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励志网名 >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他似火

 我话落,梁茹轻哼一声,表示赞同默认。
 
上飞机后,我跟梁如烟带着一众行政部的人在经济舱,贺森以及其他高管在商务舱。
 
仅隔一个布帘,却像是隔开了两个世界。
 
梁如烟落座后靠在我肩膀闭着眼休息,嘴里嘟囔,“白洛,我要是个男人,肯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我莞尔,“可惜了,你是个女人。”
 
我不是太喜欢坐飞机,估计是一天到晚在办公室坐着已经够腰酸腿疼,所以导致每次坐飞机我都有一种特憋屈的感觉,时不时的总会想调整下坐姿,不然会觉得全身难受。
 
飞机起飞后不久,我在调整N次坐姿后小憩入眠。
 
约莫十三个小时后,飞机开始下降,梁如烟伸出手拍了拍我的手背,“白洛,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居然给自己要薄毯,也不知道给我要一条,害我差点被空调吹到感冒。”
 
我睁眼,看着落在自己身上的浅灰色薄毯,挑唇,“不是我要的。”
 
梁如烟怔怔看我一眼,见我不像是在说假话,愤愤不平的磨牙,“是不是哪位空乘小哥哥给你的,果然,这就是一个看颜值的世界。”
 
我轻笑,没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
 
这次的旅游目的地是巴黎,抵达机场,一众人在机场就近的酒店入住,高层主管每人一间,像我跟梁如烟这种外加普通职员,两人一间。
 
——“白主管。” 
 
我正在前台办理入住,赵恒走到我身侧,冲我浅笑开口。
 
“赵助理有事?”我回笑,发问。
 
“白主管,我有点私事想跟你谈一下。”赵恒再次开口,看了眼站在我身侧的梁如烟,礼貌性的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
 
梁如烟是个会来事的主,见状,拍了拍我肩膀,“我先办,你去吧!”
 
闻言,我把手里的行李箱推到梁如烟脚边,跟着赵恒来到酒店大厅一个角落位置。
 
“赵助理,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看着赵恒这样小心翼翼、疑神疑鬼的样子,我险些笑出声。
 
“祖宗,你怎么也不看看手机呢?”赵恒躲到一处罗马柱后,一脸愁容的看我。
 
“手机怎么了?”我狐疑,从兜里摸出手机,这才看清,原来贺森给我连续发了十多条信息,点开,是提醒我不要办理入住。
 
“贺总把房间订在了二十八层,这是房卡。”赵恒说着,把一张房卡塞进我手里,“白主管,白祖宗,你以后稍微看下手机好不好?你是不知道,你半天不回信息,贺总脸色都变了。”
 
赵恒说完,没多停留,一转身提步进了电梯。
 
我低睨着手里的房卡发呆,有些惆怅,刚刚下飞机的时候就跟梁如烟说好了要跟她一个房间,这下要怎么解释?
 
见我迟迟站着不动,梁如烟一手拖着一个行李箱跑到我身后,唏嘘,“谁给你的房卡?赵助理?”
 
我回头,攥紧手里的房卡,自知这个时候想要隐藏恐怕是不可能了,抿了抿唇角,诚然回答,“嗯,赵恒给我的,说是让我住二十八层。”
 
“二十八层?”梁如烟瞪大了眼,“你知道二十八层是什么楼层吗?VIP中的VIP,咱们那些高管才只住在二十六层,咱们公司恐怕只有贺总是住在二十八层……”
 
梁如烟说着说着,突然闭上了嘴,一把扯住我手腕,压低声音问,“赵恒给你这张房卡是什么意思?不会是贺总要……潜你吧?”
 
“你觉得可能性大吗?”我轻笑,一瞬不瞬的看梁如烟。
 
“大啊,你难道没听说过那句话吗?这有些男人啊,在没结婚之前洁身自好,但是只要结了婚,就开始放飞自我了,像咱们贺总那样的身份地位,结婚的另一半肯定也是世家小姐,两人八成是联姻,
 
相互不喜欢的两个人被强撮合在一起,想想也知道心里有多憋屈,
 
再加上你一直以来都大张旗鼓的暗恋贺总,贺总一想,在家里得不到慰籍,不如在公司发展你这个小情人。”梁如烟说的煞有其事。
 
梁如烟说完,上下打量我,“就你这身材,就你这脸蛋,贺总这些年面对你居然能把持得住,我都觉得是个奇迹。”
 
我没答梁如烟的话,从她手里接过行李箱,“行了,别在这儿幻想了,让你睡单间还不好?明天早上八点,咱们两一起去逛街。”
 
霍氏组织的国外游特别人性化,自由行,而且给每个人都发放了旅游基金。
 
梁如烟是个聪明人,见我不准备细说,也没继续问,只是友好的提醒我,“白洛,别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去你的。”我推攘她,跟她并肩进电梯。
 
梁如烟在二十五层下电梯,我坐到二十八层,拎着行李箱走出电梯,就迎面对上薄唇叼烟半眯着眼看我的贺森。
 
“贺总。”我轻笑的开口,贺森抬手拿下嘴角的烟,上前,眉眼间没有丝毫温情,从我手里接过行李箱,“白洛,我发现结婚之后,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我一脸懵逼,“……”
 
贺森走几步,停步在一间套房门口,指间夹着的房卡一刷,打开房门走进。
 
我紧随其后,进门后,唇角弯出一个弧度,“你今天似乎心情不好?”
 
