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带痛声 老卫在船上弄雨婷

翌日中午,沈氏大楼。
 
沈寒默坐在办公桌前,阴沉着一张脸,他手上是助理递进来的关于温婉和陆庭西的所有资料。
 
资料上说,温婉在入狱后的六个月内生过孩子,而陆庭西于同年来连城发展,没多久就接回来一个孩子,甚至温婉坐牢期间,陆庭西多次来探望,出狱后,陆庭西更是亲自接的,还有昨天晚上出席宴会……
 
沈寒默的脸色很不好看。
 
过去的几年里,他有打探过温婉在狱中的情况,但他一点也不知道温婉狱中产子,陆庭西和她多次见面。
 
很明显,这些事情都被人刻意瞒了下来。
 
攥着纸的手青筋毕露,几乎是一瞬间,沈寒默觉得自己必须问清楚孩子的身世。
 
他驱车直奔陆家,但陆家大门紧闭,没有人在。
 
再次见到温婉是一个半月后。
 
昏暗的包厢里,沈寒默看到温婉和陆庭西站在一起,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以前他总觉得温婉笑起来,脸侧的梨涡特别有味道,现在,他只觉得那梨涡该死的刺眼。
 
他起身,粗鲁地拽过温婉就要朝外走,陆庭西上前一步拦住他,眉目冷冽,“沈总这是什么意思?”
 
沈寒默停住脚步,好笑中带着讽刺,“陆总应该知道这家会所是沈氏下面的产业吧?在的我地盘我劝你最好不要意气用事。”
 
他话音刚落,包厢外就走进来十多个人将陆庭西团团围住。
 
温婉害怕沈寒默是来真的,连忙出声打破这剑拔弩张的气氛。
 
“我跟你走就是,别为难他。”
 
维护的话落在沈寒默耳朵里,令他格外烦心,他不自觉地抓紧了温婉的手,不顾陆庭西难看的脸色就出了包厢。
 
手腕被拽的生疼,温婉想要扒开他的手,但男人的手劲太大,她只能尽量跟上他的步伐。
 
两人到了天台,沈寒默才松开她。
 
霓虹灯的投影下,温婉看到沈寒默往日清隽倨傲的脸此刻阴沉的能滴出水,连同喝出的声音都像严冬里的冰霜,让人生畏。
 
“温婉,温桃桃是谁的孩子?”
 
温婉知道自己瞒不住,却没想他这么快就知道了,她移开目光,冷漠道:“不是你的。”
 
“嗬!不是我的?”
 
似乎是确定了她和陆庭西之间是不耻的关系,沈寒默冷笑道:“温婉,给我带绿帽子,你胆子不小!”
 
他喝多了,呼出的酒气让温婉有些反胃,她强忍住,往后移了两步,“沈寒默,你到底想怎么样?”
 
看出温婉脸上厌恶的神情,沈寒默红了眼,一双手径直将她扯到怀中。
 
温婉未缓过神,属于沈寒默霸道的吻就密集的落了下来。
 
他扣着她的后脑勺,连一个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
 
温婉没有办法,只能咬破他的嘴唇,将他一把推开,“沈寒默,你疯了吧!”
 
看着温婉脸上的防备,沈寒默扯扯嘴角,“温婉,你不是问我想怎么样么?我想要一个你和我的孩子!”
 
说罢,他像是疯了一样,抱起温婉朝无人的包厢走去。
 
知道沈寒默要对自己做什么,温婉拼尽全力反抗,可没有丝毫作用。
 
沈寒默将她压在身下,她根本动弹不了,她攥着沈寒默的衣服,哭喊道:“沈寒默,你疯了!”
 
“温婉,这是你欠我的!”
 
不知多久,沈寒默突然停了下来,他看向温婉,声音带着颤抖,“温婉,你出血了……”
 
出血……
 
温婉的大脑一片混乱,还未反应过来,沈寒默就给她穿好衣服,带着她慌张地往医院赶。
 
一路上,温婉都处于呆滞状态,她怔怔地看向窗外,她例假已经有半个月没来了,多半是怀上了……
 
她心里不停祈祷着,祈祷肚子里的孩子不要有事。
 
因为沈寒默的关系,检查报告很快就下来了。
 
陆庭西迟迟赶来,见温婉孤身一人坐在长廊里,他心猛地一抽。
 
他跑过来,轻轻抱住温婉,“没事吧?”
 
温婉把孕检报告递给陆庭西,她笑着,眼泪砸了下来,“桃桃有希望了,有希望了……”
 
陆庭西抓着孕检报告,内心十分复杂。
 
他私心是不想再让温婉和沈寒默再有任何联系,因为沈寒默,温婉受了多少苦楚他都看在眼里。
 
但现下,温婉怀了孩子,他也只能顺着她的意思,保护她安全产下这胎。
 
沈寒默踏出医生办公室,看到的就是这两人相拥在一起,心底的怒火蓦地窜了起来。
 
他站在温婉面前,冷嘲热讽,“温婉,你怀了我的孩子还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当我是死了吗?”
 
温婉不理他,起身拉着陆庭西就走。
沈瑜一把拦住她,“去哪儿?”
 
温婉没有说话,倒是陆庭西撇开他的手,冷冷道:“自然是回我家。”
 
沈寒默睨了他一眼,低笑道:“陆少心胸宽广的程度还真是超出我的想象,怎么,你就这么喜欢别人的老婆吗?”
 
