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玩弄放荡人妇系列 小说完整版_少妇怎么玩让她受不了 丰腴尤物贵妇

英国政客之所以经常在报纸上胡说八道,根源就在于英国所谓的“言论自由”。

只要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英国政客就可以随意在报纸上发表言论,对英国政府的政策进行批评。

这原本也无可厚非,执政党需要在野党的监督嘛。

可是过犹不及。

当舆论监督变成为了反对而反对时,一切就变了味。

杰姆斯·哈罗德的目的很明确,他就是要通过批评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来争取一部分对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不满的选票。

不管联邦政府做得有多好,对联邦政府不满的人永远都有。

有些人就这样,自己生活不如意,不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而是把原因归咎于大环境。

这样的人在开普州尤其多。

别忘了开普才是英国最早的殖民地。

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成立后,尤其是在罗克取消开普敦首都地位之后,开普州对联邦政府不满的大有人在。

自以为是的杰姆斯·哈罗德绝对没想到,在《开普敦晚报》上发表出位言论之后的第三天,他就接到好望角大学的解雇通知。

这让杰姆斯·哈罗德无法接受。

幻想着进入政坛之后平步青云的杰姆斯·哈罗德自己都忘了,他现在还处于破产状态。

好望角大学给杰姆斯·哈罗德的待遇很优厚,风景优美的独栋海边别墅,罗德西亚汽车公司生产的高档汽车,年薪1500兰特。

1500兰特相对于杰姆斯·哈罗德之前的收入来说不算多。

不过也不少,足够让杰姆斯·哈罗德衣食无忧。

顺便说一句,杰姆斯·哈罗德至今单身,没有成家。

不过却有四个孩子要抚养。

这在英国也是常态。

如果失去好望角大学的支持,杰姆斯·哈罗德不仅无法支付孩子的抚养费,同时也失去了最大的助力。

“抱歉杰姆斯,你在报纸上的言论,不符合好望角大学一贯追求的宗旨,所以好望角大学不能在为你提供工作。”法学院院长艾德里安·诺亚对杰姆斯·哈罗德非常失望。

艾德里安·诺亚原本希望,杰姆斯·哈罗德在当选为议员之后,能为好望角大学带来更多的帮助。

没想到杰姆斯·哈罗德在报纸上的一番言论,彻底打破艾德里安·诺亚的幻想。

在接到教育部传真之后,好望角大学领导连夜开会讨论此事,最终决定是解雇杰姆斯·哈罗德。

对抗是不可能对抗的。

好望角大学如果力保杰姆斯·哈罗德,那么明年好望角大学就别想从教育部拿到一分钱的财政补贴。

“我们之间签订的有协议,你们如果解雇我,要支付给我巨额违约金!”杰姆斯·哈罗德律师出身,合同上肯定充分保障自身利益。

“解雇你这个后果,是因为你自身的不当言论造成的,责任在你。”艾德里安·诺亚不怕打官司,他可是法学院院长,明摆着关公门前耍大刀嘛。

“我不认为我的言论不当,我有在报纸上公开发表言论的权利。”杰姆斯·哈罗德拿言论自由说事。

“是不是不当,不是你说了算,作为一个律师,你应该很清楚,从来没有绝对意义上的自由,只有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我们才能充分保障自身权利,你应该是规则的维护者,而不是规则的破坏者。”艾德里安·诺亚痛心疾首,看看人家这高度,难怪人家当院长。

“我从不是规则的破坏者,我要做规则的制定者。”杰姆斯·哈罗德脱口而出,好像他已经成为南部非洲首相一样。

艾德里安·诺亚就彻底无奈。

这人已经疯了,根本无法交流。

于是杰姆斯·哈罗德就被赶出好望角大学。

不对,是在四名膀大腰圆的保安的保护下,被“友好”送出好望角大学。

站在开普敦街头,杰姆斯·哈罗德心头一片茫然。

就在报纸上公开批评了一下联邦政府,后果就严重到这种程度?

和30年前的开普敦相比。

现在的开普敦道路更宽阔,更平整,道路两旁的绿化带修剪的很整齐,不远处两名市政厅雇佣的非洲裔清洁工正在卖力工作,这种工作南部非洲联邦各级政府都是外包。

当然也有闲不住的老人,主动到市政厅寻找这些工作。

市政厅给他们提供的薪水,比给非洲裔雇员的薪水要高很多。

总之就是南部非洲人优先。

除非南部非洲人不愿意做的工作,那就雇佣非洲人。

和30年前相比,开普敦的城市建设水平也明显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市中心的商业圈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以前那些碍眼的木质小楼已经全部消失,郊区的贫民区,现在是联排别墅组成的富人区。

