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连麦磕的文本大全

李泽道有些诧异这个女人为何突然间提及盘古域,点了点头,自嘲道:“的确如此,至于好玩不好玩……对于夜火小姐来说,那不过是另外一个更弱小的蝼蚁窝罢了,也实在没有什么好玩的。”

夜火瞥了李泽道一眼,淡淡道:“好不好玩,本小姐说的才算。”

“这个,夜火小姐所言甚是。”看在本府主还得仰仗你救命,你说什么就什么吧。

“听闻盘古之所以让你来天域,是因为那笼罩着那监牢的禁锢出现裂痕,盘古快要支撑不住了,他让你哀求天说放过盘古域?”

夜火的声音里多了一丝浓郁的嘲讽。

李泽道苦笑点了点头。

夜火没在说什么,秀眉微蹙。

因为迎面走来的一个男子竟然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而且这个个男子脸上竟然还流露出显得如此轻浮的神色出来。

看着面前这个修为不过灵宇境中品巅峰,神色轻浮的男子,李泽道相当无奈,身为蝼蚁就应该有蝼蚁的觉悟,即便不想低调,也应该有点眼力,知道什么人是他们招惹不起的吧?

这个家伙倒好,竟然一头扎入这鬼门关来了,还以为自己这是到了天堂。

男子笑呵呵的打量着夜火那张略显冰冷的脸还有那妖娆身躯,就如同在打量一件商品似的。

啧啧起来,夸赞道:“这位小姐,你长得实在不赖啊,这脸蛋,这身材,修为……嗯,灵宇境下品修为,也算可以了。”

男子的笑容变得危险了起来,笑呵呵道:“恭喜小姐,你已经成为我玄灵帮的帮主夫人候选人,是不是很意外?是不是很惊喜?”

李泽道见这个家伙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装逼,很想立即亮出身份。

我就是幽域府府主!是不是很意外?是不是很惊喜?

你妹的!

“你这就跟我走吧。”男子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当然这不是邀请,而是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若是不走的话,那只能将你打个半死带走了。

夜火眉头微微皱了皱,没太明白这只蝼蚁这话是何意。

当然她不喜欢被如此一双显得如此无礼的眼睛盯着。

若非她这是闲着无聊过来看看这蝼蚁是如何生活的,觉得此时所发生之事也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她就算不杀人,也早就将让一旁的李府主将他们的眼睛给挖出来了。

李泽道自然相当郁闷,不仅仅是因为有个傻逼在他面前装逼。

更是因为这里是在幽域境内,他是幽域府府主,幽域的任何宗门势力,甚至可以说任何生灵都归他管……至少李泽道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这什么玄灵帮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嚣张的强行要将一个美女掳回去当什么帮主夫人候选人,这是何等骇人听闻之事?

这不是在说幽域的治安相当差?

这不是在说他这幽域府府主治理无方,相当无能?

你妹的!

李泽道刚要上前拍死这几个胆大妄为的家伙,谁想夜火竟然淡淡说道:“我跟你们回那什么玄灵帮就是了。”

指了指一旁的李泽道:“他也得跟着。”

男子笑呵呵扫了李泽道一眼,显得如此嫌弃的说道:“我们帮助大人可不喜欢小白脸,不过让你跟着倒也无妨,至于最终能不能加入我们玄灵帮,还得看你的造化。”

“……”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微微抽了抽,差点一个没忍住拍死这个家伙。

不过夜火小姐想过去看看,他也只能跟着。

玄灵帮就位于这小镇之中,可以说是这小镇最强大的一个宗门势力。

当李泽道跟夜火踏入那还算气派的大厅的时候,便看到懒洋洋坐在正中间位置的那男子。

很显然此人便是这玄灵帮的帮主。

与此同时,在这大厅上还有另外五个女子。

这五个女子无一不面现惊恐愤怒之色,甚至还有一个女子面色惨白,嘴角处有着一抹鲜血,显然被打伤了,然后强行带入这所玄灵帮。

“帮主,属下又带一名女子回来。”男子揖手行礼之后,指了指“乖乖”跟他来到这玄灵帮的夜火。

帮主闻言,微微睁开了下那眼睛看向夜火,然后眼珠子瞬间直了下。

这小小的玄灵镇,竟然有如此好看的女人?嗯,定然是从外头进来的。

然后想起自己是帮主,得有形象,着实不宜在属下面前如此失态。

于是清了清嗓子,恢复以往那种显得心不在焉,却又给人一种相当高,相当强大的状态,说道:“嗯,三长老你做得不错,回头重赏。”

男子大喜,躬身行礼:“多谢帮主。”

