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生网名 >

小东西我想和你在车里做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晚上,唐宁刻意避开了厉老太太回到房间,在电脑上搜索着关于Y集团的信息。

果然看见了厉廷琛的照片出现在网页上。

“你调查我?”

低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吓得唐宁浑身一抖,转身就对上了那双淡漠的眸子。

他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将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耳边温热的气息,让唐宁觉得别扭,索性想抽出身子。

白天的事情依旧历历在目,让她的语气也变得冷冰冰的。

“就是随便看看,没想到这是你的公司。”

厉廷琛不禁皱眉。

他不相信今天的这件事是个偶然,她来面试又或者是嫁到风华园来,没有任何的企图。

“所以,你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就是想找份工作。”唐宁定定神,想抬手推开他,却没成功。

厉廷琛的力气很大,根本就不给她反抗的机会,狠狠地将她按在椅子上,语气里多了几分嘲讽。

“费尽心思的嫁进来,你完全可以安心的当少夫人,何必再去白费力气呢?”

“我做什么不用你管!”

心里的委屈还有这些天来的压抑,瞬间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唐宁只觉得自己手腕儿都快被他捏碎了,疼的倒吸口凉气,奋力的挣扎想要逃离他的牵制。

可是脚下一滑,身体直接向前扑去。

厉廷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摔在自己脚边,眼睛里没有一丝怜惜之色。

虽然只见几次面,但他知道这是这个女人惯用的伎俩,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博取同情。

唐宁这一下虽然摔得不重,但是脑子里一片晕眩,勉强用胳膊才撑住身体,胃里更是一阵翻腾。

最后竟然没忍住的干呕出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几天怎么了,经常感觉到头晕恶心,尤其是早晚特别严重。

厉廷琛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伸出手想把人从地上捞起来,对方却甩开了他的手。

碎发被汗水沁湿贴在惨白的小脸上,瘦弱的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刚才的气焰此刻消失的一干二净。

不知道缓了多久,唐宁才缓过神。

抬头就看见厉廷琛低头的看着她,紧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眼底的厌恶昭然若揭。

“我……我会收拾干净的,你先等等吧。”唐宁咬住下唇,勉强撑着身子站起来。

厉廷琛却没动,冷冷的看着她。

唐宁没办法,只能绕过她走向卫生间,再转过身的那一刻偷偷的松了口气。

可下一秒,厉廷琛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

“五分钟,我在车里等你。”

唐宁有些疑惑,可是想到厉廷琛那满是寒意的眼神,还是乖乖妥协了。

随便穿了件衣服出门,厉廷琛已经在车里等她了。

“这是要去哪?”

副驾驶上,唐宁还是没忍住问出口。

“医院。”

厉廷琛回答的也根利落,丝毫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车里再一次陷入寂静。

……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实在让唐宁难以接受。

“怎么了?”

厉廷琛站在诊室外,看见唐宁失魂落魄的走出来,开口询问。

可唐宁却像是触电似的浑身一抖,匆忙地将化验单藏在身后。

见人反应,厉廷琛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给我。”

声音冷的像是从冰里捞出来的似的。

“我没……”唐宁想解释,厉廷琛却先一步把手绕到她的身后,一把将化验单夺了下来。

目光扫到化验结果那一栏,唐宁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你怀孕了。”

厉廷琛眼底瞬间燃起怒火。

这个女人果然和唐柔说的一样不知检点,爱慕虚荣不说竟然还怀了个野种嫁进来!

“你听我解释……”

唐宁无力地想解释,可对上厉廷琛冷漠的目光,“狡辩”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啪!”

厉廷琛把化验单狠狠甩在唐宁脸上,转身离开医院。

锋利的纸边划破她的脸渗出一道血红,让她原本就丑陋胎记变得更加狼狈不堪,可是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先把伤口处理一下吧,嫂子。”

温柔的声音传进耳朵,唐宁抬起头,看见地是个穿白大褂的年轻人。

厉烨见她一副茫然的样子,温和的笑了笑伸出手。

“初次见面,我是厉廷琛的弟弟,也是风华园的人。”

厉烨?这个名字好像听厉老夫人有提起过。

“嫂子,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需不需要做个全身体检?”

“不,不用了,谢谢。”

唐宁匆忙的摇摇头,她现在脑子乱得很,真的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

说完就转身匆匆离开了医院。

厉烨看着唐宁远去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不禁嗤笑。

怪不得这位大嫂嫁过来就从来没有露面,原来是长成这个样子。

“怀孕明明是件好事儿,怎么把化验单都扔了?”小护士边嘟囔边捡起散落在地的化验单。

怀孕?

厉烨的眼里冷了几分,拿过她手里的化验单,唇末慢慢扬起一个和刚刚温柔截然不同的冷笑。

他的这位大嫂,好像没嫁过来这么久吧。

……

唐宁失魂落魄地走出医院,却看见厉廷琛的车停在门口。

应该是在等她?

有些不知所措地走过去,唐宁心中忐忑不安,生怕自己哪个动作就彻底激怒这个男人。

“滚上来。”

车里安静的令人窒息。

唐宁死死攥紧衣角,她不用看也知道厉廷琛的脸色黑成什么样。

虽然没见过几面,但是在他身边,唐宁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放心,我不会把孩子生下来的。”

犹豫许久,唐宁才小声开口,声音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厉廷琛死死地捏住方向盘,语气里也带着嫌恶:“唐宁,你最好记住现在说的话。”

如果不是为了风华园和奶奶的名声,不让家族因为这件事难堪,他现在恨不得让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彻底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