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在教室被老师添下面好爽 小莹与公憩第26章

后面观望的陈语言登时瞪大了眼睛。

  玩赖啊!

  居然当众说!

  韩星一旦被轰走,那就算没完成大冒险,那瓶红酒她就要一口喝掉!

  公然用美色耍赖!

  如同噪音一样的音乐还在轰动着,韩星就那么跪着。

  不说被表白的那个男人吧,就说一边观战的翟清文。

  他都摸了摸心口窝。

  这女人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好在卡座这边有一丝丝的封闭空间,倒也能隐约听清她的声音。

  又淡又有一丝清哑,诱人的好听。

  如果这个大美女是在跟他表白,他想他大概会当场晕过去。

  反观那位当事人,居然能脸不红,心不跳的。

  陆听闻似笑非笑的眸光扫过她的眼睛,“我接受了。”

  话落,他将酒杯放下,旋即手对她一伸。

  韩星莞尔一笑,将自己漂亮的手指搭在他的掌心。

  轻轻一扶,她就站起来了。

  女人微微弯腰,“谢谢先生,打扰了。”

  那一刻,翟清文后知后觉这好像是在玩游戏。

  可玩游戏为什么不选他呢?!

  敌人啊!

  陆听闻就是他今生最大的宿敌啊!

  韩星转了身,忽略掉周遭的那群目光,笑吟吟的离开了。

  掌心中似乎还残留着属于那个男人温热的触感,她捻动了下指腹,好像还在怀念。

  坐回卡座里,韩星摸出手机发短信。

  ——陆教授,你晚上住哪儿?

  大冒险还在继续。

  韩星很少喝酒,不是讨厌酒,而是在她眼里,没什么人能值得让她喝的酩酊大醉。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

  ——怎么,还想玩游戏?

  他回复了消息。

  韩星摸了摸唇角,一点也不惊讶他能猜得出来。

  她也素来欣赏聪明的男人,他刚刚给足了自己面子,没有把她轰出去。

  ——玩游戏也是跟你玩啊。

  “喂喂喂,你都输了,你干嘛呢?”陈语言忽然喊她。

  韩星被打扰了,十分不满,想都不想的回答:“不冒险!”

  “向右侧扭头,看见那个穿白短袖的男人没?看着像是个健身的,你去,找他要个电话号码。”

  韩星:“……”

  你妹的!

  “我不干。”

  “韩星,愿赌服输,你还想不想在业界混了?言而无信怎么行!”陈语言皱眉。

  韩星头也没抬,“你应该说我什么时候言而有信过。”

  陈语言:“……你去死吧!”

  女人笑吟吟道:“我穷,死不起,墓地都买不起呢,所以让死的起的先死,我再等等。”

  “韩星!!”

  一声爆呵以后,韩星掏了掏耳朵,懒洋洋的走了出去,握着电话奔着陈语言刚刚指着的那个男人走过去了。

  这种游戏怎么会有忠实粉丝的呢?
 但不得不承认,在这种场合里,这个游戏很风靡。

  韩星刚跟对方开口打招呼,“您好先生,能留个联系方式么?”

  话音刚落——

  她莫名感觉到一股凉凉的视线扫了过来。

  头微微一扭,就见那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穿梭过人群,从她身边一走而过。

  路过时,好像还瞥了她一眼。

  完了……

  韩星都没注意那位被搭讪的男士是在做什么,正准备转身的时候,对方居然把名片塞进了她的掌心里。

  还说了句:“我姓冯,很高兴认识你。”

  “阿,高兴,谢谢。”

  敷衍了一句后,韩星的目光追随着那个男人而去。

  他好像离开酒吧了,背影有股子明显的孤傲,仿佛与这里格格不入。

  韩星快步走回卡座,将名片准确无误的丢进陈语言的酒杯中。

  就在陈语言震惊于她的准确度时,就听她道:“我有事,先走一步,单我买了。”

  一抬头,她只留给那三个女人一个唯美模糊的背影。

  ……

  酒吧外,燥热厚重的温度扑面而来。

  韩星拧眉,这人一眨眼就不见了?

  “美女坐车吗?”

  有人在搭讪,但韩星没有理会,目光在过往的人中快速搜寻。

  结果……

  她在面前的天桥上看见了那个男人的侧影。

  罢了,高跟鞋被她穿成了运动鞋,嗖嗖嗖的朝着楼梯跑,迅速追赶了去。

  她的速度让附近同行的人都咋舌。

  高跟鞋居然也能跑那么快?

  纵使有些焦急,可她仍旧优雅,额发略有几分凌乱,可却凭添了少许的慵懒之美。

  当听见身后微喘息的声音时,陆听闻无意的回了下头。

  目光触及到她的脸时,男人停下了脚步。

  此时,韩星的气有点不匀称,脸颊也微红,眼睛里荡漾着一丝水雾,显得她清透粉嫩的好看。

  “走那么快呢。”她娇嗔似的说了句。

  陆听闻站在夜风里倚着栏杆,懒洋洋的问:“有事儿啊?”