帮主稍微坐直了下甚至,那双笑眯眯的眼睛一一在下方这六个女人身上扫过,特别还在夜火那张脸上多停留了几个呼吸时间,然后显得如此骄傲的开口说道。

“不得不说,你们真的很幸运,竟然能够成为我玄灵帮帮主夫人的候选人……对,你们没听错,只是候选人。”

“若想脱颖而出成为本帮主的夫人,成为我玄灵帮一人之下万人之

上的存在,还得看你们的表现了,嘿嘿。”

说着,帮主有些邪恶的笑了起来。

底下一众帮众自然都知道帮主大人的一些恶习,也跟着邪恶的笑了起来。

“大长老,你带这几个女人下去好好梳妆打扮下,等着本帮主亲自去考核她们!”帮主大人满脸邪恶又说。

“是,帮主大人!”

一个女人躬身行礼,笑道,还冲帮主抛了一个魅惑至极的眉眼,惹得帮主小心脏剧烈荡漾,恨不得当众将大长老这个小妖精就地正法了。

夜火面无表情,另外五个女人无一例外脸上皆流露出惊恐至极之色。

角落里的李泽道则神色怜悯的看了这玄灵帮帮主一眼。

“都跟老娘走吧。”

大长老笑眯眯的扫了这几个女人一眼,那双狐媚眼还多打量了夜火几眼。

极其了解帮主的她自然知道这个女人成为玄灵帮帮主夫人已然板上钉钉之事了,于是笑呵呵多说了句:“特别是你,老娘定会让你帮你好好梳妆打扮的。”

夜火面无表情,甚至都没多看这位二长老一眼。

“呦呵,这都还没成为帮主夫人,就敢如此给老娘脸色看?”大长老的笑容变得有些危险,随后那手还朝着夜火伸了过去,给这个来到玄灵帮竟然还敢如此骄傲的女人一点教训。

夜火却是不躲不避,就好像压根就不知道一只以往在她眼里跟垃圾没啥区别的手正伸向自己。

李泽道却是知道这个女人意思。

她的骄傲使得她甚至压根都不屑将这个女人这只手卸下来,但是她却又绝对不允许此等一只如此肮脏之手触碰到她。

那怎么办?

李泽道无奈,他只能出手了。

一道剑气骤然间爆发而出,却又消散得如此之快,以至于这大厅之中,除了夜火之外,其余人压根就没察觉到这一道一闪即逝的剑气的存在。

“啪!”

异物落地之声响起。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

然后,他们看到了一只如同如同藕节般的手臂,那手指还在轻微的晃动着。

然后他们的第一个人念头是,大长老这是吃醋了啊,竟然将未来帮主夫人的手臂给砍下来了。

虽说帮主大人相当宠溺于她,但是当着帮主的面行此等恶劣之事,帮主怕也要勃然大怒吧?

帮主大人眼珠子瞪大,一脸发懵。

他自然也认为大长老这是将那个女人的手臂给砍下来了,但是关键是,大长老的胆子没这么大。

大长老的眼睛却是几乎就要从眼眶里蹦跳出来了,她死死的盯着地上那断臂看,面色已然惊恐到了极点。

夜火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身形仿若鬼魅,瞬间向后退了数丈,然后,鲜血猛地从大长老那断臂处喷了出来。

“啊!”

一声压抑至极的惨叫声从大长老那嘴里爆发出来。

她惊恐的发现,她不仅手臂被悄无声息的斩断了,她的魂魄更是已然遭遇重创,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玄灵帮一众帮众,这才反应过来,地上那节断臂竟然是大长老的!

当下各个瞳孔瞪得滚圆,心里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滔天巨浪,根本就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他们压根就不知道大长老的手笔是如何断的,即便是大长老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却是谁都清楚,这一定跟那个女人也有关!

可大长老可是灵宇境上品修为的可怕强者,那个女人不过灵宇境下品,她怎么可能可以悄无声息的将大长老的手臂给卸下来?

帮主豁然起身,神色惊恐的看着夜火,话都说不出来了:“你……你……”

“杀了。”夜火说,然后朝外走去。

李泽道相当郁闷的看着那帮主说道:“这里是幽域!是本府主的地盘!你竟然在本府主的管辖范围之内胡作非为,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府主治理无方,以为本府主相当无能,你妹的!”

帮主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泽道也不需要他明白。

又一道悄无声息却又凌厉至极的剑气猛地爆发而出,于是帮主的脑袋干脆落地,在地上滚了起来。

紧接着,那“强行”将夜火带来的三长老的人头也落地,另外几名长老也紧接着人头落地。

“啊……”

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声,随后一众帮众作鸟兽散。

喜欢终极学生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李泽道差点

吐血,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如此诽谤的自己声誉,抹黑自己的形象呢?简直不要太过分了!

