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励志网名 >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随即分局的人也是把目光放在了夏阳和钟芸两个人的身上面,现在这个时候两个人貌似也是理解了刚才丁羽说的那个话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一句对不起就想要解释所有的事情和状况,这个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新奇中文.iniqi.

    这个时候丁羽已经被扶坐了那里,在跟丁羽简单的交流了两句之后,大使馆的人很快就撤了,就只是留下来一个律师而已,毕竟丁羽并不是英国方面的人。

    虽然说大使馆的人已经离开了,甚至于大使馆这些人的动作呢?有那么一些踩线,但问题是这个事情不是分局能够说出口的,谁敢把这个事情说出来,在这个节骨眼上面?

    律师详细的问询了一下有关的情况,但是分局方面怎么回答?这一次的事情本来就是临时起意,而且就算是丁羽有这个方面的问题,貌似也不是分局方面可以插手的,完全就是越权了,好听一点的说,拿着鸡毛当令箭,不好一听的说,太装逼了。

    了解过情况之后,丁羽也是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不过随即旁边的律师也是担忧的说到,“丁先生,你的住所已经没有办法住人了,大部分的东西都已经损毁了,保险箱也被打开了,里面的东西都已经不见了,你的意思呢?”

    对于这个问题呢?丁羽嗯了一声,并没有表示任何的意见和想法,而这个时候分局方面也是把丁羽的手机和手表等物件给送了过来,丁羽拿出来手表看了两眼,站在不远处的夏阳和钟芸两个人自然也是看清楚了。

    看着手表上面的裂纹,两个人甚至要下意识的转过自己的脑袋,丁羽看了两眼之后,也是看向了一边倚着墙站立的王建国,“三哥,手表好像坏了!”随即丁羽也是把手表放置到了桌面上,没有任何要拿走的意思,坏了让我拿走有什么用?

    丁羽也就是说了一下手表的问题,随即也是在律师的陪同之下离开了,现在这个时候留在这里有什么意义吗?表现的强硬是这个样子,表现的撕力竭地也是这个样子,事情是不会得到任何解决的,所以还是先行离开吧!

    等丁羽要离开的时候,夏阳犹豫了一下子,也是拿起来桌面上的那块手表,而钟芸呢?也是跟在王建国的身后位置,用手扯了一下王建国的意思,“三哥,这一次的事情是我的过失,你看是不是还有什么补救的机会?”

    钟芸不是什么傻瓜,只能说先前的时候有些太上头了,被丁羽给气糊涂了,现在这个时候已经醒过味来了,英国大使馆的人亲自的跑了过来,这个问题让自己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找家长吧!”王建国也是叹了一口气,对于走出来的夏阳也是摇摇头,“这一次的事情不要怪我不讲情面,我先前的时候说过,你动其他人我没有什么说法,但是你动了丁羽,这个事情就真的没完了,好自为之!”说完了以后,也是刻意的看了一眼夏阳手上面的手表。

    等王建国离开了不长的时间,夏阳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家里面的电话,夏阳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旁边的钟芸,现在已经不是自己找家长的问题了,而且家长找自己来了。

    在回去的路上面,夏阳也是把手表递给了旁边的秘书,百达翡丽的手表,看这个样式绝对不会太便宜了,反正也顺路,自己也是趁着秘书进去修表的时候,闭目思考,算是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想一想怎么来应对接下来的局面。

    但是等了没有几分钟的时间,秘书就回来了,弄得夏阳和坐在一边的钟芸也是一阵的差异,这么快就修好了,这个手表不是假的吧?“二少,这个表人家修不了。”说话的时候,秘书的神情呢?也是有那么一些纠葛。

    “什么意思?”

    “超过百年的时间了,里面的一些东西,现代已经没有了,特别是这个表壳。而且他们还说了,如果我们愿意出手的话,他们愿意一百二十万美金的价格收购!”

    “多少?”夏阳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不是在车里面的话,夏阳甚至都要挑起来,自己的耳朵是不会有什么毛病的,难不成自己的意识出现了问题?。

    “一百二十万美金!”秘书也是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的捧着手里面的表,“他们还说了,这个价格可以商量!”

    一块已经碎了的手表,开价一百二十万美金,如果说手表还是好的话,那么会值多少钱?不是说夏阳没有这个钱,但问题是自己从来都没有如此的奢侈过,几百万的手表就这么吊儿郎当的戴在手上面了,太不珍惜了吧?