明白他话中的意思,陆庭西开口,“如果没记错,五年前,是沈少你主动提的离婚吧?既然已经离婚了,沈少对婉婉的称呼也该改改了。”
 
气氛剑拔弩张起来,温婉拉了拉陆庭西的衣袖,“庭西,我们走吧,我累了。”
 
“庭西?嗬,叫的真亲热。”沈寒默的眼底染上阴霾,连带着说话也失了分寸,“温婉,只要是个男人你都能叫的这么亲热吗?”
 
“你特么混蛋!”
 
揶揄的话刚落,陆庭西的拳头就已经招呼到了沈寒默的脸上。
 
沈寒默的脸上肉眼可见的速度起了一块乌青,他不甘示弱,立马回了一拳过去。
 
不过是眨眼的时间,两个男人已经扭打成一团,任由温婉在边上怎么吼都没用,最后还是医院的警卫把撕打的两人拉开。
 
两个人的脸上都不好看,温婉带着陆庭西去处理伤口,沈寒默站在长廊里看着温婉远去的背影,只觉得心里某个地方如针扎一般的细细密密的疼着。
 
两人大打出手的事不知怎的就被爆了出去,一并被爆的还有温婉怀孕的事情。
 
餐桌上,一份标题为‘入狱五年的前妻和连城新贵好事将近,沈寒默为此恼怒成羞当众打人’的报纸格外引人注目。
 
沈语握着杯子,往日娇羞的脸无在这一刻显得刻薄。
 
温婉怀孕的事她自然知道,早在一天前,周刊记者就把医院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所以,沈寒默最近对自己态度冷淡就是因为温婉怀了他的孩子么?
 
愤怒和妒忌油然而生,手中玻璃杯被掷了出去,碎了一地,沈语拿过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给我盯着温婉,找个机会把她带回去给你兄弟们认识认识,别忘了留影纪念。”
 
温婉,五年前我就给过你机会让你离沈寒默远一点,如今你想用孩子绑住沈寒默,门都没有!
 
确定温婉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沈寒默几次三番打去电话,要求温婉搬回沈家住,但都被拒绝了。
 
沈家有个沈语,她要是真的去了,肚子里的孩子多半是保不住的,更何况桃桃离不开她。
 
两人在电话里吵了起来,最后温婉妥协说每次孕检都由他陪同,但平时还是尽量不要见了,沈寒默对此虽然不满,但顾及到温婉怀着孩子,到底还是迁就了。
 
他想,反正温婉都怀了自己的孩子,就算她现在和陆庭西再亲密,只要孩子出世了,她一定会回到自己的怀中,只要她回来,他可以做到既往不咎。
 
确诊怀孕后,温婉鲜少出门,一是桃桃的身体状态没有很好,二是她的早孕反应着实有点严重,每天吃不了东西还要吐很多,整个人也因此消瘦了一圈。
 
两个半月,孕吐已经没有那么严重了,温婉决定去做个孕检。
 
沈寒默一直说要陪她做孕检,但沈氏在国外的业务出了点情况,还要几天才能回来,而陆庭西因为新项目面市没有时间也没有陪她,但私底下还是配了保镖保证她的安全。
 
温婉一人驱车去往医院,孕检一切正常,她的心才放了下来。
 
回陆家路过商场时,她突然想起桃桃说想要一个米奇的玩偶,于是开往下地停车库一个人上楼买玩偶。
 
一想到桃桃抱着米奇的玩偶开心的样子,温婉步伐都轻快了不少。
 
回到车里,她启动车子往外开,刚转弯就撞上了一辆面包车。
 
正准备下车查看情况,被撞的车上就下来一群拿着钢管的人径直朝自己的车走来。
 
温婉顿觉不妙,要拉车门的手立刻缩了回来,她挂上倒挡准备退回去从另外一个出口绕出去,但后方又来了一辆车将她的去路彻底拦住。
 
被逼停车,温婉眉心狂跳,她握住手机想要打给陆庭西,但号码还未播出,车窗被人用钢管打碎,来不及尖叫,窗外伸进来一只手直接夺走了她的手机——
 
“没想到五年的牢狱生活,你姿色依旧啊,温婉。”
 
油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几乎是一瞬间,温婉脱口而出,“邱洋!”
 
五年前,就是他在法庭上指控自己心怀不轨报复性撞断沈语的双腿。
 
温婉闭了闭眼睛,声音带着细微的颤抖,“你想做什么?”
 
邱洋抚上她的脸,油腻的脸上堆满令人恶心的笑,“自然是做一些能让我们开心的事情了……”
 
他说罢,身后的男人们哄笑做一团,开心的事情不言而喻。
 
温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
 
当初他站在法庭上控诉自己,无非就是收了沈语的钱。
 
“很可惜,哥几个现在不缺钱,就缺个女人。”
 
邱洋说着将温婉拉下车抵在门上,浑浊的呼吸喷洒在温婉的脸上,令她恶心无比。
 
她别过头,试图去找陆庭西派来保护她的人,邱洋却笑着去解她的衣扣,“别看了,双拳难敌四手,你还是乖乖听话吧!”
 
温婉红了眼,她使出全力推开邱洋,并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邱洋被彻底惹怒,直接让人把温婉摁在车盖上,一双手上去就撕扯她的衣服,温婉拼命地喊着,但地下车库里回荡的只有她的喊叫声。
 
就在邱洋要欺身上来的一瞬,温婉看到陆庭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