就在这时,本应该附灵在李泽道魂魄里的云雨却是现身,满脸郁闷的盯着李泽道看。

李泽道心想难不成这是被蝶翼给挤兑了?不对啊,蝶翼压根就奈何不了这个女人,况且李泽道自然知道这个女人也不过跟蝶翼斗嘴了几句。

“丑八怪,你的魂魄是不是被原灵给咬了几口?你怎么这么白痴呢?原灵要攻击你你不会躲啊?这下好了,你的魂魄了残留有原灵的气息,这让本小姐还怎么能安稳睡觉啊?你妹的!”

云雨口水直接喷了李泽道一脸。

李泽道一懵,竟然是因为这事?

看来因为魂魄里残留原灵气息的缘故,所以他这个原本相当完美的宿主也变得不完美了。

李泽道这个委屈啊,可怜兮兮道:“我也不想被原灵啃噬几口啊,可是我实在无力反抗,我又有什么办法?要不云雨小姐您委屈一下?”

“委屈你妹啊!”云雨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随后云雨想了想,神色变得怜悯,表示歉意:“是哦,丑八怪你还不如小黑呢,怎么可能躲避得了那原灵的袭击?对不起哦,是本小姐错怪你了。”

“……”

在李泽道那极度不舍的眼神的注视下,云雨相当郁闷的离开了。

她过来找李泽道,一方面是想查看一下青灵宗宗主以及药灵阁阁主的尸体,以查证这两大宗门势力惨遭血洗是否跟那三任府主被杀是同一个人所为。

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她想附灵在李泽道的魂魄里好好睡个觉。

但是现在李泽道的魂魄已然残留原灵的气息,那气息让她极度的不舒服。

这就如同之前是世外桃源,结果来了一条狗拉了好几泡恶心至极的狗屎,恶臭至极。

离开之前,云雨还询问夜火说要不要一同回天域,吓得李泽道的小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冒出来了。

夜火这个女人虽说很过分,时不时的就要诽谤下他的声誉质疑下他的人品,但是她的实力跟背景摆在那里,有她在无疑更有安全感。

让李泽道重重松了口气的是,夜火表示她还想待在此地一段时日。

云雨离开之后,夜火瞥了“怅然若失”的李泽道一眼,冷冷道:“李府主总喜欢将自己的安危寄托在他人身上?”

李泽道耸了耸肩膀,理所当然的说道:“云雨小姐啊,本府主这也是没有办法呀,谁让本府主还不够强大呢?唉,要是云雨小姐不走那该多好啊,她所布置的那强大魂阵定然可以轻易拦住那原灵啊,如此一来本府主也就无需担心再次被那原灵袭击了。”

夜火脸上的肌肉剧烈抽了下,随后却是神色不善的看向站在那边的那名天域使者。

那名天域使者吓了跳,赶紧说道:“李府主,在下之前可能没说清楚……那个原灵仍是混沌空间孕育出的第一道生灵,那是一道极其强大的气息,所以即便那原始魂阵,也可自由穿梭而过,没有任何阻碍。”

“……”

李泽道直接倒吸了一大口凉气,瞳孔瞪得滚圆,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这原灵竟然如此逆天?

“这么说,那原灵也可轻松的穿过那笼罩着这天界的那强大禁锢?那笼罩着盘古域的强大禁锢?”李泽道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他突然间想到说,若是能征服如此一道原灵,是不是便可以轻易的穿过盘古所设下的那禁锢返回盘古域。

天域使者身躯微微顿了顿。

你好歹也是幽域府府主啊,你没长脑子也就算了,竟然连耳朵也没长?

他艰难开口:“这个李府主,那禁锢又怎么可能比得上原始魂阵呢?”

李泽道也发现自己问了一个相当白痴的问题,略显尴尬笑笑,说道:“劳烦使者将那尸体带回天域。”

天域使者看向夜火,夜火微微点了下头之后,赶紧带着那尸体离开,在继续跟这位李府主待下去,他担心自己也变得跟他一样无知。

当下李泽道命令域府司将青灵宗以及药灵阁里的那些已然严重腐烂的尸体收拾下,看向夜火,没话找话。

“夜火小姐认为,类似的血洗还会发生吗?”

