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香烧到一半灭了要死人

“不是你说,是因为依依才会出手帮盛家的吗?”盛华裳即便是老了,也不输气势。

即便明溪纵横商海,也有点吃不住这老太太的气势。不过她今天是有备而来,当然不会被一两句话给压下去。

“我的意思是说,依宝是嘉庸的孩子,而我是嘉庸现在的妻子。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割不断的。所以,因为她,我也不会袖手旁观。更何况,帮盛家,也是一笔不赔本的买卖。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盛华裳勾了勾唇角,说:“你这个人,唯一的优点就是敢作敢当。”

“多谢老夫人夸奖。”明溪微笑道。

“这个,是你的。”盛华裳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放到茶几上。

“这是?”明溪没有动。

“这是盛世集团百分之一的股份让渡书。在商言商,是你出手援助盛世集团的回报。”

“我的好处,已经赚回来了。若是在商言商,我的利润应该在非洲的旅游酒店业赚回来,而您这一份,实不敢当。”

“你是嫌少?”

“这可不敢。”

“那就拿着吧。”

明溪沉思了一下,点头说:“也好,那我就先保管着,等将来依宝结婚的时候,我把它添到嫁妆单子里。”

“那就随便你了。不过你这算盘打得也不错——你儿子对依依势在必得,依依的嫁妆不也是你儿子的吗?”

听了这话,明溪淡然一笑:“老夫人多虑了。将来不管依宝嫁给谁,我都会请律师把她名下的财产做婚前公证。”

“那就好。”盛华裳笑了笑。

明溪看盛华裳的脸色缓和了些,方说:“当初曦月嫁给嘉庸的时候,您万般不愿。可是曦月后来出事了,您又万分愧疚。所以我觉得这些年您已经想通了,依宝的婚事,您应该会遵从她的本心,对吧?”

“周家的旧账,还轮不到你来给我算吧?”

“当然。老太太也应该明白我,我绝没有那个意思。您当初嫁到周家是为了生意,我当初放弃嘉庸嫁到国外,是为了明家的生意。只不过我比您幸运些,能够及时止损,用余生陪伴挚爱之人到老。所以我会善待依依,把她当做我的亲生女儿。”

盛华裳淡淡地哼了一声:“这种表白的算话,就不必多说了。我不是那种几句甜言蜜语就能打动的人。”

明溪笑了笑,继续说:“对于她的恋爱和婚姻,我用明氏祖先发誓,我是站在为女儿的角度去盘算的。不是我夸自己的儿子如何优秀,是不管他是否优秀,依宝都是喜欢他的。这两个孩子是幸运的,都爱着彼此。所以我们作为他们的家人,理应送上自己的祝福,不是吗?”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是个不错的继母。我给你打八十分。”

明溪笑了笑,说:“您这话,我就当做是夸奖了。”

“行啦,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咱们就出去

喝茶吧。”盛华裳说。

明溪原本想跟盛华裳说一说何依依跟明景昕的事情,但审时度势,觉得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于是起身说:“好,我推您出去吧。”

·

何依依陪着何老爷子在花园里逛了一大圈儿,回来的时候爷俩都出了一身的汗。

“嗯,这个花园子是不错。就是西南角上那块草皮可以挖了,种个瓜果蔬菜的更好。平时也能吃个新鲜。丫头说是不是啊?”

“爷爷,您可真行。你信不信把这话说给外婆,她又要怼你是个乡巴佬了?”

何嘉庸胡子一撅,反问:“乡巴佬有什么不好?她这辈子都端着名门淑女的架子,都是为盛家的面子活着。到了这把年纪还看不开,还不如个乡巴佬。”

“你说谁不如乡巴佬?”盛华裳刚好听见最后一句,于是恨不得从轮椅上站起来,跟何嘉庸撕。

“额,我说我自己呢。”何嘉庸立刻指着自己的鼻子,“我说现在的乡下都盖起了小洋楼,呼吸着新鲜空气,吃着绿色有机的蔬菜,可比我这老头子快活多了!我这个什么狗屁教授活得还不如个乡巴佬呢。”

盛华裳轻笑:“你总算是活明白了一回。”

“所以啊,亲家母,我决定帮你改造一下你这花园子了。”

“这花园一直有专门的人搭理着,你又不懂种花,别祸害我的园子!”

何老爷子立刻快步走到盛华裳面前,反问:“嘿!你这话就过分了啊!我怎么不懂了?怎么不懂了?你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又懂什么了?这种花种草都是玩泥巴的事情!”