    在回去的路上面,夏阳也是用手揉着自己的脑袋,现在这个时候是相当的头疼,现在已经不是出师不利这么的简单了,自己被坑了,被王建国这个家伙给坑了,如果说不把这件事情给处理好的话,那么这一次自己恐怕就翻不了身了。

    能够被王建国如此重视的,这个绝对不是什么常人的,先前的时候让钟芸却试探,很显然钟芸并没有看出来什么,而王建国呢?这个家伙绝对的阴险,他故意的利用了小芸。

    现在这个时候再说其他的貌似也没有什么用处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一块手表几百万,下面的人呢?还把丁羽的家给砸了,当然了家里面的一些东西呢?也是消失了,说句更为实际的话,这些都是钱呀!不是纸。

    “让人把丁羽的住处给修复了,还有拿走的东西呢?都送回来!”

    很是简单的一句话,夏阳也知道这么的做呢?虽然是杯水车薪,但是总归还是需要去做的,本来这个局面呢?就已经是很微妙了,如果说不做点什么的话,只能是让这个情况呢?越发的往深渊滑落,这个可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

    听到夏阳这么的说,钟芸也是苦笑了一下,东西拿走了容易,但是送回来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而且当时的时候人员纷杂,谁知道谁都拿走了什么东西?就是来一个不承认,你能够怎么样?所以这个事情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难办。

    更何况一块坏了的手表一百二十万美金,那么丁羽的家里面其他东西价值呢?这个又需要怎么去估算?把自己给填进去也不够呀!

    等回到家里面的时候,夏阳也是看见自己的父亲正坐在家中了,要知道从父亲现在的位置来说,坐在家里面显然是不太正常的。夏红旗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和站在一边位置的钟芸,“刚才欧美同学会的一些同志给我打了电话,质问我的儿子是不是土匪?”

    说完了以后,夏红旗也是注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听闻了一些事情,我竟然无言以对,我的儿子竟然真的是土匪,不是土匪的话,怎么会做出来这样骇人听闻的行径来?人家质问我,我这个当父亲的,还能不能管教,夏阳同志,你什么感想?”

    “爸,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惹出来如此的波澜来!”

    夏红旗注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对不起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夏阳,你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清楚,现在的问题就是你能不能解决眼前的问题和状况,我要一个肯定的答案!”

    对于父亲的说话,夏阳也是犹豫了一下,“下面的人砸了一块表,我刚才准备去维修一下,人家说修不了,一块废表人家一百二十万美金收,还有就是丁羽的家被砸了,里面不少东西被拿走了,具体的状况我不清楚,正在统计!”

    这么的说呢?并不是推卸自己的责任,而是要把一些情况说清楚了,夏红旗听了之后,就感觉眼前一黑,甚至于整个人不由的就是一哆嗦,“我问你能解决还是不能解决,不是在听你跟我打报告,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

    说完了之后,也是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也已经不是丢人现眼这么的简单了,夏红旗需要考虑的更多,虽然说家族在京城也是小有实力的,但是小有实力并不代表着家里面的人就可以肆无忌惮,甚至是公器私用,特别是后面这一点,尤为让人诟病。

    丁羽从分局这边离开了之后,也是先跟律师交流了一番,等律师离开了之后,也是看向了坐在自己身边的王建国,“看来你的那个妹妹有些太不懂事?”

    王建国也是苦笑了起来,“我没有想到她这么的混,从道理上面来说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先去医院看看吧!我不放心你的身体状况。”

    “没有什么问题,就是一些硬伤而已!”丁羽也是很平淡的说到,“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不过王建国却是面露苦涩,“小羽,你这个不是埋汰我一样吗?你的家已经被砸了,砸的可以说是乱七八糟,根本就没有办法住人了!”

    “我知道了!”丁羽表现的很是冷静,“本来今天就准备走的,没有想到还被这个事情给耽误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就这样吧!”丁羽并没有做任何的停留,直接的就离开了,王建国也没有叫住丁羽,很显然这一次的事情呢?丁羽的心里面是有疙瘩的。

    离开了之后,丁羽也是给自己的妹妹打了一个电话,两个人约在一起吃了一顿饭,看着丁羽的样子,丁叮当时的时候就炸毛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倒是没有什么,你安分一点就行了!”对于这个事情呢?丁羽可不希望丁叮掺和进来。

    “这还有没有公理了?”看着叫嚣的丁叮,丁羽也是笑了起来,“事情跟你没有太多的关系,这两天你就在学校那边呆着吧!车我开走了!有事情自己打车。”

    看着离开的老哥,丁叮也是气的直跳脚,但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自己打车回学校了,而丁羽呢?则是驱车离开了京城,自己想去看一看自己的战友王兵,自己出去了好几年的时间,一直都没有跟王兵见过面,可是丁叮的牛肉干却是从来都没有断过。

    丁羽离开了,倒是让王建国有那么一些傻眼,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丁羽竟然走了,没有任何脾气的就离开了京城,要知道京城这边都快要乱的不可开交了,而丁羽呢?拍拍屁股走人,这个是不是有些太儿戏了呢?

