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励志网名 >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女生宿舍2

翌日。
 
一大早。
 
安暖刚起床还坐在马桶上,就接到夏柒柒的电话了。
 
那边很是激动,“暖暖,你看今天的新闻了吗?”
 
“……”她正打算看。
 
“你家顾言晟和你家叶景淮都上热搜了!”
 
“谁说顾言晟是我家的!”安暖没好气的说道。
 
“那意思叶景淮是了?”那边打趣。
 
“夏柒柒!”安暖对夏柒柒真的无语了。
 
夏柒柒笑得很夸张,“总之你看看新闻吧,我反正觉得……挺有意思的。”
 
说完,挂断了电话。
 
安暖其实不用看也知道媒体都会写什么。
 
大抵就是对叶景淮和顾言晟的一番评价!
 
果不其然。
 
安暖看着各大网站的热搜榜单。
 
#慈善宴募捐上亿,叶景淮一掷千金力压群雄#
 
#为爱不值?顾言晟不愿花重金迎娶安暖#
 
#叶三少挥霍本性不减,3000万宝石当场送人#
 
第一次叶景淮不是因为他的八卦周边新闻登上热搜,甚至还上了财经、社会等正版头条,褒贬不一。
 
而顾言晟也是第一次,第一次被人嘲讽和贬低。
 
顾言晟看到新闻的时候,脸都黑透了!
 
以前对他的从来都是赞许不断,这次却被媒体挑出毛病,说他吝啬,说他不够爱安暖,说他不是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完美,居然还牵扯到顾家的经济状况,说顾家现在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确实是出现了问题,所以才会这么迫切的想要马上和安家结婚,让安家无条件融资,却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因为叶景淮那个败家子,差点坏他大事儿。
 
更让他生气的是,顾氏的股市一开盘,直接绿到跌停板!为了稳定股市,顾氏必须挪动大量资金进行稳盘,这无疑就是让顾氏更加雪上加霜。
 
顾言晟气得身体都在发抖,却又在告诉自己冷静!
 
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和安暖结婚。
 
安家作为北文国四大家族财力第二名,仅次于叶家,如果他把安家掌控,以安家和顾家的财力,直接就把叶家压了下去,叶景淮还能怎么翻浪?!
 
当然,一旦把安家拿下,他也有了走上世家之路的资本。
 
顾言晟想到这里,嘴角拉出一抹阴险的笑容。
 
今天受到的这份屈辱,他一定会加倍奉还!
 
……
 
安家。
 
安暖看着热搜新闻,看得还挺有意思。
 
夏柒柒又打电话过来了,“看了吗?”
 
“看了。”安暖回答,“话说你干嘛这么激动?”
 
“我为你激动啊!”夏柒柒一副理所当然,“之前觉得你眼光不行,还打算劝劝你来着,现在突然觉得暖姐火眼金睛啊,叶景淮这种超级渣男你都能发现闪光点。”
 
都不知道夏柒柒到底是不是在表扬她。
 
她说,“我和叶景淮也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夏柒柒一脸兴致。
 
“以后你就知道的。”
 
“你开始瞒我事情了?安暖暖,你变了!”夏柒柒控诉。
 
是啊。
 
变了。
 
变得,睚眦必报!
 
“对了。”夏柒柒突然想到什么,“肖楠尘回来了。”
 
“是吗?”安暖应了一声。
 
印象就是这几天。
 
具体记得不太清楚了。
 
“昨晚上回来悄无声息的,吓劳资一跳,关键是……”夏柒柒忍了忍没说出来。
 
安暖反而有些兴趣。
 
“总之,他回来肯定不怀好意,肯定是来抢我家家产的!”夏染染笃定,“我绝对不会让他得逞。”
 
安暖很想告诉她。
 
和她抢家产的不是她异父异母的哥哥,而是……她一直心心念念爱着的人。
 
但她觉得,她需要时间让夏柒柒相信。
 
“既然不想肖楠尘抢了你家家产,那你就去公司上班,把公司掌握在自己手上不就没事儿吗?”
 