“哎呦,这怎么还蹦起来了?”盛华裳皱眉看着何老爷子气急败坏的样子,摇头说:“行啊行啊,你要给我当花匠尽管来,但是别指望我给工钱啊。”

“好,我今儿就不走了。”何岳亭回头对明溪说:“你给小兰打电话,让她把我的衣服什么收拾一下,一块儿搬到这里来住!”

“把……蓝嫂也带过来?这儿也不缺保姆啊。”明溪为难地看了一眼何依依。这老头子是怎么了?一阵风一阵雨的,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哎呀,我喜欢吃她做的饭!这儿的保姆做的饭菜不一定合我的口味!再说了,这儿也不缺屋子住吧?总可以给蓝嫂腾出一间屋来吧?”何嘉庸问着盛华裳。

“这儿有三十多个房间呢,除了现在已经住了人的,其他的随便你们挑。别忘了把水电费给小王就行了。”

何依依笑道:“行吧,那就把蓝姨一起接过来,专门照顾爷爷。这样王嫂李姐她们也轻松些。”

“大小姐,可以开饭啦!”保姆王嫂端着一盅汤从厨房出来,招呼众人:“大家洗手,准备吃饭了。”

“好,洗手吃饭。”盛华裳招呼着。

护士拿了消毒的毛巾来给盛华裳擦了手,把她推到餐桌的主位上。

其他人都洗了手过来按照年龄辈分排座在餐桌周围。

何依依则进了厨房,帮着明景昕把他刚调好味的萝卜牛尾汤端了出来。

“这个汤好!我喜欢!”何岳亭一闻到汤的香味就开心了。

“等着哈,爷爷。我给您盛汤。”何依依忙拿了老爷子的碗装汤。

“依宝,牛肉不好消化。”明溪在旁边提醒道。

“干嘛?又不给吃肉只给汤?”老爷子立刻不乐意了。

“还说不是小孩子!老小孩儿,老小孩儿!”何依依笑着看了老头一眼,又挑了两块牛尾放到碗里,“虽然这牛尾炖的很烂,但还是只能吃两块。想吃肉可以天天吃,但万一哪一顿吃多了,之后可不敢给您吃了哈。”

“他又没病得躺床上起不来,多吃几块没事的。”盛华裳说。

明景昕忍不住笑了:“嘿!这是什么情况?你们老两位居然统一战线了?”

“谁跟他统一战线?!”盛华裳斜了何岳亭一眼。

何老爷子毫不示弱,立刻怼回去:“我才不跟她统一呢!她是华侨!就算回来买了房子,也还是外宾!”

“嘿!你个老东西!当着孩子的面我还想给你留点面子,你别太过分啊!”盛华裳生气的敲桌子。

“爷爷~”何依依也朝着何岳亭努了努嘴。

“好好好,好男不跟女斗,我不跟你吵。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何老爷子端起自己的碗先喝汤,再啃肉,吃得甭提多香甜。

对面坐着的明溪忽然福至心灵,忙起身给盛华裳盛汤,悄声说:“老夫人,以后我们家老爷子就多麻烦您了。他这年纪也大了,若是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您可别怪他。”

何老爷子没怎么听清楚明溪说了什么,但看到盛华裳脸上的笑意,也猜到了两分,于是不满的问:“明溪你说什么呢?你是我的儿媳妇,怎么不替我说话?”

盛华裳立刻瞪过去:“一把年纪了,喊什么喊?赶紧的吃饭吧,还不如个孩子懂事。”

何依依无奈地看了一眼明景昕,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两位老人上次见面虽然也闹了点不痛快,但至少没吵成这样啊!今天是怎么了?这一点面子都不给对方留啊!老爷子还非要留下来住,这将来的日子能消停吗?

明景昕跟何依依想的不一样,又跟明溪交换了一个眼神,就瞬间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于是笑问:“妈,我外公的身体怎么样了?能坐飞机的话,我建议他也回来看看。毕竟这里跟几十年前大不相同了,一些当年的老朋友,也该见见啦。”

明溪笑着点头:“等你订婚、结婚,你外公肯定要回来喝喜酒的。”

“干嘛等到他们订婚?景昕身处娱乐圈儿,订婚的事情怕是还早呢吧?”何岳亭摆摆手说,“要我说,只要身体允许,还是赶紧回来看看的好!我们这一代人,不管年轻的时候多么折腾,老了老了,也应该回来。叶落归根嘛。”

“好的爸爸。”明溪含笑答应着,“我晚上就打电话过去,问问他老人家愿不愿意回来看看。”

盛华裳把牛尾骨丢到餐盘里,横了何岳亭一眼:“你这是吃着百姓的饭,操着天下的心呢!”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依宝,醒了?”明景昕推门进来,看见何依依满头的汗,皱眉问:“怎么这么多汗?做噩梦了?”

