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男人撞红一般倒霉多久

向阳抿嘴就笑:“奶,大过年的就打我媳妇,我不答应呀,怎么也让我们过个好年,过了破五在打,”

金芳:“滚球吧你,就知道我同我奶之间的关系都是你给挑拨坏了的。”

说着三口人坐在炕上准备吃饭。总算是能吃了。

也是怪欣慰的,向阳能惦记着这边,让奶吃顿舒心饭。

向阳马屁拍的不要钱一样:“还是家里吃饭热乎,奶我就知道肯定等着我呢。”

金老太违心的说道:“也不是,就是金芳做饭磨蹭,刚刚刚好碰上了。你爸妈那边好呀。”

金芳就不是那么不利索的人,看着老太太,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啥锅她都得背着。

向阳感慨就来了:“哎,人多,七嘴八舌的,啥都吃不好。奶我就稀罕咱们家这样的小家,以后再加上两孩子多好。我同金芳以后肯定不多生。”

跟着说道:“要不是得给咱们家一个,我们两个生一个就挺好的。”

人家向阳那是有感而发,他们家生得多,吃饭都不消停。

还有一句没好意思说,以后给儿子挑儿媳妇,肯定不要向大嫂那样的。多膈应。

金老太头一次同向阳观点不一样,特别坚持的说道:“但凡不是没法,都给我敞开了生,奶给你们带着,你们年轻想的短。”

跟着说道:“热闹闹的吃饭怎么不好了,非得同奶这样,冷清清的,不耐烦也只能看着金芳一个。我就羡慕你妈的日子,那么多儿子,轮着稀罕多好。”

金芳只能说,谁的苦谁知道,向阳妈的日子也不好过。

不过儿子多底气肯定多。这个不孝顺,还能换下一个。

向阳一点不觉得好,看到的都是家里的是非。他就觉得生一个其实挺好的。

这个理念同老太太不太合得来,不过还是说了一句:“我以后肯定对孩子好。”

金芳:“好儿子一个就够,孙女也当儿子用,您呀,别羡慕别人,你去外面问问,现在多少人羡慕您。不知足?还不耐烦我?大过年的,哪有这么说的,我也就是亲的,没法跟您生气。换个人你看看能不能答应您。”

不想好好过年了是不是?

向阳给金芳夹片肉:“可怜见的,快吃,要不是亲的,奶也不能这么说。咋这点道理都不明白了。”

一脸的你这孩子不懂事。奶说的能错吗。

老太太:“别搭理她,矫情的

。”

金芳也是无奈了,这家里,她没地位。老太太昏聩,就信向阳这个献媚小人。

然后老太太对着金芳皱眉头:“酒呢?”

金芳一脸的差异:“酒?咱们家,谁喝酒”没这项不是。

老太太横眉怒目:“我就不配喝酒了?”这要不是过年,没准就对着金芳拍打下去了。

这不是找事吗?从来也没听说过老太太喝酒不是。

那不敢,金芳把家里的果酒,拿出来一瓶,过年特意进货放在小卖铺里面卖的。

向阳脸上乐的面团一样:“奶,真喝?”

老太太:“那咋地,还能闹着玩?从你爷,你爸妈没了,家里就没有超过两人过年的时候,今年添人进口,不许我高兴高兴,喝,咱们都喝一口。”

好吧,您随便高兴,这屋里就您最大,谁敢说您说的不对。

不过金芳隐晦的看看向阳‘添人进口’这话不知道向阳听出来没有,老太太想要拐带小衙内的雄心依旧在。

向阳听着确实别扭,自己是孙女姑爷,不是儿媳妇,也不是孙媳,添人进口这话不合适。

不过老太太高兴,不能计较这个。说明老太太不拿自己当外人。

关键是这酒对老太太来说小贵,平时老太太卖酒赚钱说的最多的就是,疯了,这人都疯了,好几毛钱买瓶这玩意,换成棒渣粥能吃多少顿。

不是真的稀罕向阳,都不能拿出来这个喝。

老太太要喝,金芳打开酒,就给三人一人倒了一点。

对着酒瓶子口鼻子使劲吸口气,虽然略制了一些,到底是酒味。怪想念的。

老太太同向阳都看着金芳。

金芳:“看什么看?”