“额……”夏柒柒没回答。
 
分明就是玩心很重,根本就不想去上班。
 
她支支吾吾的说道,“不是还有子铭在吗?他可以帮我撑起我们家!”
 
夏柒柒当年和她一样。
 
和她一样的单纯。
 
她说,“总之,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不说了,我奶奶给我打电话了。”
 
是有个来电打了进来。
 
“你奶奶找你能有什么好事儿?!”夏柒柒没好气的说道。
 
确实没好事儿。
 
所以才需要花时间来好好对付这些人!
 
安暖挂断了夏柒柒的电话,接通了文清翠的来电。
 
“奶奶……”
 
“和谁打电话,老半天不接我电话!和你爸一样,没大没小的!”那边声音明显很不好。
 
安暖拿着手机隐忍了一下。
 
因为重男轻女的思想尤其的严重,所以她奶奶从来不喜欢她,宠溺的永远都是她大伯家的大儿子安昊,这些年她和她父亲一样,都是处处避让着她奶奶。
 
但是重生一世。
 
她不打算这么憋屈了,一点点都不行。
 
她说,“奶奶找我什么事儿?”
 
“回老宅子来!”说完,猛地把电话挂断了。
 
安暖脸色一沉。
 
她觉得,也是时候给她奶奶点颜色看了!
 
否则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太皇太后了!
 
她放下手机,快速洗漱,然后下楼准备出门。
 
“暖暖,早饭都没吃要去哪里?”黎雅菊连忙叫住自己女儿。
 
“去奶奶家。”
 
“你去那边做什么?”黎雅菊明显有些惊讶。
 
也是对她这个婆婆真的是从心底里忌惮。
 
自打嫁入安家,就没得到过她婆婆一丝好脸色,原因还在于黎雅菊出生寒门,文清翠看不上她。好在安暖的爷爷很喜欢黎雅菊,才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儿。
 
结婚后,黎雅菊对文清翠是能避就避。
 
现在听说她女儿要回去,自然是万分不愿意。
 
“奶奶说有事请找我。”
 
“什么事儿?”
 
“没说。”
 
黎雅菊这些年也不敢真的反抗文清翠什么,自然也不会让自己女儿不去,她想了想,“我陪你去。”
 
“你担心我被奶奶欺负是不是?”
 
“她什么时候不欺负你了。”黎雅菊没好气的说道。
 
“你去了也帮不上忙。”安暖无情戳穿。
 
是真的太清楚,她母亲确实不想引起太大的家庭矛盾,绝对不会违逆了她奶奶。
 
“至少不让你奶奶冲着你一个人骂。”这算是黎雅菊对她最大的保护了。
 
安暖笑了笑。
 
她妈真是善良得很啊。
 
她说,“走吧。”
 
走吧,让你看看,怎么帮你收拾你的恶婆婆!
 
 
安家老宅并没在青城市区。
 
坐落在青城市郊区外的一个城镇上,安家这个老宅子,基本上就占了镇街的一半。
 
随着城市城镇的开发,很多城镇都没有了原本的样子,唯有安家这里,保留了所有古色古香的建筑。
 
刚开始也有开发商想要购买安家这座老宅,当然价格是谈不拢的,所以这里就成了一块“风水宝地”,城市规划局看这里没办法开发,灵机一动变成了一个旅游景点,也吸引了不少游客,安家这座老宅的大门,也经常出现在各大网红的微博上,渐渐成了一个网红打卡点。
 
安暖和黎雅菊走进安家大宅朱红色的大门。
 
迎面就是一个大型庭院,穿过庭院便是一座假山溪水,紧接着是布满莲叶的池塘,通过一座青色小桥,走过几道深巷小径,从形形色色的古色房屋两边进去,入眼才看到一间威严的挑高大门,里面才是安家大宅的堂屋,堂屋考究精致的雕刻建筑,尽显辉煌大气。
 
而此刻,安家唯一的长辈安老太太文清翠就坐在了堂屋最中间的位置,表情相当的不好。
坐在两边的是安岩坤一家人。
 
安岩坤本来在市区是有自己的别墅的,但为了表现自己的孝顺,就让全家人近些年又搬回了安家老宅,做足了儿孝母慈的戏码!
 