码头依然繁忙,无法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远洋巨轮,依然要绕道开普敦。

港口内停放的那些私人游艇,更让人对开普敦富庶印象深刻。

别看在南部非洲,开普敦表现并不出色。

这也得看跟谁比。

跟洛城比,开普敦确实不够发达,发展速度也不够快。

要是跟伦敦比,开普敦就年轻充满活力,前景一片光明。

今天之前,杰姆斯·哈罗德认为眼前这座城市,迟早会属于自己。

没想到突然之间,杰姆斯·哈罗德就和眼前的繁华没有任何关系。

这种巨大的落差让杰姆斯·哈罗德大受打击。

好望角大学还是不错的,虽然没有给杰姆斯·哈罗德想要的赔偿,不过还是支付给杰姆斯·哈罗德1000兰特作为遣散费。

让人遗憾的是,杰姆斯·哈罗德在好望角大学执教的三年内,虽然每年薪水达到1500兰特,却并没有任何积蓄,这1000兰特,也是杰姆斯·哈罗德仅有的钱。

杰姆斯·哈罗德去找约翰·阿克曼,希望能得到约翰·阿克曼的帮助。

让杰姆斯·哈罗德惊讶的是,约翰·阿克曼已经被开普敦警察局带走协助调查,这让杰姆斯·哈罗德心惊肉跳。

原来约翰·阿克曼说的是真的,南部非洲确实和联合王国不一样。

不过杰姆斯·哈罗德并没有气馁,他还有最后的退路,开普州州议员弗恩·怀特在杰姆斯·哈罗德决定参选的时候曾经承诺过,如果杰姆斯·哈罗德需要帮助,那么弗恩·怀特会向杰姆斯·哈罗德伸出援手。

州议员位高权重,只有社会影响力巨大的人才能担任。

这也是杰姆斯·哈罗德敢于在报纸上大放厥词的原因所在。

让杰姆斯·哈罗德没想到的是,他来到弗恩·怀特的办公室,居然连门都没进去。

“抱歉哈罗德先生,州议员阁下正在澳大利亚度假——”往日对杰姆斯·哈罗德笑脸相迎的秘书冷若冰霜,看向杰姆斯·哈罗德的眼神充满厌恶。

“我可以在这里等待弗恩·怀特先生回来吗?”杰姆斯·哈罗德低声下气,生活早就教会他应该怎么处理这种局面。

“抱歉哈罗德先生,我也不知道弗恩·怀特先生什么时候才回来。”秘书一脸不耐,这人怎么这么不知趣。

“那不是弗恩·怀特先生的汽车吗?”杰姆斯·哈罗德已经到达爆发边缘。

弗恩·怀特拥有一辆勋爵汽车,这一直是弗恩·怀特的骄傲。

不管去哪里,弗恩·怀特都会带

着他的车,这是身份的象征。

“哈罗德先生,州议员先生去了澳大利亚,他不可能开着他的车去——”秘书目光充满怜悯,这怕是个傻子吧。

“你胡说,弗恩·怀特先生肯定就在办公室,让我进去——”杰姆斯·哈罗德直接硬闯。

“等等——警卫——保安——”秘书顿时花容失色,这是脸都不要了。

马上就有膀大腰圆的保安出现在杰姆斯·哈罗德面前。

“请保持冷静,先生!”保安一脸警惕,手就放在腰间的枪柄上。

“我要见弗恩·怀特先生——”杰姆斯·哈罗德扯着嗓子喊,整个走廊都是杰姆斯·哈罗德的声音。

两名保安交换了个眼神。

同时出手控制住杰姆斯·哈罗德,将杰姆斯·哈罗德往外拖。

“放手,混蛋,你们在做什么,我是杰姆斯·哈罗德——好望角大学教授——放开我!”杰姆斯·哈罗德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对待,两脚乱踢乱蹬,希望能勾住什么,不小心鞋子却被拖掉。

“上帝,你们这些野蛮人,该死的混蛋,你们都该下地狱——”杰姆斯·哈罗德破口大骂。

两名保安充耳不闻,直接把杰姆斯·哈罗德丢下台阶。

一名保安把杰姆斯·哈罗德的行李拖过来,随手扔到杰姆斯·哈罗德身边。

另一名保安把杰姆斯·哈罗德的鞋子捡过来,直接砸在杰姆斯·哈罗德身上。

“混蛋!看看你们干了什么?”杰姆斯·哈罗德心疼,他的皮鞋可是从伊特诺购买的,价值不菲。

“滚,马上从这里消失,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保安跃跃欲试,看样子这要不是在大街上,很想把杰姆斯·哈罗德揍一顿。

杰姆斯·哈罗德现在终于知道,在南部非洲大放厥词的后果。

ps:抱歉,上午有点事,这一章晚了点。

喜欢开普之鹰请大家收藏:

对于教育,南部非洲联邦各级政府都非常重视,罗克当初到橡树镇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为华裔警员的孩子们成立一所学校,这件事一直到现在,还在持续发挥影响力。

罗克担任首相之后,敦促南部非洲每个州都要最少成立一所大学,现在这个目标早已完成。

教育最发达的州是尼亚萨兰,作为南部非洲最著名的高等学府,尼亚萨兰大学已经跻身世界一流高校行列。

资格最老的却是成立于1873年的好望角大学。

和尼亚萨兰大学相比,好望角大学的发展不太好。

不过作为开普州唯一的高等学府,好望角大学至少在开普州境内地位崇高。

再加上南部非洲联邦各级政府一直以来对人才的重视,有些人内心就有点飘。

杰姆斯·哈罗德今年55岁,开普敦出生,自幼在英国本土接受教育,毕业于著名的圣安德鲁斯大学,法学博士。

1902年第二次布尔战争结束,杰姆斯·哈罗德就是在那一年从圣安德鲁斯大学毕业。

当时的南部非洲,高素质人才奇缺,联邦政府有些工作人员连字都不认识,几位部长要共用一名秘书,阿德当时制定了一项人才计划,希望从欧洲引进高素质人才,杰姆斯·哈罗德作为南部非洲出生的本地人,得到了当时殖民政府的第一批邀请。

让人无语的是,杰姆斯·哈罗德拒绝了阿德的邀请,选择留在英国工作,不为南部非洲效力。

这也很正常,人各有志嘛,谁都有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力。

即便是自以为的幸福生活。

现实很快给了杰姆斯·哈罗德重重一击。

世界大战爆发后,英国每况愈下,南部非洲蒸蒸日上。

到世界大战结束,南部非洲整体经济已经超越英国本土,这时候开普州第二次向杰姆斯·哈罗德发出邀请。

让人心寒的是,杰姆斯·哈罗德再次拒绝了开普州的邀请。

当时的杰姆斯·哈罗德,在伦敦已经小有名望。

律师这个职业在英国本土地位崇高,很多英国政客都是律师出身,杰姆斯·哈罗德当时已经功成名就,正在谋求地区议员席位,拒绝开普州的邀请也很正常。

不过杰姆斯·哈罗德选择的是自由党。

英国自由党。

不是南部非洲自由党。

还记得自由党在世界大战之后的大溃败吗?

工党崛起之后,自由党在英国国会的席位从158个下降到40个。

杰姆斯·哈罗德也因此错过成为地区议员的机会,成

为英国政坛内部倾轧的牺牲品。

杰姆斯·哈罗德不甘心失败,屡败屡战。

直到大萧条爆发。

大萧条给英国带来的伤害无可估量,杰姆斯·哈罗德本人的律师事务所也在大萧条期间关门大吉,杰姆斯·哈罗德本人甚至一度破产。

这时候好望角大学再次向杰姆斯·哈罗德发出邀请。

从最开始的殖民政府。

到之后的开普州。

再到好望角大学。

不难看出,杰姆斯·哈罗德的重要性在不断下降。

这一次杰姆斯·哈罗德终于没有了骄傲的资格,在离开南部非洲近30年之后,杰姆斯·哈罗德第一次回到家乡。

家乡的变化让杰姆斯·哈罗德难以置信。

开普敦已经不再是南部非洲最大的城市了。

甚至都没资格跻身前十。

南部非洲现在人口最多,经济总量最大的城市是洛城。

第二大城市是罗德西亚州首府索尔兹伯里。

第三大才是首都比勒陀利亚。

接下来是爱德华、鲸湾、金伯利、洛伦索-马贵斯、伊丽莎白,以及坦葛尼喀州的首府圣乔治等等。

开普敦在南部非洲的城市排名中仅仅排名第十一位。

在英国,杰姆斯·哈罗德其实已经从南部非洲拍摄的电影里,认识到南部非洲的繁华。

不过电影镜头是可以选择的。

所以杰姆斯·哈罗德并不认为电影里的南部非洲,就是现实中的南部非洲。

可问题是现实中的南部非洲,比电影里的南部非洲更先进,更繁荣,更有活力。

这让杰姆斯·哈罗德彻底燃起来。

和大英帝国相比,貌似现在的南部非洲更有钱途!