“我给你发了那么多条信息,你一条都没看到?”贺森放下行李箱,脱下西服外套,随意扔在沙发上。
 
“没看到啊,我如果早看到的话,不就给你回信息了嘛!”我无所谓的回答着。
 
说完,踱步看房间的陈设,套房,所有家具选用的都是上等红木,最开始进门是洗手间,再走进是会客厅,最里面是休息室。
 
溜达一圈,我回头,看着贺森依旧温凉棱角分明的俊脸,发笑,“贺总,你别跟我说,你今天生气的原因是因为我没回你信息?”
 
我话落,贺森阔步上前几步,一只手揽过我细腰,把我扣进怀里,低睨着我看,眸色森森,“白洛,你真的喜欢我?”
 
贺森从来没这么认真的问过我这个问题,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良久,一只手抚上他的脸,坚定不移的回答,“喜欢。”
我喜欢贺森,这话我说了三年,说到几乎连我自己都差点要信以为真。
 
贺森对我的回答很满意,又或者说,他对我看着他满心爱慕的眼神很满意。
 
拥抱过后,是热切的激吻,贺森拥着我抵在墙角,肃冷脸配着满是情欲的眸子,每一处都散发着男性荷尔蒙冲破禁欲的气息。
 
这一晚,贺森熟睡后,我起身到洗手间接连抽了六根烟,心情莫名有些烦躁。
 
贺森这个狗男人,怕不是对我动了心?
 
一个男人就算是再冷漠,在他喜欢上一个女人后,也会不经意流露出一丝蛛丝马迹,就算是像贺森这样的男人,也不能免俗。
 
这次的国外游,今天飞机上的薄毯,这间冒着被公司其他职员发现开的房间,我不是傻子,不是不懂。
 
在抽完第六根烟之后,我把燃着的烟蒂拧灭在大理石砌成的洗手台上,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讪笑,“如果他真的喜欢上你,你还怎么心安理得的跟他继续在一起。”
 
我提步出洗手间,放在床头的手机亮了下,我走进拿起,是一条简讯——洛洛,整整三年了,你难道就不能原谅咱爸吗?厉荣的死,谁都不想的。
 
厉荣!!
 
简讯里‘厉荣’两个字深深刺激到了我,我几乎是下意识的,一甩手,把手机砸在床侧墙壁上。
 
随着手机碎裂的巨响,贺森睁眼,刚蹙眉准备开口,我一个翻身压在他身上,双手捧住他的脸,狠狠吻下。
 
贺森仅愣了一秒,一个翻身,把我压在身下,反客为主。
 
在我被贺森吻到几近换不过气时,我攀着他的脖子,深汲气说:“贺森,不要喜欢上我好不好?”
 
贺森整个人一怔,起身,眸底情欲退却,“你说什么?”
 
我一瞬不瞬的回看他,先是无言,紧接着轻笑,“你喜欢我?”
 
贺森冷眸眯起,没直面回答,却是身体力行的告诉我,这个问题,我不该问。
 
次日。
 
我起床的时候,贺森已经坐在沙发前喝咖啡,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像是在工作。
 
听到响动,贺森抬眼,声音清冷,“我让赵恒给你买了个新手机,你看看喜不喜欢。”
 
我坐起身,随着贺森的视线看去,这才发现床头摆放着一个新手机,包装已拆,手机壳也已经装好。
 
我拿过手机,指腹滑过屏幕,试了试手感,笑着应声,“嗯,不错,反应很快,比我那个破手机强多了,你是不知道,我那个破手机最近都出现了卡顿的情况。”
 
我话落,贺森没接我的话,而是话锋一转,问了句,“你有喜欢的人了?”
 
“嗯?”我狐疑,一头雾水。
 
瞧出我懵逼不自知,贺森合上电话,身穿一身松松垮垮的浴袍走到床边,双手撑在床上,一瞬不瞬的看我,“白洛,当初进公司的时候,是你主动说的喜欢我吧?”
 