安暖环视了一周,不动声色的主动叫了一声,“奶奶。”
 
“只叫你来,你让她跟着来做什么!”文清脆根本不给安暖好脸色,劈头就指责她的不对,“怎么,还怕我这老太婆欺负你了不是!”
 
“婆婆误会了,是因为听说您让暖暖来大宅,我想着好久没有看到您老人家了,所以想过来看看你。”黎雅菊连忙解释道。
 
“弟妹说得倒是好听,我可没看到你提半点东西过来,你这份诚意也真的是够好的!”柳凤一脸讽刺,表情也是相当的鄙夷。
 
安暖转头看了一眼柳凤。
 
之前帮她教训安晓的时候,她还能顺着台阶走,现在想要在婆婆面前争宠,就瞬间变了一副嘴脸了。
 
“谁说我们没有给奶奶送礼物了?”安暖回怼。
 
“带什么礼物了?拿出来啊?!”柳凤显得咄咄逼人。
 
黎雅菊有些尴尬。
 
因为太急,确实没想太多就过来了。
 
此刻被这么质问,终究有些面子过不去。
 
她给了一个眼神给安暖让她忍忍。
 
每次遇到她奶奶这家人,她妈都是忍气吞声。
 
安暖正欲开口那一刻。
 
文清翠直接说道,“说稀罕她的东西!”
 
安暖抿了抿唇,她直言道,“奶奶叫我回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什么事情,我也就回去了,免得让奶奶添堵不是?”
 
她拉着她母亲就准备离开。
 
“站住!”文清翠一声怒吼,“我让你走了吗?!这么没规没矩,果然是小户人家带出来,连基本的教养都没有!”
 
显然是在讽刺黎雅菊出生不好。
 
黎雅菊听着也是听着,其实并不是不难过,以前很多次她看到她母亲从安家老宅回去之后,眼眶都是红红的,只因为不想让她父亲为难,也不想引起家里的不得安宁,所以什么都忍着。
 
但事实上,隐忍的结果并没得到任何好处,反而让文清翠对她母亲的贬低讽刺,越来越变本加厉,越来越得寸进尺!
 
安暖脸色明显变得很彻底。
 
文清翠还在继续讽刺,“怎么着,还是因为继承了我安家的遗产,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奶奶,你可别忘了,你姓文。”安暖毫不留情,“这安家的财产,还谈不上你的!”
 
“你!”文清翠目瞪口呆,脸红耳赤,从没想过一向懦弱的孙女,此刻居然当面给她难堪。
 
“安家的产业,是爷爷的遗嘱上明文规定的,奶奶要是有什么不满……要不你去给爷爷说去。”安暖阴冷的笑了一下!
 
“放肆!”安岩坤此刻也动怒了,“安暖你如此大逆不道,居然诅咒你奶奶!”
 
“大伯,我随口一句话,你想哪里去了?”安暖显得一脸无辜,“难不成是大伯有这种想法,才会这么想?!”
 
“你乱说什么!”安岩坤脸都绿了。
 
安暖冷笑了一下,“我今天回来也不是和你们吵架的,当然也不是来让你们欺负的,我回来只是因为奶奶说有事情,奶奶如果只是想要骂我一顿,抱歉,我恕不奉陪!”
 