“我梦到那个人了。”何依依缓缓地吐了一口气,欠身靠在床头上。

鉴于之前自己也做过一些梦,明景昕忙问:“看清他的脸了?”

何依依摇摇头,低声叹道:“就听见了他说话的声音。他跟周涵说话。”

“说什么,还记得吗?”

“不记得了。”何依依抬手揉了揉眉心,梦里的情景来回变换,大部分的内容都被后面的恐惧给替代,此时越想越模糊。

“没事,周涵那边我已经安排人时刻关注着了,他但凡有点行动,我立刻就知道消息。”

“嗯,我也一直想从他身上找到线索。不然也不会把他弄进节目组里来。”

“没事,有我。”明景昕抱了抱她,“现在去洗把脸,换件衣服下楼吃饭吧?盛外婆今天心情不错,一会儿我妈陪着老爷子过来探望她。你把这些事情先压一压,别让老爷子瞧出什么来。”

“爷爷要过来?那我赶紧收拾一下。”何依依忙推开被子起身往洗手间里跑。

保姆孙姐进来给何依依收拾屋子,明景昕先下楼去了。

何依依洗漱完毕换了一件纯白色的纯棉连衣裙下楼。

盛华裳听说何岳亭要来,特别叫人给自己换了一身见客的衣裳,而且从床上起身,坐着轮椅到了客厅,之后又被容轶抱起来放到了沙发上。

“哎呀!外婆您这是……”何依依看见盛华裳穿着一身宝蓝色真丝绣折枝梅花的旗袍,特别有气度地靠在客厅的沙发上,差点没从楼梯上跌下来。

“你慢点~”盛华裳无奈地皱眉,“多大的人来,还这么毛毛躁躁的。”

“外婆,您怎么起来了?能行吗?”何依依走到盛华裳跟前,担心地问。

盛华裳摆摆手:“本来也没什么大病,在床上躺了这么久,实在难受。”

旁边的护士也解释着:“是的大小姐,今天一早王医生给老夫人做了检查,说老夫人可以出去转转,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看看花草树木,心情好了,身体恢复的也快。”

“您可别是听说我爷爷过来,就强撑着起身。现在可不是您要强的时候。”

“要什么强?我本来就比他强!”盛华裳哼了一声,“吃饭吧,我都饿了。”

还说不要强,这一张嘴都是火药味。

何依依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今儿早上您想吃什么?”

“我要吃肉丝面,已经跟她们说过了。你去吃你的饭,不用管我。”

“肉丝面?能行吗?”何依依心想老太太这阵子也就吃点肉松虾容,肉丝吃了能消化吗?

“我给老夫人煮了鸡汤面,放一点鸡肉末。”保姆王姨端着一碗面过来。

“肉丝不好消化,咱们吃肉末面,好不好?”

“是肉就行。”

“好嘞。”何依依接了面,用筷子挑起来晾了晾,准备给老太太喂饭。

“不用,你去吃你的。甭管我。”盛华裳摆摆手。

“哟,您老是嫌弃我了?”

“哪儿呢。我自己吃更香。”

“外婆,就让我喂呗。算是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盛华裳扁了扁嘴巴:“好吧。”

护士忙拿了餐巾来给老太太围在脖子上,何依依用筷子挑了面放在汤匙里,一口一口喂老太太吃。

一小碗肉末鸡汤面,十几分钟就吃完了。

何依依担心老人的消化跟不上,就扣了一颗健胃消食片送到她的嘴里。

十点钟的时候,明溪陪着何岳亭到了。

车子缓缓地开进萱盛居的后花园,到停车位放好。

何依依用轮椅推着盛华裳缓缓地从屋里出来,迎着何岳亭上前去。

“喝!这老太太,到这个岁数了还这么要强!”何岳亭见状,忙紧走几步到盛华裳跟前,弯腰跟她握手,“亲家太太,你这精神头看上去还不错啊!”

“听说你要来,我怎么说也得出来迎两步啊。”

“听说你病了我挺着急的,很早就想过来看看你。可是孩子们说,你要静养,这不,拖到今天才来。还请你见谅啊!”

盛华裳朝着何老爷子甩了个白眼:“客套话我不爱听。还能活着跟你吵几句,我就知足了。”

何岳亭笑呵呵地说:“行!听你这底气,咱们还有的吵呢。今儿有风,咱们还是赶紧的进去说话吧。”

容轶上前来跟何老爷子和明溪问过老就接过盛华裳的轮椅,何依依则挽住了何老爷子的手臂,笑问:“爷爷,最近身体怎么样呀?有没有好好吃饭,按时睡觉?”