    不过离开了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真的要是留在京城这边了,谁也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状况,但问题是自己现在倒是有那么一些拿捏不准丁羽的态度了,到现在为止,英国大使馆那边,还有丁羽这边,貌似一点动静都没有。

    夏阳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王建国,连同他而来的还有钟芸,王建国呢?正和大海两个人坐在四合院这边了,也真难为夏阳他们可以找到这里来。“环境不错!”

    王建国也是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我想丁羽听到这个消息,绝对不会太爽的,这里是丁羽的地方!”这个话也是让夏阳也是一愣,到了嘴边的话呢?也是硬生生的又给咽了回去。

    看了一下四周,随即也是找了位置坐了下来,“建国,房子那边我已经找人去修了,但是有些物件没有找寻回来,还有那块手表,我已经让人去找寻了,现在还没有太多的消息,我想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的!”

    “夏阳,你应该清楚,现在这个时候找我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而且在某种程度上面,我很乐意看到这个局面,因为这种局面还是你自己亲手造成的!”

    夏阳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可以问一下,这是一个圈套吗?”

    对此王建国也是想了一段时间,“你可能会这么的想,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因为你的这件事情,我受到了相当大的拖累,其结果未见得会比你好多少!至于所谓的圈套,只能说你把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同时把其他人想的太复杂了!”

    “我想见丁羽!”既然王建国敢这么的说,那么就表明他跟这个事情恐怕真的没有太多的关系,虽然说王建国吊儿郎当的,甚至是有那么一些纨绔,但是有一点大家还是很信服的,就是这个家伙有一句说一句,这个口碑放在了那里。

    这个话说出来之后,被王建国没有好气的看了一眼过去,“你想见丁羽,我他妈的还想见丁羽呢!可是这个家伙跑了,你说我找谁去说理吧!不要问我他去了那里,因为我对此虽然说有一定的猜测,但是不是真的,不好说!”

    “他不在京城?”先前的时候,夏阳还因为丁羽藏匿了起来,但是从现在来看,情况跟自己的想象完全就不一样,如果说丁羽离开了京城,这个事情真的就麻烦了。

    “不在,这个家伙的个性太突出了,至少我对没辙!”说完了以后,王建国也是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钟芸,随即才慢悠悠的说到。“他是我的朋友,不是什么帮闲,也不是什么狐朋狗友,更不是什么利用的对象!”

    夏阳看着王建国,表情有那么一些愤恨,“我承认这一次的事情是我过火了,现在这个时候我想要拟补这个过失,有什么条件,你可以开,但凡我能够做到的,我绝对不会推脱的!”

    对于夏阳的表现,王建国也是哼了一声,“你的表现倒是够光棍的,但是你他妈的这一次把很多人都拖下水了,你知道吗?我他妈都还没有找你算账呢!我还是那句话,这一次的事情不死不休,你夏阳光棍,我也不是吃素的!”

    夏阳的脸色也是有那么一些黑,不过随即也是看向了坐在一边的大海,“大海,你知道丁羽的身份吗?”大海正在那边无所事事来着,看见夏阳把话题引向自己,也是一笑。

    “我跟丁羽的关系不错,他曾经救过我的小命,不过这个家伙非常的神秘,去了英国之后呢?越发的让人看不懂了,我知道的你们肯定都知道,你们知道的,我未见得知道!”

    “建国,你知道!是吗?”

    王建国根本就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虽然说在场三个人的目光都在自己的身上面,但是王建国很是清楚,这个事情是不能够透露出去的,至少是不能够从自己这边透露出去的,自己还真的就承受不起这个麻烦事。

    “夏阳,你想化解这件事情?看来有人已经找上了你的家长了,这个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好戏还在后头呢!我虽然不知道还有谁会出面,但是现在的这些呢?都只不过是开场白罢了,你还是做好这个方面的准备吧!”

    夏阳的脸色黑的跟锅底一样,“丁羽究竟去了哪里?你既然有这个方面的猜测,那么就说出来!”可能也是感觉自己的话有那么一些生硬,夏阳也是缓和了一下自己的口气,“家里面就给我几天的时间来解决这件事情!”

    “跟我有毛关系,在分局的时候我就说过,但是你浪费了最后的机会,你因为丁羽是泥腿子,你就可以随意的欺凌,是吗?”说话的时候,王建国也是目光凶恶的看着夏阳,“更何况我们是朋友吗?我们好像是对手呀!”(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