没错,杰姆斯·哈罗德从没放弃他的议员梦。

在接受好望角大学的邀请之后,杰姆斯·哈罗德的正式职务是好望角大学法学院教授。

法学院教授不是院长,南部非洲一所高校里可能会有很多教授,院长只有一个。

教授的待遇其实也不错。

赫斯林现在的身份也是教授。

杰姆斯·哈罗德的这个决定,得到了好望角大学法学院院长艾德里安·诺亚,以及《开普敦晚报》主编约翰·阿克曼的支持。

艾德里安·诺亚支持杰姆斯·哈罗德,是希望杰姆斯·哈罗德在成为议员之后,能给好望角大学带来更大的支持力度。

约翰·阿克曼理由更纯粹,他和杰姆斯·哈罗德自幼就是邻居,两人关系一直都很好。

用华人的话说就是一块光着屁股长大的。

现在杰姆斯·哈罗德还不知道他在报纸上的那番言论,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杰姆斯·哈罗德只是按照英国的习惯发表出位言论博取眼球,换取舆论关注的机会。

这在英国很难做到,因为英国的主流媒体比如《泰晤士报》,根本不屑于采访杰姆斯·哈罗德这样的小角色。

没想到在开普敦轻而易举就实现。

杰姆斯·哈罗德现在已经开始设计他的从政之路。

第一步是争取成为开普敦市议员。

然后是开普州州议员。

再然后是国会议员、议长——

如果一切都一帆风顺,按照杰姆斯·哈罗德设计的发展。

那么约翰·阿克曼认为,杰姆斯·哈罗德在五年之后,没准会得到竞争首相的资格。

“这真不是幻想,你应该知道,尼亚萨兰勋爵在南部非洲拥有的声望无可动摇,只要尼亚萨兰勋爵参选,那么其他人根本没有竞争的资格,所以到底是由斯塔尔·詹姆逊博士代表进步党参选,还是由杰姆斯·哈罗德博士代表进步党参选,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约翰·阿克曼的话,让杰姆斯·哈罗德有点伤心。

约翰·阿克曼说的斯塔尔·詹姆逊博士,就是那个每年都会传出死讯,但是每年都死不了的斯塔尔·詹姆逊博士。

这人也是奇葩,30年前就有消息说斯塔尔·詹姆逊博士身体不好快死了。

可是到现在都没死。

和他同时代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

“就算无法入主正义宫,那么能成为开普州议员也不错。”杰姆斯·哈罗德认清现实,在南部非洲,只要罗克还活着,正义宫就姓罗。

“如果你想成为开普州议员,那么你就要注意你的言论。”约翰·阿克曼比杰姆斯·哈罗德更了解南部非洲。

“哈哈哈哈,约翰,你不懂,一个正常的社会,要允许不同意见的存在,南部非洲在英联邦这个问题上犯了巨大的错误,为了英联邦市场,南部非洲应该忍受短时间的损失,以换取更长远的利益,这才是一个南部非洲这样体量的国家,应该拥有的气度。”杰姆斯·哈罗德对于约翰·阿克曼的提醒不以为然。

对于有些人来说,包括国家利益在内,所有的东西都是可以用来交换的筹码。

杰姆斯·哈罗德就是这样,他的偶像不是温斯顿,而是英国工党领袖拉姆齐·麦克唐纳。

拉姆齐·麦克唐纳正是凭借着利益交换,带领工党取代自由党,成为英国第二大党。

“不不不,这是英国的习惯,不是南部非洲的习惯——”约翰·阿克曼眉头紧皱,30年,足够改变很多东西了,现在的杰姆斯·哈罗德,已经不是约翰·阿克曼记忆中的那个杰姆斯·哈罗德。

“不管是南部非洲还是联合王国,政治的本质都一样,尼亚萨兰勋爵地位其实也不是那么稳固,不要让表象迷惑了你的心,你觉得小塞西尔·罗德斯先生,对现在的局面难道就没有怨言吗?还有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南部非洲人,南部非洲是我们的南部非洲,不是那些该死的东方移民的南部非洲,他们抢走了我们的工作,抢走了原本属于我们的财富,我们必须拿回来。”杰姆斯·哈罗德的话,让约翰·阿克曼心惊肉跳。

“杰姆斯,作为你的老朋友,我劝你千万不要这样想,我可以当做刚才什么都没听到,记住,忘掉你的话,你的那些话很危险。”约翰·阿克曼很担心,杰姆斯·哈罗德不仅仅是不了解南部非洲,而且还不了解布拉德办公室。

不了解南部非洲,最多竞争议员失败,杰姆斯·哈罗德回到好望角大学还能当他的教授。

不了解布拉德办公室,搞不好就会被扔进罗本岛。

罗本岛关押的全部都是无可饶恕的重刑犯,自从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成立后,从没有人能活着走出罗本岛。

“不用担心约翰,你就是我的护身符——”杰姆斯·哈罗德有恃无恐。

这话更确切点说,社会舆论就是杰姆斯·哈罗德的护身符。

喜欢开普之鹰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