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可爱网名 >

师父是全派的炉鼎 笔趣阁 我的特种兵男友1V1

 其实宋主任之所以会说这些话,哪儿是真的好心解释和宽慰啊。

    反而是觉得还不够过瘾,故意给宁卫民添堵呢。

    但宋主任可是没想到,对宁卫民来说,不悦固然有之,却真没他想象的那么严重。

    反倒对涨价的事儿,宁卫民甚至能够做到比这个年代的人都更加理性的对待。

    不为别的,就因为宁卫民心里非常清楚。

    这些近现代名家书画,即使再涨价,也是非常便宜的。

    哪怕价钱再往上涨一倍两倍,他该买还是会买。

    这是根本不用怀疑的事儿,且不说未来这些书画的价值,究竟会夸张到什么地步。

    就说一条,如果真按照市场经济来,彻底放开价钱自由交易,那绝对会比现在的标价的更高。

    可实际上呢,因为必须按照上级的指示办,价钱上涨的范围就相当有限了。

    所以宁卫民大致算了一下就能确定。

    眼下照旧没有比这些书画升值潜力更高的投资品种,钱是一定要在这儿花掉的。

    唯一的问题,是他得再好好计算一下,看买谁的书画更划算些罢了。

    所以在更深入地琢磨性价比的时候,听到宋主任透露了这么一句有关外汇券的优惠政策。

    宁卫民当时心里就是一激灵,简直是柳暗花明一样的惊喜。

    他赶紧收回了心神,装作无知的样子,来套宋主任的话。

    “外汇券?什么叫外汇券啊?您说的那是钱吗?”

    “嗨,不懂了吧?当然是钱。不过那是外宾专门用的钱。是人家用外汇兑换来的,所以优惠力度大。”

    “这样啊……那对外宾到底能优惠多少啊?”

    “八五折。”

    听到这儿,宁卫民脸色变了,故意装作不满。

    “哼,什么内外有别,分别作价?这还不就是便宜外人,亏待咱们自己人吗。合着您这儿成旧社会了,专认洋人。”

    宋主任乐于看到宁卫民这种难受。

    因此不但没生气,反而气定神闲,一丝微笑还浮上了嘴角。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国家有了外汇,我们才能更快的实现四个现代化啊。更何况喜好字画的,也多是咱们港城同胞和海外华侨啊。那算洋人吗?这可是他们支援咱们国家经济建设的实际行动啊。小同志,不是我批评你,你这思想认识有问题啊。”

    “您还批评我?切!”

    宁卫民假意恼羞成怒,就势将了一军。

    “好,那我倒要问问您了,如果我也能找到外汇券呢?我也用外汇券来买,您能给我个比外宾更低的折扣吗?”

    “这个嘛……当然呀。你要也能弄到外汇券,我就给你打八折。怎么样?内宾和外宾的优惠条件,我叠加在一起给你。没话说了吧?”

    宋主任仅仅犹豫了一下,就笑着答应了。

    在他看来,宁卫民肯定不会有这个本事。

    普通的老百姓哪儿弄外汇券去?

    不过是怕面子上下不来,胡吹大气罢了。

    可天下的事儿,偏偏就是这么绝。

    宁卫民好像是专门生出来,就为了让宋主任吃憋的。

    临下班儿前的一个小时。

    嘿,这小子居然杀了一个回马枪。

    竟然带着一千二百多的外汇券回来了,直接去办公室找宋主任买画。

    好嘛,宋主任又傻眼了。

    最后不得不以一个低得不能再低的价,让宁卫民用一个麻袋背走了十四个卷轴。

    不用多说,宋主任到这步算明白过来了。

    心说了,好你个臭小子啊,又跟我这儿装傻充愣的演戏呢。

    你不知道外汇券?

    你这分明是扮猪吃虎诳我的话呢。

    行嘞,咱俩的缘分就到此为止吧,我可怕折寿。

    以后我要肯见你,那才怪了呢……

    不能不说宋主任的决定确实明智。

    因为他要知道宁卫民心里的真正想法,恐怕就不仅仅是郁闷了,那也许真的得吐出老血半升。

    为什么?

    就因为别看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宁卫民他自己还觉得有点亏呢。

    他觉得自己太背了,泡在京城饭店多半天,就换了这么点儿券儿。

    按他原本的想头儿,怎么也得兑换个两三千的,再买上多一倍才是啊。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好嘛,天底下就没有他这么占便宜没够的了。

    还真是“有点出门儿不捡东西就算丢”的意思啦。

    可也别说,越是这样的主儿,越能来财。

    因为像他这样的人,浑身都带着消息呢,对占便宜的事儿更是天生敏感,一点都不带拉空的。

    这不,在马路对面远远看见隶属于文物商店萃珍斋,宁卫民就发现了一个挺有意思的事儿。

    敢情赶上了下班时间,这里面的工作人员居然往外头撵人呢。

    一对农民打扮的母子俩,和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

    依次被店里的工作人员给不客气的“请”了出来。

    然后工作人员就不吝颜色的关上了店门,开始上板儿。

    与之相比。

    这三个出来的人却都是摇头叹息,一副有点狼狈外加手足无措的模样。

    更关键是是,他们手里可都拿着东西呢。

    中年人是个大提包,母子俩也带了个小包袱。

    他们惶然归惶然,冲着店面发楞是发楞,可拿着东西的分寸,仍可看出小心翼翼的劲儿来。

    那不用说,这绝对是有玩意啊。

    只是这么让人给轰出来,多半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人家看不上嘛,否则,那不就给留下来了?

    说实话,要搁平常,宁卫民实在不敢这么“头铁”,硬往前凑去搭顾。

    不为别的,文物商店门口你瞎问什么呀。

    敢拦国家的买卖,戗政府的行?那不找出事儿呢嘛。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店门关了,已经没人管了,他好奇问问人家又怎么了?

    结果嘿,纯属是抱着有枣儿没枣儿打一杆子的念头过去了,宁卫民还就真交上好运了。

    因为有一件事儿他是先入为主的想错了。

    实际是这几位的东西还真挺不错的。

    他们被轰出来,不是因为东西不好,是因为手续问题。

    而这就得说一说此时文物商店的经营问题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