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可爱网名 >

小洞饿了想吃大香肠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韩国

我虽然不清楚你出于什么理由,最近都在关注这个人……不过,我希望你最好不要再插手进去。”

    叶言忽然正色地道。

    再一次看着这个暗房之中的器材,凭着记者特有的触觉,任紫玲皱着眉头道:“叶言,老实告诉我,你这次回来,其实是和这个KingKong有关,和那个变了植物人的林庚有关……甚至其实和天影娱乐有关,对吗?”

    “你真的想要知道?”叶言忽然问道。

    任紫玲点了点头。

    叶言又道:“我告诉你一些情况可以。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不能够再跟踪这件事情。我知道你一向都喜欢把口头的答应当作是废话,但如果这次你深入介入的话,可能会给身边人带来危险……我想你懂得节制的。”

    “什么意思?”任紫玲脸色不由得凝重了一些。

    叶言吁了口气,坐了下来道:“具体我不能够太过详细透漏给你知道……这一两年的时间,其实我们一直都在追查一个十分庞大的犯罪集团。根据目前的资料显示,这个集团已经涉足在器官贩卖还有毒/品交易之中。”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了,任紫玲冷静地分析着叶言的这些说话的背后。

    “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这个组织恐怕和天影娱乐背后有些什么交易。”叶言斟酌着说道:“我们估计是他们利用天影娱乐旗下的艺人在外出登台走秀,或者进行商务活动的过程之中,进行非法的器官运输……甚至毒/品输送。”

    任紫玲一愣,脸色顿时剧变。

    如果……她恐怕终于明白,自己那位好友涂佳雅的毒/瘾的来源了。

    “只可惜当我们查到这一点的时候,天影娱乐的老板居然出现这种意外。”叶言叹了口气道:“这条线恐怕是断了,不过也不至于彻底断掉。”

    “KingKong!”

    叶言点点头:“嗯,这个家伙表面上是天影娱乐所雇佣的一家保全公司员工。不过我们找到他曾经整容的记录……整容之前,他实际上是曾经活跃在中东地区的自由雇佣兵。”

    说到这里,叶言凝重地看着任紫玲道:“他明显已经知道你在追踪他,但他一直没有什么行动,很有可能只是因为你还没有对他产生什么威胁。但显然,他也不想招惹麻烦之类。但一旦触犯了这种人的底线……你想想,一个曾经从中东跃过的人,暴怒的时候会怎样?”

    任紫玲沉默不语。

    叶言又一次道:“所以,这次就收起你的好奇心吧……我们当初一群兄弟在洛大哥的坟前发过誓,这辈子都不能够让小洛邱受到伤害的,不是吗?”

    “好吧。”任紫玲点了点头,“我不会再插手这件事情。不过,有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够帮我留意一下。”

    “说!”

    叶言并没有介意任紫玲此时提出的要求,他清楚这个女人这时候的答应,便是已经下定了决心。

    他和他的一群兄弟都明白,这个女人对那个才刚刚开始自己人生的年轻人的重视,远超一切。

    “我有个朋友,涂佳雅……她最近失踪了。”

    ……

    ……

    胡琴,唢呐,月琴与海笛,哀怨缠绵。

    京腔:到叫我对穹庐,无限依依

    刚回到家的时候,任大副主编就惊觉自己置身在一种奇妙的……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杂音一样的环境之中。

    她知道自己的好儿子喜欢音乐啊,也知道洛邱也有过一段玩乐器的年少好奇阶段。

    问题是……神TM的开始转向这种传统文化的领域之中了?自己对洛邱的了解是不是已经有些过时了?

    代沟?已经出现了代沟??

    她快步地走到了沙发处这会儿某俱乐部的老板显然已经睡着了过去。任紫玲看了一眼放在茶几上写着《文姬归汉》的录像盒子,皱了下眉头。

    她伸手在洛邱的脸上轻轻地戳了戳,看着这脸蛋被戳得轻微陷阱去一些时候的模样,任大副主编突然感觉到好幸福啊,好像是一天的疲劳都消失不见了一样。

    怎么可以这样可爱啊……

    “……你又在做什么?”

    不料洛老板这会儿突然睁开了眼睛。

    任紫玲索性就坐了下来,趾高气扬道:“怎么?我戳一下我儿子的脸蛋也有问题?“

    发现理论上是没有问题的洛老板吁了口气,捏了捏眉心,看着电视晶屏上的人影走动……果然再怎么有兴趣,最终还是在这种沉默的节奏之中败下阵来。

    看着看着就神TM的困得睡着了过去。

    洛邱关了电视,看了看时间:“今晚好早。”

    任紫玲笑眯眯地道:“因为想着你一个人在家会不会无聊啊,寂寞啊,难耐啊,用掉很多很多抽纸啊之类的嘛……我干!你一脸看着智障的样子看着我是几个意思?”

    “看着智障。”

    任紫玲妈妈顿时做了一个敲脑袋的手势,但硬是没舍得敲下来,然后摸着自己的肚子道:“宝贝,我饿了!”

