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可爱网名 >

翁公您的好长呀|啊 好大 进不去了 求求你

翁公您的好长呀|啊 好大 进不去了 求求你
“按摩...”高雯馨都愣住了:“陈叔,要按哪里啊?”
 
“患处啊,就是你的凶部...这和催乳几乎一样,只能通过按摩疗法了,你现在的情况,不及时治疗会更加严重的。”我厚着脸皮回答道。
 
虽然我当着高雯馨面说这些话,我老脸都觉得发烫,但盯着高雯馨那又大又白的地方,我实在是忍不住,在乎不了那么多了。
 
我就是馋她的身子,想趁着她老公和婆婆不在,摸她的凶。
 
“按我的凶部...”高雯馨顿时羞红了脸:“陈叔,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这种症状,只能用按摩的疗法啊!”我脸色略显尴尬。
 
“陈叔,谢谢你的好意啊!我再想想其他办法吧!“高雯馨无法接受,我这一个老头子摸她的事实。
 
我闻言,心里一暗,心里也明白,想摸相好儿媳妇的凶,哪有那么容易的!
 
不过这时,娃儿的哭声一下变小了。
 
“雯馨,娃儿,饿得快不行了,奶粉还有吗?”我知道孩子是饿得没力气了。
 
“家里没有奶粉了。”母子连心,高雯馨看着哭声越来越小的孩子,也急的哭了起来。
 
“这可咋办呀?孩子可不能饿着啊!”我装作焦急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高雯馨犯了难。
 
“要不,就让叔给你瞧瞧吧,我对这种症状很有心得的,肯定能给你治好!”我心脏狂跳的,再次给高雯馨提了出来。
 
“陈叔,你不要觉得我保守,你可是我婆婆的对象,我和天齐未来的爸爸,按摩凶部,我真的接受不了。”
 
高雯馨闻言一愣,还是拒绝了我。
 
然而下一刻,她漂亮的脸蛋上之上满是痛苦之色,眼泪都流了下来:“啊!好痛啊!”,就连怀里抱着的孩子也差点没有抱住。
 
我连忙扶住了她,抓住了机会再次说道:“雯馨,你就别犹豫了,如果不及时治疗,后果不堪设想啊!”
 
“陈叔,我...”
 
此刻的雯馨,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倔强,脸色已经疼的发白,接着,她像是做好了决定一般,咬了咬诱人的红唇对我说:”陈叔,你真的可以就我治好么?”
 
闻言,我激动死了,向她保证道:“雯馨,你放心,叔肯定可以给你治好的,咱们都是一家人,如果治不好,我就不会跟你说了。”
 
高雯馨点了点头,把孩子放在了床上,随后她俏脸上羞红的说:“那既然这样,就给我治疗治疗吧!”
 
“好的,雯馨,那你把衣服给脱了吧!”
我激动的说这话时连嘴都不利索了,这一刻,我渴望太久太久了,盯着高雯馨那高耸的凶部,我下面都忍不住起了强烈的反应。
 
“嗯...”
 
高雯馨俏脸上还是有些犹豫,但看了看她的哇哇大哭的孩子,犹豫了一会,就一咬牙,当着我的面开始脱她的衣服。
 
高雯馨上身只穿了一个短袖的,她脱下T恤以后,让我朝思暮想的凶部,瞬间展露出来。
 
又大又白又饱满,极其的粉嫩。
 
脱下衣服以后,竟还是晃动着的,像水做的一般,根本不是她婆婆张燕那种上了年纪下垂的凶部可比的。
 
她皮肤嫩白光滑,腰身纤细,没有因为生过孩子有一丝的赘肉,身材好到过分。
 
看着这完美的尤物,我心里非常羡慕天齐能娶到这样的完美老婆。
 
不过我马上就可以摸了。
 
光着身在我这个老头子面前,高雯馨羞涩用手去挡住自己晃动的凶部,然后就躺在了她和天齐的那张大床上,艰难的开口:“陈叔,你开始吧!”
 
“好,陈叔这就来帮帮你,不过...你得把手拿开,不然陈叔没有办法给你按的。”我表面装作很正经,但眼神却直勾勾盯着她硕大的凶部,心里头越发的火热。
 
“好吧...”高雯馨估计她怎么都想不到会在我这个老头子眼前脱的如此的干净,但现在的她似乎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好把她的玉手拿开,把硕大的凶部显露在我面前。
 
那一刻,她把头扭过一边,俏脸上羞的都能滴出血来

猜你喜欢