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励志网名 >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看看镜子里我们俩的结合


  她正色道:“方诺,我遇见情敌了。”

  “情敌?”

  这个词从老板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新鲜。

  “今天是腊八,有人给陆教授送饺子去了,我那会儿过去居然忘记了这一茬,失策失策!”她站在原地懊悔。

  方诺觉得,老天真的很偏心。

  眼前的女人哪怕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都像是一颗璀璨的星,耀眼迷人,任何事物在她身边都仿佛只是为了陪衬。

  倒是对得起她的名字。

  ……

  十二点整。

  方诺像个机器人一样在帮她擀饺子皮。

  韩星坐在一边,用她上了三千万保险的手包饺子,嘴里还嘟囔:“我也不知道人家送的什么馅儿,送的虽然晚了,但数量上怎么也得比她多。”

  方诺:“……”

  您的食材,您说了算。

  十二点四十。

  方诺看着她拎着两个保温桶在玄关换鞋子,“老板,我觉得你可以分给小驴一桶,您男神应该吃不下那么多。”

  “不行,它只能吃陆教授吃剩的。”

  “砰——”门被她快速的关了上。

  方诺紧跟着打开门,大喊叮嘱:“慢点跑,你的腿可是上了八千万的保险啊!”

  女人开着她的座驾一路驰骋在大街上。

  冰天雪地,地面还很滑,她都不敢开的太快。

  ☆

  一点整。

  胸外科。

  当韩星拎着一桶饺子过来时,她一歪头就看见办公室里的两个人。

  一男一女,面对面坐着,在说什么,两个人脸上都有笑。

  中间还摆着保温桶,很明显,保温桶里的食物都吃完了。

  他吃饱了?

  陆听闻余光一瞥,就看见那个像是贼一样的女人。

  她戴着一顶黄色的帽子,很潮,很漂亮,主要是那双像是星星一样的眼睛。
韩星眉头一皱,心里有点挫败感。

  他都吃完了!!

  闷闷的走进去,她盯着坐在那的男人,声音是凉的,“你有女朋友?”

  陆听闻眼波微闪,被她那么看着,他居然忘了要第一时间回答。

  这个时候的医院里格外的安静。

  “你有女朋友?”韩星重复了遍。

  可他还是没有回话,倚着座椅,如同一座玉做的清山。

  保温桶被她轻轻地放在了桌上。

  韩星拉了拉帽子,转身走了。

  原地还残留着她一身的凉意。

  陆听闻望着桌上那个浅灰色的保温盒,许久后,他伸出手拿过保温盒。

  打开。

  里面是一枚枚精致小巧的饺子。

  筷子在一边,还是一次性的。

  他剥开筷子的包装,夹了一枚放进嘴里。

  香菇的。

  “听闻哥。”

  先前的那个女人洗完保温桶回来了,见他在吃饺子,撇撇嘴,“我送你的,你怎么不吃?”

  刚刚她怎么说,他都没吃。

  “这会儿有点饿了。”陆听闻淡定的咀嚼着。

  刚咽下嘴里的饺子,他忽然侧头。

  门口那里还有个小脑袋。

  韩星笑眯眯的盯着他,还用手指了指保温桶,无声掀动唇瓣:“都吃完。”

  说完,她像是一抹幽灵似的消失了。

  陆听闻:“……”

  叶萱眨眨眼,“你女朋友?”

  她那会儿过来的时候,护士站的小护士偷偷跟她说陆听闻好像有女朋友了。

  能在大半夜过来送饺子的,那不是女朋友能是什么?

  “不是。”陆听闻立马否定,可筷子并没有停下。

  叶萱撇嘴,“切,谁信啊,你工作吧,我先走了。”

  她是陆母认的干女儿,跟陆听闻关系特别好,今天也是托陆母的意思过来给他送饺子的。

  一桶饺子,最后只剩下三枚。

  慕勋今天来得早,天刚亮,他就过来了。

  进办公室就看见那里有个保温桶,猜到可能是陆阿姨过来送饭了,他直接打开,见还有三枚饺子,倒出来就想吃。

  可还不等张嘴,一只冷白色的手就挡住了他。

  慕勋:“……你干嘛?”

  “谁让你吃了?”陆听闻把保温桶抢回来。

  他已经换了自己的衣服,黑色的短款羽绒服,白裤白鞋,手指头勾着一把车钥匙,整个人干净简洁,气质与穿白大褂的时候截然相反的冷傲。

  “三个饺子而已,你什么时候这么抠了?”

  “喂狗的。”

  说完,他拧上保温桶的盖子就走了。

  值班一夜,可以休息一天一夜。

  慕勋对着他的背影直骂:“真不是兄弟!饺子都不给吃!”

  ☆

  阳明滩别墅区。

  这是陆听闻自己的住处,那只二哈养在这里。

  他休息的时候基本都在自己的住处,有的时候下班了便直接回母亲那里了。

  进了门,那只二哈奔着他跑了过来,摇动着小尾巴。

  换下鞋子和衣服,他洗了洗手,于是打开保温盒,把里面的饺子倒进二哈的碗里。

  小二哈吃的很香,几口就把三枚饺子吃光了。

  这栋别墅就两层,算一个地下室。

  但装潢风格很雅致冷淡,如同他的人一样。

  工作的房间里摆着许多人体骨骼,尤其是胸骨肋骨,一排排的摆了一桌。

  他弄了会儿工作,然后准备去睡觉,睡前还在院子里遛了遛狗。

  躺下前,手机好像震动了下。

  点开微信,是慕勋发来的关于病人的消息,返回时,发现有人加他。

  那人备注着——星星老师。

  星星?

  陆听闻没注意太多,也没管,关掉手机睡觉了。

  ☆

  晚上,大概九点半以后。

  天都黑透了,附近还伴随着呼啸的风雪。

  刚出院的阿薇被方诺拉了过来,还有韩星,三个人一起去墓地扫墓。

  阿薇抖着牙齿,骂道:“你扫墓就不能白天?大晚上的过来扫墓,你有病吧?”

  方诺做不出任何表情,“我妈不喜欢人多。”

  后面,阿薇紧贴着一脸镇定的韩星,“老板,如果这时候你遇到了鬼,你会怎么办?”

  韩星正在仰头看星星,这会儿看向阿薇,语重心长道:“我会花上两个小时跟它讲明白,其实它并不存在。”

  阿薇无语凝噎。

  就知道不能跟韩星认真的讨论问题!

  阿薇:“……听说你有情敌了?战况如何?”

  女人叹气,白雾从她嘴里飘出来,“首战……还算告捷吧。”

  “那你再接再厉。”阿薇鼓励她。

  那边的方诺在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跟她妈哭泣,诉说这一年的辛酸泪。

  韩星突然开口:“阿姨,我没亏待她,别听她满嘴胡邹,今年的年终奖我给她翻了一倍呢。”

  方诺:“……”

  糊弄鬼呢?

  阿薇眨眨眼,“你为什么没给我翻一倍?”

  女人用眼角斜视她,“我给你的还少了?一个月你上二十天班,我都给你照常发工资,你还说给我编舞,舞呢?这都半年了,你也没编出来,民族舞的及格率你至今也没达标,我没扣你工资都不错了。”

  阿薇跺脚,“诶,你这老板怎么这么爱翻旧账?”

  “知道人为什么爱翻旧账么?”

  阿薇撇撇嘴,“因为你小肚鸡肠。”

  “因为我在意的事,并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

  韩星转身往墓地外面走。

  好像走在大街上似的,在如此阴森的地方,她居然一点都不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