“啧!这话听起来,怎么我像是个不懂事儿的孩子?”何岳亭侧脸看着何依依,笑得满脸皱纹都舒展开来。

盛华裳立刻接话:“你还说呢!我也没好哪儿去!天天地给我喂饭!好像她才是外婆,我是外孙女一样!”

“嘿!盛老太太,你这是变相的显摆!你这是……叫那个什么……凡尔赛!我说的对吧?”何老爷子扭头问明景昕。

明景昕笑问:“哟,您老还知道这个词呢?”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我最近喜欢一个节目,那里面总有这个词儿。”

“什么节目呀,爷爷你原来是个综艺迷啊?”何依依扶着老爷子在沙发上落座,又用盖碗泡了龙井茶放到老爷子面前。

“你真是老了,居然看那些没意思的东西。”盛华裳又开启了怼人模式。

“哟,你有什么好玩的可以给我推荐一下啊?”何老爷子今天脾气挺好,没回怼。

“依宝儿,把我的那个APP推荐给你爷爷,让他没事也听听书,要紧跟时代的不乏,不能总是窝在沙发里当个老朽。”

何依依赶紧的答应着:“好嘞,我回头就买个新手机,把听书的APP下载好,充好会员,把您喜欢的书都下载好,给我爷爷送过去。”

“不用,让你明姨给我捣鼓一下就行了。”何老爷子指了指明溪。

“好的爸爸。”明溪答应着。

盛华裳扫了明溪一记白眼,说:“你这明氏总裁的位置让出来了?以后就专心相夫教子了?”

明溪是多么玲珑剔透的人,今时今日她当然不会跟盛华裳互怼,但也不会保持沉默,她温柔地笑道:“老夫人您猜着了,明氏集团的日常事务我已经交给儿子了。原本我就想着多照顾家里,现在又领养了一个小女儿,以后会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在老人和孩子身上。生意的事情是忙不完的,钱也是赚不完的,咱们忙来忙去,不就是为了家人都过的开心嘛。”

盛华裳看了一眼明景昕,没好意思再怼人:“嗯,你的确有个好儿子。”

“哟,谢谢您的夸奖。”明溪很是意外,全然没想到平时跟刺猬一样的盛老太太居然会夸自己的儿子。看来臭小子这阵子花了不少心思,为了追媳妇,他也是真豁出去了。

闲聊了一阵子之后,何依依说要带老爷子在萱盛居转转,看看这里养的花草。

明溪也说:“这栋别墅是明珠天阙里花园面积最大的十栋别墅之一,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占地约十亩。花园做的非常漂亮,爸爸您一定要去看看。”

“看看?”何老爷子犹豫地看向窗外。

“来都来了,让依宝带着你去转转吧。”盛华裳也说。

“你就不怕我转完了不走了,赖在这里养老?”何老爷子笑呵呵地问。

盛华裳又横了他一记白眼:“你一个老头子,能吃几碗饭?不想走就住下,看在我外孙女的份上,这里有你一口饭吃,有你一间屋住。”

“行,这可是你说的。我先去转转。”何老爷子喝了一口茶,起身对何依依说:“依依,你陪爷爷出去走走。”

盛华裳看着何岳亭跟何依依出去,方对明溪说:“明丫头,你推我去书

房,我有几句话要跟你单独谈谈。”

“好。”明溪起身,推着盛华裳的轮椅进了书房。

明景昕跟容轶被丢在了客厅里,俩人百无聊赖,互相对视一眼。

容轶问:“楼上打一架?”

“不了,你远来是客,打架不是待客之道。而且我还要给老爷子煲个汤。”明景昕说完,卷卷衣袖,进了厨房。

“……”要不要这么嚣张?容轶看着明景昕的背影,扁了扁嘴巴。

盛华裳跟明溪进了书房之后,就把房门关上了。

“你坐。”盛华裳指了指落地窗跟前的沙发说。

“谢谢您。”明溪道谢之后,端正的坐下,她知道,盛华裳把自己叫到书房里来,肯定不是闲聊天的。

“这次,盛家的生意在非洲遭到打击,股市出现波动。多亏了明氏集团从中周旋。现在盛氏的难关已经过去了,我得郑重其事的跟你说一声谢谢。”盛华裳说。

“老夫人这话就太客气了。就算是为了依宝,我也不能袖手旁观。”

“我叫你来,就是要跟你谈一谈依依的事情。”盛华裳的脸色一沉,皱眉说:“你不要以为这次帮了盛家,我就会赞成依宝嫁给你儿子。”

明溪愣了一下,微笑道:“老夫人怎么会把这两件事情混为一谈?”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