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老熟女g老熟女聚会 绿帽娇妻出轨系列小说

过了会儿,他把林南叫进来:“去问问陈骁,查清楚当年是怎么回事。”

“是。”

林南颔首离开。

他只知道阮星晚需要钱,所以才会给他设了一个圈套,却怎么都没想到,前面竟然还发生了这些事。

如果说阮星晚知道新锐设计师大赛的赞助商是周氏的话,那她找上他就绝非偶然。

……

暮色员工休息室。

几个服务生正在交接班,其中有一个道:“诶,我刚才看见舒思微来了,她最近往这里跑的挺勤快啊。”

“你也不看看今天谁在这里,她不来都才有鬼了。”

另一个道:“前段时间在暮色门口那出戏出门看见没,舒思微的胆子可真够大的,怀了周总的孩子不说,竟然还跑到周总太太面前耀武扬威,闹得那么大声,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小三似的。”

角落里,一个身影微微顿住。

“那也要看是给谁当小三了,能抱上周总这条金大腿,现在又怀了孕,舒思微可不得卯足劲儿把原本的周太太挤下来,往豪门里面钻吗。这一旦嫁进周家,直接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小三上位都是她的本事。”

“说来也奇怪,周总经常和江少他们几个公子哥来暮色,却从来没见过他带那位周太太来过,是不是感情不好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周总太太当年能嫁给他也是用了不少手段的,我听之前的经理说,她是被人卖进暮色的,也不知道怎么就爬到了周总床上,后来也是拿着孩子逼婚,周家不想把事情闹大怕影响名声,就让她嫁进了周家,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对对,我也听说了这事儿,我还听说周总特别烦她,平时碰都不愿意碰她一下,不然怎么结婚都三年了还没有个孩子?要知道这豪门最看重的就是血脉子嗣,现在舒思微怀孕了,啧啧,我看她也是地位不保了。”

嘭!

更衣柜的门被人大力关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一个脸色阴沉的少年从角落里走出来,冷冷扫了他们一眼后,面无表情的离开。

有个声音不满嘀咕道:“发什么脾气呢,当谁得罪了他似的。”

“不过是个兼职的,仗着经理喜欢他,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你还别说,我听经理说他是今年的省状元,长得又帅,有些狂也是在所难免的嘛。”

阮忱走到吧台,经理正在让人送周辞深他们那个包间的酒水,他上去道:“我去送吧。”

另一个同事正好有点拉肚子,便把东西给他:“小阮,我听说周总今天心情不太好,你注意点啊,送了酒水直接出来就行。”

“知道了。”

阮忱推开包间门的时候,舒思微坐在周辞深旁边,正想往他身上靠。

阮忱嘭的一声把酒放在桌子上,声音硬邦邦的:“你们点的酒到了。”

舒思微被他吓了一跳,小动作也停了下来。

自从上次之后,舒思微就一直没再见过周辞深,今天好不容易听说他来了暮色,就连忙跑了过来。

她到现在都不清楚周辞深是什么意思,明明之前他都给了她机会,让她可以出现在他身边,可也仅仅只是站在他身边而已,没有丝毫更多的进展。

上次假怀孕的事被戳穿之后,舒思微本来以为周辞深会很生气,但他只是警告了她几句,给她的那些资源还是照常进行,证明她还是有机会的。

现在外面都在看她笑话,说她只是周辞深一时兴起玩玩儿而已的对象,还根本不够资格上他的床,所以她今天一定要有点收获才行。

被阮忱吓了一跳后,她也克制着脾气,没有发火,只是柔声对周辞深道:“周总,你好像有些醉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啊!!!”

舒思微被杯子里的酒倒了一身,尖叫着跳了起来:“你干什么!”

阮忱神色不变,只是将倒在桌上的杯子拿了起来:“不好意思,手滑了。”

舒思微见眼前的服务生长得还挺帅,一腔的火气也发不出来,正打算去洗手间的时候,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江晏突然开口:“年轻人火气这么大做什么,我刚才可都看到了。”

“哦,我就是故意的。”

这下,不只是舒思微火冒三丈,就连周辞深也轻轻抬眸,看了他一眼。

舒思微骂道:“你有病啊,我招你惹你了吗!”