    “橱柜上还有泡面。”

    “我要喝小米粥!最好是又粘又稠的那种。”

    “……橱柜上还有泡面。”

    “对了,还要配榨菜。”

    “橱柜上还有泡面。”

    “咦,再来一碟炒面好像也不错!可以加点火腿丝弄三丝炒面的吧?”

    已经觉得没有必要继续好好交谈下去的洛老板叹了口气,起身走向了厨房……这些年的日子似乎就是这样。

    不是我做,便是你做……大部分时间其实是洛邱再做。

    “对了,这周末你有空吗?还是在给那个小姑娘补习吗?晚上?”

    正在淘着小米的洛老板一怔他几乎忘记了还有一个子虚乌有的‘学生’的事情,所以随口地应了一句:“偶尔吧……有什么事情?”

    “家庭日啊,家庭日!”任紫玲跑进了厨房,摸着洛邱的脑袋:“周日,我带你去逛动物园好不好?不喜欢?那植物园呢?游乐园的话也可以啦!”

    所以洛老板接下来把祸塞到了任大副主编的手上。

    “干啥子?”

    “橱柜上还有泡面。”

    ……

    ……

    “先生,您又来了。”

    秦初雨好好地看着这个男人,应该是前天才到来过,“难道是颜料又用完了?”

    “不是。”郭育硕摇摇头,小心翼翼地拎出来了一张卷好了的画纸,“是这样的,我女友还有我都很喜欢这幅画,所以想要把它装裱起来。能麻烦你吗?”

    “没问题。”秦初雨微笑道,“不过需要一两天的时间。”

    “没关系,我过两天再来取就是。”郭育硕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我还赶时间,晚上还有一场宴会,需要去挑选礼服,所以不多聊了。”

    目送着郭育硕离开,返回台子位置坐下来的秦初雨徐徐地展开卷好的画纸,却是张了张口。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作画。

    对画热爱痴迷,感受着作画人想要表达出来的情感还有态度,大概是一名合格的画师应该具有的品质。

    “从未见过这样的画……”她不禁怔怔地看得入了神。

    ……

    ……

    恒心酒店,恒心集团旗下的酒店,因为雄厚的资金注入,这里的一切从开始都是按照最高级来装备着。

    “紧张吗?”

    停靠着宴会场外的露天停车场,郭育硕看着坐在了副驾驶座位上的女友,温柔地问道他感受着从女友眼中无时无刻都散发出来的炽热爱意,觉得这实在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

    女友轻轻地摇摇头,只是露出了一抹的浅笑。仿佛像是世界上最璀璨的珠宝般,郭育硕忍不住在女友的嘴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不怕迟到呀?”女友轻笑道。

    “怎会!”郭育硕自豪地道:“今晚你将会是最闪耀的公主,宴会场地的人,都应该是等待你的到来!”

    “嘴巴真甜。”

    “我说真的。”郭育硕连忙打开了车门,然后小跑到了另一边的车门,打开了门,直接把女友从车女横抱而出。

    “你在做什么呀?”女友又娇又羞地说道。

    “既然是公主,当然是以公主的方式进场了!”郭育硕微微一笑:“听我的,你将会万众瞩目!”

    感受着女友眼中越发浓烈的爱意,感受着她轻轻地靠在胸膛上的触感……郭育硕就这样凝视着,一边地朝着宴会会场的入口走去。

    这个男人好奇怪……居然抱着一个女人就走过来。

    签到处,几个宾客,几名的礼仪小姐,还有守门的侍应门都是好好地愣了一下……还有这样进场的呀?

    “郭……郭育硕?”

    忽然,一名充当公司今日宴会的礼仪的女子认出来了对方,她皱着眉头看了看宴会的里,然后快步地走到了郭育硕的面前,“郭育硕……你还来做什么?”

    “参加宴会啊!”

    “这……”曾经的同事皱了皱眉头,看了看那个被他所抱着的女人,“郭育硕,我知道前几个月公司突然把你裁员了,你肯定是不满的……不过,你还是不要来这里生事了吧?还这样的奇怪!”

    “是吗?董事长都来了吗?正好,我得赶快进去才行。”郭育硕放佛是没有听见一般,径直地走前了两步。

    曾经的女同事一愣,这家伙……似乎有点不正常。她连忙伸手拉住了郭育硕的手臂,“郭育硕,这里没有邀请你的其实,你不能进去的。”

    “哦,对了,我怎么忘记了还要签到来着……雯雯你在这里等等我。”郭育硕把女友放了下来,“我马上签完就过来。”

    他径直地朝着那签到处走去。

    女同事还来不及阻止,却见那被放下来的女人,忽然之间朝着她到了下来。她下意识地一接。

    却是在这瞬间看到这个女人的身体不正常的扭曲起来,女同事连忙扶着对方,随后顿时惊恐地尖叫了一声。

    苍白的……腐烂的……

    这,这竟然是一具……尸体。

    ¥¥¥¥¥¥¥¥¥¥¥¥¥¥¥¥¥

    PS1:貌似迟了几分钟。

    PS2:不过我还是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