夜火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知道。”

她的确无所谓,即便再多的宗门势力惨遭血洗,她的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她现在只在意那道原灵,在意它是否已经被驯服,在意那个有能耐驯服原灵的可怕强者。

而且天域方面得到此消息,定然也会相当重视。

“本小姐要到处走走散散心,李府主若是不想跟着,自行先回幽域府。”夜火摆了摆手。

李泽道想了想,事到如今似乎躲在这个实力不在落花小姐之下的女人身后反而是最安全的,于是赶紧说道:“玄武大人曾吩咐本府主务必保证夜火小姐你的安全,因此本府主自然要跟着夜火小姐你。”

夜火瞥了李泽道一眼,鄙夷的呵呵两声,懒得说啥。

当下掠上一朵魂云,李泽道也赶紧上了那魂云,离这个女人越近,他越有安全感。

夜火嫌弃扫了李泽道一眼,倒也没有一脚将他踹下那魂云,静静的看着前方那云雾,不知在想些什么。

李泽道则盘腿坐下,闭目养神起来。

自始至终,他都极度渴望得到更为强大的力量,所以他无时无刻都在修炼。

李泽道隐约觉得,他的修为距离下一次突破,似乎不是太远了。

他还想好好感受下,魂魄里残留有的那属于原灵的气息究竟是怎样一道气息,却是什么都没感觉到,就好像那道气息已然跟他的魂魄融为一体了似的。

而且蝶翼跟地心竟然也不知道他的魂魄里残留有那样一道气息。

李泽道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

原灵仍是混沌空间所孕育出来,蝶翼跟地心也如此,因此用李泽道所学到的专业知识来说,无论是原灵亦或者是蝶翼或是地心,都属于同一种物质,就如同那水跟水蒸气,只不过外形不同罢了。

而且原灵显然是更高级更强大的存在,所以地心跟蝶翼干脆感觉不到其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耳旁传来夜火的声音。

“李府主,本小姐突然想体验一下蝼蚁的生活。”

李泽道闻言,睁开眼睛看向前方那道显得如此骄傲强大却又如此养眼的身影,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太无聊了些。

这就如同那些千金小姐喊着要体验所谓的农村生活最终不过是去采摘几个草莓罢了然后便成就感十足,觉得自己相当厉害,竟然连草莓都会摘了。

李泽道站起身来,很是肯定的说道:“夜火小姐,你体验不到的。”

夜火眉头微蹙:“为何?”

李泽道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很白痴,便想用看白痴的眼神看这个女人一眼,然后懒得开口回答。

但是想起自己还得从这个女人身上寻求安全感,于是赶紧解释道:“因为夜火小姐你不是蝼蚁,即便你可以假装是蝼蚁混入那些蝼蚁之中,但是你源自骨子里的骄傲以及强大都在无时无刻的告诉那些蝼蚁说,本小姐跟你们这些蝼蚁不一样,本小姐可以随时的踩死你们!”

“所以夜火小姐压根就体验不到蝼蚁的生活的。”

除非,你夜族被灭,你修为被废沦为废人……这种话李泽道也就是在心里说说,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

夜火想了想,觉得这个李府主难得说了一句比较像样的话,想了想说道“那便去看看那些蝼蚁是如此生活的。”

夜火小姐想看蝼蚁是如何生活的,李泽道自然得安排上。

当下他带着夜火来到一处小镇,混入那在夜火眼里跟一群蝼蚁没啥区别的蝼蚁之中。

当然,无论李泽道还是夜火,此时都彻底压制了自己的修为,否则大街上这些最强也不过灵宇境上品巅峰修为的蝼蚁怕是要彻底吓腿软了。

李泽道还向夜火提议说可以在脸上蒙上一块纱巾什么的,夜火直接拒绝了,她给的理由是,她又不是见不得人,为何要用那丝巾挡住自己的脸。

李府主你倒是可以戴着面具。

李泽道郁闷得想吐血,本府主长得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怎么就见不得人了?

来到此等显得如此混乱肮脏的小镇,跟这些蝼蚁靠得如此之近,对于夜火来说还是头一回。

她踏步向前,那双眼睛微微瞪大着,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一切。

却见两旁的那些摊贩售卖着各种在夜火眼里跟垃圾没啥区别的丹药魂器什么的。

前方还有两只蝼蚁当街拔剑相向,这两只蝼蚁皆其灵宇境下品修为。

周围那些蝼蚁对此显然是见怪不怪了,甚至连围观一下都懒。

夜火却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发现看两只如此羸弱的蝼蚁在那边打架,好像也挺好玩的。

李泽道有些无奈,这个女人,果然就跟那些想体验生活的千金大小姐一样,相当无聊,也相当无趣。

或者说相当的恶趣味。

走着走着,夜火突然间说了句:“李府主,那被盘古开辟出来的‘天牢’好玩吗?听说在那‘天牢’之中,由于灵气稀薄,加上盘古的动用了一些手段,因此修为能到灵宇境,已然是极限了?”

喜欢终极学生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