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闺蜜和我被黑人一起4p 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

“耀哥哥,真的要这么做吗?”让庄耀去跟慕雪做那种事,其实她心里还是舍不得的。

“没事,你只要知道,我心里是爱你的就行了。”

“可是耀哥哥……”

庄耀失去了耐心:“不是你让我这么做的吗?怎么现在又婆婆妈妈的?”

“我……”

崔欣妍心里那个难受啊,可是想到未来她会成为慕氏集团的董事长,而庄耀会成为总裁,她心一横,干脆豁出去了:“好,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嗯。”

庄耀不耐烦地应了一声,直接朝慕雪的办公室走去。

崔欣妍眼睁睁地看着庄耀进了慕雪的办公室,她的心痛啊,还有什么比把自己喜欢的男人送到别的女人床上更令人心塞的?

潘晓华被关在慕雪的办公室里,因为药效的作用,她整个人已经失控了,所以,在庄耀进去后,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

慕雪看着时间,觉得差不多了,才从会议室出来,她看到崔欣妍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外,明知故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崔欣妍看到慕雪的时候,瞳孔微微一缩,心脏也跟着超速跳动起来,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在这里?那跟庄耀在里面的会是谁?

“表姐,我……”

慕雪似乎对她的答案不感兴趣,不等崔欣妍回答,她就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

慕雪找到开关,把办公室的灯都打开,还在里面忙碌的庄耀,被这突如其来的光亮刺激得眸子微微眯起,他下意识低头,而后看清楚了女子的长相。

他整个人都懵了,这是谁?怎么会这样?被下药的人,不应该是慕雪吗?怎么会是这个女人?

慕雪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庄耀:“你接近我,就是为了跟我的秘书搞在一起吗?”

庄耀现在脑袋嗡嗡的,被这变故弄得措手不及,他想要去解释,却不知道从何开口,难道要说他想睡的人其实是慕雪吗?如果他这样说,慕雪估计分分钟让人将他从这里丢出去,而且是光着身子丢出去,要知道,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冷血。

要是慕雪真的那样做了,那他以后估计都没脸见人了。

而跟在慕雪后面进来的崔欣妍,看到办公室里的一幕,惊得捂住嘴巴,怎么都没想到,庄耀睡的人,竟然是她指使给慕雪下药的潘晓华。

“你……你……”她指着庄耀和潘晓华,气得你了半天,硬是什么都说不出口。

庄耀这回总算是反应过来了,他快速找到自己的衣服穿好,而潘晓华,此时整个人都是呆滞的,她虽然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跟一个人发生这种事,也着实不光彩。

她现在真是恨透了崔欣妍,恨透了慕雪,都是这两人把她害成这样的,她死死咬着牙关,把所有的怨恨,都埋在心底。

她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她为了利益,不惜给自己的上司下药,又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一切不过是她咎由自取。

慕雪突然转头看了崔欣妍一眼,淡淡道:“我早就跟你说过,这个人,人品堪忧,这下你信了吧?”

慕雪假装不知道崔欣妍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毕竟,对付崔欣妍,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要是被她知道了,那就不好玩了。

让崔欣妍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睡别的女人,承受一下被背叛的痛苦,这只是个开头,日后,崔欣妍喜欢的、想要的、在乎的,一切的一切,她会通通都毁掉,势必要让崔欣妍尝尽这世间的所有苦痛,否则,不足以解她心头之恨。

崔欣妍忍着泪,哽咽道:“表姐,我……耀哥哥应该不是这种人,肯定是这个女人勾引他的。”

这一刻,她的心都在滴血,但是为了大局,她还得为他辩解。

庄耀听了崔欣妍的话,顿时反应过来,连忙解释道:“雪儿,我以为刚刚是你,这个女人一直勾引我,这里又没有灯,我以为是你……所以……”

慕雪嗤笑:“原来在庄先生的眼里,我是这么随便的人。”

“不是,雪儿……”

“我说过了,不要这样叫我,你最好赶紧离开,要不然我就叫人上来清场了。”

“我……”
慕雪突然弯腰,抬手挑起潘晓华的下巴,淡淡道:“这张脸,其实也还不错,想不想免受惩罚?”

