己动手。同时,脑中浮现前两次的热烈。

  霎时,他浑身仿佛被火焰点燃了般,血液都轻微沸腾起来!

  也是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剧烈响起,打破了原本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暧昧气氛。

  墨景修眉宇微皱,没去理会,缓缓将领带丢在地上,接着去解扣子。

  秦若仪心里一紧,生怕被人破坏了好事。

  于是,她越发不遗余力地贴近墨景修,娇滴滴道:“今晚……我会好好陪七爷的!”

  墨景修薄唇微勾,“嗯”了一声。

  虽说他和秦暮晚已经解除婚约,但爷爷那关,终究没那么好过,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秦若仪把关系彻底坐实。

  若是能够怀孕,那就更好不过。

  到时,就算是爷爷,也没办法!

  想到这,他扣子已经解到第二颗。

  与此同时,酒店一楼。

  顾言带着秦暮晚也终于赶到。

  他正连续不断地给墨景修打电话,可后者却一个都没接!

  他脚步不由加快,生怕两人已经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真是失策了!”

  顾言有些懊恼地道,心里还有点自责。

  都怪他做事习惯谨慎,才会误了正事。

  要是他家爷真和秦若仪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恐怕会直接扒了他的皮……

  顾言心里犯怵,冲进电梯,对秦暮晚道:“秦小姐,快进来,七爷的房间号是808。”

  秦暮晚乘着电梯,心情复杂。

  墨景修把秦若仪当成了自己,而且吃了饭,就迫不及待的带着秦若仪来酒店开房,她心里也不知道是喜还是怒。

  不过,她坚决不会允许秦若仪的诡计,就这样得手!

  那个男人……怎么也轮不到她来染指!!!

  电梯很快抵达他们要去的楼层。

  一打开门,秦暮晚就小跑了出去。
/uploads/allimg/211016/14543b000-0.jpg
  须臾,她来到808号房外面。

  顾言在身后道:“秦小姐,敲门!大声地敲!越使劲儿越好!”

  说话的同时,还在不断给墨景修打电话!

  他急得都出汗了,内心不断祈祷:爷,您可要悠着点啊……

  秦暮晚听到他的话,也没迟疑,抬手不管不顾,就是一顿猛敲。

  “砰砰砰——”

  剧烈地声响,像是要把门给拆了!

  房内。

  墨景修听到突然响起的敲门声,眉宇一蹙,俊美的脸上有一丝愠怒。

  这里可是五星级酒店,怎么会出现惊扰客人的事情?

  他倏然停下所有动作,原本的兴致也被破坏殆尽!

  秦若仪不由急了。

  好不容易才要进入正题,到底是谁,这么没眼力见,跑来破坏!

  简直该死!

  她怒极了,却不敢表现出来,继续娇声诱惑,“七爷,咱们别理会了,继续我们的正事吧……应该是谁走错房间了!”

  说着,她伸出双手,试图去搂住墨景修的脖子,眼底写满了渴望。
  墨景修愣了一下,看向秦暮晚,蹙了蹙眉头,脸上有几分不悦。

  “这是怎么回事?”

  他心说:难道她是因为婚约被解除,进而迁怒于秦若仪?

  “姐姐……”

  秦若仪捂着脸颊,面露痛苦,眼里更是不可置信,“你怎么了?为何要无缘无故打我?”

  秦暮晚冷眼看着她,声音清冷,“你做了什么事,还需要我来提醒吗?”

  秦若仪的心咯噔一下,难道秦暮晚已经全都知道了?

  秦若仪下意识地看向秦暮晚身旁的顾言。

  脑袋飞速一转,立即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姐姐,我知道你心里不甘愿,可七爷喜欢的的确是我呀。虽然这样做,可能会对姐姐造成一些伤害,但我跟七爷是真心相爱的,还希望姐姐能成全妹妹。”

  说着,秦若仪还上前拉住秦暮晚的手,态度恳切,“姐姐,你的这份恩情,妹妹一定会谨记在心的,日后我和七爷一定会想办法补偿你的。”

  秦暮晚简直要被她的无耻惊呆了。

  真不愧是学习艺术表演类的,这演技可真是炉火纯青!

  连这么不要脸的话,也能说得这般理直气壮。

  真是恨不得再给她两巴掌!

  秦暮晚想要抽出手,可秦若仪却死死抓着不放。

  无奈之下,秦暮晚只好狠狠地抽出手。

  “姐姐!”

  秦若仪突然惊呼一声。

  只见秦暮晚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停留在半空中。

  那样子看上去,就像是要打人一般。

  墨景修见状,急忙上前,用自己的身躯挡在秦若仪的面前。

  “七爷……”

  秦若仪伸手轻轻抓着墨景修的衣袖,眼眸湿润,一副受惊的姿态。

  墨景修轻拍了拍她的手,“别怕,我会保护好你的!”

  秦若仪点点头。

  墨景修这才看向秦暮晚,神情却不复方才柔情,甚至连语气也冰冷了几分,“秦小姐,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是关于婚约的事情吗?”

  他这前后的态度,让秦暮晚的心里堵得有些发慌,心口处仿佛被巨石压着,闷闷的。

  一旁的顾言眼看自家爷还被蒙在鼓里,心里一阵着急。

  情急之下,他只好开口,“爷,不是的,您误会秦小姐了。”

  “误会?那秦小姐倒是说说,墨某哪里误会秦小姐了?”

  墨景修直直地看着秦暮晚,深邃如海的眸子里,带着一抹审视和怀疑。

  秦暮晚看在眼里,心里头莫名就是一疼。

  她能真切地察觉到,墨景修的生冷,明显比前两次更甚。

  霎时,她要说的话,一下子全都哽在了心口,心里突然很是膈应。

  秦暮晚当即再也不想留下,直接转身离开。

  有顾言在这,自然会把事情的真相解释清楚的。

  “秦小姐。”顾言出声叫她。

  可秦暮晚却恍若未闻一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七爷,姐姐她……我是不是做错了?可我是真的喜欢七爷,但是看姐姐那个样子,我心里……”

  秦若仪故作委屈,眼泪扑簌直掉。

  眼角余光却偷偷瞥着一旁的顾言,心慌无比。

  顾言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当即直言不讳道:“别装了!收起你那欺骗的眼泪!”

  闻言,墨景修不悦地皱起眉头,冷下脸,“怎么说话的!?”

  “爷,您别被她给骗了,她根本不是火车卧铺上的那个女人!”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事情可是你调查的!”

  墨景修的面容,瞬间彻底严肃起来。

  这时,一直躲在墨景修身后的秦若仪,整个人也彻底慌了,浑身都微微发抖起来。

  她最害怕的,就是顾言“背叛”她。

  眼下,这一切还真的被母亲说中了。

  这可怎么办?

  要是七爷知道自己骗了她,那她还会有好下场吗?

  秦若仪六神无主,只能微垂着头,敛下眼底的不安。

  墨景修眯起眼,打量了一下身侧的女人,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你这么说,可有什么证据?”

  “爷,我绝对不是信口雌黄!我既然敢说这样的话,就表明我绝对是有足够的证据了。”顾言信誓旦旦。

  秦若仪一听,心里更是慌乱。

  突然,她哆嗦着吭声了,“七爷……我身体忽然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休息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