“嗯。”我回应,有些心虚。
 
“进公司后,也是你屡次借着让我签字的名义去总裁办见的我吧?”贺森继续又说。
 
“嗯。”我回应,这句‘嗯’比刚才回应的还心虚。
“对于咱们两的婚姻,你有什么意见吗?”贺森眼睛眯了眯,狭长的眸子看着我。
 
“没……没意见啊!”我支支吾吾的回答。
 
“嗯。”贺森直起身子,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满意还是不满意,紧接着,伸出一只手落在我头顶的头发上揉了一把,“听话些。”
 
我,“……”
 
我跟贺森在一起三年有余,从来没见过他这副模样,明明看着是在笑,但却让你整个人都感觉到置身于冰窖中。
 
我似乎失算了。
 
想抽身,好像没那么容易。
 
我身子微僵,正骑虎难下,房门外,传来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
 
“贺总,要不,您先去开门?”我脸上强挤出一抹笑。
 
贺森没作声,深深低睨了我一眼,转身去开门。
 
看到贺森转身的背影,我长吁了一口气,整个人刚放松下来,就听到门外传来梁如烟磕磕绊绊的声音,“贺……贺总。”
 
我,“!!!”
 
梁如烟是跟在贺森身后进来的,身子蜷缩的像个鸵鸟,跟坐在床上的我对视一眼,眼底有千百句疑问,但是却只敢自己暗搓搓的用探究的眼神打问我,当着贺森的面,半句不敢问出口。
 
“早餐我待会儿让赵恒送进来,白天有公事,晚上回来陪你吃晚餐。”
 
相对于我的手足无措、梁如烟的八卦好奇,贺森表现得很是淡然,话落后拎了西服套装去更衣室,几分钟后,阔步离开。
 
贺森前脚离开,梁如烟就朝我扑了过来,看着我身上星星点点的暧昧痕迹,掐着我的脖子拼命摇晃,“白洛,我昨晚是怎么跟你说的,你,你……”
 
梁如烟说了半天‘你’字,最后无言结尾,叹口气在床边坐下,“贺总都已经结婚了,你这……准备怎么办?”
 
看出梁如烟是真的关心我,我伸手拿起床头的睡袍穿上,光脚下地,走到饮水机前给自己倒了杯水,浅抿几口,润嗓子,转头看向她,“梁如烟同志,如果我说,其实跟贺总结婚的人是我,你会怎么想?”
 
“白洛,你是不是得妄想症了?”梁如烟接话,说完,见我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嘴角抽了抽,“你说真的?”
 
我抬手,晃了晃我左手无名指的戒指,“婚戒,贺总手上有另一只。”
 
梁如烟,“……”
 
我一眼不眨的观察梁如烟的表情,发现她先是为我担忧,紧接着不可置信,最后略带温怒的瞪我一眼,直接从床上起身扑向我,继续掐着我的脖子晃荡,“白洛,你丫的压根就没把我当朋友吧?这么重大的事,你居然没跟我说?”
 
“不是,不是。”为了防止被梁如烟活活掐死,我抬手拍了拍她手背,故作委屈可怜,“是贺森不让我说。”
 
闻言,梁如烟掐着我的手落下,满是同情的看我一眼,“跟贺总那样优秀的男人结婚,很累吧?”
梁如烟话落,我深深看她一眼,佯装出一副要哽咽的样子,捂住嘴,把头偏过另一侧。
 
见状,梁如烟伸出手在我后背拍了拍,“好了,好了,我不问了,其实想想也能理解,跟贺总那样的天之骄子结婚,被要求隐婚很正常。”
 
梁如烟碎碎念念的又说了些宽慰我的话,我转过头看她,一脸的感动。
 
被梁如烟发现我跟贺森的关系,我倒是丝毫不担心,梁如烟不是个多嘴多舌的人,即便被她知道,她也不会乱说。
 
白天我跟梁如烟逛街,临近晚上七点左右,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酒店。
 
“好不容易出来购物一次,你怎么就买这点东西?”
 
走动梁如烟房间门口,我把大包小包的东西递给她,手里只留了一个小礼物盒。
 
“我没特别喜欢的。”我笑着回答。
 
闻言,梁如烟探着头,看了看四下无人,靠近我小声问,“贺总不会都不给你零花钱吧?”
 
“姑娘,咱能不在我心口插刀子吗?”我一手拿着小礼物盒,一手撑在梁如烟身侧的墙壁上。
 
梁如烟点点头,重重拍了拍我的肩膀,“姐妹懂你。”
 
跟梁如烟道别,我坐电梯上二十八层,刚下电梯,只低头准备找房卡,就被一道熟悉的男声喊住,“洛洛。”
 
我掏钥匙的手僵了下,回头,一个熟悉的面孔闯入我眼帘——白鹤堂!我的二十四孝好堂哥!
 
“洛洛,真的是你。”白鹤堂神情激动,箭步上前,一把扣住我手腕,“你怎么会在这儿?这几年家里人找你都快找疯了,你知道吗?”
 