向阳:“我爸喝酒的时候都用鼻子先闻闻,你这到学出来了,闻出来什么了。”

老太太:“看的我以为你会喝酒是的。”

金芳抽抽嘴角,只能说自己看着公公喝酒,瞎学的。

不然你还能承认自己真的能闻出来味道好坏?

向阳,端起酒杯,对着老太太一通的吹捧,然后老太太就跟着向阳碰杯喝了一口。

把金芳吓一跳:“奶,小口,咱们就是个意思。”

老太太抿抿嘴,吧嗒吧嗒味,对着孙女就看了一眼。这一眼的分量有点深,有点沉。

老太太开始张罗着吃菜。好吃的都给向阳往碗里扒拉。

向阳也知道老太太什么人,知道盐从哪头咸。对老太太孙女好,老太太才把你放在心尖上的。

啥东西都没少了金芳的一份,向阳的筷子都是绕着金芳转悠。

金芳看着老太太喝酒了,光绕着向阳转悠,老太太都没吃东西,自己就顾着老太太了。软烂的都给老太太吃。

三口人转一圈,大家都满意。

你说这样的饭菜,吃的就是有滋味。不知不觉的,一瓶酒竟然没了。

金芳那是馋了,向阳在外面多少喝点,老太太这也跟着一点没少喝。

金芳看着老太太心里就琢磨了,这事有点深。可没听说过村里女人会喝酒的。

扶着脸色红扑扑的老太太回屋歇着,老太太打着呼噜睡着了。

向阳跟着金芳一块收拾桌子,向阳脸色也红红的,拉着金芳要屋里歇会,难得老太太不棒打鸳鸯。

黏糊模样很上头,看着向阳贼心不死,金芳冷哼两下。

这时候同你一块进屋,我疯了,金芳坚定的摇头:“不行,我得和面,准备饺子馅,我得包饺子。”

向阳就在厨房跟着金芳身后磨蹭:“你看着白了许多。”

放屁,自己的脸自己能不知道什么样。男人,为了哄女人,可真是什么瞎话都敢说。

就听向阳在金芳耳边说:“脖子上白了,真的。”

喜欢重生80年代好日子请大家收藏:

而且向老大媳妇还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干活躲着,吃饭抢着,嘴巴倒是时刻都不太闲着,说闲话,挑事,吃东西,嘴巴忙呀。

吃过饭,人家妯娌去准备晚上包饺子,向老大媳妇不干活就算了,还挑三拣四的。

开口就说金芳心里没有婆家,不然大过年的就不能不过来这边一块热闹。

向老三媳妇说了:“没成亲,不过来是弟妹矜持。”

金芳要是来这边过年,这位大嫂子准得说四弟妹,扒着他们家向阳,连点礼数都不懂。

向老大媳妇不说金芳了,没结婚就让人姑娘在家里过年,不占理。

然后就说了:“大过年的吃顿饺子,怎么还搀和玉米面,饺子馅加什么大白菜,不说向阳赚钱了吗,看来对爸妈也不咋孝顺。”

挑剔的德行,都让人没眼看,欠她的一样。

向老二媳妇菜刀都甩菜板子上了:“大嫂,别管啥面,啥饺子馅,那是人家向阳给准备的,咱们一帮白吃白喝的,有咱们挑的份吗。”

向大嫂就不愿意听了:“谁说白吃白喝,过年我们可是给了爹妈两块钱的。”

哎呦你这两块钱可真金贵,向老三媳妇都想拿钱甩她脸上让他滚蛋。

一家四口人在这吃一天,肉,面,零食,你问问谁家让你这么遭禁。

向老二媳妇:“大嫂,那是你给爸妈的,不是你给老四的,咱们吃的是老四给爹妈准备的过年东西。”

向三嫂跟着就说了:“咱们比不得老四,老四过年给爸妈十块钱呢。”

意思就是你那两块钱,不值得拿出来说嘴。

向大嫂不愿意听,觉得这两个兄弟媳妇傻:“你可别这么说,老四跟着爹妈过,他们怎么过咱们怎么知道,你知道爹妈平时给老四搭进去多少。再说了,爹妈不愿意,可以跟我过去。”

跟你过,爹妈得成啥样。

向老三媳妇:“大嫂我就想要说句公道话,爹妈贴补老四多少我没看到,也不想乱说,可爹妈过冬烧的都是煤块,一冬爹妈没冷到。爸妈吃饭,我们没少赶上,酒,肉,不说顿顿有,隔几天那是能看到的,嫂子爹妈跟你过,你能做到这份上。”