冷冷的话语,就是让人心口一颤。
 
是真的觉得安暖瞬间就变了。
 
变得口齿伶俐,变得气场十足。
 
她就这么对视着文清翠,半点都没有畏惧。
 
倒是让她身边的黎雅菊真的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前两天打了安晓一巴掌的事情,她就已经对她这女儿有些另眼相看了,今天能够这么气势冲冲的和文清翠说话,她都在怀疑安暖还是不是她女儿。
 
但不得不说。
 
面对文清翠这么多年对她的欺压,没有一次这么舒服过。
 
那一刻不由得什么都没说。
 
她决定让她女儿发挥。
 
大不了。
 
大不了就和安家大宅子这些人,断绝关系。
 
她也看明白了。
 
这些人压根就没有把他们当成一家人,她怎么讨好都没用。
 
“你,你,你……”文清翠被安暖怼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大声怒吼道,“你给我滚!”
 
安暖眼眸一紧,“奶奶,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这个安家老宅子房产证上的名字是我爸的,也就是说,你住的地方是我们家的,你觉得让我们滚合适吗?”
 
“安暖!”
 
“当然,我也没有让奶奶滚的意思,我只是忠告奶奶一句,用别人家的东西,不要这么理直气壮,很遭人嫌的。”安暖说得一脸鄙夷。
 
就是让文清翠半点面子都没有。
 
“反了反了,安暖你给我反了!”文清翠指着安暖的鼻子破口大骂,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显然完全接受不过来。
 
“我只是在做事实陈述,有什么冒犯到奶奶的地方,还请奶奶大人不计小孩过,别放在心上。倒是,奶奶一把岁数了,很多事情应该也想得明白,可别为老不尊的,到时候真的让大家不痛快了,谁都会翻脸不是。”
 
安暖义正言辞的一段话,硬是把文清翠说得哑口无言。
 
安家老宅堂屋。
 
安暖顿了顿又说道,“对了,我猜想奶奶今天叫我回来是说我和顾言晟婚姻的事情是吧?”
 
文清翠一怔,明显是没想到安暖猜到的。
 
当然也不是安暖上一世经历过,毕竟上一世没有发生昨晚上的事情,也就没有今天的新闻热搜,她能够猜到完全就是因为,安家老宅子这些人和顾家一直有私下勾结,暗地里就是想要通过顾家把他爸手上的继承权夺过去。
 
现在安暖让顾家难堪了,文清翠自然就要来帮顾家教训她。
 
只是没想到,安暖现在这么不好欺负,三两句话倒把她的老脸说得臊到不行!
 
“在这里也不妨直白的告诉奶奶,昨晚上我确实收了叶景淮的一颗宝石,当着众人的面,让顾言晟丢了面子。”说着,安暖把那颗璀璨的蓝宝石拿了出来。
 
炫彩的光芒,剪裁完美的刀工,加上历史传承,又世间仅有,无不让女人爱之若狂,连文清翠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表现出来的,却又是满脸对安暖的看不起,“你还好意思说出来,简直就是没羞没臊的!”
 
“我收下宝石有我的原因。第一,我们安家是商人,商人不会拒绝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对于叶景淮的赠予,我没道理拒绝。第二,我很清楚奶奶是宝石收藏者,我当时看到这颗宝石的时候我就知道奶奶一定喜欢,所以如果不是叶景淮捣乱,我就拍下了,不过虽然没有拍到,但叶景淮愿意拱手相让,我自然就欣然的接受了。”
 
文清翠还没听得完全明白。
 
就听到安暖说道,“我原本是打算把这颗宝石送给奶奶的。”
 
文清翠眼眸微动。
 
显然是有些心动了。
 
这颗珠宝她也是听人说起过,但知道自己没能力拍得到,也就没有提过,现在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怎么可能会完全无动于衷。
 
“刚刚大伯母不是在问我妈没有给奶奶带礼物吗?我们带了。可惜的是……”安暖嘴角一勾,“奶奶刚刚说了我们的东西你都不稀罕。”
 
