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一位中签高的自述

楼千古交给霍权的,有四时衣物鞋靴,有一些日常的生活需用,还有不少浔阳的特产等。 在来的马车上时,他就已经好奇地掀开箱缝儿瞅过一眼了。

霍权道:“这些,不会是你亲手做的吧?”

楼千古看了看他,道:“你觉得我有这么闲吗?自是让人去成衣铺子里找师傅裁的。”

霍权都让自己的亲兵收上了船去,道:“行,你们师徒情深,我只是个跑腿的。”

道别过后,霍权便要登船去了。

只是霍权刚转身走两步,想了想又回头来看看她,忽道:“你可知道他原本已经功成名就,却为何甘愿数年如一日地镇守沧海而不愿归?”

楼千古没说话,他又道:“你嫂嫂的事,他嘴上没说,但心里自责。”

楼千古眼神动了动。

她后来知道,当初她姐姐去往洞府时,是赵歇送她姐姐最后一程的。

霍权转身继续走了,前方江水滚滚,身后楼千古蓦然道:“我从来没怪过他。”

霍权脚下顿了顿,没回头,道一句:“那就够了。”

然后楼千古便目送着他上船,扬帆吹响号角,而后缓缓离岸。

一两月以后,霍权成功抵达沧海国的京都。

赵歇在沧海国有自己的将军府,霍权把楼千古捎给他的东西径直带到了将军府来。

看着赵歇卷着袖管,正从果子林里出来,霍权便唏嘘道:“知道的你是个将军,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这将军府里请来的果农呢。”

这位龙武将军,除了平日里忙碌的公务以外,少有的闲暇时间里他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去打理他的林子。

他从各地收集了不少好的水果苗子

回来,这片小林子基本都是他亲手栽种培育的。

有时候他在外忙到很晚才回家,打着灯笼都得花些时间进他的果子林里看看。

有人说,是因为龙武将军在充军前便是个农夫,现在功业有成了,就又想起了老本行了。

这几年,有不少人想要攀关系巴结他,在各个场合都设过不少酒宴邀请他,只可惜赵歇少有去应酬。

尤其是美人如云的楼里,是无数男人们的温柔乡,就连霍权也醉过几回,只是赵歇始终无动于衷。

他去的次数屈指可数,即便是出于场面应酬极偶尔的时候去了,也是喝两杯酒放下酒杯就走。

这男人,尤其是为将者,想拉近关系,无非就是酒色,所以私下里也有不少的美人被送到将军府里来请他笑纳。

美人们环肥燕瘦的都有,皆是体态鲜妍、风情无限。

听说这位将军眼下还连个枕边人都没有,更加没有妻妾,谁若是能使他意动,那便可能有好日子过了。

彼时霍权饶有兴味地在一旁看热闹,赵歇也有一一审视过她们,然后问她们:“有空吗?”

美人们满心欢喜地回答:“只要将军喜欢,我们自是有空的。”

然后赵歇就让府里人交给她们每人一把锄头,让她们进果子林里锄草去了。

美人们万万没想到,她们风情万种地来,结果却灰头土脸地回。

回去的时候,满身又是汗又是泥巴,纤纤嫩手上还被锄头给磨出了水泡。

数次别人送美人来,都是这样的结果,渐渐的大家也就不送了。

私下里有人议论,可能是龙武将军在女人方面不行;也有人议论,看来龙武将军是真的偏爱务农啊。

只有霍权知道,那是因为他心里的人,喜欢吃这里的水果。

喜欢凰不归请大家收藏:

霍权眯着眼,知她所想,又道:“那时候你和你嫂嫂出门逛街,载了一马车的东西回来,我和赵歇两个还去门前帮忙搬东西呢。” 楼千古更加诧异了。

霍权嘴角笑意更甚,道:“你不知道吧?或者说那时候我俩就在你跟前,你也记不住啊。”

楼千古道:“什么时候的事?”

霍权道:“就是你和你嫂嫂被山贼劫走之后的事。”

顿了顿,又道:“那伙山贼逃窜了,是赵歇请命去追剿。那家伙,简直了,可以不眠不休、日夜兼程地一直追,后来总算在江边追上了,又正好遇到你哥沿着水路追来,便一起在船上将那伙山贼收拾了。

“我们本要回去复命,但当时皇上已经在来浔阳的路上了,所以我们就跟着你哥暂来了浔阳,在你们楼家的外院暂住了几日。”

楼千古恍然:“竟还有这些事。”

霍权道:“那你就更不知道了,我俩来帮你搬东西,你下车的时候,伸手给你扶着的人,可不就是赵歇。”

楼千古道:“我还真的没注意到。”

霍权笑了笑,道:“那时候他只是个无名小卒,如今他是当朝二品龙武将军了。”

楼千古玩笑地叹道:“要是当初知道他后来这么厉害,我肯定就早点跟他打好关系了啊。”

霍权道:“也是那家伙让我知道,一个人可以为了一些念头如此拼。常人是不可能有他那般毅力的。”

楼千古随口问道:“什么念头?”

霍权看她一眼,道:“还能有什么念头,当然是为了他心里的人,怎么的也得拼命往上爬,待到建功立业以后,方才有资格站在她面前。”

楼千古道:“这我知道。原本赵将军是打算在沧海国战事结束以后回去找人家的,可现在又耽搁了三年,也不知道人家姑娘嫁人了没,你知道吗?”

霍权道:“还没嫁。等他回来了再说吧。”

他叹了口气,又道:“我也是在他身上学到了,这要娶的姑娘啊,一定得是自己心尖尖上的,那样自己才会一直有动力,不管是为了她也好,还是为了彼此以后的生活好。”

楼千古道:“人间至苦是情,至甜也是情。”

霍权道:“谁说不是。只不过我不在苦中也不在甜里,不懂你们这些局内人的感受。”

霍权在楼家住了几日,每日都到浔阳各处去游玩,他说以前到浔阳不是匆匆一别就是有公事要办,还从没有时间好好领略一番这里的美景。

楼千古一堆事要做,自是没时间陪他。

不过在京都的船队下来,霍权临要启程出发之前,楼千古也置办了些东西交给他。

霍权挑挑眉,道:“给赵歇的?”

楼千古点了点头。

霍权道:“喂,好歹我也辛苦跑一趟吧

,怎么就只有他的没有我的?”

楼千古道:“你有你的家人操心准备,还缺这一点吗?可赵将军就只孤身一人,可惜他喜欢的姑娘又还没与他在一起不能给他置办,我这个当徒弟的帮他准备一点,也算是尽尽师徒情意吧。”

喜欢凰不归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