  “没事儿就不能追你了?”

  男人瞥她一眼。

  这个女人真是每句话都在挖坑给他跳。

  陆听闻的手扶着天桥栏杆,“你要是在酒吧待一宿,大概里面所有男人的号码都被你要到了吧。”

  过往路人悄悄地打量着男女,只觉得真是般配,男儿俊女儿雅。

  韩星忽然笑了,“吃醋了?”

  陆听闻懒懒的望着她,“回去睡觉吧,省的没睡就开始做梦了。”

“你给我滚!”

  “好。”

  韩星把酒杯往玻璃桌上一放,“我就是如此听话,让我滚我就滚。”

  “诶,别别别!”

  接着,陈语言又把她拉回来,两个人谁也不说心头所想,就那么一杯接一杯的喝。

  ☆

  翌日。

  韩星从柔软的大床里醒来时,脑袋里都是灌了铅的沉重。

  此时,一阵响铃回荡在房间里。

  她胡乱的去摸手机,摸了好半天,才在地毯的边缘抓住了那部催命的稻草。

  是陈语言打来的电话,让她赶紧到排练的地方。

  还说已经给她派了一辆车停在楼底下了,钥匙在泊车员手里。

  韩星累啊,喝酒喝的口干舌燥。

  从起床到出门,她花了半个多小时,哪怕她在床上躺着的时候只觉得仅剩一口气,可当走出房间时,仍旧美的让人感到窒息。

  一件湛蓝色的紧身旗袍,满绣的图案,略高的开衩的缝隙露出她美丽诱人的双腿,高跟鞋更衬的她典雅风情。

  问泊车小哥要来了那辆金色慕尚的车钥匙,她连试都没试,熟练的将车发动开走了。

  车是陈语言这个隐形女富婆的。

  按照导航指引的路线行走,可没走出二百米路就堵住了。

  陈语言跟催命似的给她打电话,韩星慢吞吞的接听,手搭在方向盘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

  “堵车了,等等吧。”

  “等你过来点评呢!”陈语言气的不轻。

  韩星在一点点的向前挪动,“那给我一双翅膀吧,我踩着他们的脑壳飞过去。”

  “滚蛋!”

  挂了电话,韩星戴着墨镜单手操控车子龟速前行。

  前面就是医院的停车场出口,一辆辆的车往外挤,像是羊粪蛋似的,一粒粒的。

  “哎,今儿怎么车这么多啊。”

  停车场门口那里,一辆黑色路虎也在中间停着。

  翟清文坐在副驾驶,后面还有两个女人,长得白白净净的,不是医生就是护士。

  而驾车的是陆听闻,他左手倚着玻璃窗的边缘,右手操控方向盘,眉目间毫无情绪,也不急。

  “能不能让他们给咱们加个塞啊。”翟清文等的都有点着急。

  停车场外就是街道,一辆车挨着前行,都不愿意给停车场出来的车加塞,要知道加一辆就可能塞进去不知道多少辆。

  路虎按了下车喇叭,那辆奔驰犹豫了下,但还是没给让路。

  “怎么都这么无情呀!”

  后面的一个女人趴着陆听闻身后的座椅,一副鄙视的目光。

  陆听闻也没在意,慢慢等着。

  奔驰后面的商务车也没给加塞,当场把他挡住了。

  等商务车一脚油门挤过去后,陆听闻以为那辆极其耀眼的慕尚更不会让加塞,结果那辆慕尚居然没动。

  金色慕尚里的韩星,正笑眯眯的盯着路虎的驾驶座方向。

  她好像挥了挥手,示意让他进。

  陆听闻本来没注意到她,但在她没往前开的时候才看了眼。

  四目相对,他就认出她来了。

  陆听闻没犹豫,直接给油转动方向盘进了主路里,顺便还按了声喇叭算是感谢。

  韩星开着车窗,外面不是很热,用不着开空调。

  可她后面的那辆吉普车似乎很不开心她给人加塞的举动,竟强硬的挤过来直接摇下了车窗。

  韩星挪下副驾驶的车窗,左手拄着侧脸,透过墨镜静看着那人。

  “你有病吧,这么堵还给别人加塞!傻逼!”

  男人破口大骂,非常之难听。

  这条路只能容纳四趟车,最右侧是根实线,是非机动车道。

  韩星一个字都没回,在吉普车想要挤到前面的时候,她猛的向右一打方向盘,吓得吉普车下意识往右开了下,当场钻进了非机动车道。

  而韩星没踩刹车,奔着正前方去。

  吉普车许是没想到她没停下,惯性调整方向往前一挪动时,只能咔嚓一声。

  刮到了什么东西。

  完了。

  陆听闻他们根本没有挪动多远,后视镜那里映着触碰到一起的两辆车。

  韩星连车都没下,只是给陈语言打了个电话:“我跑过去,等我半个小时。”

  堵成这样,只能不要车了。

  恰好有个替罪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