文清翠那一刻真的是被打脸都打肿了。
 
她到嘴边的那句“你要是有心”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
 
显然安暖没有给她任何反悔的机会。
 
她就这么狠狠的看着安暖,看着安暖手指上那颗璀璨的蓝宝石,真的让她整个心都痒了。
 
“你少在这里炫耀了!婆婆是这么世俗的人吗?”柳凤连忙插嘴,为了助长自己的气焰。
 
文清翠狠狠的瞪了一眼柳凤。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安暖看着文清翠的脸色就知道,此刻文清翠大概肠子都悔青了,她应该没想到,她会送宝石给她。
 
但看她是真的把宝石都带来了,又不得不相信她刚刚是有心要送的。
 
此刻大抵是越想心里也越不是滋味。
 
安暖连忙附和着柳凤,“大伯母说得对,奶奶怎么能这么世俗,而且说过的话绝对不会出尔反尔。”
 
“那是当然!”柳凤一口答道。
 
文清翠的脸色黑得都要发紫了。
 
安岩坤这一刻立马就看明白了,连忙叫住自己老婆,“够了,你少说两句。”
 
柳凤睨了一眼安岩坤,满脸不爽。
 
文清翠咽了口气,她说,“我不管你昨天晚上是因为什么原因接受了叶景淮的宝石,我也没空和你计较这些有的没的,我就是警告你一句,你和顾家的婚事别给我搞砸了,顾言晟这种好男人,你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你给我有点自知之明!”
 
“我的婚事儿就不劳奶奶你费心了。”
 
“你以为我想费心吗?我也是怕你被顾家退婚,以你的条件,你以为顾言晟真的非你不可吗?!”文清翠逮到机会就恨不得把安暖往死里贬低。
 
安暖在想,她上辈子的妥协,不自信,大抵就是拜文清翠所赐。
 
“他是不是非我不可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我不是非他不可!奶奶也不用表现得有多关心我这段婚姻,毕竟当年,爷爷要把我许配给顾言晟的时候,奶奶可是极力反对的。”安暖把那些原来说都说不出来的话,全部都说了出来。
 
反正撕破了脸皮,难堪的人不是她。
 
“你说什么浑话!”文清翠又被安暖刺激了。
 
“当年奶奶不是想要把堂姐许配给顾言晟吗?甚至用过各种手段威胁逼迫我爷爷,虽然最后没有得逞,但你现在突然这么关心我的婚姻,还是会让我误以为,奶奶别有用心!”
 
“安暖,你这个不孝女,你,你……”文清翠真的被安暖说得脸都绿了。那一刻恨不得一巴掌打死这个小贱货。
 
“滚什么的话,就别说了,我刚刚已经提醒过奶奶了。当然我也没那么不知趣,留在这里让大家都添堵,我走之前就再多啰嗦几句。”安暖完全不顾文清翠的愤怒,她表情还相当淡定。
 
她说,“安家的事情,奶奶现在最好还是少管,你年龄也不小了,也该是安享晚年好好过日子的时候了。何况儿孙自有儿孙福,奶奶还是放手的好。”
 
“怎么,你在讽刺我管得太宽吗?”文清翠冷哼。
 
“宽不宽,奶奶心里没点数吗?”安暖现在真的是半点都没给文清翠台阶下。
 
文清翠脸都绿了。
 
“奶奶注意保证身体,我们就先回去了。”安暖完全不在乎文清翠的情绪。
 
她真的太了解她这位奶奶了。
 
只要给她一点颜色,她就能够给你一间染坊。
 
不过从现在开始,她要把她不可一世的气焰彻底打压了下去。
 
安暖拉着她母亲准备离开。
 
离开的时候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她转头。
 
这次是对着安岩坤说的,“大伯,今天不是周末,怎么没去公司上班?”
 
安岩坤脸色陡变。
 
“堂哥和堂姐也没去?”安暖眉头轻扬。
 
“你想说什么!”安岩坤狠狠的盯着安暖。
 
“没什么。”安暖淡笑了一下,“就是突然理解了爷爷当年挑选继承人为什么的是挑选我爸了,要是交给大伯,早该倾家荡产了吧。”
 
“安暖你真的以为你可以无法无天了!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安岩坤上前就要打安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