我落眼在白鹤堂扣着我的手腕上,神情无恙,甚至还有些薄凉,“白总,有事?”
 
白鹤堂愣怔了下,扣着我的手一松,我把手倏地收回。
 
“白总?”白鹤堂不可思议的看向我。
 
“难道不是吗?据说现在白总在白氏可是总经理的位置,一声白总难道称呼有错?”我漾笑。
 
其实如果没有发生三年前那件事,我跟我这位堂哥的关系还算不错,从小一起长大,不是亲兄妹,却胜似亲兄妹。
 
但就因为胜似亲兄妹,所以当年,在知道我跟穷小子厉荣恋爱后,白鹤堂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并且,他还找到厉荣,给了他很大的难堪。
 
当年的事,我历历在目,面对白鹤堂,心如磐石。
 
听到我这些话,白鹤堂脸上一闪而过痛苦的神色,但很快又收敛起,“洛洛,我知道你这些年都在怪我,我也承认,当年那件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够妥当,那个男孩的死我听说了,这件事是大家都没想到的,你……”
 
白鹤堂喋喋不休的跟我解释当年的事,我翻了记白眼,懒得继续听下去,转身迈步。
 
见状,白鹤堂一把抓住我的手,“洛洛,跟哥回家好不好?自从你离家出走之后,家里面都乱了套,叔叔更是直接住进了医院。”
 
——“放开她!”
 
一道冰冷淬冰的声音打断了白鹤堂的话,我不需要回头,都能猜到来人是谁。
 
白鹤堂握着我的手未松,转身,在看到贺森时,有些意外,“贺总。”
 
贺森看到白鹤堂眉峰也紧跟着蹙了下,似乎没想到跟我纠缠的人会是他,神情温凉回了句,“白总。”
 
贺森边开口,边一把从白鹤堂手里夺过我,拥我入怀。
 
白鹤堂看着贺森的动作有些吃惊,看看贺森又看看我,“洛洛,你跟贺总……”
 
不等白鹤堂把话说完,我抿了下唇角,歪着脑袋看贺森,“不是说晚上陪我去吃牛排吗?我饿了。”
 
我话落,贺森落在我腰间的手紧了下,“好。”
 
我跟贺森转身,往房间走,白鹤堂在原地怔住,既没追上来,也没再开口说什么。
 
进房间,我蹬掉脚下的高跟鞋准备换拖鞋,贺森抓住我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扯起我弯腰的身子。
 
“你做什么?”我有些不悦,试图从贺森手里挣脱。
 
“白鹤堂?白氏总经理,你怎么招惹到的他?”贺森居高临下看着我,抓着我的手越来越紧,颇有我不回答就放手的架势。
 
“我哪儿知道他是谁?”我一口否决,“就是无意间碰到的,那人估计是喝多认错人了吧!”
 
“喝多认错人?”贺森挑眉,玩味的笑,“白洛,你觉得你这套说词我会信吗?”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我深吸一口气,光脚踩在地上,“你信或者不信,我说的就是事实,你如果不信,你现在可以出门去找那个男人问清楚,我到底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倔强,深呼吸间,胸口起起伏伏。
 
我不信贺森会真的找白鹤堂去问,当然,就算是贺森真的去问了,白鹤堂也不一定会如实说。
 
我跟白鹤堂从小一起长大,我太了解那个人,心细如尘,他只要回去细细思索,就能猜得出我跟贺森在一起的缘由是什么。
 
他怎么会告诉贺森说:白洛是我妹妹,跟你在一起,是因为把你当替身。
 
抛开厉荣那件事不说,白鹤堂其实从小到大一直都很疼我,所以,就算是贺森去问,白鹤堂也不会跟他说什么。
 
看着我气势汹汹的样子,贺森挑了下眉,质问的语气也稍稍收敛,“白洛,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在说谎。”
 
我,“……”
 
因为白鹤堂这档子事,晚上我跟贺森都没有心思再去外面吃晚餐,点了西餐在房间吃,切牛排的时候我故意下了狠劲,刀刃跟餐盘发出一阵阵刺耳的摩擦声。
 
“白洛。”贺森拿过餐桌上的一张纸巾优雅擦嘴角,“好好吃饭。”
 
“贺森。”我把手里的刀叉往餐桌上倏地一拍,“现在不是公司,咱们两不是上下属关系,我们俩现在是合法夫妻,你不能一天到晚给我脸色看。”
 
我话毕,贺森身子往身后座椅里一靠,几分慵懒几分戏谑的看我,“贺太太,好好吃饭,不要制造噪音,好吗?”
 
我,“……”
 
见我脸色难堪,贺森修长的手指从兜里捻了一根烟出来,“你跟白鹤堂到底是什么关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