顿了一下:“我们两口子的条件,伺候爸妈到不了这份上。”

我做不到人老四这份上,我能说句公道话。向老三媳妇那是真的恼了,不然从来不在家里冒头。

向老二媳妇没给这个大嫂留面子,大过年的你不干活就闭嘴,不好吗:“爹妈跟你过,我们过年在你家能吃到一顿白菜饺子,我都觉得你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向老大媳妇被两个兄弟媳妇挤兑的,开始胡搅蛮缠:“你们一个个的,还不是想要扒着老四,现在挤兑上我了,就是看不上我这个大嫂,觉得我没有老四日子过得好。”

向老二媳妇:“日子过得啥样,也贴不到别人身上,主要人家老四对爸妈真好,我们挑不出来毛病。”

向老三媳妇:“我们做不到这份上,可得说句公道话。没有吃着别人还恨着别人的。”

向大嫂风风火火的就走了。不想同这两人一块玩。

出门还在叫嚣:“你们指着老四过日子,我可不指着沾他的光,当我不知道呢。”

哥两跟着老四倒腾年画挣钱了,这事也是向老大媳妇怨天怨地的原因之一。终于嚷嚷出来了。

还好老二,老三心态平和,本来就拉着人家老四衣襟儿挣的钱,不怕别人说。

老大媳妇嚷嚷,那是没沾光,气的。

向老三媳妇后悔了:“还不如就让她随便说呢,现在连个跟着包饺子的都没了。回头她还得吃现成的。”

向老二媳妇:“能消停会,我宁愿伺候她吃。亏的爸妈心里明白,不然就她这么搅合着,日子谁也别过了。原来也没觉得大嫂这样。”

可不是吗,撕破脸之后,好像更没人能约束他了。

向大队长媳妇在厨房饶了一圈回屋了。大过年的不稀罕说这些,再怎么样,把今天忍过去再说。

一年苦到头就今儿一天能吃饱肚子,还有肉,没道理还吃的不痛快。

就庆幸,自己明白,总共张罗这么一顿,这要是一块吃几天,她能让老大媳妇给气死。

也不想想老四为什么不让你沾光,难

道就冲着你这张到处惹事的嘴不成?

金家那边,老太太做的饭菜可就丰盛了,油炸素丸子,炒鸡蛋,酸辣口的白菜片,一大碗的蒸肉,还有一个酸菜豆腐,娘两都把桌子摆满了。

火盆边上还煨着三块红薯,三个酸梨,连饭后消食化气的都准备好了。

可就一样,许看不许吃。

金芳耷拉着脸色看着老太太,扫一眼桌子上的碗筷,即便是先敬先人,这也不对经呀:“给我爷,我爸妈先吃的。”

老太太一巴掌拍过去:“不懂事就闭嘴,少说一句谁能当你哑巴,祭祖那是这么祭的吗。”

金芳看着好东西吃不到嘴,怨气十足:“也不怨我,做熟了,不让吃,我能不这么想吗。”

老太太望着门口:“连惦记男人都不知道,你可咋好。”

金芳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但凡吃个虱子,向阳都不能少吃个大腿:“大过年的,向阳就不能在跑过来。”

老太太有自己的理论:“那不能,一大家子人围着一桌子吃饭,孩子就算了,还有你大嫂那个没眼力见的,向阳能吃到什么,等着,回头姑爷来了一块吃。”

金芳就啥都不说了,吃不饱的时候都过来了,看着不能吃那也不算啥大事。

就这么一个不太明白事理的老太太是亲人了,惯着吧,不然能咋办。

心里就揣摩着,向阳吃过饭过来,他们家吃饭怕是要下午了,是不是把菜饭都放到锅里热着。

就看着向阳从大门进来了。老太太瞬间迸发出来的惊喜,把金芳眼睛差点闪瞎。

就听老太太招呼:“向阳来了,快起开,让向阳炕头坐着。”

炕头今儿烧了多少柴禾,也不怕烫到他。金芳冷哼一声。

金老太扭头就对着金芳:“大过年的,你别给我哼哼哈哈的,初一我都不忌讳打你。”

喜欢重生80年代好日子请大家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