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可爱网名 >

把英语课代表做哭了 宝贝你那里又湿又紧快点

“老哥,三哥是什么人!”第二天的时候,丁羽并没有去公司那边,所以闲暇的时候,丁叮也是随口问了一句,丁羽对于这个问题也是琢磨了一阵。

    “被好家庭养的有些偏执的孩子!”丁羽一句话直接的就概括了所有的问题,好家庭指的是王建国有一个非常好的出身,受到的教育呢?也是非凡的那一种,用养这个形容词呢?有那么一些贬义,绝对不是褒义,偏执这个词呢?绝对是最好的形容,至于最后的孩子吗?点睛之笔,绝对能够说明问题。

    丁叮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太理解,被好家庭养的有些偏执的孩子,有些饶舌,有机会倒是可以问一问王三哥,这个话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听起来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

    丁羽上楼去学习了,虽然说在梦中自己掌握了不少的学识,但是只是有一些所谓的实践经验而已,真的要是出来,屁用没有,现在有这个时间也有这个精力了,为什么不好好的利用呢?所以现在的丁羽就好像是一块干涸的海绵一样,在**的补充着水分。

    当然了丁羽学习的并不仅仅就是医学,还包括了经济学等等,前两步自己有投机取巧的机会,但是并不代表着自己一直都可以投机取巧,这样的事情呢?可再一再二,基本上不可以再三再四了,所以自己还是自己努力吧!

    “哥,车我开走了,明天约了小伙伴一同的去郊外游玩!”丁叮虽然说有那么一些任性跟胡闹,但却不是蛮不讲理的那一种,沈浪对此也没有太多的意见和想法,“保持联系,有什么打电话,还有如果问题解决不了的话,倒是给那位王三少打个电话!”

    丁羽也没有在家里面做太多的停留,很快也是去了四合院那边,对于四合院这边出现的一些东西,丁羽也没有当做一回事情,也不知道王建国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找过来的一对夫妇,丁羽简单的认识了一下而已。

    随即也是在那边练拳、背书,简单而又略显枯燥的一个过程,中午的时候,丁羽就在四合院这边用餐了,老夫妇也是感觉挺好奇的,现在还是冬天,但是这个年轻人呢?就那么的站在外面练功,也不怕冻感冒了。

    不过等丁羽得知老两口夫妇的工资由自己支付的时候,这个气也是不打一处来,王建国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一个意思,自己倒也不是没有那笔钱,就是这个家伙随意的给自己找了这么一对夫妇过来,算是什么意思呢?有些操蛋呀!

    对于这位夫妇的情况,丁羽也没有要过问的意思,不过也是交代了一些情况,“看你们的年纪,比我父亲要大一些,我就称呼伯伯和伯母,我这里没有什么要求,有时间的时候清扫一些就可以了,打扫打扫灰尘,其他你们随意就是了!”

    王建国既然没有要交代的意思,这里面肯定是有隐情的,丁羽要是过问的话就显得不人道了,至于工资方面的事情吗?给了一张银行卡,买了什么东西记得报账也就可以了,就算是两位老两口拿着银行卡跑了,自己也可以去找王建国报账。

    “听说你去了四合院!”刚刚的从四合院那边离开,王建国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丁羽也是有那么一些不耐其反,“累了,有事说事!”说话的态度,要多强硬有多强硬。

    “帮我照顾好两位老人家,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说话就是了!”王建国说这个话的时候,声音多少有那么一些感叹,丁羽呢?也就是嗯了一声,随即也是放下来了电话,听着电话里面的忙音,王建国也是笑了起来。

    丁羽是什么人自己虽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了解,但是给自己的感觉却是相当的舒服,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他虽然没有给予自己什么保证,但是自己却不会有任何的担心,可能这个就是彼此之间的默契了,以后有机会在跟丁羽解释吧!