“谁规定的必须要你招惹我,我才能找你的麻烦?”

“你……”

舒思微一时被他气得说不出来话,脸又红又青。

这时候,经理听见动静进来,见状赶紧过来赔礼道歉:“周总,舒小姐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我们新来的兼职生,不懂规矩冒犯了你们。”

“不懂规矩?你看他那是不懂规矩的样子吗!他刚才自己都说了,他就是故意的,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这件事别想算了!”

“对不对对不起,舒小姐,这确实是我们的问题。”经理一边道着歉一边拉了拉阮忱,“小阮快,给舒小姐赔个不是。”
又是那个兼职生。

两人就这么冷冰冰的对视,谁也没说话。

正当阮忱想要再次上前的时候,周辞深的保镖突然出现,迅速将他制服。

就在保镖问周辞深怎么处理的时候,舒思微和暮色经理也赶了过来。

周辞深似乎也没那个耐心和他废话,冷声道:“报警。”

经理见状,疾步上前:“周总,周总,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小阮他平时也不这样的,哎,小阮,你快跟周总道个歉……”

阮忱即便被人摁着,样子也没那么狼狈,只是冷硬着声音:“我不道歉,他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清楚。”

“那你倒是说说,我做了什么事。”

阮忱扫了眼舒思微,又看向他,嗤笑了声:“你们的丑事人尽皆知,还需要人说吗?”

舒思微张了张嘴本来想反驳回去,但是刚准备开口,就触到周辞深不冷不淡的目光,她只能把话都咽了回去。

经理尴尬道:“周总,之前舒小姐和……在暮色门口闹得那一出,挺多人看见了。”

周辞深又看了阮忱几眼,微微抬手,让人把他带下去。

周辞深对经理道:“把他的资料给我。”

看这小子的脾气,他总不能是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义士。

经理刚离开,舒思微就连忙出声:“周总,我……”

“我没那么好的性子,给你的你拿着,没给你的,也别试图再三挑战我的底线。”

话毕,他直接进了旁边空着的包间。

舒思微站在原地,紧紧咬住唇,凭什么?凭什么阮星晚也用了手段还能嫁进周家,而她却什么都得不到!

很快,经理就拿来了阮忱的资料:“周总,都在这里了。”

周辞深扫了眼,薄唇轻轻吐出两个字:“阮忱。”

“对……周总,小阮他……”

“他有个姐姐?”

经理有些茫然:“这我就不知道了,没听他提过。”

周辞深放下资料,给了经理一个号码:“打过去问问。”

……

晚上十一点。

阮星晚洗完澡躺在床上,正准备听会儿音乐睡觉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

电话那头道:“请问是阮星晚阮小姐吗?”

“我是,请问你哪位。”

“我是暮色的经理。阮小姐,阮忱是你弟弟吗?”

听到“暮色”两个字,阮星晚头痛了一下,紧接着又听到了阮忱的名字,怔了怔才道:“是,他出什么事了吗?”

经理十分有礼貌的开口:“阮忱是我们这里的兼职生,但他刚才工作的时候打了客人,可能需要阮小姐你过来一趟。”

阮星晚一边掀被子一边道:“我马上就过来!”

“阮小姐不用着急,慢慢来就行。”

“……”

挂了电话,阮星晚匆匆换了衣服,刚出了卧室门裴杉杉就道:“星星,这么晚你去哪儿啊?”

阮星晚快速道:“小忱他打人了,我得过去一趟。”

“卧槽。”裴杉杉瞬间清醒,“你等等啊,我换个衣服开车送你过去。”

二十分钟后,车在暮色门口停下。

阮星晚和裴杉杉一前一后的往里面走,走到二楼VIP包间时,站在门外的经理道:“阮小姐一个人进去就可以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