潘晓华一个劲地点头,眼巴巴地看着慕雪。

这是她第一次领教到慕雪的狠辣,也终于意识到,慕雪,不是她招惹得起的,一个十八岁就能撑起一个集团的人,可不是简单的角色,她竟然蠢到去听崔欣妍的话,去给她办事。

“从明天起,你负责勾引庄耀,想尽一切办法缠上他,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行,只要,能让崔欣妍伤心。”

潘晓华:……

处理了潘晓华的事情后,慕雪拿起自己的手机,她刚点开手机,就看到手机上竟然有几十个未接来电,她点进去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刚刚她坐在会议室的时候,为了防止手机发出声音,她把手机调成静音了,她没想到冷言竟然会给她打这么多电话。

她连忙给他回拨过去,可是她连续拨打了好几次,都无人接听。

她头疼地捏了捏眉心,而后给助理小梁打电话:“半个小时之内,我要知道冷言在哪里。”

……

天泉山庄是一家高级会所,A市出了名的销金窟,同时也是A市这些有钱公子哥儿们首选的娱乐场所。

这里的一切,都极尽奢华,提供的服务,只有你想不到,就没有它做不到的,当然,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冷言坐在泳池边的躺椅上,他刚刚从水里上来,头发上还挂着水珠,他懒懒地往沙发上一趟,对着身后招了招手,立刻就有美丽的服务员上前来:“冷少,请问需要点什么?”

“给我一根烟。”

“好的,马上来。”

身段妖娆的服务员,将点好的香烟送到冷言嘴边,他张嘴咬住,狠狠地吸了一口,随后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

看得出来,他此刻很烦躁,一想到那个女人,他心里就窝着一团火,昨晚明明说好了,今天要去逛街的,结果呢,电话也不接,他想直接上办公室去找人,却被她的私保撵了出来,实在太气人了。

“阿言,怎么了?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说出来让兄弟开心开心。”江帆凑到冷言身边,笑嘻嘻地问。

“滚远点。”冷言对着他喷出一口烟。

江帆撇撇嘴:“真难得,你竟然也有心情这么不爽的时候。”

江帆对身后几个穿着比基尼的美女招了招手:“唉,你们几个,过来陪陪冷爷,冷爷心情不好,谁要是把冷爷哄开心了,我重重有赏。”

江帆觉得,冷言一定是上辈子积了不少德,才能交到他这种好友,看看他多好啊,为了让好友开心起来,不惜牺牲自己的金钱。想到这里,江帆都快被自己感动哭了。

几个美女听了江帆的话,蜂拥着朝冷言扑过去,冷言长得本来就帅,就算是个纨绔,也挡不住他的魅力,江帆不开口,她们都想扑过来了,更何况江帆还开口了,她们哪里还顾得上矜持?

冷言看着这一张张卖力讨好的脸,只觉得厌烦至极,正想发作,就听到一阵“噗通噗通”的水声,刚刚围着他的几个美女,通通都被人踹到泳池里去了。

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就连冷言,都呆住了,因为他看到慕雪就站在他身边,此时,她正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些在水里扑腾的女人。

那几个美女在水里扑腾了一会儿,总算是站了起来,她们愤怒地看着慕雪,大声吼道:“你这人有病啊,我们跟你有仇吗?”

慕雪扫了她们一眼,而后吐出两个字:“脚滑。”

冷言:……

那几个被踢下水的美女,听了慕雪的话,差点没气死:“什么脚滑?你分明是故意的。”

慕雪点头:“嗯,说得对,我刚刚说脚滑,只是给你们面子。”

“你……”那几人差点没气死。

在场的人,有人认出了慕雪,不禁低呼出声:“天啊,这不是慕氏集团的总裁慕雪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雪?那个十八岁就撑起一个集团的慕雪吗?”

“没错,就是她。”

“天啊,竟然长得这么美,难怪追她的人那么多。”

“她来这里干什么?为什么对冷爷身边的女人下手?难道她过来是冲着冷爷?”

“不可能,冷爷一个花花公子,慕雪怎么可能看得上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