    不过丁羽还没有回到家,就被姜小芸给招呼了过去,丁羽只能是开着自己的那辆大众去了,对于丁羽突然的换了一辆车,姜小芸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太适应,一直等车窗打开了之后,姜小芸才恍然大悟,这位羽少的情歌还真的就是让人难以琢磨。

    “羽少,所有的手续已经都办妥了,就等着你签字了!”丁羽看了一下这二十套房子的地理位置,当然了还有上面的报价,随即也是开了一张支票出来,“怎么分是你自己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对这个数字不满意的话,。”

    开玩笑一样,怎么会不满意呢!要知道这个价钱本身就已经有猫腻了,当然了这个猫腻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毕竟很多的房子都是优质房源,谁都不是什么傻瓜,羽少这么的说呢?就是给自己提醒了,自己也是非常的满意。

    不过在要离开的时候,姜小芸也是试探的又问了一句,“羽少,我们公司新开了两个楼盘,不知道你是不是有兴趣?不过地理位置呢?可能要远一些,不过也是在三环的范围之内了。还有就是姐妹们也不知道羽少你喜欢什么,所以一起准备了两份小礼物。”

    礼物并不是很贵重,就是一串珠链和一幅十字绣而已,“谢谢!”随即丁羽也是接了过来,“替我谢谢大家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想还有合作的机会!”

    这个话说的足以表明了所有的问题,姜小芸的心里面也已经差不多的明白了,姜小芸要给姐妹们分红,这个是先前的时候就说好的事情了,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呢?姜小芸多少也是有了其他方面的想法了,只不过是时机上面有那么一些不太合适。

    羽少入手了这么多套的房子,不能一直都空闲着吧!对于自己来说这完全就是一个机会,不过自己想要一口给吃下去,这个多少是有那么一些不太现实的,而且售楼经理这个职位呢?究竟能够走多远,对此姜小芸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把握。

    毕竟自己的年纪也不小了,再奋斗两年的时间,如果说自己的位置不能够再进一步的话,那么自己就算是不急流勇退,到时候也会被后浪给打翻的,这是必然的事情,而这一次的联合呢?也是让姜小芸认识到了一些机会。

    不过就算是有这样的机会呢?也需要看羽少是不是会给这样的机会,从今天自己送出去的两个小礼物来看,羽少也算是性情中人了,他并没有瞧不起这些所谓的便宜礼物,相反却是收了下来,这个也是家中了姜小芸心里面的筹码。

    很晚的时候,丁羽才听见楼下传来的响动,不过丁羽并没有要下楼的意思,随即就听见自己的妹妹好像狼嚎一样的叫唤声,丁羽拍了两下趴在自己脚下面的萨摩耶犬,然后走到了上下楼梯中间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情况也是微微的瘪了一下自己的嘴。

    “大家随意就好,冰箱里面有喝的,还有那边有零食,叮叮,警告你一声,小心把狼招来!已经晚了,虽然说我们家楼下不会上来找你的,但你应该有些公德心的!”

    说完了以后,丁羽又一次的走上楼了,萨摩耶走下楼来看着几个女孩子,吐了一下自己的舌头,歪动着自己的脑袋,随即掉头就往楼上跑,一点都没有给与几个小姑娘机会,气的叮叮在哪里呜哇的乱叫,虽然说有小伙伴的劝阻,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楼下的狂欢对丁羽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影响,当年的时候在枪林弹雨当中做手术,自己就绝对不敢有任何的分心,虽然说就是简单的手术而已,但是稍有不慎的话,那么你手中的生命就可能灰飞烟灭了,所以外物的干扰并不会太多的影响自己的。

    到了十一点钟的时候,丁羽准时的睡觉,至于楼下的那帮丫头们究竟是几点休息,丁羽并没有做太多的理会。早上的时候,狗狗也是跟着丁羽出门,在家里面稍显有那么一些闷,而丁羽回来的时候,这帮丫头根本就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沈浪也没有等他们,自行的去了四合院那边,当然了狗狗也是跟自己一起,别看是丁叮弄回来的,但是让它跟丁叮在一起,除非是出现了极其意外的状况,不然的话想都不要想了,对于它来说,完全就是噩梦一样的存在。

    等毛毛她们几个人醒过来的时候,也是相当的不好意思,不过找了一圈才发现,丁羽哥哥早就已经不在了,也不知道是上班还是干什么去了,不过早饭早就已经准备了,大家胡闹了一番之后也是洗漱了起来。

    趁着丁羽哥哥不在家,大家也是去楼上打量了一番,完全就是一个书房,倒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杂乱,正东的方向是落地窗,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给人的感觉很是温暖,下面摆放了一些矮书台,不过低于玻璃。

    正北完全就是书架,书架很高,下面还有一个高低梯,书架上面的书籍并不是整齐摆放的那一种,有一些竖立的,有一些正放的,上面有着诸多的标识和笔记,很显然这些书都已经被读过了,不然的话绝对不会如此。

    靠南墙的位置有一张大大的书桌,当床用基本上都够了,上面放置了一些东西,翻阅的书籍还没有收拾。而在书桌的背后呢?并不是所谓的墙,依旧还是书架,跟北边的书架不同的是,这是一个双层的书架,在靠北边墙的位置有一个上下的台阶。

    至于西边呢?有两个门,一个是卫生间,另外一个呢?就是小卧室。整个房间完全就是书籍给围拢在一起了,除了书桌上面放置了一个显示器,以及书房中间位置可移动的台灯,基本上看不见其他的电气化设备,甚至连最为基本的摆设都看不见,太单调了。

    “叮叮,太奢侈了吧!”毛毛也是满心的感叹。“要不让给我吧!咱哥喜欢什么,我改!”

    叮叮斜看了一眼,“你看上了我哥什么,我让他改!”这个话一说出来,就遭受了迎头痛击,大家直接的就把叮叮给摁倒在地,很是直接的蹂躏。

    不过大家也知道,在下面胡闹无所谓了,但是在楼上这么的胡闹,真的要是触碰了什么,还是有那么一些尴尬的,因为地上面也是有一些书籍的,都没有收拾,就那么的被放置在哪里,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弄乱了。

    距离开学还是几天的时间,昨天玩的也是有那么一些累,所以大家也就没有要出门的意思,中午的时候丁叮也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哥,意思非常的简单,让他回来买单,而且汽车的油也不够了,晚上睡得太晚,早上起来的也太晚,没有抓住自己的哥哥。

    “没空,厨房的冰箱里面有我留给你的钱!”说完了以后,也是直接的就挂了电话,只剩下丁叮在哪里乱叫,显然也是在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其实四个小女生吃不了多少东西的,就好像是昨天一样,就是玩了,其他的地方并没有花销多少钱。

    主要是那个大家伙加油太贵了,“等等,老哥,你想想办法呗?加一次用不了太长的时间,这一点确实很烦躁呀!”实际一些的来说,对于动不动就要加油的丁叮来说,能够压榨自己老哥一次,就要压榨一次。

    “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对于丁羽来说,这个事情并不是那么的麻烦,加一个副油箱也就可以了,不过这个还需要自己去定制一些东西,当然了不排除呢?需要了解一些有关的情况,联系一下吧!既然是自己妹妹的要求。

    有关这个方面呢?三个方向,北美那边的,香港那边的,还有就是德国那边的,前两个呢?改装车比较的常见,而后面的呢?原产地,他们肯定有这个方面的研究,好在现在网络比较的发达,不然的话还真的就是一件麻烦事。

    好久都没有动手了,对于丁羽来说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手痒痒的感觉,果然在这一点上面呢?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被约束的,不过有个问题呢?还是需要让自己的妹妹出面解决,那就是汇款方面的一些问题,这两天丁叮也是跑了两趟银行,办理账户方面的问题。

    自己找了德国方面的人,不过他们提出来的想法是不错,但是过于的死板,而美国方面则是灵通了很多,但是对动手能力有着比较高的要求,沈浪在第一时间就把钱打了过去,时间也并不是非常的长,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东西就到了。

    好在丁叮也开学了,不然的话对于丁羽来说还真的就是一件麻烦事来着,看了一下邮寄过来的东西,整整两套,东西包裹的很是不错,在动手之前呢?丁羽也是打量了一番,在楼下动手显然是不太合适的,还是需要找一个比较合适的地方。

    租一个大一点的车库也就可以了,丁羽不可能天天都用心在这个上面了,忙碌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也是收拾好了,丁羽也已经检测过来,没有任何的问题,最为主要的就是安全方面的状况,只要这个不是问题,其他的就不是问题。

    不过很显然丁羽不可能直接的拉长途,自己没有那个时间,有时间让丁叮自己试一试好了,估计到津城那边,慢点走两个来回不成什么问题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丁叮竟然周末的时候竟然要去那边吃饺子和混沌,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对于丁羽来说,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看看书,比学院里面的学生呢?自己只不过是经验上面比他们更加的丰富一些而已,除此之外其他的基本上没有太多的优势,略显有那么一些苦闷,但也是乐在其中了。

    丁叮对自己老哥的行为不解,不过也没有要干涉的意思,反正那个是自己老哥的行为,说不上是好还是坏,有时间的时候自己倒是想要拉着他出去闲逛,但问题是两个人的兴趣貌似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反正还没有找到所谓的共同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